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2章 不是那种喜欢
    “所以,你打算怎么做?原谅你妹妹?”霍漱清问。

    苏凡摇头,道:“我,不知道。我其实,其实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对待那件事。”说着,她望着霍漱清,“我能搞清楚的就是她为什么这么讨厌我,至于其他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霍漱清看着她。

    “我和我哥,其实,当初在云城的时候,我们只是关系很好,只是很聊得来,其他的——”她顿了下,低头搓搓手,又看着他,“我,挺喜欢他的。真的,挺喜欢他的。”

    霍漱清松开手,看着她。

    “他让人没有压力,没有距离感,虽然有时候说话很不正经,可是,他的分寸把握的很好,不会让人难堪。他,其实心很细,很真,他是个非常非常好的人,真的。”苏凡说着,看着霍漱清。

    “是啊,曾泉,很不错,他这些年帮了我很多。当初,当初如果不是他,我可能连云城的市委书记都升不上去。”霍漱清道。

    苏凡看着他,道:“那个时候他就——”

    霍漱清点头,道:“老罗和我说过那件事,他说曾泉在你爸面前为我说了很多话,当然,这些都是你妈和老罗说的。当时,我想他当时那么做,是为了你吧!是不是?”

    苏凡微微点头,道:“是啊,他和我说过,他说,既然我那么,那么想和你在一起,就努力在一起。”

    霍漱清的手,轻轻梳着她的头发。

    “他,是个好人。”苏凡道。

    霍漱清点头。

    “所以,所以小雨那件事,我其实,让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苏凡道。

    霍漱清看着她。

    “就算是现在,现在想起来,我都不相信小雨说的那件事,我哥他不会是那样子的。他对我,他对我是很好,因为我们很能聊得来,而不是,不是那样的感情。”苏凡道。

    霍漱清没说话。

    “只是小雨那么一说,让我觉得很难堪,可是,更为难的人是我哥。毕竟,毕竟那件事太——”苏凡道。

    “你,不相信他对你——”霍漱清道。

    “我当然不相信了,他怎么可能会爱上我,是不是?当初在云城的时候,他是从京里来的**,而我——”苏凡说着,看着霍漱清,可是霍漱清的眼里,依旧波澜不惊。

    “你怎么了?”苏凡问。

    霍漱清微微摇头,道:“没事,就是在想过去的事。”

    “他可能只是觉得我和他见过的女孩子不一样,他身边的都是璇姐啊、敏慧啊、我嫂子啊还有颖之姐她们那些女孩子,她们都是家境那么好的,接触的东西和想法什么的,和我哥都差不多,所以让他审美疲劳了吧!我家是农村的,他熟悉的环境,我没有见过,我熟悉的环境,他也不了解,我的思考方式和我嫂子她们肯定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他才觉得好玩新鲜,所以才会和我聊的比较多一点吧!再加上他那个人很是善解人意,很体贴别人的痛苦,所以就会,就会熟悉一些。”苏凡道,看着他,“他身上真是一点架子都没有啊,什么苦活儿累活儿都能干,对人也都很和蔼,而且,也许是因为出身很好吧,所以了解的东西多一点,弱点少一些,对别人的痛苦比较容易理解和接受,然后会安慰。我想,就是这样的缘故吧!所以,小雨那样,最难堪的、伤害最重的人,就是我哥了。”

    “小雨做事,真的是很不稳重。”霍漱清道,“在希悠面前说那种话,就算希悠知道,也很——”

    苏凡愣住了,盯着霍漱清。

    “你说什么?我嫂子,她,她知道那件事?”

    霍漱清没有意识到自己说出了这句话,他怎么能说出来呢?

    他怎么会——

    “她知道?”苏凡盯着他,追问道。

    霍漱清也没有再回避,看着苏凡,道:“是的,希悠她很早就知道那件事。”

    “可是,可是——”苏凡不知道说什么了,她更加不可理解方希悠在知道那件事的情况下还对她那么好——

    怪不得,怪不得,怪不得那天晚上方希悠说恨她,怪不得——

    “没事的,丫头,都过去了。”霍漱清拉住她的手,苏凡望着他。

    苏凡不说话,只是静静坐着。

    “丫头,对不起,我——”霍漱清道,“我不该和你提到你妹妹的事,你别多想了,好吗?”

