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7章 重视霍漱清
    “没事,我先去看看,待几天,等到明年再去。”娆娆笑着说,“反正您和姑姑在那边住,我随时都可以去打扰你们的。”

    “姐姐,姐姐,那我们可以一起去骑马。”念卿一下子就从爸爸的腿上滑下去,跑到姐姐身边,道。

    两个小女孩已经开始做计划了,大人们看着都不禁笑了。

    坐了才一会儿,覃逸秋就过来说午饭已经好了,要不要开始吃饭。曾元进和覃春明起身,大家便移座去了餐厅。

    午饭的桌上,大家聊的都是家事,根本就是一个普通的家宴的样子。

    只不过,曾元进和覃春明还有霍漱清三个人结束的早,就提前离开了餐厅,罗正刚也陪着他们去了曾元进的会客室,过了一会儿才折身回来。

    江家这件事,事关重大,必须好好的计划才行。

    中午的时间很短暂,三个人谈了一个小时才有了个初步的共识,就是同意霍漱清的这个计划,还有一个大致的红线。至于细则,还要以后再继续再商讨。而且,首长那里还要报告。

    至于首长那里,就在三个人开这个碰头会的时候,霍漱清接到了首长办公室的电话,说今天下午首长去学习班讲话之后,给霍漱清半个小时见个面,了解一下回疆的情况。

    “这件事,我们和首长报告,你就不用说了。”曾元进对霍漱清道。

    “嗯,我知道。”霍漱清道。

    自从霍漱清去了回疆,几乎每次回京都会被首长叫过去面谈,不管时间长短,总会见一次。这在如今的政坛也是不常见的。

    这一点,曾元进是最清楚不过的。

    霍漱清的级别虽然不是很高,可是,在他这个级别的人,没有几个人有他这样的待遇,被首长如此青睐。

    那么,首长对霍漱清是不是有特殊的安排?

    虽然执掌全国官员命运,可曾元进对霍漱清的前途,却是并不十分清楚。首长从没有在他们面前提过这件事,而且首长在公开场合很少提到霍漱清,只是会说回疆的事,要求相关的部门积极配合回疆方面的发展和稳定要求。配合回疆方面,那就是配合霍漱清。即便只是这么简单一句,也足以显示出首长对这件事的重视。而每次霍漱清回京的召见,也是说明一些问题的。首长重视回疆,也就是重视霍漱清,这两点并不矛盾。

    霍漱清,很受青睐,这一点毋庸置疑。

    但是自古以来受青睐的臣子往往分为两种,一种就是可以为君分忧的肱骨之士,另一种就是被寄予厚望的继承人。而霍漱清,到底是属于前者还是后者?曾元进不清楚,谁都不清楚。

    下午两点半,学习班正式报道开课。三点钟,首长一行到达党校,首长面对着这些省部级官员做了讲话,接着便由校长曾元进亲自讲解这次学习的内容。

    只不过,首长讲完话,霍漱清就被叫到了那间特殊的休息室,见到了首长。

    当然,这次会面是要霍漱清汇报工作的。即便上次见面的时间并不长,而且这中间首长还打过电话和他聊过。于是,霍漱清便向首长报告了近期的一些情况,特别是和沪城的省际合作的事宜。除此之外的军政报告,霍漱清即便是不用特意准备,也可以做到全面详尽的汇报。毕竟他每天都在看,每天都在谈。一切,早就了然于心了。

    首长听他报告完,和他谈了几个问题和建议,霍漱清都拿着小本子一一记录了下来。

    “迦因在那边怎么样?”首长突然问到了苏凡。

    霍漱清愣了下,他以为首长会问换届的准备情况,却没想到是苏凡。

    首长一直都关注着回疆,对于苏凡在回疆的行动,应该也是知道的。

    “她现在开始接手妇联的一些工作,还在熟悉过程中——”霍漱清道。

    “我倒是对她的做法很感兴趣。”首长说着,看着霍漱清,问道,“为什么会选择幼儿的教育这方面作为开始呢?是你的建议,还是她自己的想法?”

    “是她自己想的。”霍漱清很老实地回答。

    “哦?”首先很明显是有点意外,却说,“孩子是一个家庭的希望,也是国家的未来,虽说妇联管的就是妇女儿童的事,可是迦因能先想到孩子,还是很有想法的。所以呢,你们是怎么考虑的?”

