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0章 现在不是时候
    和罗文因见面?

    为什么?

    不明白为什么,也不该去问为什么,江津却也很清楚这样的见面是什么级别的机密,那是top1的。覃逸飞要发信息告诉他,就说明这件事,除了他之外,任何人都不能知道。保镖更加不能知道,那保镖是覃逸飞他妈派来的人。除了保护覃逸飞,也有监视覃逸飞的目的。

    “嗯,我知道了。”江津道。

    这么回答的同时,江津已经在脑子里思考怎么把这件事安排的稳妥隐秘。

    沪城的“梅庄”并不在市区繁华路段,那些地方经常堵车,而且人流过多,客户很容易被人发现。

    在车流中穿梭着,车子开往了“梅庄”所在地。

    静谧,安全,这是沪城“梅庄”选址的尊旨。因为他们的客户,都是人传人带来的,高端客户,不是普通人。即便是餐饮,他们也不是面对普通食客。所有的菜肴,都是根据古法做了改进,食材也是每天从全国各地空运来的最新鲜材料,设计精致完美,这些就是梅庄的特色。

    虽说不是什么米其林认证餐厅,可是,“梅庄”自有它的忠实粉丝,非富即贵。在沪城这样的富豪云集的城市里,“梅庄”的主题极好的迎合了它的顾客群。在江津大哥负责“梅庄”生意的时候,江津大哥每年的一个特殊日子都会从榕城来到沪城“梅庄”,宴请一些尊贵的客人,被外界传说为“超级vip”之夜。这个“超级vip”之夜,每一次都是新意层出,极好的团结了高端的客户群,稳定了客源。

    身为沪城的名流,沈家楠姐弟都是“梅庄”的钻石卡客人。是的,“梅庄”的客人是有级别的,即使他们都是富豪或者名人,他们也存在级别,像沈家楠就是位于塔尖的那种。有些新到沪城的富豪名人,都是需要进入“梅庄”这个圈子。只有进了这个圈子,才算是进入了沪城的上流阶层。

    既然是这样一个高规格的场所,那么进入这里的方式就会很让客人舒服了。

    覃逸飞和江津乘坐的车子,缓缓开进了绿树环绕的这片湖畔别院。

    车子开进院子,是看不到其他任何车辆的,这也是为了客人的隐秘要求而设计的。因此,覃逸飞来的时候,根本不知道罗文因其实已经到了。

    江津和覃逸飞一起下了车,推着覃逸飞的轮椅走向了入口。

    “让江津陪着我,你先去休息室。”覃逸飞对保镖道。

    “覃总——”保镖明显是不会离开的。

    “放心,要是我们‘梅庄’都不安全,沪城能有多少安全的地方?”江津对保镖道。

    因为保镖是身负徐梦华的命令,覃逸飞和江津都不能肆意。

    保镖想了下,便和覃逸飞告辞,跟着“梅庄”值班经理带来的人去了休息室。

    等保镖离开,覃逸飞才长长呼出一口气。

    江津注意到覃逸飞的行为,心里也是着实对覃逸飞感到了深深的同情。

    “曾夫人到了吗?”江津低声问值班经理。

    “到了,在那里等着您和覃总。”经理小声答道。

    “嗯,知道了,这件事,不许对外泄露半句。”江津道。

    “是,我知道。”经理说着,便邀请江津和覃逸飞走向了电梯。

    推开包厢门,罗文因和她的秘书在里面。

    看见覃逸飞进来,沈小姐立刻就站起身问候。

    “文姨——”

    “曾夫人——”

    覃逸飞和江津问候道。

    罗文因起身,走向覃逸飞,看着他,微笑道:“身体怎么样?”

    “还可以,就是还要在轮椅上坐着,不能走。”覃逸飞道。

    “康健呢?”罗文因问。

    “只能在康健的时候走几步。”覃逸飞道,说着,不禁不好意思地笑了下,“有点不太满意了。”

    “没事,慢慢来,你这才没几天,已经很不错了。先把身体养好,身体结实一些了,走路是迟早的事。”罗文因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可惜的不行。

    “谢谢文姨。”覃逸飞道。

    “夫人是刚下飞机吗?”江津问。

    “嗯,刚到。”罗文因道。

    “那我去安排一下午饭,夫人您在这边吃,还是回家和曾部长一起?”江津礼貌地问。

    “不了,我回家吧!谢谢你了,小江。”罗文因道。

    “不客气,夫人。”江津道,“那我就先和沈小姐离开,您和逸飞聊吧!”

