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0章 根本舍不得
    “她不会有事的,您放心。”霍漱清对岳父道。

    曾元进看着霍漱清,道:“迦因这孩子,也总是让人不能放心啊!”

    “爸——”霍漱清开口道。

    曾元进看着他。

    “苏凡她现在很多事都做的不错,之前是因为药物的作用对她印象太大了,现在她不会再像过去那样了。”霍漱清道。

    “是啊,药物——”曾元进一想到这件事,就想起江采囡。

    “之前小飞退婚的事,也不全是迦因的错,虽然那家伙也有过错。”霍漱清道。

    “那江采囡那边,怎么样?”曾元进问。

    霍漱清便把晚上的事和岳父报告了下,曾元进陷入了深思。

    “这件事,我会小心盯着,暂时先不牵扯到您和覃叔叔。”霍漱清道。

    “暂时就这样比较好。”曾元进道。

    这个夜,漫漫长。

    霍漱清躺在床上,脑子里想了很多很多的东西,今天中午和曾元进、覃春明三个人的商谈、下午和首长的会面,还有晚上和江采囡的见面。事情,真的是太多太多了。

    翻个身,偌大的双人床,却只有他一个人。

    那家伙不在身边还真是不适应啊!

    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和她在一起久了,一旦分开就会不习惯了。

    慢慢的,霍漱清也睡着了。这个夜,越发的安静了。

    这个小院里,另一个房间里,曾雨生病着,李阿姨一直在旁边照顾着她。也许是因为发烧让曾雨失去了力量,院子里整个夜里都安静极了。

    第二天一大早,霍漱清和曾元进一起去了党校,继续这次的学习。到了下午五点,学习班结束,霍漱清连夜乘飞机赶回乌市。罗文因提前带着念卿去了机场,等着霍漱清一起乘机。

    念卿的离开,让罗文因也是挺难过的,毕竟这两年,念卿一直都是罗文因在照看。现在突然要走了,要说没有感觉,那是假的。

    罗文因也知道过年的时候,苏凡一家肯定会回来,可是,谁知道到时候是去榕城还是这里呢?多半是榕城吧!毕竟霍漱清几乎是一年到头都见不到自己母亲和家人的,唯一能在一起相处的时间,也就是过年。即便是过年,霍漱清能和母亲过个除夕就很奢侈了,初一都不能在一起。有什么办法呢?长年累月都是这样的,罗文因自己很清楚,毕竟她的丈夫也是那样。

    贵宾休息室里,罗文因不停地嘱咐着念卿,回去了要好好练琴啊,英语什么都不放松,“你妈妈是英语专业毕业的,有不懂的就让她教你,每天要和妈妈一起对话,知道吗?”还有手工啊什么的,总之孩子的寒假根本不轻松。

    说着说着,罗文因的电话就响了,霍漱清来了。罗文因便把自己的位置告诉了霍漱清,然后就挂了电话,对外孙女道:“爸爸马上就回来了,去了爸爸妈妈那边,要好好听话,知道吗?不要老跟你妈妈犟嘴,你妈妈不会发脾气,你不能欺负她,记住没有?”

    “您还是偏心我妈!”念卿噘着嘴,道。

    “那当然,你妈是我亲生的——”罗文因说着,见念卿盯着自己,一脸不满的样子,便笑着揽住孩子,道,“念卿才是姥姥的心肝宝贝儿!”

    念卿叹了口气,道:“我知道,姥姥心疼妈妈。可我也爱我妈妈啊!我不会和她吵架的,除非她惹我了。”

    “惹你了你也得听着,不许顶嘴!”罗文因道。

    “为什么?人人平等——”念卿道。

    “你是小孩子,孩子在父母面前就不能平等。”罗文因道。

    念卿又是一脸不满,用沉默表示自己内心的不能接受。

    霍漱清就来了,快步朝着岳母和女儿走去。

    “妈,时间差不多了,我带念卿上飞机。”霍漱清道。

    “好,你带孩子上去。漱清,我给念卿书包里加了一张纸,那是她寒假的时间安排,你和迦因盯着,一定要然孩子按照安排进行作息,不能改变孩子的生活节奏。”罗文因道。

    “是,我知道了。”霍漱清应声。

    “还有一张纸,写的是念卿平时吃的喝的要注意的,你交给迦因,让她好好记住。”罗文因又说。

    岳母如此事无巨细,霍漱清很是感激,这每一句话,都是因为疼爱念卿啊!