    虽然霍漱清说这是苏凡的想法,可是,首长很清楚,苏凡做事都是有霍漱清的影子在的。毕竟他知道苏凡去省委接受任命的时候,霍漱清当即就叫了教育和财政以及卫生厅方面的一把手一起开会了。说明霍漱清是很重视这方面的工作的,而苏凡,多半也是在遵从霍漱清的命令。

    对于首长的问题,霍漱清也不会意外,他根本不应该意外。首长的思路异常的明晰深远,他总是能在很短的时间里理清很多点,完全的跳跃思维。

    “我们是想通过改善孩子们的教育和生活现状,第一步起到减轻生活困难群众的压力,让更多的孩子接受到义务教育,这样可以剥离某些思想对孩子的侵蚀。”霍漱清道。

    首长点头,道:“从思想源头上入手,你们想得很正确。”

    “所以,我想从明年开始在全省推广从幼儿园到高中的免费教育,并在财政单独立项为孩子们提供生活补贴和免费三餐。”霍漱清道。

    首长的眼前一亮,看着霍漱清,道:“开始准备了吗?”

    霍漱清点头。

    “非常好!”首长点头肯定,“还有呢?”

    “第二步,等春天来了,天气暖和了,开始摸查全省贫困家庭妇女的教育和收入状况,开展全省的针对妇女的扫盲和职业培训。”霍漱清道。

    “嗯,很好。女人是家庭的基石,提高母亲的素质和认识,对于改变整个家庭的未来是有极大的作用的。”首长肯定道。

    “是的。”霍漱清道。

    就在这时,首长站起来,在地上慢慢踱步。

    霍漱清便望着首长,继续做着汇报:“第三步,对于那些无法出门去工厂或者农场工作的妇女,辅助她们在家或者在村里进行创业,以村组为单位,因地制宜开办小型工厂或者作坊,省里出面提供资金贷款,并通过网络经销,让这些贫困家庭就地脱贫。”

    “非常好!你们的想法非常好!”首长停下脚步,看着霍漱清。

    “精准扶贫的前期工作已经在开展了,信息也在逐步汇总,我想我们可以尽快开始。”霍漱清道。

    “这样很好,要让那些老百姓主动和某些思想决裂,就必须让他们生活富裕起来。人要是穷了,饭都吃不上了,就会失去对是非的正常判断,容易被那些思想洗脑和渗透,铤而走险做出极端的事情。”首长坐在沙发上,看着霍漱清。

    “是的。”霍漱清应声道。

    “那你需要中央做什么来帮助你呢?”首长问,“我希望这些这么好的措施可以尽快推广下去,让回疆的老百姓早一天富裕起来。”

    “一是资金,二是网络宣传。回疆和内地信息联通不畅,彼此误解很多。我希望可以做一些活动来互相宣传,在加强民间往来之前,想改变彼此之间的看法。”霍漱清道。

    首长点头,道:“你尽快写个报告送上来,我马上安排他们去组织。还有别的吗?”

    霍漱清望着首长,一条条报告了出来,首长微微点头,最后,霍漱清道:“这些问题,我会在报告里详细写明,请您审阅。”

    “你尽快提交。”首长道。

    “是,我明天回去之后就马上着手。”霍漱清道。

    首长看着霍漱清,沉默了片刻,道:“所以,你才让迦因去妇联的,是吗?”

    霍漱清点头。

    “迦因从小就在基层长大,她对基层的情况会有更深刻的理解,她可能会更容易理解基层老百姓的想法和说法,不会有那种距离感。你让迦因来做这件事,选的非常对!”首长道。

    “她在这方面,的确是有些特长的。”霍漱清答道。

    首长笑了,道:“你能看到她的长处,让她出来工作,给她一个舞台,也是很有眼光的。”

    霍漱清静静望着领导。

    首长很少会这样夸一个人有眼光,这一点,霍漱清很清楚。

    “我相信迦因会做的很好,只是,这一条路很辛苦,迦因的身体,吃得消吗?”首长问。

    “她现在已经停止了所有的药物,身体也在逐步康复,我想应该没有问题。”霍漱清道。

    首长一听霍漱清这话,就知道苏凡被下毒的事还在继续,便对霍漱清说:“她毕竟是受过伤的人,有些事呢,你还是尽量派人为她分担一些,别把人累垮了。”

    “是,我知道了,首长。”霍漱清道。

    首长微微点头。

    长长地叹了口气,首长对霍漱清道:“我们的时间都不多了,漱清,你可要辛苦了。”

    “我明白,首长!您放心,漱清一定不辱使命!”霍漱清道。

    首长点头,却问道:“孩子也过去了?”

    “是的,儿子带过去了。明天我把念清也带过去,在那边读书。”霍漱清道。

    “孩子们就留在这边嘛,文因把念卿教的挺好的。”首长说着,猛地想起什么,看着霍漱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