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6章 这个也有秘诀?
    霍漱清微微笑了,看着那幅画,久久不动。

    苏凡蹲在他身边,看着他。

    霍漱清看了她一眼,道:“有孩子,还是挺好的啊!”

    苏凡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他。

    霍漱清起身,笑了下,继续看着女儿的画,道:“我以前不知道有孩子到底会是什么样的,我觉得应该有个孩子,可能会让两个人多点羁绊,看起来是正常家庭,除此之外,真的,真的不知道有什么。”

    “姐姐姐夫他们不是一直和你们在一起生活吗?你难道不知道——”苏凡问。

    “你说桐桐吗?”霍漱清问。

    苏凡点头,道:“是啊,桐桐不是和你们在一起吗?你从她身上就知道有小孩是什么样的吧?”

    “桐桐啊,从小就很调皮捣蛋的,可能也是因为我在家里时间少,感觉除了和她在一起争来抢去,就,额,没有别的事——”霍漱清道。

    “你和桐桐争抢?”苏凡愣住了,打断他的话,看着他。

    霍漱清有点尴尬地笑了。

    “你和她争什么啊?你是舅舅啊,而且比她大那么多——”苏凡道。

    “不知道啊,反正那家伙就是很喜欢和我争啊,我就也喜欢逗她啊,然后就——”霍漱清说着,不禁耸耸肩,也表示很无奈,“我以前还是对小孩很没耐心,对桐桐的话,不是买东西各种贿赂,就是故意去惹她。”

    苏凡笑了,道:“你啊,怎么跟个孩子一样?”

    霍漱清很是尴尬,笑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家里就那样。”

    苏凡走到他身边,整着他的扣子,道:“你是被家里惯坏了的大少爷,一般人哪有舅舅和外甥女争东抢西的?”

    霍漱清笑了。

    “桐桐过几天就回来了吧?”苏凡道。

    “是吗?我没问。”霍漱清道。

    “姐姐说假期会回来,要不我邀请桐桐到家里来玩几天?”苏凡问。

    “好啊,她还没来过回疆呢!你跟她说说,现在两个孩子都在,让她和我姐都过来好了。”霍漱清道。

    “那妈怎么办呢?”苏凡问,“大冷天,也不能出门——”

    “又不是每天都那么冷的,要是天冷了,妈就在家待着,桐桐那种热血青年,你让她在家待也待不住,到时候她会自己出去找乐子的,天气是挡不住她的。”霍漱清道。

    苏凡笑了,道:“好吧,那我就给姐姐打电话,要是妈身体可以的话,就接过来吧!我怕这边太冷,让她不能出门的话,她会很闷。”

    “没事,不下雪的时候还可以出门一下,穿暖和就行了。”霍漱清道,“哦,对了,附近哪里有个温泉度假村,等他们来了,咱们可以过去住一下。让姐姐陪着妈在那边多住几天,泡泡温泉什么的。”

    “好,我知道了。”苏凡道。

    霍漱清低头注视着她,忍不住亲了她一下,苏凡就笑了,抬头看着他。

    他好像有点尴尬,苏凡却踮起脚,猛地亲了下他,霍漱清看着她,刚要回报她一下,她就跑开了。

    这丫头——

    他追上去,一把揽住她的腰身。

    苏凡气喘吁吁地回头,看着他。

    他的吻就重重地落了下来。

    苏凡闭上眼,热情地回应着他。

    霍漱清的胸口,炙热的波浪,一层高过一层。

    他恋恋不舍地松开她的唇,急促地喘着气。

    她也是。

    脸颊滚烫,心跳也快的不行。

    “霍漱清——”她低低叫了他一声。

    “什么?”

    “我,爱你!”她说。

    他笑了,低头,道:“我没听见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苏凡抬头,看了他一眼,嘟嘟嘴,却没说出来。

    “再说一遍。”霍漱清道。

    真是,坏死了。

    苏凡低头,什么都不说了。

    早知道就不说那句话了,还被他这么追着问——

    “说嘛,让我听清楚。”他咬着她的耳朵,道。

    热热的呼吸,扰乱了她的心跳。

    “说啊,丫头——”他喘着气,道。

    苏凡的身体,都要酥了,简直是要瘫软在他的怀里。

    她真是没出息,没出息。

    是她没出息呢,还是他太会撩人了?

