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6章 毕竟不一样
    霍漱清忙起身,罗文因走过去帮丈夫脱大衣。

    “爸——”霍漱清叫了声。

    “春明再有几分钟就到了。”曾元进道,“你先和我说说昨晚的事吧!”

    罗文因一听便说:“我给你们泡茶。”

    于是,曾元进便和霍漱清坐在了沙发上,罗文因赶紧去泡茶了。

    勤务人员一概被曾元进挡在外面没让进来,在覃春明来之前,他要和霍漱清先好好聊聊。

    “好了,你把茶放下就出去吧!”曾元进对妻子道。

    罗文因便离开了客厅。

    “江采囡被调离回疆,说明她已经在江家失去作用了,这样的一颗弃子,你用她,根本就是浪费精力。”曾元进对霍漱清道。

    霍漱清给岳父倒了一杯茶,道:“我觉得江家这样放弃江采囡,并不是一件坏事,至少会有让江采囡脱离江家的可能。而且,把这颗弃子盘活了,还是会有很大的作用。”

    曾元进看了眼霍漱清,道:“这种可能性也是有,只不过,想盘活江采囡,让她成为对我们有大作用的棋子,不容易。”

    “是的,所以我想跟您和覃叔叔好好商量一下这件事。”霍漱清道,“一旦我们把江家拉过来,让他们反戈叶首长的话,对我们来说,可能会是事半功倍。”

    “这一点我知道,如果能成功的话,是好事一件。”曾元进道。

    “关于江采囡,我有把握让她来帮我们。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和那边这么多年的积怨,我们自己这边都不一定可以接受化解,那边,也是一样的心理。”霍漱清道。

    曾元进点头,道:“是啊,迦因的事是江家做的,小飞虽然不是江家直接动手,也是他们那边——”说着,曾元进看着霍漱清,“要是将来迦因知道我们和伤害她的凶手坐在一起——”

    霍漱清不语。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曾元进喝了口茶,叹道,“我也仔细想了,你的思路,如果可以达到目的,会很大的缓解我们目前的处境。所以,只能这样了。”

    说着,曾元进看着霍漱清,道:“我同意你的计划,等春明回来,我们一起再好好商量一次。”

    霍漱清点头。

    商量一下底线啊!

    “我看了迦因的那个专访,你的分寸把握的很好。”曾元进道,“现在对方在想尽办法挑拨你和泉儿,不能给他们任何机会。”

    霍漱清知道,岳父说的是苏凡在采访里回答的那些问题。谭静问的问题,有好几个都很尖锐,暗示着苏凡是不是打算走群众路线,打亲民牌来帮霍漱清取得优先权,获得先机入选最高位置。关于这些问题,霍漱清早就猜想到了,于是,在那采访之前,他早就让冯继海和孙敏珺给苏凡排练过采访实景了。采访当时,他还让孙敏珺去了苏凡身边,帮助苏凡临时解围。

    “我明白,爸。”霍漱清道。

    “泉儿那边情况很棘手,你们两个签署了新的省际合作协议后,叶家那边就动作不止。泉儿在沪城的压力很大,春明也尽力在协调了,可是,并不顺利啊!”曾元进道。

    “希悠不是过去了吗?”霍漱清道。

    “是啊,希悠过去之后一直在帮忙做这方面的工作,也取得了一点成效。但是这种事都是长期的,想要一步到位解决麻烦,并不容易。”曾元进道。

    霍漱清点头。

    “首长的意思,是让春明年后进京,现在时间也不多了。叶家那边也是摸到这一点,在沪城闹出了太多的动静,拖延春明,也让泉儿四面楚歌。”曾元进道。

    “沪城毕竟是叶家的大本营。”霍漱清道。

    “是啊!我现在就想着把泉儿那边的火力转移开来,他还没找到好的突破口。要是可以抓到,就能改变目前被动的局面了。”曾元进道。

    霍漱清点头。

    “你有什么想法吗?”曾元进问霍漱清。

    “那就从证监会那边入手——”霍漱清道。

    曾元进盯着女婿。

    “叶家在那边插手太多,而且沪城是金融中心,这半年开始的金融稳定也做的很不好,让曾泉从金融方面动刀的话,可以直接切到叶家的骨头上。再说,关于叶家老二的调查不是还在进行嘛。但是,光是曾泉一方面来做,阻力可能会非常大。所以,您对证监会那边施压,和沪城方面的审查结合起来的话——”霍漱清道。

    曾元进点头,道:“我这些日子也在想这方面的事,这几年对证券市场的调查层出不穷,可是每次都没有什么成效,反倒是让局面越来越恶化。虽然我们把叶家老二给抓了,可是,我看最近的风声,怕是要被放出来了。”

    霍漱清看着岳父。

    “这块是硬骨头,要啃下去,费劲。”曾元进道。

    “所以,我的想法是,您可以在过年前后做些动作,现在还有一个多月过年,您准备充分一些,争取放个大炮出来!如果不能打断叶家的骨头,我们再多的行动都是徒劳。”霍漱清道。

    曾元进点头,道:“我和老白他们已经在做准备了。不过,看来要来点更狠的才行。”

    霍漱清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曾元进看着霍漱清,道:“你那边换届准备的怎么样了?江采囡能给你提供这方面的信息吗?”

