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5章 她是他唯一的力量
    他也说不下去了,他很想说,雪初,我想见你,我想,见你,可是,他知道不能,他要保护她,哪怕她不知道,也许她永远都不会知道他做了什么,可是,他依旧想要做。

    听到了她的声音,覃逸飞的心里,突然好像增加了很多的力量,强大的力量,让他在那一刻,似乎看见了眼前,眼前那无边黑夜中被撕开了的一丝光明。

    她,就是他的光明。

    她,就是让他看见了光明的力量,让他可以战胜这个无边黑暗的世界的,他可以站起来,用足够的力量站起来,她给予他的力量!

    “雪初——”他轻轻张开嘴巴,叫了一声,叫了声这个让他从死亡边缘回到人间的人的名字,叫了声他在暗夜里、在孤独时心里重复了无数遍的名字。

    “逸飞?”她问。

    听他这么叫自己,苏凡的心怎么会不难过呢?

    “你放心,我很好,康复训练也很顺利,公司的事也是,有医生帮忙,还有江津帮忙,他们会帮我解决问题的,你放心。”覃逸飞道。

    苏凡“嗯”了一声,却是,什么都说不出。

    她能理解逸飞现在的情况,她理解他,因为她也曾经和他一样经历过生死,从死亡边缘走过来,和他一样经历了醒来后的迷茫,对自己的怀疑,对世界的重新认识和适应。那是一条很长的路,她用了太久太久的时间才走完,而他——

    他,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她不能问,她不能向任何人询问,她,什么都不能说。

    她能选择的,只有沉默。

    话说完,他也不能再说别的了,他能说的,可能也就只有这个吧!让她安心,让她可以安心地生活,这是他的愿望,也是他必须要做的事。

    “额,时间不早了,你先休息吧,我也要去睡觉了。晚安,雪初!”他说。

    虽然很想和她多说几句话,可是,覃逸飞还是努力强迫自己和她道别。

    “逸飞——”她叫了他一声。

    她没有跟着说晚安,而是,叫了他一声。

    “嗯。”他回答了一句。

    “等这阵子霍漱清忙完了,我们找个时间去看你。”苏凡道。

    他也许该说“不用了,不麻烦你们了”,可是,他还是想见她,他内心的想法是见她,想见她一次!

    哪怕是决绝,哪怕见了面是决绝,他,也该见她一面,想要见她一面。

    “嗯,那我等你们。”覃逸飞道。

    “照顾好自己,逸飞,晚安!”她说。

    “晚安!”他回答,却没有挂断电话。

    苏凡听着他没有挂断电话,顿了片刻,放下手机,按掉了手机。

    听着手机听筒里急促的鸣音,覃逸飞闭上了双眼。

    他微微笑了,露出了淡淡的笑。

    雪初,你放心,我,一定可以的!我不会再让你为我担心了!

    苏凡坐在沙发上,久久不动,静静坐着。

    直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你怎么在这里?”

    是霍漱清回来了。

    她赶紧起身,回头看着他。

    他走了过来,秘书帮他脱掉了外套,问候了她一声。

    苏凡从秘书李聪手里接过他的衣服,对他说:“孩子们都睡着了。”

    霍漱清“哦”了一声,道:“我去看看他们。”

    苏凡便跟着他上楼,走进了两个孩子的卧室,霍漱清轻轻亲了每个孩子,就关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你怎么了?心情不好?”他问。

    “没事,没什么。”苏凡道。

    “我累了,想睡觉了,你也早点睡吧!”他说着,脱去了身上的衣服。

    “你不洗澡吗?”她问。

    “明天早上再洗吧!现在很累。”他说道。

    苏凡走到他身边,捡起他扔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件给他整理好,明天要洗干净的,都放进了更衣室里的洗衣筐里面。

    “事情怎么样了?”苏凡问道。

    “哪件事?”霍漱清反问。

    “就是选举的事。”苏凡道。

    “额,应该,会没事。”霍漱清说着,微微仰起头看了眼头顶,然后继续穿睡衣。

    “那就好。你好好睡觉吧!我还要上会儿网。”苏凡道。

    “你工作没忙完吗?”霍漱清问。

    “不是,雪儿给我发了几个新设计的图样,我想看看。”苏凡道。

    “婚纱店的事?”漱清道。

    “嗯。”苏凡道,“春节前会有一批新款出来,雪儿让我看看设计。”

    “她那边情况怎么样?”霍漱清问。

    “一切都挺顺利的,雪儿还是很有管理的才能。”苏凡道,“而且,江津有个堂妹一直在帮她,所以,一切都好。”

    “江家的生意做的大,有他们帮忙,小雪应该会比较容易应对。”霍漱清道。

    “嗯。”苏凡道,“我刚开始觉得江津靠不住,不会好好照顾雪儿,没想到他们两个这么多年风风雨雨下来,感情却还是那么好。”