    真是,说不清楚。

    这都多少年了,还是这样轻易败在他的手上。

    当苏凡趴在他的胸口喘着气的时候,脑子里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可是,答案根本找不到。

    耳畔,传来他的笑声,苏凡抬头看着他。

    眼里的他,是那满足的表情,满足又甜蜜。

    可是,她的脸颊,依旧滚烫不已。

    “你干嘛笑?”她很不高兴,可是,这样说出来,反倒让人听着有种娇羞味十足的感觉。

    他没有回答,亲了一下她的发顶。

    “讨厌!”苏凡转过头,不看他,道。

    可是,他看着她这样,心里真是,再度跃动起来。

    这个男人,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不懂满足的。不是说一天很忙的吗?怎么还有精力这么一次又一次?这是工作太忙太累的人的样子吗?

    “今天——”苏凡想起了孙敏珺和她说的事,赶紧分散他的注意力。

    “什么?”他一边亲着她,一边问道。

    可是,他这样折磨她,她的思绪根本没办法集中啊!被他扰乱着,又被他蛊惑着,脑子都是乱的。

    “今天和敏珺——”苏凡道,“别这样,停下来说说话好不好?”

    她哀求道。

    霍漱清看着她。

    那如樱桃般红润的双唇,那酡红的面颊,引诱着他根本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思绪。

    “求你了——”苏凡叫道。

    可是她的哀求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用处。

    苏凡真是服死了,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不是吗?

    这么一来,哪有精力和他说话?

    又一番狂风暴雨袭来,吞没了她全部的意识。

    直到最后,她才几乎是奄奄一息一样地告诉他——

    “这几天好像是危险期!”

    霍漱清看着她。

    “以后我会注意的。”他说。

    说完,他亲了下她的嘴唇。

    这个丫头,已经为他怀孕四次了,只生了两个孩子,怀孕却是四次。如果继续这样赤膊上阵,不做任何防护的话,她的身体会吃不消的。

    而这件事,他居然从来都没有想过,也没有注意过。

    一个男人,不能总是为了自己的舒服而让心爱的女人遭受身体的痛苦。

    “对不起,丫头。我们,想想办法吧!”他躺在她身边,道。

    苏凡看着他。

    “我找机会咨询一下,找一个适合我们的解决办法。”霍漱清道。

    她靠在他的胸前,沉默不语。

    他亲了下她的额头,道:“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今天发生了什么事?”

    苏凡便把自己和孙敏珺今天聊的事情说了,霍漱清一言不发。

    “我就是觉得自己很不适应这样的人际关系,过去也是一样,现在还是。”苏凡说着,叹了口气。

    “小孙说的没错,你是应该按照她说的那么去做。”霍漱清道。

    苏凡看着他,道:“你真的这么认为?”

    霍漱清点头,道:“做人和做官是两回事,很多时候,你自己的想法,并不一定就可以实施。特别是人员安排上面。好人做不了好官,就是因为这样。你心太软,做事不够果断的话,是不会有人信任你的能力的。”

    苏凡叹了口气,道:“我觉得我很不适合做领导,当初在云城外事处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连个科长都不能胜任。现在更——”

    霍漱清看着她,微微笑了。

    “每次我都感觉自己是打肿脸充胖子,根本就——一点底气都没有。”苏凡道。

    “没底气吗?我看你干的很好啊!”霍漱清笑道。

    “真是没底气啊!”苏凡无奈地笑了。

    “我告诉你一个秘诀。”他侧着身,看着她。

    “什么秘诀?”她问。

    “就是让自己有底气的秘诀。”他说。

    “不会吧,这个也有秘诀?”她不敢相信。

    霍漱清笑了,道:“当初我在覃叔叔身边做秘书,那是我刚工作没多久,刚开始是在市委办公室嘛,就自然而然做了他的秘书。可是呢,因为我是新人,即便是在一个办公室里,人家也都比我资历老——”

    “你说话没人听?”她问。

    他微微摇头,道:“他们会听,但是他们会质疑,有人会直接拿‘崔主任没说过这件事’来顶我。那个崔主任是市委办公室的主任。”

    苏凡点头。

    “虽然被顶了,可他们还是得按照我说的去做,就是心理不舒服而已。因为不服气,所以他们就会找机会抓我的错,那段时间真的是拿着放大镜盯着我的。”霍漱清道。

    “那个时候,他们不知道你爸是省长?你爸当时就是省长吧?”苏凡问。

    霍漱清点头,道:“是有人知道,不过因为这个身份,就会更容易招人恨,更容易被人否认。”

    “为什么?”苏凡问。

    “因为他们觉得我就是那种不学无术的官二代啊!再加上我上大学那时候的事儿传到单位,我的脑袋上天天就挂着‘阿斗’这两个字。虽然他们表面上不见得会怎么得罪我,可背地里,没有几个人看得起我的。我说话自然就没人会接受了。”霍漱清道。

    “后来你怎么做的?用覃书记压了他们,还是你爸?”苏凡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