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9章 偷偷见面
    新的一天,就在母子三人争夺霍漱清的战斗中开始了。不过,最后当然是苏凡输了,输给了她的儿子和女儿。两个小家伙,一天到晚也只有早上早起才会和爸爸这样玩一会儿,仅有的一点时间。要是孩子们起床晚了,爸爸就去上班了,根本就没机会和爸爸一起玩了,也是非常遗憾的一件事。所以,这有限的时间,父子三人都相当珍惜,一直玩到最后一秒钟,一直到最后一秒钟,霍漱清才会和孩子们分开。姐弟两个看着父亲离开,心里都会很难过。

    为了缓和孩子们的情绪,苏凡就会晚走半小时,多陪孩子们玩会儿。而且,霍漱清本来上班时间就比规定早,苏凡只要按照正常时间去就可以了,时间会充裕一些,也可以让孩子们心情平复一些。毕竟,刚刚那么欢乐的气氛,突然一下爸爸妈妈都离开了,孩子们还是会有点受不了的。

    虽然孩子们很喜欢和爸爸在一起,可是毕竟和妈妈的感情羁绊要更深一些,苏凡陪着两个孩子玩一会儿之后,孩子们也就不提爸爸的事了。

    尽管如此,临出门的时候看着孩子们的小眼神,苏凡的心头也是有种说不出的难舍。

    孙敏珺乘车来接苏凡了,念卿看见孙敏珺,亲切地不行,拉着聊了几句,孙敏珺就只得和念卿告别了。

    念卿撅着小嘴,孙敏珺想了想,便偷偷在念卿的耳边说了句话,念卿一下子就开心地点头了。

    “那我们拉勾?”念卿笑着问。

    “来,拉勾。”孙敏珺微笑着,和念卿拉起勾来。

    拉完了,念卿满脸欢喜,可是,当她看见母亲的时候,赶紧对妈妈说“你不许问敏珺阿姨”。

    “好,好好,我不问,你们的秘密,我不问,放心好了。”苏凡无奈地说。

    念卿得到了母亲的保证,这才放心了。

    苏凡叹气,和家人告别,上车离开。

    孙敏珺上车的时候,和念卿做了个“嘘”声的动作,就笑着走了。

    上了车,孙敏珺才听苏凡说“念卿很粘你啊!”

    “念卿在夫人身边时间长,所以我们两个相处的,比较和谐。”孙敏珺微笑道。

    苏凡笑了。

    “今天你的行程安排是——”孙敏珺说完,就进入了工作状态。

    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苏凡上班去了,罗文因的电话就打到了苏凡家里,念卿和罗文因聊了会儿,又说要视频,姐弟两个就和姥姥视频了一会儿,罗文因有事才挂了聊天。

    现在两个孩子都在苏凡和霍漱清身边,一家人应该过的不错吧!罗文因心想。

    事实上,她也得到孙敏珺的报告说,苏凡和霍漱清一家四口很开心,苏凡会和孙敏珺说起孩子们的事,“她说霍书记不管多晚回家,都会去孩子们的房间看看,陪孩子们待会儿”。而且,孙敏珺和念卿都告诉她,霍漱清早上上班前,都会和孩子们一起玩游戏什么的,还会给嘉漱喂饭,虽然他的水平不怎么样,但是他会去照顾孩子。听说这些,罗文因心里也是踏实了不少。

    苏凡和霍漱清,应该不用她担心了。

    现在的问题是,上次她托覃逸秋给覃逸飞带了药过去,覃逸飞给她打电话道谢了,可是,徐梦华那里,依旧一句话都没有,一点消息都没有。到底是怎么回事?徐梦华不可能不知道啊!覃逸秋肯定会和她妈妈说的,可徐梦华——

    徐梦华只字不提,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徐梦华根本没有意愿和她缓和关系。恐怕,徐梦华没把东西扔了,给了覃逸飞,已经算是客气了吧?

    这也算是客气吗?

    越想越气。

    曾元进去了沪城调研,还去了覃家吃饭,不过,曾元进没有提覃家怎么样的。

    罗文因想来想去,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去一趟沪城,现在曾元进在那里,她过去也有理由。何况,曾泉去了沪城上任后,她还没去过沪城呢!这次她要去看看,那里还有她不少朋友的,她要去看看朋友,更重要的是,拜访一下沪城的第一夫人——徐梦华!

    这么决定了,罗文因也准备上车去机场了。

    秘书沈小姐陪着罗文因出门,行李带上。

    曾元进和曾泉并不知道罗文因要去沪城的事,罗文因没有提前说,也不让秘书说。结果没想到曾元进打电话过去的时候,手机关机,就打到了家里,李阿姨说了实话。曾元进愣住了,便看了时间,让曾泉派人去机场接了罗文因到家里。

    接到父亲电话的曾泉,赶紧派人去了机场。

    覃家的人,逸秋是个可以信赖的,可是,逸秋管不了事,这件事要解决,得找逸飞!逸飞才是症结。

    罗文因打算从覃逸飞身上入手,可是,覃逸飞这边,自从和姐姐谈了之后,心情也出现了些微的波动。

    和叶敏慧的未来,他到底该如何应对?如果选择?