    罗文因点头。

    沈小姐便跟着江津一起离开了,罗文因给覃逸飞倒了杯茶。

    “我点的红茶,你还可以吧?”罗文因道。

    “嗯,没问题。谢谢文姨。”覃逸飞道。

    罗文因微笑摇摇头,道:“你不要和我这么客气,小飞。”

    覃逸飞点头。

    “我今天来找你,你应该能猜到吧?”罗文因道。

    “嗯。”覃逸飞道,“是因为我妈吗?”

    罗文因点头,看着覃逸飞,道:“小飞,这件事,我本不该和你说的,可是,你妈和我之间,我们继续这样下去,受伤的,只会是我们两家人,是漱清,这一点,你明白吧?”

    覃逸飞点头。

    “我想让你姐帮帮我,可是,好像——”罗文因道。

    “文姨,我明白您的想法。”覃逸飞道。

    “对不起,逸飞,我想请你帮我。为了漱清,为了迦因,也为了你。”罗文因认真地说。

    覃逸飞低头,良久不语。

    罗文因看着覃逸飞,她没有再说话,端起茶杯喝了口。

    “文姨,”覃逸飞抬头,看着罗文因,“我,对不起我哥和雪初。”

    罗文因看着他,轻轻摇头,道:“不是你的错,不要这样责备自己,孩子。”

    覃逸飞却摇头,道:“这是我的错,我一直以为我所做的所考虑的,是为了雪初好,可结果,事实上,我害了她,让她背负那么多,那么多的非议。我,我自以为我爱她,可是我,我只是自私——”

    罗文因叹了口气。

    “我和我妈,已经谈过了,可是我妈,谁都不知道她怎么会那么固执,我——”覃逸飞道。

    “没事,孩子,文姨知道你尽力了。这件事,就算了吧,我,我回头找你妈——”罗文因道。

    “文姨,这件事因我而起,我不会再让事情恶化下去的。”覃逸飞道。

    “可是,你能做什么呢?”罗文因问。

    “我,知道该做什么。”覃逸飞道。

    是的,母亲想要的,他会做,只要,只要让母亲和曾家和好,只要母亲不再针对苏凡,他可以做到,他,什么都可以做到。

    罗文因心里很是担忧,她不是不知道覃逸飞和叶敏慧的事。难道真的要逼着他和叶敏慧结婚吗?

    想到此,罗文因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覃逸飞,也没有说话。

    许久之后,罗文因才开口了——

    “小飞,听文姨一句话,好吗?”罗文因看着他。

    覃逸飞看着罗文因。

    “我很想你妈可以放下我们之间的芥蒂,放下对迦因的成见,我们两家还是像过去一样的交好。因为,如果我们继续这样僵持下去的话,受影响最大的是漱清,我不能看着漱清失利。”罗文因认真地对他说。

    覃逸飞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罗文因。

    罗文因微微笑了,目光和蔼地看着覃逸飞。

    “孩子,漱清的前程重要,可是,你的幸福,也非常重要,你明白吗?”罗文因道。

    覃逸飞,愣住了,盯着她。

    “文姨知道,你要想说服你妈,就要和敏慧结婚。可是,文姨不想看着你为了漱清和迦因而强迫自己和敏慧结婚。文姨不是反对你们,文姨只是希望你在真的喜欢敏慧,有了想要和她共度一生,有了非她不娶的想法的时候再和她结婚。可现在,不是时候,你明白吗?”罗文因语气诚恳。

    而覃逸飞,依旧不语。

    “小飞,当初,迦因来找你,你和敏慧订婚前,她也是这么和你说的,是吗?”罗文因问。

    覃逸飞轻轻点头。

    罗文因的眼里,泪花闪闪,摇头苦笑了。

    “那次,我狠狠骂了她,是我把你退婚的事告诉了她,结果她才出了车祸。”罗文因叹道,“现在想想,我那个时候真的是,真的是太不了解自己的女儿了。我没有去问她为什么去那么做,反而,反而——”

    “她是为了我好,这一点,我很清楚,她是真的为了我。当时那个情况下,只有她才会来劝我冷静,劝我遵从内心的想法,做出自己想要的选择。只有她才最清楚我的想法,而我,却把所有的谴责和辱骂引到了她的身上,我——”覃逸飞打断罗文因的话,道。

    覃逸飞望着罗文因。

    “小飞,你要知道,有多少人盼着你和敏慧结婚,可是,你要清楚你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是和敏慧结婚后带来的强大力量支持,还是一个让你想要回去的家。”罗文因道。

    一个想要回去的家?覃逸飞,愣住了。

    “小飞,一个男人,不管你的事业有多么成功,你的内心,都需要一个温柔的守候。那份温柔,可以让你有力量去抵抗外界强大的压力,让你充满自信,让你有勇气去面对人生的一切变故。你要想清楚,这份温柔,是敏慧给你,还是别人。”罗文因看着覃逸飞。

    别人?

    覃逸飞听出了罗文因的话外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