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2章 该拆台就拆台
    曾元进看着妻子,良久不语。

    妻子的个性,他是很清楚的。毕竟这么多年的夫妻了,而且,仔细想想,罗文因的考虑,也并非没有道理。

    只是——

    “逸飞,未必会那么信任你。毕竟,要针对的是他的母亲。”曾元进道。

    “你放心,我会有分寸的。”罗文因很有自信地说。

    见曾元进陷入了深思,罗文因安慰他道:“小飞现在内心里对他母亲充满了不满,可是他没有爆发出来。徐梦华以为一切都在她自己的掌握中,如果不让小飞去警醒她的话,她是不会知道错的。”

    可是,曾元进摇头道:“如果你让小飞和敏慧分手了,叶家肯定会给小飞介绍一个女朋友的。到时候,恐怕就更难把梦华拉回来了。”

    “也有这个可能!”罗文因道,“不过,只要小飞不答应,不管介绍什么人给他,都没有用。这一点,你放心。小飞能走出第一步,后面就不会重蹈覆辙的。”

    曾元进叹了口气,道:“阿秉哥也和我提过,听他的意思,他和阿静并不赞成这门婚事。阿静担心敏慧这样会不幸福,而且上次小飞退婚的时候,阿秉和阿静也都没有责怪过他。现在就算是结束了,他们那边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意见。”

    罗文因点头,道:“是的,他们两个的想法,我也明白。毕竟敏慧是他们唯一的女儿,他们也担心敏慧。”

    曾元进看着妻子,道:“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及时告诉我。”

    “我明白!”罗文因道。

    曾元进站起身,道:“你洗一下手,下楼吃饭吧!我在楼下等你。”

    看着丈夫的背影,罗文因坐在沙发上,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眼角,不知不觉间流出一滴泪。

    一楼的餐厅里,曾元进和罗文因夫妻两个在曾泉的家里吃了一个简单的午餐。餐后曾元进稍微在房间里休息了一会儿,秘书就来报告他说有个简短的会面快到时间了。曾元进便赶紧起床了,罗文因给他换好衣服,就松他出门了。

    坐在客厅里,罗文因看着曾泉的新家,看着这精心布置的家居,不由得笑了下。

    希悠还是用了很大的心啊,这两个孩子,应该还是有希望的!

    呼出一口气,罗文因上楼去卧室休息,家里的电话突然响了。

    “夫人,是曾市长的电话。”家里的保姆叫了声。

    罗文因从楼梯上下来,走向了电话机。

    “泉儿?”罗文因问了声。

    “文姨,抱歉,我今天很忙,没有办法及时回家,晚上也会回来的晚一些。我已经安排好了,明天晚上咱们一起吃个饭,可以吗?”曾泉道。

    “没事没事,泉儿,没关系,你忙你的,不用管我。”罗文因道,“哦,对了,你家里需要准备什么吗?我去给你收拾。”

    “不用了,文姨,您就好好散散心,我这边没什么事的。”曾泉道。

    罗文因微微笑了,道:“好吧,那你忙吧,我下午约几个朋友去逛逛街好了。给你添麻烦了,泉儿。”

    “别客气,文姨,那我就挂了。”曾泉道。

    “嗯,你去忙吧!”罗文因说完就挂了电话。

    在沙发上坐了片刻,罗文因环顾四周,想了想,把保姆叫到了面前。

    “夫人——”保姆恭敬地叫了声。

    “泉儿这边经常是些什么人过来?”罗文因问。

    保姆是从曾家带过来的,自然是很熟悉罗文因的。

    对于罗文因的问题,保姆自然是有问必答,没有任何的隐瞒。

    罗文因听着,频频点头。

    “希悠过来的时候,和泉儿怎么样?吵架了吗?她做了些什么?”罗文因接着问。

    “他们没吵过。上次方小姐来的时候,每天都会在家里学着做一些食物,还学着给曾市长煲汤,有一天我们一起还包了饺子吃。”保姆答道。

    这样说的话,希悠是在努力改变他们夫妻关系了啊!那就太好了!只要他们两个好好儿的,很快就会有孩子的。真是太好了。

    罗文因如此想着,和保姆坐在一起聊着。

    却又问起了叶敏慧的事。

    保姆便说叶敏慧早上起来吃了早饭就会出门,然后知道晚饭后才回来。因为原本曾泉就不回家吃晚饭,方希悠走了之后家里更是不开火了,也就做个早饭。所以叶敏慧吃完晚饭才回来,回来后要么和曾泉聊天,要么就是一个人在房间玩电脑之类的。

    罗文因沉默不语。

    “夫人,还有别的事吗?”保姆问。

    “没有了,谢谢你。”说着,罗文因笑了,招手示意秘书沈小姐过来,对沈小姐点点头。

    沈小姐便从手包里掏出一个红包,塞给保姆。保姆赶紧起身,推辞。

    “你拿上,在这边替我们照顾泉儿,也辛苦你了。”罗文因微笑道。

    保姆便接下红包,道:“夫人放心,我会照顾好曾市长的。”