    也许,坚持现在的选择,就这样继续走下去,和叶敏慧在一起生活,让苏凡不再成为大家关注的对象,让苏凡安静生活,这才是最好的吧!为了苏凡和霍漱清的清净,这也是唯一的做法。

    覃逸飞看着叶敏慧的时候,总是这么跟自己强调。可是,这种自我催眠,能有多大的成效,能坚持多少年呢?

    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现在必须这么做。如果不这么做,母亲会更加痛恨苏凡,苏凡和霍漱清的日子,就永远不会清净。那些流言蜚语,会一直围绕着苏凡。

    不能这样,绝对不能!

    可是,他的想法就会实现吗?很难,不是吗?

    此时的覃逸飞,并没有去想自己的做法会对叶敏慧造成怎样的伤害。而此时的叶敏慧,也没有过多去考虑这样强求来的感情,会是怎样的致命。

    苏凡的消息,并不能很容易就得到,毕竟,新闻上可以报道的是很少的。何况她只是个妇联主任,再怎么做,也不足以惹人关注。

    没有她的消息,又没有和她通过电话,也许,就这样会断了思念吧!

    何况,还有工作在这里呢!还有康复训练呢!哪有那么多精神去想苏凡的情况,只要知道她过的很幸福就好了,不是吗?

    然而,覃逸飞没有想到,罗文因一到沪城就给他打电话了。

    当时,覃逸飞刚结束康复训练,坐在休息中心的咖啡厅里喝咖啡休息,手机就响了。

    叶敏慧去一旁接电话了,没有在他身边,覃逸飞看见是罗文因的号码,下意识地朝着叶敏慧离开的方向看了眼,接听了电话。

    “文姨——”覃逸飞叫了声。

    “是小飞吗?”罗文因问。

    “嗯,是我。”覃逸飞道,“文姨,谢谢您给我带来的药。”

    “别客气,你都跟我说过谢了,再说下去,文姨就不好意思了。”罗文因道。

    覃逸飞笑了,道:“文姨,您有什么事儿吗?”

    “小飞,我想和你见一面,你什么时候方便?”罗文因直接开口说道。

    见面?覃逸飞愣住了。

    “您,您在沪城了吗?”覃逸飞问。

    “嗯,我刚下飞机。”罗文因道,“小飞,我想和你见一面,单独。你能找个安全的机会吗?”

    覃逸飞想了想,便说:“文姨,等会儿我给您电话。”

    “好。”罗文因道。

    说完,罗文因就挂了电话。

    秘书沈小姐不敢吭声,夫人这么单独去见覃总,要是覃家知道了,肯定也是麻烦是啊!

    可是,罗文因的决定,秘书是不能改变的。

    挂了罗文因的电话,覃逸飞把电话打给了江津,让江津帮他安排一下,他要单独出去。

    “你陪着我去就好。”覃逸飞对江津说。

    江津没有问怎么回事,不过,他很清楚覃逸飞的现状,因为身体的缘故,覃逸飞不管走到哪里,不是叶敏慧跟着,就是他妈派来的保镖跟着。真的都是寸步不离,覃逸飞想单独出去做点什么事,哪怕是一个人喝咖啡都不容易。

    当然,对于这种事,江津是很善于处理的。

    “好,我等会儿去你家里找你,你在家里等我。放心,交给我就好。”江津道。

    “我们直接去梅庄好了,那边方便一点。你给我安排个包厢,不要让人看见。”覃逸飞道。

    “梅庄”,是江津的家族生意之一,主营茶叶还有一些瓷器什么的,还有餐饮业务。这部分生意一直都是江津大哥在处理,不过去年覃逸飞和江津退出了叶慕辰集团的时候,江津大哥把这部分生意交给了江津,特别是沪城的。江津平时也没什么事干,而且这部分的业务都已经很成熟了,并不用他怎么费心,也就一直这样照常进行下来了。只不过,自从覃逸飞来了沪城,江津大哥便让江津利用这个机会,争取扩大“梅庄”在沪城的影响力。而江津一直专心于和覃逸飞的事业,也就没怎么上心,这让江津大哥很是着急。

    江家的想法,覃逸飞并非不清楚,可是他从没想过借用父亲的声望为自己做什么,现在江家的事——

    自己的事可以不着急,可是,朋友的事,不能不用心。毕竟,江津为他付出了很多,跟随他这么多年。按照江津的家境,不和他在一起,也是足以富甲一方的。

    覃逸飞的心里,有数。

    于是,覃逸飞很快就给罗文因发了条信息,说了地点和时间。紧接着,在他回家后没多久,江津就来了,当着徐梦华和叶敏慧,还有覃逸秋的面,把覃逸飞带走了。徐梦华对江津是信任的,只派了保镖跟了去,其他也没多问。

    有保镖在,总比叶敏慧在的要好。

    “我要和文姨见面,你等会儿安排好。”覃逸飞担心坐在前排副驾驶位的保镖知道,直接用手机把这条信息发给了江津。

    江津,愣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