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8章 不会原谅你
    叶敏慧也是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个样子。是因为听见娆娆说念卿去了回疆,然后逸飞什么都没说吗?

    他一定是想到苏凡他们一家团聚了,才心里不舒服吧!一定是那样吧!

    心里这么想着,叶敏慧本来控制着平静的心情,就变得有些,神经质了。

    不可理喻?

    曾泉这四个字,真是把叶敏慧惊到了。

    一下子把她惊醒了。

    她,不可理喻吗?

    久久的,叶敏慧不说话,愣愣地坐在那里。

    曾泉本来是被她给气到了,可是看着她这样呆呆的抱着头坐着,又觉得她太可怜。

    “敏慧——”曾泉重新坐在叶敏慧身边,看着她,放缓了语气。

    叶敏慧抬头看着他,眼里泪花闪闪。

    “哥,对不起,我,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我,我,心里,真的——”叶敏慧道。

    曾泉叹了口气,看着妹妹,道:“敏慧,你怎么说我,我都会接受,你是我妹妹,我不会和你生气。可是——”

    叶敏慧望着曾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可是,你不能拿你一生的幸福置气,不要让心里的怨恨和仇恨替你去做决定和选择。”曾泉道。

    叶敏慧闭上眼,眼泪流了出来。

    “婚姻,是你一辈子的大事。难道你不想像小舅妈那样被人呵护疼爱着吗?”曾泉问道。

    叶敏慧不语,只是无声落泪。

    “只有你的爱得到回应了,这样才不会痛苦。”曾泉道。

    叶敏慧望着曾泉,哭了出来。

    “哥,我以为我可以真的做到不介意的,可是,可是,我,我,我只要听见和迦因有关的事,就会忍不住去看逸飞的反应,不管他怎么反应,我都,我都觉得,都觉得——”叶敏慧哽咽着,抓着曾泉的胳膊,道。

    “你都觉得他在想迦因,是吗?”曾泉问道。

    叶敏慧点头,道:“哥,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

    “做不到就放弃,离开他,去选择其他的幸福,你一定会找到的,敏慧。”曾泉道。

    可是,叶敏慧摇头,道:“哥,没有了他,我怎么会幸福?我——”

    曾泉抓着叶敏慧的肩,道:“敏慧,看着我,看着我!”

    叶敏慧抬头,泪眼汪汪望着曾泉。

    “敏慧,他现在不爱你,将来也没可能。你难道要把你的一生都拿去做这一场赌注吗?”曾泉道。

    一生的幸福——

    “敏慧,找个爱你的人,好好去生活,不要再让你痛苦,也让逸飞痛苦了,好吗?”曾泉认真地说,“不要去嫉恨迦因,不要去怨恨逸飞,感情的事,没有人可以规定什么,你不想自己痛苦,就只有跳脱出去。敏慧,我们没有人愿意看着你这样折磨自己,好好疼爱自己,好吗,敏慧?”

    叶敏慧望着哥哥,泪水,止不住。

    “我试过了,各种办法都试过了,离开他,或者妥协,可是,没有哪一种方法能让我安心,我,我没办法了,哥,我真的,没办法了。”叶敏慧的嘴唇颤抖着。

    曾泉松开她,递给她两张纸,叶敏慧轻轻擦着脸上的泪。

    “静下心来好好想,你要记住,一旦这次你和逸飞的事定下来,今后,你不管是痛苦也好怀疑也罢,你们,都没有机会回头了。或者说,回头的机会很少了。明白吗,敏慧?”曾泉道。

    叶敏慧点头,擦着眼泪。

    曾泉没再说话,端起茶杯,喝了口水。

    叶敏慧看着他,道:“哥,你呢?”

    曾泉看着她,没明白什么意思。

    “不要再让希悠姐伤心了,好吗?”叶敏慧道。

    曾泉,不语。

    “你能这么安慰我,你能这么理解我和逸飞的处境,那你应该也理解希悠姐的,是不是?不要让她伤心了,她那么,那么爱你的。要是你失去了她,就再也没有机会追回来了,哥。”叶敏慧道。

    “嗯,我知道怎么做。”曾泉道。

    说着,他喝着茶。

    叶敏慧看着曾泉,却是不语,陷入了深思。

    曾泉沉默了一会儿,看着叶敏慧。

    “敏慧——”他叫了声,叶敏慧看着他。

    “以后,不要再把迦因扯进你们的事了,她已经去了回疆,她已经做出了她的选择,你和逸飞的事,已经和她没有关系了。不要再继续把事情往她身上扯,这样,对她不公平!”曾泉道。

    叶敏慧嘟嘟嘴,明显是不满意。

    “还有,敏慧,我不想再听见你用刚才的那种方式继续辱骂迦因,她是我的妹妹,是我们一家人,你以后要是继续再那样针对她,我不会原谅你,你记住没有?”曾泉盯着叶敏慧,道。

    叶敏慧盯着哥哥。

    见曾泉一直盯着自己,叶敏慧才知道曾泉是认真的,便很不满地说了句“我知道了”。

    顿了片刻,叶敏慧接着说:“好,我记住了,她是你亲妹妹,我不是,我知道。”

    “我说完了,我要上楼去休息了,你自己好好想。”说完,曾泉就起身离开了客厅。

    叶敏慧坐在沙发上,看着曾泉离去的背影。

    可是,能想得通吗?

