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4章 黑夜里的心痛
    和往常一样,苏凡回到家里,依旧要陪孩子们玩儿会儿,然后就开始吃晚饭,饭后继续玩。因为霍漱清工作太忙,苏凡就尽量把自己的工作留在了上班时间,下班以后陪孩子,除了特殊情况。而两个孩子在一起,也是开心的不行。好像总有玩不完的游戏,虽然偶尔也会打打闹闹,可是多数情况还算是平和的,毕竟念卿大的多,会让着嘉漱,也领着嘉漱玩。只不过,最大的问题是,两个孩子都太能闹腾,太活跃,家里真是一刻安静的时间都没有。

    孩子们的精力很旺盛,也许正是他们白天玩的太厉害,晚上睡觉就比较容易。虽然念卿回强忍着瞌睡等着爸爸回家,可每次几乎都是在爸爸回来之前就睡着了。

    而今晚,霍漱清回来的很晚。

    念卿还要等,苏凡哄她睡觉,完全没办法,小家伙不听。苏凡没办法,只得给霍漱清打电话,问他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回来。结果霍漱清说今晚可能要很晚了,让她不要等了。说完,霍漱清就挂了电话。

    苏凡不知道霍漱清今晚在忙什么,人代会召开在即,霍漱清这边的麻烦很多,他要保证这第一次换届顺利进行,不能出任何差错。要是人代会上出现问题,那不仅是一个笑话,而且会让外界对他的管理能力提出质疑,更重要的是,这样的问题会导致回疆政坛的撕裂。在眼下迫切需要大家团结一致工作的时候,这种意外是霍漱清绝对不想看见的。

    这些背后的博弈,苏凡是不知道,但是她也猜得到,她也猜得到霍漱清的艰辛。

    念卿也很乖,听爸爸在电话里说很晚回来,孩子也就不闹了,安心睡了,只是跟妈妈说“妈妈,能不能让我和小飞叔叔打个电话?不知道他的身体怎么样了。”

    小飞叔叔?

    苏凡愣住了,看着念卿,道:“你很想小飞叔叔吗?”

    念卿点头,道:“小飞叔叔总会陪我玩儿,爸爸,太忙了。”说着,孩子低下头。

    苏凡伸手,轻轻放在孩子的头顶,亲了下孩子的头顶,柔声道:“小飞叔叔现在可能已经休息了,他白天也会很累的,所以,不要打扰他了,好吗?明天你打给他,用家里的电话,怎么样?”

    念卿没有说话,只是张着大眼睛看着妈妈。

    苏凡叹了口气,拿出手机给覃逸飞拨了过去。

    念卿这孩子,小时候老黏着逸飞就算了,现在长大了,还是没有改掉这个习惯。也许,是因为逸飞经常出现在她的生活里面吧!毕竟逸飞每次去京里,都会特意去看念卿,给念卿带礼物。如果赶上节假日,还会带念卿去她想去玩的地方。对于念卿来说,父亲长期忙于工作不能回家,而母亲一直身体不好,家里虽然有外婆和其他勤务人员带着她,可是毕竟不如一个在她记忆里承担着父亲角色的覃逸飞。再加上覃逸飞年轻,很有活力,对念卿也足够了解,两个人在一起玩就会很开心,也难怪念卿会一直记着他。

    手机里传来鸣音,苏凡觉得自己不该打过去,不该这样纵容女儿的行为,可是,不值得怎么回事,念卿和她说的时候,她就,打过去了。

    还是挂了吧,这么晚了——

    苏凡刚这么想的时候,手机就接通了。

    那边传来覃逸飞的声音——

    “雪初?”他的声音里,明显是带着强烈的疑惑和意外的。

    “逸飞,你好!”苏凡道。

    “嗯,你好。”覃逸飞道。

    尽管这些日子他努力让自己去平和面对苏凡,可是,当他听到她的声音的时候,还是会,一颗心还是会止不住地悦动,心潮澎湃。

    “对不起,逸飞,念卿这孩子——”苏凡的话还没说话,念卿一下子起身就把手机从妈妈的手里抢走了。

    “小飞叔叔——”念卿那脆生生的声音传入了覃逸飞的耳朵。

    “念念?”

    听到念卿叫“小飞叔叔”,覃逸飞好像是条件反射一样就笑了。

    “你现在在哪里啊?是不是还在医院?”念卿问。

    “没有,我没有在医院,回家了。”覃逸飞微笑着说。

    “是不是因为医院里太闷了啊?”念卿问。

    覃逸飞笑了,点头道:“是啊,太闷了,简直要闷死人了——”

    “所以你就逃了吗?”念卿问。

    “哈哈,是啊,我逃了,就用你教我的办法,逃出来了。”覃逸飞笑着说。

    “真的吗?太棒啦!”念卿也很兴奋。

    覃逸飞笑着,道:“骗你的,是医生让我回家的!”