    “好的,我等会儿上飞机了就看。”霍漱清对岳母道。

    罗文因看着念卿,满眼不舍。

    念卿抱住罗文因,道:“姥姥,我过几天就来看您。”

    罗文因擦着眼里的泪,霍漱清见状,安慰道:“妈,您别担心,我们很快就会带着孩子们回来看你们。”

    “我知道我知道,没事,没事。就是念卿这孩子,这都三年的时间了,都没怎么离开过我,走到哪里都带着她,这一下子分开,我的心里,唉!”罗文因道。

    念卿抱着外婆,紧紧不松手。

    远远看着霍漱清牵着念卿的手离开,罗文因擦着眼角的泪。

    飞机,盘旋在京城的上空,启程飞往遥远的西面。

    念卿刚开始还觉得有些难过,上了飞机和爸爸说啊笑啊,空姐又给她送了小礼物,孩子很是欢喜。毕竟是小孩子,再小的礼物也觉得很开心。

    送走了女婿和外孙女,罗文因上车离开机场,返回家中。

    念卿走了,罗文因突然觉得心里好像少了什么一样。也许,这么几年,她是把当初没有为苏凡做的事、没有给予苏凡的爱和物质条件,全都给了念卿。现在念卿走了,真是,很不适应啊!

    迦因,她能照顾好念卿吗?还有个嘉漱在那里,她还要工作,霍漱清又忙——

    唉,这两口子,干嘛非要把念卿接走呢?

    不过也是应该啊,毕竟他们才是一家人。

    一家人啊!

    罗文因想起自己给霍漱清的保证,睁开了双眼。

    是啊,她答应过霍漱清,她会全力以赴去帮助霍漱清,不管结果如何,她都不能让霍漱清失去现有的资源。即便是在曾元进这边,她也要想尽办法让曾家来支持霍漱清——支持是肯定要支持的,毕竟曾泉即便成功登顶,也需要一个团队去为他服务,这个团队的每个人必须都上的去,而霍漱清,不知道是不是属于这个团队的。这是罗文因心里的一个疑问,她并不清楚曾元进等人是如何安放霍漱清的位置的。如果霍漱清是曾泉的同伴,是协助曾泉的人,那么霍漱清应该也不会失去太多的资源,可如果不是,那么霍漱清的处境就会麻烦。

    可是,罗文因也清楚,曾元进未必会给她这个答案,这个答案,没有人可以给得了。

    现在去想这个问题,除了徒增烦恼,什么效果都没有。

    她要做的,就是和覃家搞好关系。

    从昨天的饭局来看,覃春明还是和过去一样,并没有因为苏凡和覃逸飞的事情影响什么。可是,很多真正的有影响的东西,是看不出来的。不像徐梦华那里——

    罗文因想了想,便给覃逸秋打了个电话。

    原本今天要和霍漱清一起去回疆的娆娆,因为徐梦华打电话让她去沪城而取消了行程。明天覃逸秋要带着娆娆去沪城,和她父亲覃春明一起。那么,就趁着这个机会开始走出第一步吧!

    罗文因心想。

    覃逸秋很快就接了电话,她正在家里布置晚餐,今晚有几个人来家里吃饭,是父亲邀请的。客人马上就会到了,覃逸秋赶紧带着家里的勤务人员进行着准备。

    “小姑?念卿上飞机了吗?”覃逸秋接通电话就问。

    “嗯,刚走了。”罗文因道,“小秋啊,你明天去沪城吗?”

    “是啊,小姑,我和我爸一起走。”覃逸秋道。

    罗文因打电话问这件事,难道是有什么——

    可是,覃逸秋不敢多问,多说一句话都不好。

    “额,是这样的,小秋。”罗文因道。

    “什么事,您说,小姑。”覃逸秋道。

    “是这样的,我前几天找孙大夫配了点泡脚的药,活血化瘀的,专门给小飞准备的。你这次回去能帮我捎过去吗?我昨天忘了和你说了。”罗文因道。

    给小飞泡脚的药?

    覃逸秋也是愣住了,罗文因怎么会做这种事?想着给小飞——

    “小飞的康健不是一直都在做嘛,我也打听过了,用那种药草泡的水泡泡脚擦擦腿,就能加快血液循环,帮助恢复。”罗文因道,“我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用,医生就那么和我说的。你明天过去,帮我捎给小飞,好吗?”

    “好啊好啊,小姑,没问题,那我让正刚去您那边拿过来?”覃逸秋道。

    “好的,那你给刚子打电话说一下。”罗文因道。

    “谢谢您,小姑。”覃逸秋道。

    “别客气,都是一家人。”罗文因微笑道,“那你忙去吧!我很快就到家了。”

    “好的,小姑,再见!”覃逸秋道。

    挂了罗文因的电话,覃逸秋赶紧给丈夫打电话,让他回家顺路去曾家拿药。

    罗文因的意图,覃逸秋约莫猜得出来。

    这是罗文因在主动示好吗?

    为什么呢?

    然而,罗文因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主动示好,完全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难以捉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