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3章 不是善茬
    罗文因的太太团聚会,自然也是传到了覃家。

    覃逸秋在沪城也是有姐妹团的,毕竟,同样的榕城人,同样的高干背景。

    得知罗文因的到来,覃逸秋还是愣了下的。

    前天她才去了曾家见了罗文因,可罗文因根本没有说要来沪城的事,怎么就突然——

    来了,却没有和他们说,连叶敏慧都不知道。难道是有什么大事吗?肯定不会是只过来陪伴丈夫、探望继子这么简单吧!

    正是因为知道罗文因和母亲之间的事,覃逸秋才会格外在意罗文因的到来。

    挂了朋友的电话,覃逸秋坐在沙发上陷入了深思。

    “妈,您干嘛呢?”女儿娆娆的声音传来,覃逸秋看着她。

    “您怎么了,我叫了你半天。”娆娆道。

    “哦,你叫我了啊!”覃逸秋道。

    “嗯,您都没理我。”娆娆道。

    覃逸秋笑了下,道:“对不起,我,没听见。什么事?”

    “我想出去玩儿会儿。姥姥出门还没回来,家里太闷了。”娆娆道。

    “好吧,你想去哪儿?我带你去。”覃逸秋道。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院子里。”娆娆道。

    “好,那你带上手机,有事儿给我打电话,不要出院门。”覃逸秋道。

    “知道了。”娆娆说完,就出门了。

    小区院子里很漂亮,娆娆也是第一次来,昨天逛了下,今天还想出去。在院子里的话,覃逸秋也就不用管了。

    看着女儿离开,覃逸秋才猛地想起来,弟弟今天快中午出门了,和江津一起走的,没有带敏慧,然后出去后一直没回来——

    原本,覃逸秋就是根本不会管弟弟的事的,弟弟是大人了,他有他的行动自由,她不会像母亲那样精细到他的每一步。

    可是,覃逸秋脑子里想到“小飞去干吗了”这个问题的时候,突然想起了罗文因。

    罗文因到沪城的时间,应该也差不多是那个时候吧!因为她的朋友和她说看见罗文因在机场——

    额,应该是巧合而已,没什么的。

    覃逸秋没有多想,后来覃逸飞回家后,她也没有问他干什么去了。弟弟自从车祸之后,情绪好像变得比较敏感了,还是不要管他太多了。

    想到此,覃逸秋叹了口气,起身。

    有朋友和她说去庙里拜一拜,也许家里的事就会好一点。

    拜一拜,有用吗?人解决不了的麻烦,神佛就能解决了吗?

    对于家里的现状,覃逸秋心里也是纠结的不行。

    刚一起身,覃逸秋就突然觉得有点头晕,幸好扶着沙发站住了。

    怎么回事?一定是最近太累,没休息好吧!

    沪城的事,苏凡根本不知道。

    而她在回疆的事,罗文因很清楚。

    下午,罗文因和太太团聊天叙旧的时候,叶敏慧的电话就来了。

    秘书沈小姐把手机给了罗文因。

    “是敏慧啊?”罗文因道。

    “文姨,您来沪城了吗?”叶敏慧道。

    “是啊,中午到的。”罗文因说道。

    “您这会儿在忙吗?”叶敏慧道。

    “哦,没有没有,就是几个老朋友聚一下。”罗文因笑着说。

    也许,叶敏慧是想过来看看她的。而罗文因也猜对了。

    “文姨,我过来陪陪您,您会不会觉得我太烦了啊?”叶敏慧笑着问道。

    “没事儿,你忙你的吧,我就是,我们都是年纪大了的人,你和我们在一起会无聊的。没事儿,晚上我吃完饭就回家,到时候在家聊。”罗文因道。

    “那好,文姨,我就不打扰您了。晚上见。”叶敏慧道。

    “哦,敏慧,你和徐大姐在一起吗?”罗文因忙问了句。

    “是啊,我们刚准备回家呢!”叶敏慧道。

    “哦,那你们回家吧!你不用过来了,我在这边再玩会儿。”罗文因道。

    两个人说了再见,罗文因就挂了电话。

    叶敏慧打电话的时候,徐梦华一直在身边,却也没说什么。

    直到叶敏慧挂了电话——

    “文因过来了?”徐梦华问叶敏慧。

    “嗯,我刚刚收到的消息。”叶敏慧说着,看着徐梦华,“她在我哥那边住。”

    徐梦华只是“哦”了一声,便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我哥到这边以后,她还一直没来过,可能是趁着小姑夫在,过来看看我哥的情况吧!”叶敏慧道。