    念卿“哦”了一声,道:“我还以为真的是我的办法——”

    “小傻瓜,没有医生的同意从医院偷偷溜走是错的,念念要记住,知道吗?只有医生说可以走了,就可以离开了,要不然会很麻烦的。”覃逸飞道。

    “什么麻烦?警察叔叔要抓吗?”念卿问。

    “如果是你欠了医院的钱逃跑,那么警察叔叔就要抓。如果你的病没有完全好就逃跑,那么等你到家再病了,医生可就没办法再救你了。”覃逸飞道。

    念卿又“哦”了一声。

    覃逸飞微微笑了,道:“念念还有什么要和小飞叔叔说的?爸爸回家了吗?”

    “没有,爸爸还在工作,他每天都回来好晚,我都睡着了他才回来。”念卿的声音里,有种很深的难过。

    见不到爸爸,孩子怎么能不难过呢?以前是不在一起住,现在在一起住也见不到——

    “爸爸工作太忙了,一定很累,念念要做点让爸爸轻松的事,这样爸爸回家以后就不会那么累了,知道吗?”覃逸飞道。

    “嗯,我知道了,小飞叔叔。”念卿道。

    “念念最乖了。”覃逸飞道。

    想问妈妈怎么样,覃逸飞却没说出口。

    而那边,念卿想了想,说:“爸爸每天早上都会和我们玩儿,好开心。”

    “是吗?玩什么?”覃逸飞问。

    念卿便在电话里和覃逸飞聊了起来,苏凡坐在一旁看着,嘴角也不禁露出了笑容。

    见念卿和覃逸飞一直聊,苏凡便起身收拾了一下女儿的房间。这个念卿,总是到处乱扔东西,虽然保姆整理了,可整理的速度完全赶不上她扔的速度,一眨眼就会被她弄的乱七八糟。于是,在女儿打电话的时候,苏凡就稍微整理了一下。

    整理着孩子的房间,听着女儿的说话声,苏凡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像,好像又回到了当初在榕城的时候,回到了那个“睡前听不到小飞叔叔声音就不睡觉”的念卿了。

    可是,在电话那边和念卿聊天的覃逸飞,心里,却一直在想,雪初她在做什么?清哥那么忙——

    或许,这些事都不是他该过问的,不是他该关心的事,他们夫妻有他们的相处方式,如同许许多多和他们一样的家庭一样的相处。也许,这就是正常的世界吧!也许,这是她的幸福吧!和一家人在一起,和自己最爱的男人,和自己的孩子们在一起,不管在什么地方,就是幸福吧!

    覃逸飞的心头,一阵阵撕裂着痛,可是,痛过了,裂开的地方又会涌出温暖的液体,一点点浸透着他的心。

    苏凡看着念卿不停地说,而且时间也不早了,再说下去,真的就会影响覃逸飞休息了。

    于是,苏凡走过去,对念卿道:“你不能再打扰小飞叔叔了,赶紧睡觉。”

    念卿对着妈妈噘着嘴,吐了下舌头,便对电话那边的覃逸飞道:“小飞叔叔,那你早点休息,晚安咯!”

    “嗯,晚安,念念赶紧睡觉。”覃逸飞道。

    “那我把手机给妈妈,你们说吧,我要睡觉了。”说完,念卿就直接把手机塞给苏凡,好像是完成了心愿一样,主动盖好被子,闭上了眼睛。

    苏凡看着念卿这样,不由得笑了,给孩子掖好被子,关了灯,走了出去。

    “对不起,逸飞,念卿她太粘人了。”苏凡道。

    “没事,没关系,我也很久没和她聊天了。”覃逸飞道。

    黑夜里,听到她的声音,从几千公里之外传来,覃逸飞的心里,那份深深的思念,再度燃起。

    苏凡微微笑了,走向一楼。

    “你现在怎么样?雪儿说你一直在忙生意的事,是吗?是不是快开业了?”苏凡问。

    “已经筹备的差不多了,就等正式开业。哦,我今天和江津商量了一下,我们打算在元月十号开业。”覃逸飞道。

    “十号啊!那快了啊!”苏凡道。

    “是啊,到时候——”覃逸飞想了想,本来他想说,到时候你能来吗?可是,他没说出口。

    “到时候可能就会很忙了。”他转换了话头,道。

    “嗯,那你也要注意休息,别太累着自己了。”苏凡道。

    “我知道,谢谢你。”覃逸飞道。

    苏凡顿了下,道:“你的身体,还好吗?”

    “好多了,现在每天都在锻炼,我希望开业的时候,我可以站起来说话。毕竟,你知道的,坐在轮椅上,比别人矮太多,话筒也不好安置。”覃逸飞说着,笑了下。

    可是,他故作轻松说这句话的时候,苏凡的心头,一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