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5章 不要放弃他
    “妈——”覃逸飞叫了一声,打断了母亲的话。

    徐梦华盯着儿子,情绪激动大喘气。

    “是我错了,好吗?这一切,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错,好吗?我求您,不要再责怪她了,好吗?”覃逸飞道。

    徐梦华嘴唇颤抖着,盯着他。

    “你,你说什么?你,你,你真是执迷不悟,你真是——”徐梦华简直不敢相信儿子居然会这么说,怎么到现在——

    覃逸飞望着母亲,道:“从头到尾,她什么都没有做,是我一厢情愿爱她,我知道我错了,我害了她,我对不起清哥,所以求您不要再怪她了,好吗?好吗,妈?”

    徐梦华眼里含泪,盯着儿子。

    “我想不通,小飞,我真的想不通,她到底有什么好,到底哪一点让你这么着迷,我真的想不通。当初,当初,你不顾自己的声誉,和她一个单身妈妈黏在一起,给她带孩子,给她提供工作。好,这就算是帮漱清,帮漱清好了。可后来呢?你为什么,明明她和漱清都结婚了,你还放不下她干什么?她到底有什么值得你这样?我就想不明白了,这世上那么多女孩子,暂不说敏慧怎么样,那么多女孩子,怎么就没有一个比得上她苏凡的?”徐梦华道。

    覃逸飞不语。

    “我真是好后悔,当初,当初为什么没有把她从榕城赶走,她走的远远的就好了,为什么要祸害我的儿子,为什么要——”徐梦华说着,扶着儿子的轮椅,哭了起来。

    “不是她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不要再这样了,妈。”覃逸飞道。

    “你除了这句话,你还会说什么?你以为你这样把一切都揽下来就没事了吗?就天下太平了吗?”徐梦华道。

    “您不是要我和敏慧在一起吗?我答应她了,我也答应您了,您难道就不能答应我一件事吗?”覃逸飞道。

    徐梦华的身体一震,往后踉跄两步,盯着儿子。

    “你要我答应什么?这两件事,是可以交换的吗?你怎么可以把自己一生的幸福拿来,拿来——”徐梦华道。

    “您想知道我的幸福是什么,是吗?我现在告诉您,妈,我想要的幸福,就是雪初她过的幸福,她幸福了,我才会幸福,她开心了,我才会开心,哪怕,哪怕我不能见到她。这就是我想要的幸福!”覃逸飞道。

    徐梦华盯着儿子。

    这,到底是什么世界?怎么会这样?怎么可以,怎么——

    “妈,放过她吧,让这件事过去,好吗?我不会再和她怎么样,您让我和敏慧在一起,是不是?我答应您,我会和敏慧结婚,只要您和曾家和解!”覃逸飞盯着母亲,道。

    徐梦华久久不语,看着儿子。

    许久之后,徐梦华长长地叹了口气,转过身。

    “你知道吗?如果可以,我希望苏凡被刘书雅杀死!”徐梦华说道。

    看着母亲离开,覃逸飞久久不动。

    他怎么会不知道母亲对曾家的怨恨会影响到霍漱清呢?不能再让这件事波及更多的人了啊!

    可是,母亲,岂是他能说得动的?

    夜色,越来越深。

    徐梦华坐在卧室里,攥着梳子的手,在手心扎出了深深的印痕。

    次日,在回沪城的路上,覃逸秋把罗文因给覃逸飞捎东西的事告诉了父亲,覃春明一言不发。

    “爸,这件事,您还是好好劝劝我妈,影响两家的和气事小,可要是让外人钻了空子,影响了大事怎么办?漱清现在有多么需要您的支持,要是我妈再这么闹下去,漱清那里,他怎么会没有想法?”覃逸秋道。

    覃春明不语。

    “爸,曾家肯定是要全力支持曾泉的,您要是再因为小飞和迦因的事疏远了漱清的话,您让漱清怎么办?他还有什么可依靠的,爸?”覃逸秋道。

    “你从哪儿听到这些闲言闲语?我怎么会疏远漱清?你妈那个样子,我也没办法——”覃春明道。

    “只要您真的想办法,怎么会没有办法,爸?”覃逸秋打断父亲的话,道。

    覃春明盯着女儿,覃逸秋便说:“爸,您比任何人都了解漱清的能力,您也比任何人都对漱清寄予厚望。难道您能看着漱清孤军奋战吗?爸——”

    “第一,曾家不会不管漱清,曾泉要上去,需要漱清的鼎力支持。第二,我也不会放弃漱清,而且,他不会是孤军奋战。漱清他有另一个人的支持,那个人的支持,会超越我们所有人。”覃春明道。

    覃逸秋不解,道:“除了您和曾家,还有谁会支持漱清?您不是说江家吧?”

