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0章 让她为所欲为
    “对了,你刚才问我什么来着?我当初的梦想?”苏凡猛地想起刚才他问的事情。

    他微微点头,苏凡认真地想了起来,不禁笑了。

    “想起来了?”他问。

    苏凡点头。

    “你这丫头,你看看,你自己的梦想,还要我给你记着,你都记不住,要想这么久?”他说道。

    苏凡笑了,道:“我以前啊,就想着结婚以后买个房子,然后夫妻两个人一起供房子养孩子,早上一家人一起出门,晚上回家了,做饭陪孩子写作业什么的。”

    他的手,轻轻梳理着她的头发,看着她。

    苏凡望着他,微微笑了,道:“如果不是遇上你,可能,这就是我对自己人生最好的设想,也是终极目标了。”

    “我觉得现在,好像和你的设想也差不多吧,是不是?”霍漱清道。

    “还是差别很大。”苏凡道,“难道你不觉得吗?”

    霍漱清点头。

    “那你呢?你以前梦想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苏凡问道。

    “你这家伙,现在才想起来问我?”他看着她,笑道。

    “那是因为我以前就觉得你过的是你梦想的生活啊!什么都有——”苏凡微微笑着,却慢慢敛住了笑容,靠在他的胸口,不说话了。

    她的沉默,让他明白她要说什么了。

    于是,霍漱清便笑了,亲了下她的发顶,道:“你都知道答案了,还问我?”

    苏凡抬头,看着他。

    “现在拥有的一切,才是我真正梦想的生活。而我,而我以前以为这只是梦想,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梦想。”霍漱清道。

    “我们想的都是一样的啊!”苏凡叹道。

    霍漱清点头,道:“所以,这就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苏凡笑了,看着他,道:“看来还真的是这样。”

    霍漱清抱着她,轻轻地吻着她的唇。可她却一下子骑在他的腿上,抱住他的脖子,道:“wele to the wonderland!”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她压在了床上。

    霍漱清笑着,看着她,看着她吻着自己,看着她解开了自己衣服的扣子,看着她的吻,落在了他的肌肤上。

    这就是wonderland吗?好像还真是啊!

    霍漱清笑了,任由她在自己的身上为所欲为,可是,即便是他,也无法抵抗这样的侵蚀,对于意志和身体的双重侵蚀,他又如何忍得住?

    当身体的某处传来噬骨的快乐,霍漱清感觉全身的神经都绷住了——

    这丫头,居然——

    “我还没洗澡——”他哑着声音,道。

    她没有回答,却是抬头看了他一眼,伸手压住他起来的上半身。

    “唔——”他低低喘了口气。

    这样的夜晚,从来都不缺少愉悦的声音,哪怕明知第二天要早起。

    霍漱清,谢谢你给了我这么美好的一切,如今的一切,谢谢你!

    然而,家庭的温馨场景,无法缓解霍漱清在工作上遇到的难题。

    换届在即,他让那个冯继海已经和自己选好的几个关键部门的领导谈了话,正式的非正式的,做了一些沟通。毕竟,冯继海是被作为回疆省组织部副部长派过去的。虽然不是正职,可是冯继海是霍漱清的嫡系,地位也是非同一般的。与此同时,霍漱清也派人证实了江采囡提供给他的那份资料的真实性,而结果,让他头疼。

    看来,这次是不得不动大招了!

    可是,如果动静太大,势必会影响到全省的团结问题。团结,在回疆这个地方显得异常的重要。

    床笫之欢的确会让霍漱清感到愉悦,可是,欢愉过后,沉重的压力就会继续从身体深处爬出来,压上他的心头。

    躺在床上,霍漱清睁着眼睛却是睡不着。而身边的人,早就因为疲劳过度沉沉睡去了。

    他看了眼苏凡,起身下床,给她掖好被子。

    苏凡并不知道,这几个夜晚,他总是会在半夜起床,起床之后,要么去书房,要么就一个人坐在一楼的客厅里,静静坐在沙发上。就这么过了一个多小时,他才会起身回到卧室,重新躺在妻子的身边。

    没有什么是容易的啊!

    只是,即便是这么几个晚上的夜半静思,霍漱清也没有想到怎么样可以更好的解决目前的问题,既达到自己换届的目标,又能保证眼下局面的安定团结。怎么做呢?

    “你怎么了?睡不着吗?”今晚,等他重新回到床上的时候,苏凡却睁开眼问他。

    “我吵醒你了?”他问。

    “没有,我刚起来了一下,发现你不在。”苏凡打开床头的灯,坐起身看着他。

    “睡吧,时间不早了。”他亲了下她的额头,道。

    苏凡看着他躺下,却一直坐着。

    “有很为难的事情吗?”苏凡问。

    霍漱清看着她,没说话。

    “我也听到一些传闻——”苏凡道。

    “传闻?”霍漱清问道。

    苏凡点头,道:“换届的事很麻烦吧?”

    “是有点麻烦。”霍漱清转了个身,望着房顶,“如果不能把人员安排好,政令就会传不下去,什么都做不了。”

    “问题出在哪里呢?就是他们说的那样吗?是刘省长吗?”苏凡问。

    霍漱清微微点头,道:“每个省都是这样的,每个市都是这样,每个县,也都是这样。大家都是不同的立场!”

    见苏凡看着自己,霍漱清看着她,道:“曾泉那边的情况,也不见得比我好多少。虽然覃叔叔会帮他,可是他们都是空降过去的,地方势力很强大,也是很为难。”

    苏凡叹了口气。

    “那你打算怎么办?”苏凡问。

    “一般来说就是大家谈嘛,能让步的让步,不能让步的——”霍漱清道。

    可是,这次的问题不是谈就能谈好的,以往都是谈,而这次——他要面临着任命会被推翻的可能性,这几乎就是分庭抗礼的行为。而他很清楚,如果没有叶首长在后面的支持,刘省长那些人是不敢这么做,也做不到这种地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