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8章 少儿不宜
    “孙敏珺在你父母身边那么多年,也是历练过来了。”霍漱清道。

    “是啊,我也很佩服她。”苏凡道,“和她相比,我真是差太远了。”

    霍漱清看着她,道:“不用什么都比别人强的,你只要学会恰当使用人就够了。什么人放在什么位置,什么人做什么事,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做了什么事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什么问题该怎么处理,从哪里入手,这些才是你需要去学的。孙敏珺跟着你妈,已经学了很多,关于单位里的人和事,你可以多听听她的意见,可是也要用你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耳朵去听,最终拿主意的,是你自己,明白吗?”

    苏凡点头。

    “我就是觉得这种事很难。”苏凡道。

    “难吗?”霍漱清问。

    “是啊,太难了。”苏凡道。

    “那你是怎么管理你的婚纱店的?你想想,你的婚纱店不是也有很多的事,要和很多人打交道吗?你不是照样做的好好儿的?”霍漱清道。

    苏凡笑了,道:“这是两码事,那个更简单一些,这个——”

    “刚开始的时候也不容易吧?”霍漱清打断她的话,道。

    “是啊,刚开始不容易,后来就慢慢——”苏凡答道。

    “总会有个过程的,婚纱店的事你可以做好,现在的工作,也一定没有问题。”霍漱清说着,拉住她的手,“我相信你。”

    苏凡挤出一丝笑,没有说话。

    婚纱店的事,那时候很多事都是逸飞在帮忙,而现在——

    见她低头不语,霍漱清也猜到她是想说逸飞,可她没有说出来。

    “有什么问题,我会帮你的。”他说。

    苏凡抬头,望着他。

    “不管你遇到什么麻烦,都可以找我,我会帮你。”他认真地看着他,道。

    良久,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这样四目相对。

    “我怎么能麻烦你呢?你那么忙——”苏凡开口道。

    “什么叫麻烦?替自己的老婆解决麻烦事,这是我的光荣。男人的职责就是这个,对不对?”他说。

    苏凡笑了。

    “那你会被我烦死的,这样也行?”她问。

    他轻轻抬起她的下巴,嘴唇靠近她,道:“欢迎老婆来烦死我!”

    苏凡笑着,却被他吻住了。

    辗转间,唇舌纠缠。

    这样的甜蜜,浸透了苏凡的身心,她将他的侵入变成了主动,在他的身上吻着他,一点点,一寸寸。

    噬骨的畅快,贯穿了他的身体,从里到外,从头到脚。

    “你这个丫头——”他喘息道。

    苏凡笑眯眯看着他。

    他的手指,伸进她的发间。

    “你还想再来一次吗?”他问道。

    一听他这么说,苏凡赶紧躺回自己位置,盖上被子,背对着他不说话了。

    霍漱清笑了,抱住她,双唇轻轻磨蹭着她的耳廓,用那喑哑的声音说道:“哎,管杀不管埋,你这不厚道了,夫人。”

    苏凡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血管里的血液却如激猛的河流,咆哮着。

    “丫头——”他低低叫着她,那声音,温柔噬骨,简直就是融化了她的骨头,让她难以抗拒。

    暴风雨,第三次袭来。

    只不过,苏凡在这次风雨中,彻底迷失了航向,颠簸在巨浪之间,不见自我。

    夜色,在急促的脚步中,迎来了黎明。

    第二天,当苏凡被闹钟叫醒的时候,真是全身酸痛。

    昨晚玩的太过火了,一定要反省,以后不能那样了,绝对不能了。

    可是,一睁眼,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依旧只有她自己。

    不用说,他早就起床去看报吃早饭了吧!

    这个男人,身体到底是什么构造出的?真是佩服。

    苏凡挣扎着起来,去浴室简单冲了个澡。要不然身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总不能一直留着吧!

    水流从头顶冲下来,温热舒服,好像是他的吻一样。

    不行,想什么呢?

    苏凡赶紧睁开眼,关掉水龙头,扯过来毛巾擦干身体。

    下楼到了餐厅,果然,霍漱清在那里吃早饭,还逗着已经起床的嘉漱,给嘉漱喂饭什么的。父子两个人的笑声,回荡在客厅里。

    苏凡站在楼梯口,看着霍漱清脸上的笑容,也不禁笑了。

    孩子们回来后,还是不一样了啊!真好,应该早点把他们接过来的。

    就在苏凡这么想着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妈妈——”是念卿。

    苏凡回头,看着女儿光着脚,穿着睡衣站在身后揉着眼睛。

    “你怎么又光脚啊?”苏凡赶紧走到女儿身边,蹲下身,道。

    餐厅里的霍漱清听到了苏凡的声音,这才看见妻子和女儿在楼梯上。

    “念卿,起床了?”霍漱清上楼,走到念卿身边,微笑道。

    念卿抬头望着爸爸,一下子就扑到了爸爸怀里,霍漱清抱起女儿。

    “是不是还没洗漱?走,爸爸陪你去。”霍漱清笑着说。

    念卿狠狠地亲了下爸爸的脸,“咯咯”笑着。

    苏凡起身,看着父女两个的背影,不禁笑了。

    霍漱清抱着女儿走了,结果餐厅里传来嘉漱的哭声。

    原来小家伙看不到爸爸,开始哭了。

    苏凡赶紧下楼,跑到了儿子身边开始哄。

    张阿姨笑了,道:“刚才和爸爸一起吃饭可开心了,这会儿爸爸不在,嘉漱就难过了。”