    苏凡摇头,看着他,道:“我只是觉得,觉得很对不起我嫂子,对不起,对不起我哥。”

    “丫头——”他叫了她一声。

    “我一直都在奇怪,他们两个青梅竹马,可婚姻为什么会那么冷淡呢?我一直都搞不清楚。你说,是不是因为我的缘故?是不是我在我哥面前太放肆,让我嫂子生气,所以,所以才让他们错过了一次次和好的机会?”苏凡望着他,问。

    “傻丫头,不是你的错。”霍漱清道。

    “我只是习惯了和他那么说话,习惯了那种相处方式,习惯了——却没想到,没想到会让我嫂子难堪,我,我真是太——”苏凡道。

    霍漱清赶紧揽住她的肩,道:“好了好了,不说了,好吗?不是你的错,他们的婚姻,不是你的错,不是你造成的——”

    他怎么能告诉苏凡,曾泉和方希悠结婚的根本诱因,就是当初曾泉要从安全局里救她呢?这件事,苏凡最好一辈子都不要知道,要不然,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

    苏凡却摇头,道:“那天嫂子说她恨我,我还,还真的觉得自己挺委屈的,可是现在,现在,我真是罪有应得,是不是?”

    “什么罪有应得?你有什么罪?你这个笨蛋!”霍漱清盯着她,道。

    “我——”苏凡眼泪汪汪望着他。

    “苏凡,你记住,曾泉这件事,已经是过去式了。正如你所述,他只是因为觉得你很特别才喜欢你。男人对女人的喜欢,并不一定是那种爱情意义上的,有时候觉得很特别也会喜欢,你明白吗?你和曾泉,不管是在云城的时候,还是后来在曾家,你们两个关系好,是因为你们两个能聊得来,你能体谅他理解他,而不是因为什么爱情,懂不懂?”霍漱清抓着她的肩,道。

    苏凡不语,一言不发。

    “曾泉的压力很大,即便当初在河北的时候,他背负着的是你父亲的名声和荣耀,是曾家和方家的盛名,这些对于他来说,既是机会又是压力。可是,工作上的压力,并不会因为他有个当部长的爸爸就减轻,反而会让他牵涉进更诡谲的斗争,步步惊心。这些压力,加上一个人生活的孤独,他需要有个人可以和他说说话,可以听他说说话,哪怕只是让他的家里有点声音,而不是自己和自己对话,自己看着自己的影子。”霍漱清道,“我能理解曾泉的感觉,因为我以前也是这样的,我和他有着相似的经历,所以我理解他。可是,他需要的是妻子的理解和支持,需要一个女人在他身边让他感到放松。可你嫂子恰恰没有做到这些,没有体谅到他,这就让曾泉和她的心越来越远,以至于到了最后曾泉彻底失去了信心,面对你嫂子的绯闻,他连努力争取一下都没有,只想着离婚。而他很清楚,离婚对他的仕途有多大的影响,对你们曾家有多大的影响。”

    苏凡望着他。

    “其实,很多时候,我也,我也觉得他挺可怜,挺为难的。”苏凡道。

    霍漱清看着她。

    “虽然我总是和他说没事啊,说他矫情啊什么的,可是,我能感觉到他内心很孤独。他需要有个人理解他,和他心贴心,那样的话,他才会——”苏凡说着,长长地叹了口气,“虽然现在他和我嫂子和好了,可是,那天夜里,我和他聊的时候,我觉得他,他的状态,和以前还是差不多,他,他并没有因为挽回了婚姻而轻松,而是——”

    苏凡说不下去了,陷入了沉默。

    霍漱清看着她,道:“这件事,要他们两个自己去解决。曾泉现在选的这条路,让他已经完全失去了任性的机会了,他,将来只会变得越来越让你陌生。”

    苏凡望着他,道:“必须这样吗?”

    霍漱清点头,道:“很多人在盯着他,他是根本不会有机会任性了,他也没有机会像我一样找到自己真爱的人,除非,除非他爱的人是希悠,除非他和希悠可以摒弃前嫌,重新开始,而且还要互相理解体谅。”

    “你觉得这样可能吗?”苏凡问。

    “很难。光是尽释前嫌这一点,就很困难了。要彼此谅解,再理解体谅,真的是——”霍漱清说着,叹了口气,“只要他们努力,应该还是有机会的。就算他们做不到,可他们是不会再离婚了。曾泉需要希悠帮助他成功,而希悠也需要曾泉成功。在这一点上,他们倒是一致的。”

    “成功,真的那么重要吗?”苏凡问。

    “当然了,曾泉是男人,男人就必须——”霍漱清道。

    “你也是吗?”苏凡打断他的话,问。

    霍漱清看着她。

    “你的梦想,是什么呢?霍漱清?也是和我哥一样的朝着那个位置进发吗?”苏凡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