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5章 没有别的依靠
    听覃逸秋这么说,霍漱清不禁露出了微微的笑。

    看着霍漱清这表情,覃逸秋不禁叹了口气,道:“你啊,恋妻狂已经病入膏肓了。”

    “和老罗相比啊,差远了。”霍漱清笑着说。

    “谁在说我啊?”罗正刚的声音传了进来。

    霍漱清抬头朝门口看去,罗正刚走了进来,一脸笑容,覃逸秋便起身迎了过去。

    “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小姑夫和爸都还没到呢!”覃逸秋道。

    “我去开了个会,结束的早,就赶紧过来了。”罗正刚笑着说,走到霍漱清身边坐下,道,“没想到还是比你晚了啊!”

    “你晚的不是一点啊!我从三千公里以外都过来了,你才这几步路都能比我晚?”霍漱清笑着道。

    “我哪能和你比啊?你这是往丈母娘家跑,肯定比我动力十足!”罗正刚笑着,看着霍漱清。

    霍漱清拿起茶几上的橘子,直接塞了一只堵住了罗正刚的嘴巴。

    罗正刚取出橘子,笑着。

    “漱清回来了?”罗文因进来了。

    李阿姨跟进来,忙问候了一声“霍书记”。

    罗正刚问了罗文因一声,罗文因就坐在了沙发上,覃逸秋坐在她身边。

    “漱清这一路怎么样?还好吧?”罗文因道。

    “嗯,挺好的。”霍漱清道,想了想,霍漱清便说,“妈,有件事,我想和您商量。”

    覃逸秋和罗正刚见状,便立刻起身道:“小姑,我们去看看娆娆和念卿。”

    “不好意思。”霍漱清对这夫妻道。

    覃逸秋摇头,就和丈夫一起走出了客厅。

    “怎么了?”只剩下自己和女婿,罗文因便问。

    “妈,是这样的。”霍漱清坐正身体,对罗文因道,“第一件事,我想让小孙给苏凡做秘书,您看可以吗?”

    罗文因愣住了,看着女婿。

    “小孙做事谨慎周密,苏凡她本来就缺乏工作和公关经验,我想让小孙过去给苏凡帮帮忙,如果您这边可以的话——”霍漱清道。

    “你们是打算多久呢?”罗文因问。

    霍漱清看着岳母。

    “这件事我没问题,敏珺的确是很优秀的一个女孩子,让她在迦因身边,我也放心。只是,你们是打算让她给迦因帮多久?迦因去妇联,这也是你暂时的安排吧?反正她闲着也是闲着——”罗文因道。

    “妈,不是这样的。”霍漱清打断岳母的话,望着这个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岁数的岳母。

    “不是?”罗文因更加奇怪了。

    “妈,是这样的。”霍漱清道,“苏凡去回疆妇联,不是因为她闲得无聊,这件事,我们的决定,我应该早点和您说的。”

    罗文因看着霍漱清。

    霍漱清这样认真的表情,肯定是有大事的。

    而罗文因完全没有往那个方向去想。

    “苏凡她有些事做的非常好,她有天赋和普通百姓相处,这一点,别人无可替代,而回疆的民情,我需要苏凡帮我去做这些沟通的事。虽然现在她上班不到两周,可是她做的非常好,真的非常好。”霍漱清道,“只是,她和希悠不同,她并不擅长处理和同事以及上层的关系,这一点可以让小孙来帮忙。您把小孙培养的非常好,完全可以弥补苏凡在这方面的短板——”

    罗文因盯着女婿,脑子里猛地浮现出一件事,道:“漱清,你,莫非——”

    听着霍漱清这话,罗文因的大脑快速运转。

    让苏凡去做沟通?这种事,不是有那么多领导干部吗?为什么要是苏凡?

    “你是让迦因锻炼,是不是?”罗文因问道。

    霍漱清望着岳母,点头。

    “将来她有很多事要做,我想让她先从回疆这边开始学习练习——”霍漱清道。

    “你,有什么打算?”罗文因想到了一种可能性,可是,她毕竟不是当事人,她也未必可以知道霍漱清的计划。

    但是,霍漱清这么一说,罗文因就感觉事情可能未必简单。

    原本,霍漱清的将来就很难说,不知道他会走到哪个位置。但是曾泉是明着去争夺大位的,霍漱清——

    只是,如果霍漱清无意于高位的话,就没必要让苏凡去锻炼什么,何况还是锻炼什么跟老百姓沟通交流这种事。除了第一和第二家庭之外,其他的夫人是没必要去搞什么亲民的,像她自己只要作为部长夫人,替丈夫经营后场就可以了,接触的都是圈子里的人,用霍漱清的话说就是上层交往,根本不会去和老百姓见面什么的。而霍漱清这么做,要说没有计划是假的。