    说是照顾,也就是家里的一些家务活,而这些家务活,还是沪城市这边找了新的保姆在做的。因此,曾家派过来的,也只是曾泉的管家而已。指挥着这边的工作人员为曾泉服务,这就是她的唯一工作。

    “我先上楼歇会儿。”罗文因对秘书道。

    就在罗文因休息的时候,秘书接到了一个电话,是罗文因的一个熟人打来的,罗文因在等着的就是这个电话。

    “文文啊,我现在就过去接你吗?”电话里的女声道。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你们都到了吗?”罗文因问。

    “没有没有,你别急。”女人笑着说。

    罗文因笑了下,道:“那你们等等我,我很快就到。”

    说完,罗文因就挂了电话。

    洗脸化妆换衣,等罗文因出门的时候,已经是半小时以后了。

    罗文因是榕城长大的,榕城距离沪城非常近,都是富庶之地。榕城的有钱人都是在沪城置业发展,而罗文因和这帮人很熟悉,来到沪城,自然是要和她的闺蜜太太团们聚会的。正如民国时期的蒋公一样,要发达,必须要有江浙富豪支持。而身为榕城第一美女的罗文因,在成为红色贵族的媳妇之后,自然是榕城富豪们争相攀附的对象。好不好的,熟不熟的,都和她称姐妹。特别是在曾元进执掌吏部之后,罗文因的地位,几乎到达了巅峰。别人的吹捧,罗文因受用,不光是心情好,更重要的是实质。

    如今,曾泉在沪城为官,主管经济的市长,而且坊间传言他很快就要升任一把手。如此一来,一听说罗文因来到沪城,本地权贵怎么会不想拜望呢?

    只是现在国家管理严格,罗文因不会轻易让人到家里来,何况这还是曾泉的家。形势上,尽量小心都是没有错的,万一被人抓到把柄,就要费神了。

    虽说之前罗文因来沪城也是会被隆重接待,可是这次更加不同。当然,对于罗文因来说,现在来到沪城,也是意义不同的。沪城现如今是覃家的地盘,而她既然决定了要和徐梦华掰手腕,沪城地界上的这些人,一定要被好好利用一番。

    对于有些人来说这件事并不容易去想,或者实施。可是罗文因既能想,又能做。的确,徐梦华如今是沪城第一夫人不假,可覃春明年后可能就要调走,到时候曾泉补位——要问是徐梦华会有影响力,还是她罗文因,答案一目了然。毕竟,沪城对于覃春明是过度,而对于曾泉是长期要执政的地方。想要选边站,罗文因的吸引力更大。

    当然,罗文因是不想和徐梦华撕破脸到这样的程度的。可是,徐梦华的墙角,还是可以好好挖一挖的。

    罗文因的脑子里,早就有了计划。坐在车上,她淡淡笑了,看了眼车窗外那流畅的车流。

    打开车窗,一股清冷的空气就扑面而来,真是舒服。

    没多久,车子就开到了聚会的地点,是一个老朋友的私家别院。

    罗文因刚一下车,众人就围了上来,给她拉开车门的,和她握手的、问候的,每个人脸上都是荡漾着的笑颜。

    “文文——”女主人热情地拥抱着罗文因,叫着罗文因的昵称。

    这么称呼,显得关系有多么亲近。

    “哎呀,你今天可得跟我们好好传授一下你的护肤秘诀,每次看你,这脸蛋水嫩的,跟小姑娘一样,真是嫉妒死人了。”女主人笑着道。

    “你别笑话我了,什么小姑娘,黄脸婆还差不多!”罗文因笑着说道。

    众人便吹捧着,各种吹捧,左右不过是就是夸曾夫人皮肤好身材好之类的,女人嘛,这些话题最容易引起共鸣。

    任何女人都希望别人夸自己年轻漂亮,罗文因也不例外。

    一行人在女主人的引领下来到客厅落座,罗文因便看着一个陌生的面孔,对女主人道:“芹姐,这位是——”

    女主人忙让那个陌生的女孩和她母亲来到罗文因面前,介绍道:“这是东方集团徐太的女儿,徐太知道的嘛!”

    “是啊,这位小妹妹,真是天生的美人胚子啊!”罗文因起身,拉着年轻女孩的手,微笑道,“我家现在没有男孩子了,要不然啊,真想给你介绍一个呢!”

    “你家里没有,别人家里有的吧?”女主人忙顺水推舟。

    徐夫人一听,眼睛都亮了。

    罗文因不光是部长夫人,更是红色贵族家庭的儿媳妇,她手上的人脉,那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要是能被罗文因看上,领进那个神秘的贵族圈,最好能嫁进去,那就真是赚大发了。毕竟,有钱人多,有根基的不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