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4章 这是谁的错
    到达沪城后,覃逸飞除了每天的康复锻炼,就是谈项目的事。江津发现了几个可以合作的项目,打算收购,当然,情况到底怎么样,还要覃逸飞来做决定。现在覃逸飞手上可以调动的资金,足够他好好做一些风投,并且可以收购一些相关业务的创业公司,当然主要还是那些互联网公司。

    在这方面,江津带人搜寻感兴趣的业务和公司,等江津确定的差不多了,覃逸飞再出面详谈了解,当然,叶敏慧也是加入其中的。三个人忙着新公司的事,也是经常没有时间考虑别的。

    即便是在休息时间,覃逸飞也不会和叶敏慧聊什么私人事情,只会谈工作。也只有叶敏慧才会问他“累不累啊”、“想吃点什么啊”、“想不想去哪里逛逛”什么的。

    徐梦华和叶敏慧都觉得覃逸飞太累了,都劝他多休息休息,可是他根本没有休息的意愿,整天就是个忙——虽然人在轮椅上,可脑袋没有停歇过转动。

    之前在京里住院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了自己的工作。那个时候,他是用工作麻醉自己,让自己不去想苏凡。而现在,现在还是同样的心情吗?

    不是了吧!

    苏凡已经开始了她的新生活,他也必须开始他的新生活。

    新公司的筹备已经几近完毕,下周就可以正式启动了。

    可是,每每到了深夜,叶敏慧回到曾泉家里之后,覃逸飞就会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知道自己这样不对,他不该这样,可是,他的感觉是那么真实。

    等叶敏慧离开,他就独自坐在房间里,一动不动,望着窗外那浓浓的夜色,谁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又或许,谁都知道他在想什么。

    这两天父亲去京里开会了,覃逸飞也是这样的情况。

    母亲徐梦华看着这情形,多少天了,都是个样子。只要叶敏慧一走,儿子就跟魂儿丢了一样的。

    要是不知情的人看来,还以为是覃逸飞有多么爱叶敏慧,一分开就得了相思病呢!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徐梦华很清楚。

    于是,在父亲不在的这个夜里,徐梦华来到了儿子的房间。

    “在想什么?”母亲笑盈盈地问。

    覃逸飞看了母亲一眼,摇摇头,道:“没什么,就是乱七八糟的事情。敏慧回去了吗?”

    “嗯,我刚把她送到门口,我就折回来了。她自己就走过去了。”母亲道,“你要不要喝点水?”

    “不了,妈,我什么都不想喝。”覃逸飞道,说完,他又看着窗外。

    “每个城市好像都一样,坐在这里看的话,不管是京里,还是榕城,还是这里。”覃逸飞道。

    “那是因为你坐在家里看天空,当然都是一样的。”母亲道。

    覃逸飞便不说话了,静静坐着。

    “有些过去的事,过去的人,就不要再想了。人总得向前看,你说是不是,儿子?”母亲看着覃逸飞,道。

    覃逸飞看着母亲,道:“妈,您别担心,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你真的知道吗?”母亲道。

    “我只想问母亲您,是不是知道一件事。”覃逸飞转过轮椅,盯着母亲,道。

    “什么事?”徐梦华有点愣住,看着儿子。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您,还记得这句话吗?”覃逸飞道。

    “我当然记得,你干嘛说这个?”母亲问。

    “是雪初去医院照顾我的,妈,我只问这件事,您还记得不记得?”覃逸飞道。

    徐梦华盯着儿子,道:“你什么意思?难道要我去感激她吗?”

    “您想要怎么做,是您的自由。我不能强迫您,可是,我不能看着您一天天把她当个仇人一样。妈,这件事,不是她的错,您这样整天——”覃逸飞道。

    母亲一下子站起身,道:“你还想继续维护她吗?如果不是她,你能出这样的事?你能——”

    “妈,这就是您做人的境界吗?”覃逸飞打断母亲的话,道。

    母亲盯着她。

    “是什么人开车撞的我,这件事,我们都很清楚。不是雪初,不是她开车,也不是她指使人这么做。”覃逸飞道,“她是无辜的,您为什么就不能理智地看待这件事,非要把别人的过错推到她的身上?”

    “她是无辜的?”徐梦华道,“她要真是那么无辜,为什么要让你和敏慧分手?”

    “妈,她从来都没跟我说让我和敏慧分手,分手的事,是我自己的决定,和她没有关系。”覃逸飞道。

    “没有关系?没有关系的话,为什么她跑来见你一面,前脚见你,后脚你就退婚?你以为我会相信?”徐梦华的。

    覃逸飞看着母亲,良久,才说:“您是非要找个人来背这些错误,是吗?不管是上次的退婚,还是我的车祸,您要找个人来背,是吗?”

    “你看看你这什么态度?我连说她都不能说了吗?”母亲道。

    “您这是在说她吗?您把和她无关的事都推到她的身上,让所有人都难堪,这就是您想要的吗?您就不能让这件事过去,让所有人都——”覃逸飞道。

    “你现在觉得事情闹到今天这样的地步,都是我的错,是吗?”徐梦华道。

    “难道是雪初的错吗?”覃逸飞反问道。

    “雪初,雪初,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在我面前提这个名字?”母亲怒道。

    覃逸飞盯着母亲。

    “她是漱清的老婆,她——”母亲道。

    “您还记得她是清哥的老婆?您难道不知道您这样对她,让漱清哥多为难,让曾家多为难?这些,您都不想吗?”覃逸飞道。

    母亲气的说不出话来。

    “是她去医院照顾我,帮助我康复,这不是她欠咱们家,是咱们家,确切地说是我欠她的。您可以忽略是谁让您的儿子那么快就苏醒,可是,我不能忽略——”覃逸飞道。

    “你苏醒是她的功劳吗?”母亲打断他的话,道,“我告诉你,是医生,是那么多的医生和护士的功劳,不是她苏凡,不是她苏雪初,不是她曾迦因。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后悔,后悔当初为什么要答应让她去医院,让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