    “我没有什么计划,我也不可能和曾泉争什么,只是,我希望苏凡可以发挥她的优势,给她一个可以施展自己的舞台。很多事,我相信她会做的很好。”霍漱清道。

    罗文因却陷入了深思。

    “只有让她去展现自己的优势,她才会有自信。而且,从目前来看,我觉得她做的非常好,将来,她也会做的很好。”霍漱清道。

    罗文因看着霍漱清,点点头,道:“你能这样为她着想,我很,很感谢你,漱清。敏珺是自己人,那孩子的确办事稳妥,让她在迦因身边,我也更放心一些。我回头跟她交代一下,以后就让她跟着你们,我就不再过问她的事了,不管你们要让她在你们身边工作多久都行,是你们双方去商量就好了,不用再和我说。”

    “谢谢您,妈!”霍漱清道。

    罗文因微微摇头,道:“我明白,漱清。以后有什么事,你需要我做的,直接给我打电话就可以了,不用和你爸说。”

    霍漱清看着岳母。

    “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能指望的,就只有你和迦因了。泉儿说到底也不是我生的,我心里希望的,还是你和迦因可以走的更好。而你爸呢,他也是精力有限,有泉儿的事儿在前面摆着,他是不可能掉以轻心的。”罗文因道。

    霍漱清不语。

    “泉儿是首长选中的人,这一点没人可以和他争,你也不会和他争,我很清楚。为了让泉儿上去,你爸啊,还有慕白啊,叶家啊,他们也都是要拼尽全力的。”罗文因看着霍漱清,“我没办法像叶家那样帮助你和迦因,不过,你放心,为了你和迦因,我也会用全力。咱们才是真的一家人啊!”

    说着,罗文因长长地叹了口气,苦笑了下。

    是啊,为了霍漱清,她也得,得,该让步的就让步啊!

    罗文因的心头,突然有种说不出难受。

    霍漱清能依靠的不多,可以说,除了覃春明,他是毫无依靠的。不像曾泉,有那么强硬的背景,本家曾家、舅家叶家、岳父方家,任何一个家族拎起来都是足以改变大局的。而霍漱清,什么都没有,只有覃春明,还有她这个岳母。可现在覃春明——

    覃春明在沪城,曾泉也在沪城。上面的意思,还有曾元进和方慕白的意思都是把曾泉交给了覃春明来照看的。覃春明也是凡人,再怎么喜欢霍漱清,再怎么把霍漱清当成自己的继承人,也架不住曾泉的诱惑力啊!搞不好,覃春明也已经开始倒向曾泉也未曾可知。

    霍漱清说不会和曾泉竞争,她也相信霍漱清不会这么做。可是,就算霍漱清不去和曾泉争大位,霍漱清能受到的支持也会减少很多很多。这样对霍漱清是不利的!

    既然现在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覃春明了,那——

    那就去和徐梦华低个头好了,有什么难的呢?她罗文因的自尊在霍漱清的前途面前,又算的了什么?

    要是徐梦华再这样敌对下去,肯定会影响到霍漱清的。

    罗文因苦笑了下。

    为了霍漱清拼尽全力,那就从对徐梦华低头开始!

    “还有什么事?”罗文因问霍漱清。

    “第二件事,我想这次就把念卿带过去。”霍漱清道。

    “这么快?不是说开春儿了吗?”罗文因问。

    “现在嘉漱在那边,两个孩子在一起玩,一起早点适应那边的生活,也挺好的。”霍漱清道,“何况现在是寒假,也正好适合。”

    “好吧,既然你这么决定了,那就带过去吧!”罗文因道,“只是,念卿的学业什么的,我怕你们给耽搁了,毕竟你们在那边找到的老师,并不一定可以比这边好,或者是相当。”

    “您别担心,我会安排的。”霍漱清道。

    罗文因点点头。

    “还有——”霍漱清道。

    罗文因看着他。

    “小雨,她情况怎么样?”霍漱清问。

    “她发烧了,我刚看了下,没什么大碍——”罗文因说着,看着霍漱清,“漱清,这件事,我要,请你原谅。”

    霍漱清看着岳母。

    “娇娇这孩子,的确是被我给惯坏了,这次她犯的错,我也知道是不可谅解的,何况她还根本没有向你们认错,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罗文因道,“我是想惩罚她,让她知错,可是那孩子,唉!我怕她在外面又惹出什么事来,就接回来了。对不起,漱清!”

    “这件事,您不用和我说道歉的话,她伤到的是苏凡和曾泉。要原谅她的,只能是她的哥哥姐姐,这件事和我们其他人没关系。”霍漱清道。

    罗文因叹了口气。

    “而且,您把她接回来也没错,让她在外面待着,万一把那件事传出去就麻烦了。何况这个节骨眼上——”霍漱清道。

    “漱清来了吗?”就在这个时候,曾元进走了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