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3章 做不了主
    没有成为江家人,也没有成为霍漱清的人!

    所以,她就没有办法选择了吗?

    所以,她就不能再选他了吗?

    冷风吹在脸上,江采囡感觉到了刀割的痛。可是,脸上再怎么样的痛,都没有心里的那么痛。

    她做了那么多伤害霍漱清和苏凡的事,霍漱清怎么可能会原谅她?

    可他原谅她了啊!

    那么,她怎么能在这里坐着呢?

    怎么才能帮到霍漱清?她能做什么?

    她对回疆的情况有所了解,那部分是霍漱清不一定知道的,可他也必须要知道。

    那么,她就从这里入手。

    回疆的人代会要开了,而霍漱清,必须要避开那些雷区,不能让他受伤。

    江采囡站起身,回头看着江启正的墓碑。

    哥,对不起,我知道我做了很多对不起他的事,可是,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哪怕他不会真的原谅我,我也,我也要选择他。

    “你这样做,真的值吗?”江启正问她。

    “值不值的,我自己知道就好了。”江采囡道。

    “可他又不会娶你,你何必——”江启正道。

    “我很早就知道这样的事实,可是,即便这样又如何?我爱他,是我的事。”江采囡说完,就转身离开。

    江启正的墓碑,距离她越来越远。

    于是,在接到江采囡电话的第二天上午,霍漱清去省里开了个会,布置了一些工作就上飞机回京了。学习班是下午开始,一直到明天下午,一天半的时间。说是学习,只是因为一些重大的问题需要统筹思想,每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一把手都要参加这个会议。当然,覃春明也和霍漱清差不多的时间赶到了京城。

    苏凡当然和往常一样去上班,嘉漱自然是在家里和张阿姨、孙敏珺以及保姆们在一起。

    霍漱清的飞机到达京城,接到了曾元进的电话,就立刻赶到了曾家。

    这个短暂的学习班,身为吏部尚书和党校校长的曾元进亲自主持。昨晚霍漱清把江采囡那件事告诉了曾元进,曾元进也是没想到会这样。没想到是一个意思,再一个意思,更让曾元进在意的事,江采囡根本不能信任。江采囡对苏凡做了那么多恶劣的事,怎么可以信任这样的一个女人?当然,曾元进也知道江采囡替换苏凡药物、让苏凡精神状态不稳定,而且那种药物,要不是孙敏珺发现的早了点,再让苏凡吃下去,不吃成神经病才是怪事。也正是因为这个,曾元进对江采囡真是恨之入骨,当然也是恨不得把江家给拍死。

    昨晚接到霍漱清的电话,曾元进是没办法接受的。他明白霍漱清的计划,可是,这样牺牲了苏凡是一码事,让江家倒戈,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计划,怎么可能呢?霍漱清说今晚回和江采囡见面谈,而曾元进担心霍漱清,就在霍漱清和江采囡见面前和霍漱清统一一下思想。霍漱清做事他放心,可是这件事事关重大,不能轻易决定。毕竟,要让江家倒戈,必须有足够让江家动心的筹码,那个筹码,霍漱清怎么能做主拿得出?

    霍漱清做不了这个主,曾元进必须让整件事稳步推进,不能出半点差错。

    于是,在霍漱清接到岳父电话,赶往曾家的时候,覃春明也接到了曾元进的电话,也同样来到了曾家。

    罗文因老早就让厨房准备了一桌子的饭菜,等着霍漱清和覃春明前来,为了掩人耳目,罗文因还把前几天刚回京的侄子罗正刚和覃逸秋夫妇都叫了过来。毕竟在开这个会议之前,覃春明来曾家难免会被过多解读。把罗正刚夫妇拉过来,也算是家庭团聚,毕竟罗文因是罗正刚唯一的姑姑。

    罗正刚要上班,覃逸秋便带着女儿,上午十点就来到了曾家。娇娇就一直和念卿的屋子里玩和学习,指导念卿弹琴什么的,覃逸秋自己则在帮着罗文因准备中午的饭局。

    罗文因是覃逸秋的丈夫的姑姑,又是苏凡的母亲。如果没有覃逸飞和苏凡那回事,覃家和曾家的关系是会非常好的——不过也不一定,以前曾元进和覃春明就没现在这么铁,都是因为霍漱清的缘故,两个人才这样亲密无间的。可是,即便两个男人是坚强的政治同盟军,因为苏凡和覃逸飞的事,两家人内部还是生出了不少的嫌隙。徐梦华对苏凡心怀恨意,而罗文因也是对徐梦华非常不满。

    出于这些缘故,覃逸秋在罗文因面前也很为难。

    现在姑姑和侄媳妇儿在一起准备家宴,也是有很多话都不能说的。

    尴尬,还真是尴尬啊!