    “小雪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经历了过去那些痛苦的事,她现在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知道了,也就会努力去维护了。”霍漱清说道,“现在唯一的麻烦就是他们没有孩子,要是小雪能生个孩子就好了。”

    “江家那边,雪儿公婆也都挺开明的。她说,江津说她身体不好,就不要勉强了,本来她还想过试管婴儿什么的,那阵子不是连代孕都想过嘛!都被江津给拦住了。”苏凡说着,叹了口气,“看看他们两个现在这样子,我才知道自己当初是错了,人不可貌相。江津其实比罗宇辉更靠得住,更是个好男人。”

    说着,苏凡关上了更衣间的门,霍漱清走进了洗浴室,开始准备洗漱。

    “你觉得什么样的男人是好男人?”霍漱清问。

    “我吗?”苏凡问。

    “嗯,你不是说江津比罗宇辉更靠得住吗?”霍漱清道,“我记得你在云城的时候可是很帮着小学和那个罗宇辉的,帮他们打掩护,帮小雪瞒着她爸妈——”

    “是啊,那个时候的确,我觉得罗宇辉挺好的,人也老实厚道,又是大学老师,对雪儿言听计从。可是没想到最后居然那个样子。而江津呢,当初我刚认识的时候,他就是个花花公子,换女朋友比换衣服还快,公司里的女同事,不知道多少和他传过绯闻,更不用说他们江氏集团了。”苏凡道。

    她一边说着,霍漱清就在一旁刷牙。

    “江津啊,这是浪子回头金不换。他在婚前玩了那么多年,看了太多类型的女人,等到决定结婚的时候了,才是真正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时候,就会变成一个顾家的好男人了。”霍漱清边刷牙,边说道。

    “是啊,我现在明白是这样了。他是因为觉得雪儿是他真正想要的人,所以才会下定决心结婚的。”苏凡道。

    “说的对。至于那个罗宇辉,他呢,在和小雪交往的时候表现那么好,说什么听什么,其实未必就是真的爱。你想啊,哪个男人还能没点脾气,女朋友说什么都听?女朋友生气了就不顾自尊去哄?婚前这么卑微,婚后肯定就会换个面孔,就算不换,也是当面一套背面一套。”霍漱清道。

    苏凡点头,道:“我以前也没想到会这样。结果最后真的就——”

    “罗宇辉呢,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他功利性特别强。他和小雪交往,也是想依靠邵老师的力量。这种人,一旦发现了更好的机会,发现他不需要邵老师的平台,就会毫不犹豫地抛弃小雪。”霍漱清说着,擦着嘴巴,道。

    “是啊,还真的是这样。”苏凡道。

    “从人性修炼来说,虽然他们两个年纪差不多,而且都是从小经历了各种好的坏的,可是两个人家庭环境造成了他们对各种事件的不同看法,最终造成了他们对成功的不同追求方式。”霍漱清说着,开始洗脸。

    “你的意思是,江津家境好,所以他看待问题会更加乐观积极,而罗宇辉,就会特别——”苏凡问。

    “这个和家庭的贫富没有直接的原因。”霍漱清道,“贫穷人家也有乐观通达的人生观,富人家里也不乏用阴谋教育子女,只能说是他们父母的认知不同吧!当然,这种事也不能完全怪到父母身上去,用什么样的眼光看待世界,最终还是自己决定的,父母只是引导作用而已。”

    苏凡点头。

    “我是很欣赏江津这个小伙子的,他和小飞在一起这么多年,对小飞有足够的信赖和忠诚,说明他是很有眼光的一个人。毕竟和小飞在一起独立创业,比起继承他家里现有的资源,要困难太多。而且,事实证明,他的选择很正确。他和小飞一起取得了他们的成功,也让他的家族因为小飞的缘故得到了足够的资源,不得不说他是很优秀的一个年轻人。”霍漱清道。

    “那你觉得江津会和雪儿离婚,或者说,他们会不会,婚姻出问题?”苏凡问道。

    霍漱清擦着脸,看了她一眼。

    “你为什么要这样问?”霍漱清道,“因为小雪和罗宇辉那段过去,还是因为小雪没办法生育?”

    “都有!江津家虽然开明,江津虽然足够爱她,可是,毕竟,我还是担心江津会因为这些缘故对雪儿——”苏凡道,“雪儿已经被罗宇辉伤过一次了,我不想她再受伤。而且这些年她和江津感情那么好,要是一旦出现问题,这次要是再出问题,我,我怕她会——”

    霍漱清定定地看着她,道:“这个,你不用担心。”

    “为什么?你怎么知道——”苏凡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