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9章 这才是亲老婆啊
    这个时间,嘉漱还没有睡,苏凡和孙敏珺、张阿姨大家一起陪着孩子玩。

    客厅里专门设计出来一块地方作为嘉漱的游戏区,而不是在婴儿房或者别的房间,毕竟客厅里宽敞,楼层的挑高也足够让人舒服,不会有房间里的那种逼仄感。

    苏凡手机一响,就赶紧起身去接了。

    “你忙完了吗?”她按下接听键,问霍漱清。

    “嗯,刚吃了个饭,准备回去你爸那边住。”霍漱清道。

    “今天很忙吧?”苏凡问。

    “还好。”霍漱清道,说着,他听见了手机里传来的孩子的叫声,那是快乐的叫声,不禁笑了下,道,“你们在陪嘉漱吗?”

    “嗯,这小家伙精力太旺盛了,这个点了,还在玩儿。真想把他的精力分点给我。”苏凡道。

    说着,苏凡不禁打了个呵欠。

    “让保姆看着就行了,你去睡吧!”霍漱清道。

    “没事,一整天都没见孩子,这会儿多陪一会儿,正好今天晚上清闲着。”苏凡道。

    “那也行,你不要太累了。”霍漱清道。

    首长和曾元进都问及苏凡的身体能否胜任现在的工作,其实霍漱清自己也很担心,怕她承受不了。心疼她,可是他不能替代她的工作。

    “哦,对了,我和你妈说了让小孙给你做秘书的事,你妈同意了,和你说了吗?”霍漱清道。

    “嗯,她给我打电话了,晚上敏珺也给我说了这件事。”苏凡道。

    “我让人事厅那边给她办手续了,争取尽快让她入职。”霍漱清道。

    “这下我心里就踏实了。”苏凡笑着说。

    “你心里怎么就不踏实了?”霍漱清问道。

    “总是没自信嘛!”苏凡道。

    “那,如果有人夸奖你做的非常好的话,你会不会有点自信呢?”霍漱清道。

    “谁夸我?难道是你?你不算的,你会说假话。”苏凡笑着道。

    霍漱清不禁笑了,道:“我在你这里算是没信誉了。”

    苏凡笑着,就听霍漱清说:“今天见了首长,是他夸你做的非常好的。”

    “不是吧?你是不是骗我的?”苏凡愣住了,问道。

    “我怎么会拿这种事骗你?”霍漱清道,“真的是首长夸你的,我也很意外。”

    “切,你为什么要意外?难道你老婆就不值得被夸吗?”苏凡得意地笑着。

    霍漱清听她这么说,几乎能感觉到她那种得意洋洋的表情,不禁笑了,道:“你可不要把尾巴翘上天了啊!戒骄戒躁——”

    “哎呀,你啊,真是职业病犯了,又来说教了?”苏凡笑着打断他。

    霍漱清嘴巴慢慢闭上。

    “霍漱清同志,说教是最失败的交流方式了,你啊,要改改了。”苏凡道。

    “是是是,老婆大人教训的是,我一定记住!”霍漱清道。

    说着,他就听见她那边的笑声,而他也不禁笑了。

    “我妈说,她在帮念卿整理行李,念卿她愿意过来吗?”苏凡问。

    “怎么会不愿意呢?回家啊,哪个小孩子不喜欢回家?”霍漱清道。

    “只是我觉得在这边,咱们两个都在忙,孩子可能会比较无聊。”苏凡道。

    “无聊也是磨炼人耐性的方式,总得让她安静一些才是。”霍漱清道,“要不然将来长大了也会很浮躁,不能做大事。”

    “你啊,又开始了。”苏凡笑着道。

    霍漱清笑了,道:“职业病了,看来以后要改改了,要不然老了会被你嫌弃。”

    苏凡笑了,道:“我嫌弃你是小事,就怕孩子们嫌弃你,觉得你这个爸爸怎么这么啰嗦。”

    “我才不管孩子们怎么想呢!我要和你过一辈子,又不是和孩子。只要你不嫌弃我就没事。”霍漱清道。

    苏凡笑着,道:“好吧,那我,就不嫌弃你了。”

    “这才是亲老婆!”霍漱清笑着说。

    “你知道就好!”苏凡笑道。

    霍漱清的心情,轻松了太多。

    不管到什么时候,只要有她在,只要她在身边,任何艰难困顿,他都不会在意,他都可以克服,只要有她,有她的笑容。

    丫头,这辈子遇到你,真是我的造化!

    “额,有件事,我还想和你商量一下。”霍漱清道。

    “什么事?”苏凡问。

    “今天和首长聊的时候,他和建议说让孩子们还是留在京城比较好,特别是念卿,你觉得呢?”霍漱清道,“咱们两个都太忙了,总是不在家。嘉漱在家倒也罢了,张阿姨她们照看着就好,可是念卿还要学习什么的,咱们两个根本顾及不到。之前我想着让念卿过去是接触一下回疆的环境,不过现在,我想,还是让她留在京里读书吧!”