    看看曾泉?仅此而已吗?明明是想巴结她的,现在来了居然一声不吭。

    这个罗文因,心机太重,不得不防。

    徐梦华这么想着。

    “她,真的很关心阿泉吗?”徐梦华看着叶敏慧,问道。

    关心曾泉是假,恐怕是来针对他们覃家的。

    “她算是个很不错的后妈了吧!对我哥从小就跟亲的一样,真的很好。”叶敏慧道。

    “作为后妈来说,也很难得了。”徐梦华叹道。

    “嗯,她很会做人,她知道我哥在曾家的地位,她是不敢对我哥不好的。”叶敏慧道。

    徐梦华点点头。

    说到底还是罗文因聪明,会做人,并不是其他的原因。

    “想要在那样的一个家里立足,也只有这一条路可走。”徐梦华道。

    在那样的一个家庭里摸爬滚打到今天,牢牢坐稳曾夫人的位置,罗文因也不是个善茬,绝对不是。

    “敏慧——”徐梦华开口道。

    叶敏慧看着徐梦华。

    “我想你做我的儿媳妇。”徐梦华道。

    叶敏慧的心,颤了下。

    “伯母,我知道。”叶敏慧心潮澎湃,望着徐梦华,“谢谢您,伯母,谢谢您这么,这么——”

    “别说这些,敏慧!”徐梦华的手,放在叶敏慧的手上,看着她。

    叶敏慧轻轻拭去眼角的泪。

    “你和小飞的情况,你比我更清楚。”徐梦华接着说。

    “您的意思是——”叶敏慧道。

    “敏慧,我把你当做是自己的女儿,所以,我和你说这些话。这些话,也只能咱们说,别的人不能知道,你明白吗?”徐梦华道。

    叶敏慧点头。

    “小飞的心里,他还想着苏凡!”徐梦华道。

    “是,我,感觉得到。”叶敏慧道。

    “而罗文因呢,她是根本不想让小飞把苏凡忘掉,这一点,你明白吗?”徐梦华道。

    “文姨她,她怎么会——”叶敏慧不敢相信。

    “罗文因,她就是想要通过控制小飞来控制我们覃家。你看小飞出事以后,她那么勤快跑医院,自己去还不算,还要带着念卿,她就是要让小飞知道,是她女儿苏凡照顾小飞,小飞才会那么快康复,她就是要让小飞记住。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她是成功了。小飞对我们所有人的努力都视而不见,只记得苏凡!”徐梦华道。

    叶敏慧微微点头,道:“目前为止,的确是这样,他只记得迦因。”

    “你知道吗,昨天罗文因让小秋给小飞带了什么?”徐梦华道,“她带了什么中药,说是让小飞泡脚用的,能帮助神经恢复什么的。”

    叶敏慧愣住了。

    “她想要我给她打电话道谢,可是我没有,如果我放任她这么干涉我们家的事,以后小飞还会听我们的话吗?还会把我们当做一家人吗?不会的,他只会觉得苏凡对他好,只会觉得罗文因关心他,根本不会记得我们的好。”徐梦华说道。

    叶敏慧,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敏慧,我们,不能让罗文因得逞。我们——”徐梦华道,可是,她的话没有说话,就被叶敏慧打断了。

    “伯母,您,讨厌文姨,是吗?”叶敏慧问。

    徐梦华愣了片刻,道:“不是我讨厌她,我没办法接受她的所作所为。是她在撕裂我们这个家庭,你明白吗?是她在让小飞离我们越来越远!”

    叶敏慧,沉默不语。

    徐梦华却愣住了,她以为叶敏慧会恨罗文因,如她一样,可是,叶敏慧——

    “敏慧?”徐梦华问。

    叶敏慧看着徐梦华,道:“伯母,我明白您的苦衷,我也看见文姨做了什么。事实上,我不喜欢迦因总是掺和在我和逸飞中间,我希望她离我们越远越好。可是——”

    徐梦华看着她。

    叶敏慧想说什么,嘴巴张开,却没有说下去,道:“我明白了,伯母,您说吧,我怎么做。我,听您的。”

    原来,如此!

    徐梦华这样才松了口气,微微笑了,看着叶敏慧,道:“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这才是我们覃家的儿媳妇!”

    可是,叶敏慧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晚上,罗文因和太太团的闺蜜吃完饭,就乘车返回了曾泉的家里,到家的时候,曾元进和曾泉都没有回来,叶敏慧也是。

    回房间冲了个澡换了下衣服,罗文因坐在二楼休息室听音乐看书。

    门上,传来了敲门声。

    “文姨,我是敏慧,我可以进来吗?”叶敏慧问道。

    “请进!”罗文因道。

    叶敏慧便推开了门,进来了。

    “来,坐吧,敏慧!”罗文因起身微笑道,叶敏慧便坐在了罗文因对面的沙发上。

    “刚从那边过来吗?小飞怎么样?”罗文因问。

    “还好,他今天出去忙了,我没见他。”叶敏慧道。

    罗文因“哦”了声。

    叶敏慧看着她。

    “怎么了,敏慧,是有什么事吗?”罗文因问。

    叶敏慧想了想,才开口道:“文姨,有件事,我也可以问您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