    苏凡笑了,安慰道:“爸爸给姐姐洗脸去了,马上就下来陪嘉漱。现在妈妈来给嘉漱喂饭饭,好不好?”

    可嘉漱还是抹着眼泪哭,感觉伤心死了的样子。

    “妈妈喂不行吗?非要爸爸啊?”苏凡又问。

    嘉漱还是哭,根本不理苏凡。

    “咱们的嘉漱啊,是想爸爸了。”张阿姨笑着说。

    “是啊,小家伙现在也懂了。”苏凡道,“那我去看看姐姐,让爸爸回来,好吗?”

    嘉漱看着妈妈,点头。

    苏凡便赶紧上楼去了女儿的房间,一推门进去,就听见霍漱清的声音——

    “这样好不好?爸爸这样给你擦脸不疼吧?”

    “稍微有点疼。”念卿的声音也传了出来。

    “那爸爸再轻一点?”霍漱清又说。

    “嗯,这样好多了。”念卿说道。

    苏凡站在洗手间门口,看着父女两个,不禁笑了。

    她没有打扰他们,看着霍漱清给女儿擦了脸,抹了护肤霜,父女两个转过身,才看见她。

    “啊,妈妈是在这里监视我们吗?”霍漱清笑着说。

    苏凡笑了,看着他们父女。

    “看你们这么温馨的,我不好打扰啊!”苏凡笑着说。

    “妈妈嫉妒我们了。”霍漱清笑着道。

    念卿也对苏凡做了个鬼脸。

    “好了,爸爸现在人气很旺,嘉漱在下面哭着要爸爸呢!赶紧去吧!”苏凡无奈地笑了,道。

    霍漱清笑了,道:“你是不是吃醋了?”

    “我才没吃醋呢!我为什么要和我的女儿儿子吃醋?”苏凡道。

    霍漱清看着女儿,道:“妈妈这个表情就是吃醋了。”

    念卿一个小大人表情,也很严肃地点头。

    苏凡看着这父女两个一唱一和的样子,真是无语了。

    “你们两个这相声演的不错嘛!要不下楼去演吧!正好嘉漱在哭呢!”苏凡道。

    “我们就让妈妈多吃醋一会儿,怎么样?”霍漱清弯下身,对女儿笑着说。

    “好,就这么办!”念卿说着,就亲了爸爸一下,然后挑衅的表情看着妈妈。

    苏凡只有无奈摇头,霍漱清笑了,抱起女儿。

    父女两个走到苏凡身边,苏凡低头笑了,折身就往外走,却被霍漱清给拉住了。

    她回头,结果两个脸颊上都被亲了下,父女两个,一人亲了一下。

    亲完了苏凡,霍漱清和女儿笑着看着她。

    苏凡的眼眶,不禁有些润湿。

    “你们不是要让我吃醋吗?这叫吃醋?”苏凡看着他们,笑着说。

    “妈妈是最亲爱的妈妈,爸爸也是最亲爱的爸爸!”被爸爸抱着念卿,伸出双臂抱住爸爸妈妈的脖子,在他们的脸上都亲了一下。

    这才是幸福的样子啊!

    苏凡看着霍漱清,霍漱清的脸上,是那深深的笑意。

    见她看着自己,霍漱清又亲了她一下。

    苏凡有点怪怨的表情看着他,霍漱清有点愣住了。

    她怎么能说,昨晚折腾了几次,她已经全身都散架了?

    霍漱清以为她是怪怨他没有亲她,便一手挡住女儿的眼睛,猛地吻住了妻子。

    苏凡愣住了,可他的吻,那么缠绵,让她根本没办法站立。

    可是,被遮住眼睛的念卿怎么会愿意这样?她可是个好奇心非常非常重的宝宝啊!

    “爸爸,爸爸,你们在干什么,我要看——”念卿不停地推着爸爸的手,叫道。

    可是,爸爸怎么会愿意让她看见这一幕呢?看见妈妈瘫软在门口的样子?那么陶醉的模样?

    被念卿这么打扰,霍漱清只得松开了妻子。

    看着苏凡气喘吁吁、双颊酡红的样子,真是,爱死了。

    念卿看着爸爸妈妈,根本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爸爸,你为什么要挡住我?”念卿叫道。

    “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看。”霍漱清说着,抱着女儿往外走。

    “我不是小孩子,我就要看嘛!”念卿很不服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