    “你说的也有道理。”苏凡道,“只是,我们一家人这样长期分开,对孩子——”

    “先让念卿过来待一阵子,让她自己决定吧!要是她想和咱们在一起,就在一起,要是她想回京,就送到你妈这边。”霍漱清道。

    “嗯,好的,就这样决定吧!”苏凡道。

    车子拐进了曾家住的胡同,霍漱清便对苏凡说:“先这样吧,我挂了。其他的事,明天晚上回来再说。”

    于是,苏凡便挂了电话,静静坐在沙发上。

    念卿的去留,一直是家里的一个问题。留在回疆,还是留在京城,两个选择都是有利有弊。

    这次他们想着把念卿带到回疆一起生活,一来是为了让全家人团圆,二来也是想让孩子接受普通孩子一样的教育。毕竟现在念卿上的那家幼儿园是很特殊的,那个幼儿园里的孩子,都是特殊家庭的孩子。不能总让孩子在那样的环境里生活,要不然真的就变成不知民间疾苦的孩子了,就像妹妹曾雨一样。可是,京里的教育条件,的确是比回疆要好很多——

    苏凡也是一直都纠结着。

    不过,路都是一步步走的,一点点来吧!

    耳畔,是嘉漱的声音,苏凡起身,走了过去。

    孙敏珺见她过来了,对她笑了下,苏凡便挽着孙敏珺的手,两个人走到一旁坐下。

    “霍漱清说念卿要过来了。”苏凡道。

    “夫人和我说了,您是,觉得念卿不要过来比较好,是吗?”孙敏珺小心地问。

    苏凡摇头,道:“我现在也不知道了。之前我想让念卿过来,是想一家人团聚,可现在我也忙,霍漱清也忙,念卿过来了,孩子也不一定能见到我们。就像嘉漱一样现在霍漱清基本都见不到孩子。早上走的时候孩子没醒,晚上回来的时候孩子睡了。等念卿过来,基本也是这样的情况。”

    孙敏珺不语。

    这件事,她也很难说个什么,夫人是想把念卿留在身边的,可是苏凡这边也有足够的理由。唉,怎么都不是完美的。

    看着苏凡这纠结的表情,孙敏珺猛地想到一件事,便对苏凡开口了。

    “霍书记在这边工作,肯定也是暂时的,又不是一辈子都在回疆,他迟早都要调到京城的。”孙敏珺道。

    苏凡看着她。

    孙敏珺微笑道:“我们不知道霍书记什么时候能调回去,但是,这个时间应该不会很长,可能也就几年。所以,这几年,额,不管念卿是在京里还是在这边,如果从教育的角度来说其实也不是很大的问题。虽然京里的教育会更好,但是,对于孩子来说,儿时的这几年,是和父母相处、培养感情最好的时间。我觉得既然两个方面不能全部都选,您可以选择最想要的那股发展方向,是让念卿在京里接受更好的教育呢,还是一家人在一起享受天伦?这是您自己来决定就好了,别人怎么跟您说都是有自己的角度的,并不一定可以解决您的现实问题。”

    苏凡看着孙敏珺,点点头,道:“的确这样。”

    “所以,就看您和霍书记怎么选择了。不管是分开,还是在一起,这个时间都不会特别长的。”孙敏珺道。

    “嗯,你说的对,我得好好想想了。”苏凡道。

    这时,嘉漱踉踉跄跄朝着苏凡这边来了,苏凡赶紧起身去抱,孩子就趴在了地上,哭了起来。

    苏凡抱起孩子哄着,对孙敏珺道:“你去休息吧,嘉漱也该睡觉了,我们要上楼了。”

    孙敏珺便和苏凡、张阿姨说了“晚安”,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苏凡和张阿姨便抱着嘉漱上楼,小保姆整理了嘉漱玩过的地方。

    就在这个时候,霍漱清回到了曾家。

    曾元进也回来了,霍漱清过去和岳父岳母坐了一会儿,聊了聊两个孩子的事,聊聊家里的事,就准备离开了。

    “小飞的事,你知道了吧?”曾元进问霍漱清。

    “您说的哪件事?”霍漱清问。

    “就他和敏慧的事。”曾元进道。

    “嗯,苏凡和我说了。”霍漱清道。

    “苏静不怎么同意这件事,担心敏慧会不幸福,我看敏慧那个样子,这次是什么都拦不住了。”曾元进道。

    “敏慧是个很执着的人呢。”霍漱清道。

    曾元进叹了口气,对霍漱清道:“迦因情况怎么样?她——”

    霍漱清望着岳父。

    他知道岳父想说,苏凡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怎么样了,或者有什么想法,岳父担心旧事重演,可是又不好直说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