    “现在还是困难重重。江采囡对叶家在回疆的布局掌握了不少的情报,我想她会有所帮助。”霍漱清道。

    “回疆的问题,和其他省份不一样,你自己心里有个度,不用考虑什么上面的观感。首长也和你说过的,紧急事务,不用事先请示。有什么事,我在这边兜着。”曾元进道。

    “是,我明白,爸!”霍漱清道。

    曾元进对他和曾泉,是有区别对待的。可是,曾元进做到这样,霍漱清也是满足了。

    毕竟,他和曾泉是不一样的。

    这时,门上传来一阵敲门声。

    “进来。”曾元进道。

    “部长,覃书记的车已经到了。”是曾元进的一个秘书。

    霍漱清赶紧起身走了出去,曾元进没有起来。

    “覃叔叔——”霍漱清快步走到车边,拉开了车门,道。

    “你等久了吧?”覃春明笑着说。

    “我也刚到一会儿,和小秋老罗聊了会儿。”霍漱清道。

    覃春明走下车,曾元进的秘书便赶紧过来领路。

    “部长在里面等您。”曾元进秘书对覃春明道。

    “好的,谢谢你了。”覃春明道。

    “小飞到沪城了?”霍漱清问覃春明。

    “嗯,疗养院待的时间有点长,他也无聊了。”覃春明道。

    “是啊,出了医院就是疗养院,小飞那个性格,恐怕已经是要憋疯了。”霍漱清笑着道。

    这时,覃逸秋和丈夫带着女儿,还有罗文因带着念卿都走到客厅这边来了。

    大家互相问候,覃春明拥抱了下外孙女,就抱起了念卿。

    “哎呀,念卿啊,你比爷爷上次抱的时候重了啊!长大了!”覃春明笑着说。

    “是穿的衣服厚了,爷爷。”念卿笑着答道。

    覃春明笑着,抱着念卿就往客厅走进去。

    “爷爷,爷爷,我要爸爸抱!”念卿看着一旁的爸爸,叫道。

    “好好好,是爷爷错了!”覃春明笑着,把念卿放了下来。

    念卿一下子就跳到了霍漱清的怀里,抱着爸爸的脖子,狠狠地在爸爸的脸上亲了两下。

    霍漱清抱起女儿,笑了,也亲了女儿的小脸蛋。

    “想死女儿了吧?”罗正刚对霍漱清道。

    “那是啊!我的大闺女怎么能让我不想呢,你说是不是?”霍漱清笑着问女儿。

    念卿紧紧抱着爸爸的脖子不松手,只是笑着,一脸得意。

    进了客厅,罗正刚一家问候了曾元进,众人便坐下了。

    “我去看看午饭好了没。”覃逸秋微笑道,离开了客厅。

    曾元进的秘书便赶紧给领导们泡茶。

    大家坐在客厅聊着,念卿一直坐在霍漱清的腿上,根本不离开。

    “爸爸,爸爸,妈妈怎么不回来?弟弟呢?”念卿抱着霍漱清的脖子,问着。

    “妈妈在工作,弟弟在家里等着你回去。你这次要不要和爸爸一起回家?”霍漱清问女儿道。

    “和爸爸妈妈,还有弟弟一起,是吗?”念卿问。

    “嗯,一起。念卿去乌市读书,爸爸已经给你联系了学校,等你过去,就可以天天和弟弟一起玩了。怎么样?”霍漱清问。

    “那我,我要去和bobo告别了。”念卿道。

    “bobo?”霍漱清愣了下,问。

    “就是隔壁杨家的一个孩子,比念卿大两个月。”罗文因解释道。

    杨家的孩子?霍漱清脑子里猛地一亮。

    是啊,是苏凡说过的那个。他忘记了小孩的名字,但是他记得那个杨家。

    “那你下午就去道别吧!明天晚上咱们就走。”霍漱清道。

    “我下午帮念卿准备她的行李。”罗文因对丈夫道。

    “爸爸,我也想和念念一起去回疆。”娆娆对罗正刚道。

    “行啊,你别给姑姑姑父添麻烦。”罗正刚对女儿道。

    “放心,我会帮忙照顾弟弟妹妹的。”娆娆向爸爸敬了个礼,答道。

    大家都笑了。

    “欢迎娆娆去回疆。只不过现在到处都是雪,没什么好玩的啊!”霍漱清道,“你会不会很无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