    可是,覃逸秋知道,两家的关系不能这样下去。这些恨意和不满,是毒瘤,如果不能及早清除,会毒害两家的来往,要是貌合神离就不好了。毕竟,两家不止是亲戚关系,更是政治上的同盟,牵扯到这么一个庞大集团的未来发展,怎么能掉以轻心?曾泉和霍漱清的未来还在那里等着啊!

    于是,覃逸秋在昨晚深夜接到罗文因电话后就陷入了深思,几乎是彻夜难眠,她想要和罗文因好好谈谈,把这个疙瘩解开了。可是覃逸秋很明白,这个问题的症结在她母亲徐梦华身上,就像罗正刚说的“你能做得了你妈的主吗?你做不了这个主,不管你和我姑说什么都没用,我姑心里都不会舒服的。”

    难道因为这样,就让母亲来跟罗文因认错吗?

    覃逸秋这样想。

    母亲那个性格,想让她认错,怎么可能?别说是现在地位不同往日,就算是过去的日子,母亲也总是很固执地坚持自己的想法,没什么人劝得了。

    “我知道你夹在中间为难,可是这件事,咱们没有办法,别说咱俩了,就是爸爸和姑父都没办法,要让妈和小姑自己心里释怀,别人能怎么做?”罗正刚道。

    “难道就这样看着她们互相生气,然后让别人钻空子来挑拨吗?”覃逸秋道。

    “我知道不行,可是咱们能做什么?小姑那个性子,傲娇成那样,你让她主动和妈缓和,怎么可能?何况小姑一直都觉得曾家已经很对得起你们家了,迦因那么照顾小飞,结果咱妈——你说,换成是你,你心里能舒服吗?”罗正刚道。

    “那你说怎么办?”覃逸秋问道。

    “我说啊,这件事,你就别插手了,咱们两个的立场,不管是帮着谁说话都不好——”罗正刚道。

    “那怎么行?我不能看着事情这样恶化下去。”覃逸秋道。

    “你想怎么办?”罗正刚问。

    “我还能怎么办?两边说和呗。”覃逸秋也是无奈地叹气。

    罗正刚看着妻子一脸愁容,道:“我说句话,你别生气。”

    覃逸秋看着丈夫。

    “这件事,只要妈那边过来和小姑说个话,小姑就不生气了,这事就过去了。”罗正刚道。

    覃逸秋一下子就坐正了身体,盯着丈夫。

    “你什么意思?你觉得是我妈的错?”覃逸秋道。

    丈夫也起身了,戴上眼镜,道:“我说句公道话,是妈错在先!”

    “你——”覃逸秋道。

    她生气了。

    罗正刚便说:“你仔细想想,小飞能那么快醒过来,是不是迦因的努力?”

    “是——”覃逸秋慢慢道。

    “迦因和小飞非亲非故去照顾他,你说,迦因要背负多少的非议?漱清要受多少?曾家要受多少?”罗正刚道。

    “难道就曾家会被议论,我们家不会吗?”覃逸秋道。

    “当然也会啊!可是,迦因是有夫之妇,小飞是单身,你说谁的压力更大?对谁的名声影响更大?”罗正刚道。

    覃逸秋,不语了。

    丈夫说的对。

    “小飞出事,小姑一开始也是内疚的,毕竟,毕竟咱们都知道事情是因何而起,小飞是为了去见迦因才出事的。小姑能不内疚吗?所以她才每天都去医院探望,小飞昏迷的时候,她也一直都陪着咱们守着。后来迦因去照顾小飞,小姑不是一开始也不同意、后来才为了让小飞早点醒来就答应的嘛!后来小飞醒了,小姑不是每天都去医院吗?这些事,咱们都清楚。小姑也是尽力在弥补。可妈呢?自从小飞出事,她就把所有的错都推到迦因身上,她认为是迦因造成了这一切。虽然,虽然这是事实,小飞出事和迦因有关,可是,在这个时候,我们不是应该想这个事的时候。妈却——”罗正刚道。

    “我知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的确,我妈错的更多。她要是不那么怪罪迦因,事情不会发展到今天的地步。”覃逸秋道。

    罗正刚揽住妻子的肩,道:“老婆,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你在这件事里也是很为难,可是,这件事必须妈先走出第一步,要不然,一切都是徒劳,你明白吗?”

    “那怎么可能做到啊!”覃逸秋道。

    “那就从别的方面入手。”罗正刚道。

    覃逸秋看着丈夫。

    罗正刚便说:“小飞和敏慧的事,你怎么看?你也想他们结婚吗?”

    “现在大家都好像同意了,我要是反对,也没用,对不对?”覃逸秋叹道。

    “这是小飞一辈子的大事,你就算不反对,你也该和小飞好好谈谈,让他慎重。”罗正刚道。

    “当初迦因也是这么做的,是吗?”覃逸秋道。

    罗正刚愣住了,没明白,看着妻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