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4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
    “上次小飞和敏慧订婚前,迦因我榕城见他那次,或许,她也是和我一样,一样考虑的。”覃逸秋叹道。

    罗正刚不语。

    “我最近这些日子才明白当初迦因的想法,其实,她不是嫉妒小飞和敏慧结婚,不是要去干涉,她,她可能和我一样,只是希望小飞可以谨慎处理吧!”覃逸秋道。

    罗正刚拥住妻子,道:“老婆,谢谢你,谢谢你这么说。我想,这个世上像你这样可以体谅迦因的心情的人,恐怕已经没有了吧!”

    覃逸秋轻轻摇头,道:“是因为不了解小飞吧!大家都不了解小飞,只有迦因才知道他内心的渴望是什么,只有迦因才知道一切。而我,我这个姐姐,也真是,真是枉做他的姐姐了。一点都没有切实地去关心弟弟,而只是,人云亦云。”

    罗正刚安慰道:“没事,没事,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你知道吗?这些年,家里家外这么多事,你已经很努力了。让你来理解迦因,真的,太为难你了,老婆!”

    覃逸秋望着丈夫,苦笑了下,道:“如果不是小飞和敏慧又在一起,我也,也不会这样担心,就不会理解迦因的做法了。”

    “我这是积了几辈子的德,才娶到你啊!”罗正刚叹道。

    “你知道就好!”覃逸秋笑道。

    罗正刚也笑了。

    “不过,明天去小姑那边,我还是想和小姑聊聊,和她好好聊聊。我相信她会理解我妈的做法的,哪怕,哪怕我妈错了。”覃逸秋道。

    “不要让自己太为难,知道吗?”罗正刚道。

    覃逸秋点头。

    于是,到了第二天,覃逸秋和罗文因聊着聊着,就说到了覃逸飞这件事。

    罗文因不是很想听,毕竟心里那个疙瘩很大,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解开的,何况还一直都没解。

    “小秋,我知道你是好心,可是这件事,你也别怪小姑。迦因是我的女儿,我心疼她,纵使她有错,纵使小飞出事和她有关系,可是那也不是她去撞的。你妈这个样子怪怨迦因,我心里,没法接受。”罗文因道。

    “小姑,我明白您的心情,我也知道迦因很受委屈,真的,迦因一直都很受委屈,从之前小飞和敏慧退婚开始,到这次的车祸。她背了太多的锅了,我也觉得,很对不起她,真的,小姑。我也不想替我妈辩驳什么,可是,小姑,如果我们两家再这样下去,您和我妈继续这样彼此仇视的话,让别人趁机钻了空子怎么办?受影响的可是更多的人——”覃逸秋对罗文因道。

    可是,覃逸秋的话被罗文因打断了。

    “小秋,你是个好孩子,小姑一直都知道,可是,你做不了你妈的主。这件事,只能你妈和我谈,你说了,会有用吗?”罗文因道。

    覃逸秋说不出话来。

    “你说,万一,万一娆娆也被人这样误会,你身为娆娆的妈妈,你能去跟误会娆娆的人解释吗?”罗文因问道。

    “对不起,小姑,我——”覃逸秋道。

    “没事,小秋,我不怪你,这件事,是我和你妈之间的事,和你们都没关系。”罗文因道,“我不能让我的迦因白白受这委屈,你明白吗?”

    是啊,覃逸秋理解罗文因,可是她也同样了解自己的母亲。

    “话说到了现在这样的局面,你妈非要让小飞和敏慧结婚,唉,也不知道是在为小飞着想,还是害了小飞。”罗文因叹道,“小飞不是我的儿子,我也不好说什么,每个人有自己的感情道路,谁都不能左右。”

    说着,罗文因看着覃逸秋,道:“你妈考虑问题有她的立场,你是小飞的姐姐,劝小飞可以冷静一些吧!没必要为了别人的前途,牺牲了他的幸福!”

    覃逸秋明白,罗文因并非反对覃逸飞和叶敏慧的婚姻,其实之前,罗文因还是很支持的。直到覃逸飞和叶敏慧退婚后,罗文因也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谢谢您,小姑。”覃逸秋道。

    这个时候,覃逸秋感觉,向来傲娇又跋扈的罗文因,比自己的母亲好说话多了。也许是因为立场不同,所以想法也不同,接受度也不同吧!

    就在这时,李阿姨过来和罗文因说:“娇娇发烧了,刘医生刚才去看了,吃药睡下了。”

    “严重吗?”罗文因问。

    “吃了退烧药,刘医生说让她好好休息就没事了。”李阿姨道。

    “小姑,要不您去看看娇娇吧,这里有我就行了。”覃逸秋道。

    “好吧,那就麻烦你了,小秋。”说完,罗文因就起身和李阿姨一起去了女儿的房间。

    覃逸秋并不知道罗文因为什么会把曾雨关在家里不让出去,曾家那一夜的事,没有多少人知道真相。她以为曾雨可能又犯了什么错,罗文因生气了才这么做的,完全不会想到曾雨对自己的兄姐做出了那样的事。

    很快的,霍漱清就到了曾家。

    而曾元进和覃春明都还没有到。

    霍漱清一下车,就看见覃逸秋迎了过来,不禁愣了下,旋即对她笑了,道:“怎么是你?”

    “怎么不能是我啊?不想看见我来迎接霍书记?”覃逸秋道。

    “没有没有,我哪能呢?就是刚才有点恍惚,以为自己走错门了。”霍漱清笑道。

    “我还以为你霍书记不想看见我呢!心里有点委屈了一下。”覃逸秋故意说。

    “好了,你就不能少讽我两句吗?”霍漱清依旧笑着道。

    覃逸秋也忍不住笑了,看着他,一起走进了客厅。

    “娇娇发烧了,小姑刚才过去看了。”覃逸秋道。

    “哦,她在啊!”霍漱清叹了句。

    “是啊!你们曾家怎么了?这次小姑把娇娇处罚的有点厉害啊!”覃逸秋道。

    霍漱清笑了下,道:“没什么大事,没事。”

    覃逸秋看着他,心想,霍漱清是有他的立场的,大家都有家族要维护啊!

    “对了,迦因怎么样?我看了华社的报道,真是要给她大大的赞啊,没想到她那么厉害!”覃逸秋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