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7章 上下求索
    霍漱清摇头。

    “那你怎么——”苏凡不明白,望着他。

    “是我自己解决了这一切的问题。”霍漱清道。

    “你自己?”苏凡道。

    霍漱清点头。

    “很多的官二代,不是啃老坑爹,就是倚仗上一辈的权利圈钱。这是事实,无可辩驳。对于这些官二代,老百姓是敢怒不敢言,既痛恨又羡慕,这是很复杂的情绪。这些人,说实在的,破坏了这个社会的公平公正。”霍漱清道。

    苏凡点头。

    “所以呢,很多人看我也是这样的,加上我上大学的时候名声是不怎么好,的确是仗着我爸的权利有点过分。”霍漱清道。

    “你能这么评价自己,还算是很不错。”苏凡道。

    霍漱清笑了下,道:“很多和我一样的人都会这样评价自己,我们都很清楚自己得到的一切便利和好处不是自己努力得到的,可是,处理的办法不见得一致。”

    “怎么说?”苏凡问。

    “很多贪官,都是家里人在受贿,比如妻子儿子女儿什么的。那些官员的家属,把权利带来的便利当成了理所当然,竭尽全力利用权利来为自己服务,来捞钱,他们不认为那些权利是人民给的,是党给的,他们认为就是自己的。”霍漱清道。

    “是啊,不是有句话说嘛,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苏凡叹道。

    “就是这样,所以才会出现厅官的59岁现象。”霍漱清道。

    “是因为权利过于集中而且缺乏监督,才会造成这样的现象吧!”苏凡道。

    霍漱清点头。

    “这几年是反腐最厉害的时候,我就知道一些人呢,纯粹就是被自己的家**害进去的,任由家人贪赃枉法,放纵他们的罪行。之前在松江省的时候,被抓的一个省行的行长,最后供认自己的罪行,就是为了保护他的儿子,明明都是儿子干的坏事,他自己全担了,然后他被抓了,儿子就放出来了。”霍漱清叹道。

    苏凡看着他,道:“对家人疏于监督,怎么能说是没有罪责呢?”

    “是啊,所以,他也不是无辜的,没有人是无辜的。”霍漱清道,“所以,就像首长说的那样,我们要让权力运行在阳光之下,加强对领导干部的监督,长期反**。只有这样,才能让队伍保持干净,才不至于被人民抛弃。”

    苏凡点头。

    “一旦大树倒了,没有哪一片树叶是无辜的。”霍漱清道。

    “我哥以前也和我谈过这个问题。”苏凡道。

    “他最开始工作就是在纪委,应该对这种问题很了解的。”霍漱清道。

    “是啊!”苏凡道,“哦,对了,继续说之前你的事,你是怎么让别人信服你的?”

    “其实很简单,就是努力提高自己,用自己的努力和成绩来告诉别人,让他们看到你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取得相应的奖励,而不是父母的庇护。”霍漱清道,“不过,这样真的很难,特别难,必须要付出很多很多的艰辛,别人下班了,我就得继续加班。没有节假日,工作时间要比其他人长,比其他人做更多的事。”

    苏凡望着他。

    他看着她,笑了下,道:“那个时候也没别的事,所以加班也倒觉得挺好的。”

    是因为感情世界太空虚,所以才——

    苏凡没有说出来,刘书雅的事,就不要再提了吧!都是过去的事了,还说那些干什么呢?即便她介意,也不会改变已经发生的事实,不会改变他曾经爱过刘书雅,不会改变刘书雅对她开枪,什么都不能改变,却会影响现在的两个人的关系。

    “现在仔细想想,那个时候还是锻炼了我很多的,不再像年轻的时候那么浮躁,那么嚣张了。其实,挺好的,我应该感谢那段时间。”霍漱清道。

    苏凡没说话,只是靠在他的怀里。

    他的过去,很多都没有她的参与,除了遗憾,她没有任何的责备。

    “所以呢,我和你说的秘诀就是——”霍漱清言归正传,看着苏凡。

    苏凡抬头看着他。

    “要赢得别人的信任和尊重,只有自己努力让鄙人看到你的成绩,只有努力让你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或者做的比别人更好,只有这一个办法!”霍漱清道。

    苏凡点头。

    “你的地位和你背后的权利,并不能带给你别人真正的尊重和信服。权利只会带来恐惧,而不是由衷的信任。想要赢得尊重,就必须依靠你自己的努力。这一点,对于任何人都是一样的,在这一点上所有人都是公平的。别人忌惮你,不是因为你有多么优秀,却只是在忌惮你手中的权利,忌惮权利带来的后果,和你这个人无关,换做别的人,效果是一样的。”霍漱清道,“所以,你必须自己努力,我们,都必须自己努力,赢得同事的尊重,赢得上级的信任,赢得百姓的拥护。”

    苏凡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从大学毕业后考上公务员,一路坎坎坷坷,离职,经商,重新又进入公务员行列,苏凡并没有像他这样思考问题,从来都没有。她只是当自己找了份工作,谋生的工作。别人不信任她,排挤她,她也觉得很正常。可是,她没想过他会这样说,他会这样看待整件事。更加没想到他居然是这样解决了就业初期的压力,不是依靠他的父亲,而是依靠自己。这种做法,是并不多见的吧!对于他那样的出身背景来说。

    不多见,也不是完全没有。毕竟,还有个曾泉呢!曾泉也是一路很不容易地走过来,一步一个脚印。背负着家族的荣耀,依旧活在家族的荣耀之下,而他的努力,没有多少人可以看得见。这么相比的话,曾泉的路,会更加艰难吧!想要赢得别人的支持和信任,曾泉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和艰辛吧!

    他们两个,都不容易啊!只不过,霍漱清已经用自己的能力赢得了信任和支持,他现在只是他自己,是他霍漱清,而曾泉——

    这就是古人所说的,“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