    叶敏慧的脑子里,始终是苏凡的笑容,还有覃逸飞看见苏凡的时候露出的笑容,还有覃逸飞那静坐深思的表情。

    脑子里,乱糟糟的。

    回到楼上,曾泉换衣服去洗漱,手机响了起来,是方希悠打来的。

    “嗯,怎么了?”他一边刷牙一边问道。

    “没什么,刚到家,问你怎么样。”方希悠道。

    “还可以。”曾泉道。

    “我明天要出差。”方希悠说着,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可能是累了。

    “哦,行李准备好了吗?”曾泉问道。

    “好了。”方希悠道,“敏慧呢?过来了吗?”

    “嗯,刚才在楼下聊了会儿。”曾泉说完,想起叶敏慧问的那个关于“出轨”的话题,却没有问方希悠是不是她说的,只说,“我劝她回家去,不知道她会不会听。”

    “我之前也劝过她,但是感觉没什么用。她是死了心要和逸飞在一起了。”方希悠道,“不过你也别再担心了,他们都是大人了,自己会想办法处理好的。”

    “但愿吧!”曾泉道。

    “没事的。”方希悠微笑着道。

    “我是看她那个样子,担心逸飞妈妈对迦因的怨恨越来越重,那样的话,漱清那边就很为难了。”曾泉道。

    “也是啊,不过,徐阿姨对漱清还是很好的啊!就算她再怎么对迦因有意见,也不会去对漱清生气的。”方希悠道,“何况,还有覃叔叔在呢,别担心了。”

    “但愿吧!”曾泉道,“哦,对了,漱清前几天去京里开会,你见着了吗?”

    “没有,这几天我很忙,没有过去家里。”方希悠道,“我听说他把念卿带回去了,不知道情况怎么样。爸爸和你说了吗?”

    曾泉刷完牙,道:“没有。念卿过去了?”

    夫妻两个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也没有多少关于自己的内容。不过,这样说着,总归也是好的开始,起码有这个举动了。

    而这样的夜里,苏凡和霍漱清的生活,还是像以前一样的继续着。只不过,两个孩子在一起,似乎又比过去充实了太多。

    充实,换个说法就是,累!

    霍漱清依旧回来很晚,回来的时候,两个孩子都睡着了。虽然念卿一直嚷着要等爸爸回来再睡,可结果是,孩子没等得住。

    于是,霍漱清回来看到的,就是累趴了的苏凡躺在床上。

    “怎么了?”他亲了下她的额头,微笑着问。

    苏凡睁了下眼睛,疲惫地又闭上了。

    “你知道乔治最喜欢什么吗?”苏凡问他道。

    “乔治?”霍漱清愣住了,这是在说梦话吗?

    “什么乔治?”他问。

    “佩琪的弟弟,他最喜欢的是恐龙,还有踩泥坑。”苏凡依旧闭着眼,道。

    霍漱清笑了,道:“你这是用一个问题引出了第二个问题,乔治我都不知道你说他是佩琪的弟弟,那佩琪又是谁?我以为你说的是英国的那个小王子乔治呢!”

    “那个小王子啊!我也不知道他喜欢什么。反正我今晚回来以后,陪着你的两个宝贝看了两个小时的《小猪佩琪》,听了两个小时的猪叫,是他们两个叫的,不是电视里的。”苏凡道,“到现在我也都学会了。”

    霍漱清笑着,坐在她身边,道:“等礼拜天了,我陪他们看,怎么样?”

    “一定要来解救我!”苏凡拉住他的手,道。

    “放心,我一定救你。”霍漱清笑道。

    苏凡看着他。

    “你觉得,现在是不是很累?”他问。

    “累是累,可是很多人不都是这样过的吗?工作,孩子,就这样。和很多人相比,我已经是很幸福的了,起码我下班回家不用做家务,孩子也有可靠的人带着,真的很幸福了。”苏凡说着,就从床上起来了。

    霍漱清静静看着她。

    “你还记得当初刚认识的时候,我问你有什么梦想,你说了什么吗?”他问道。

    “什么梦想啊?你说的跟皮裤汪一样。”苏凡笑了,道。

    霍漱清有点没明白,看着她,道:“什么皮裤汪?这又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