    覃春明摇头,看着女儿,道:“这些话,我是不该和你说的,但是,这些事你也涉入很深,你迟早也会知道。”

    覃逸秋望着父亲。

    “你知道漱清最大的后盾是谁吗?”覃春明道,“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首长!”

    覃逸秋愣住了,道:“怎么会?他让漱清去了回疆,而让曾泉来了沪城,让您来提携曾泉,而且你们也都是要拱卫曾泉的,怎么会——”

    覃春明看着女儿。

    “回疆和沪城,哪一个更接近京城,更有可能——”覃逸秋压低声音,“这个答案,谁都明白吧?”

    覃春明微微摇头,道:“回疆是未来国家发展的一个重要基石,等到丝路计划全面顺畅推进,回疆就有可能会变成版图的中心。因为首长计划的,不止是现在这个版图,还包括了整个丝路沿线。那一条路,会是促进我们国家经济发展的血液,也是国家影响力扩展的通道。将来我们的力量版图,绝对会延伸出去,回疆就不再是最西面的一个边境省份,而是枢纽,是心脏。首长是需要漱清把这个枢纽建设准备好,等到血液源源不断涌进来的时候,心脏可以调整解压。这是百年大计,千年大计。你觉得去执行这个任务的人,会是一个用完就丢的毫不重要的棋子吗?”

    覃逸秋长大嘴巴,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重要的位置,安放的是重要的人。漱清在回疆干的怎么样,决定了他将来可以走多远。这一点,毋庸置疑。所以,不是谁支持他不支持他的问题,成败,在于他自己。你明白吗,小秋?”覃春明道。

    “爸,我,我明白了。”覃逸秋道。

    父亲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是首长和您说过的吗?”覃逸秋问。

    父亲摇头,道:“首长是不会说这些的。”

    “如果首长真的是打算考验漱清,让漱清完成重大任务的话,曾泉又怎么回事?”覃逸秋问。

    是啊,如果霍漱清是要接受考验的话,为什么要考验他呢?考验他肯定是有目的的,而且是很重要的目的。那么,曾泉,身为首长的接班人,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不知道,暂时也不明白。很多事,特别是在那个位置的事,不会那么清楚就让人看出来的。至于漱清,不管将来怎么安排他,他都必须把眼下的任务完成。不过,我看首长对他的态度,应该还算是对他所做的事情是满意的。”覃春明道。

    “爸——”覃逸秋拉住父亲的手,望着父亲。

    覃春明看着女儿。

    “爸,不管首长怎么考虑,您,都不要放弃漱清,好吗?”覃逸秋恳求道。

    “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覃春明道。

    “那就先把我妈这边安顿好,好吗?请您帮帮我。”覃逸秋道。

    覃春明没说话。

    “小姑现在应该是在向我妈让步了,她是漱清的岳母,她是真心关心漱清的。您难道就能看着我妈和她继续这样仇恨下去、就为了一件早就应该翻篇的事?”覃逸秋道。

    “我会和你妈好好谈的。”覃春明道。

    “谢谢您,爸。”覃逸秋道。

    覃春明叹了口气。

    回到了沪城,覃春明连家都没有回,就直接去了办公室,一大堆工作还在等着他。覃逸秋便带着女儿回了家,当然毫不意外地碰到了叶敏慧。

    当着叶敏慧的面,覃逸秋没有把罗文因捎的东西拿出来,免得让叶敏慧多心。

    “这小子现在不那么凶了吧?”覃逸秋看了眼弟弟,笑着问叶敏慧。

    “没有没有,姐姐。”叶敏慧道。

    如果是以前,覃逸飞肯定会和姐姐怼起来,比如说“你还是不是我亲姐”这样。覃逸秋也习惯这样的方式,她觉得应该这样。可是,这次,覃逸飞没有那么做。

    他只是说了句“我有点累了,先回屋躺会儿,午饭好了叫我”,然后就推着轮椅往自己的房间去了,顺带跟外甥女说了几句话。

    覃逸秋看得出来弟弟心情不好,却也不好问什么,只是一直看着他的背影。

    叶敏慧却叹了口气。

    家里的气氛,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外婆外婆,您看,这是我给您买的——”娆娆拉着徐梦华起身,非要让徐梦华回房间去戴上她买的一条丝巾看看。

    徐梦华便被外孙女拉着离开了,覃逸秋看着叶敏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