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6章 的确很有气派
    “我不能保证江津会一辈子爱小雪,但是我保证他不会和小雪离婚,不管是什么原因,他都不会离婚,甚至,他不会让小雪伤心,即便他在外面有女人,他也会很小心地不让小雪知道。”霍漱清道。

    “你怎么这么——”苏凡更加不明白了。

    “江津学到的功利,是在大功利上,而不是罗宇辉的那些蝇头小利。”霍漱清道。

    “可你不是说江津——”苏凡完全懵了。

    这什么和什么啊?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的?

    “你觉得我对江津评价很高,所以不感觉到他这样?”霍漱清问。

    “嗯,江津本来就是挺好——”苏凡道。

    “可你还是不放心他,是不是?”霍漱清问道。

    苏凡点头。

    “我跟你说的江津的大功利,是在江家和他自身的发展上面。”霍漱清说着,揽着苏凡的肩走出了洗浴室。

    苏凡看着他。

    “江津和江家很清楚,他们家要想做大,必须依靠政治的力量。他们是很想变得更加强大的,这是所有生意人的想法。”霍漱清道。

    苏凡点头,道:“江津和逸飞那么铁,逸飞不就是他们的靠山吗?”

    霍漱清摇头,道:“江津很清楚一件事,小雪在我心目中是什么位置,这是他非常清楚的,他们家也都很清楚。小雪是我当做侄女一样的孩子,又是你唯一的闺蜜,一旦伤害了小雪,一旦小雪出事,他们都知道,你我是不会放过他们的。即便他们有小飞又怎么样?你我是会为了小雪而让江家付出最惨重的代价,会不会?”

    苏凡点头,道:“是的,如果江津敢辜负雪儿伤害雪儿,我不会放过他!”

    霍漱清揽着她的肩坐在床上,看着她,道:“这一点,江家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们想要大功利,想要让江家达到最大的辉煌,他们就必须依靠小雪,就不能让小雪在他们家里受伤。小雪,才是他们家最大的依靠,也是他们最大的保障。你觉得,在这样的前提下,江津会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吗?”

    苏凡听着他说的,点点头,道:“你说的对,可是,我不想雪儿因为外部的原因才幸福,而是,而是江津真的爱她,她要的是爱。如果没有爱,我不知道她会怎么样。”

    说着,苏凡深深叹了口气。

    “没事,你不是说他们感情很好吗?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以后,”霍漱清说着,顿了下,“只要他们可以正确面对婚姻的困难,应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毕竟,没有一对夫妻的道路可以一帆风顺的。”

    苏凡点点头,沉默不语。

    “别担心了,相信他们。小雪经过罗宇辉的事,这些年也成熟多了。特别是这些年她在你那边工作的经历,改变了她很多。待人接物各方面好多了,现在她已经是一位成功的豪门少奶奶了。”霍漱清道。

    苏凡笑了,看着他,道:“的确如此,她现在真的是很有少奶奶气派。”

    霍漱清看着她,亲了下她的唇角,打了个呵欠,道:“我先要睡了。你不要太晚了。”

    苏凡点点头,看着他躺在床上,就关了灯走了出去。

    也许,她是应该把逸飞的电话告诉给他。

    苏凡停下脚步,回头看去,却还是折身离开了。

    他太累了,就不要用别的事烦他好了。

    霍漱清是真的很累了,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以至于他完全不知道苏凡什么时候躺在她身边的。

    而这个夜晚,苏凡却是睡的很晚。

    设计图发给了她,她在认真地看,可是脑子里,没有办法不去想覃逸飞的事。

    雪儿并没有告诉她覃逸飞和叶敏慧做了什么决定,只是说他们两个经常在一起,说叶敏慧在帮助覃逸飞处理工作上的一些事。苏凡觉得这样就挺好的吧,也许他们两个这样才是可以长久相处下去的吧!毕竟,叶敏慧真的是他的好助手,哪怕,即便叶敏慧对她敌意十足。可是,她也理解叶敏慧的做法,那是因为叶敏慧太爱覃逸飞了,太爱了,所以才没办法释然。

    她理解叶敏慧,所以,希望叶敏慧可以带着逸飞走出生命的低谷,正如霍漱清带着她走出了她的一样。逸飞需要有个人在旁边拉他一把,而那个人,应该是叶敏慧!

    应该是吧!

    不管是不是,她都不会再对他的感情生活发表任何的意见了,不会再对他说任何关于感情选择的事,再也不会了。也许,她本来就应该这样做,不管他选择什么,她都没有权利去干涉。

    夜色,越来越深。

    而这个夜,对于覃逸飞来说,是无眠。

    他坐在书房里,一份份查阅着这些日子送来的一些计划意向书,他要仔细再看一遍。关于公司的方向,他是早有确定的。

    时间,在他的指间流逝着。

    而叶敏慧,也是彻夜难眠。

    徐梦华说的那些话,始终在她的脑海里萦绕。她明白徐梦华对罗文因的怨,可是她不明白的是,徐梦华为什么会和杀害逸飞的凶手眉来眼去?怎么可以那样呢?即便逸飞的车祸是因苏凡而起,可不是苏凡开车撞的他,真正让逸飞遭受了痛苦、险些失去生命的是叶家,徐梦华怎么可以——

    和罗文因的交谈,她是不会出卖徐梦华的,毕竟,徐梦华是逸飞的母亲。可是,母亲徐梦华做的这些事,她是很难接受的,而她,更加不想被徐梦华当做对付曾家的棋子!虽然徐梦华没有明说,她也知道徐梦华要她做什么。至于罗文因那边,罗文因早就看出了徐梦华的目的了,要不然也不会对她说“不要被人当枪使了”。只是,眼下的情况——

    她不想失去逸飞,可现在——

    叶敏慧,辗转难眠。

    想着想着,什么都想不明白,天就亮了。

    新一天到来,一切都继续按照预定的轨道运转着。

    而罗文因,也出于礼节,和徐梦华约了时间,前去覃家拜访。

    至于霍漱清这边,昨晚没有见到儿女,早上的时间自然是属于这两个小家伙的。家里,笑声一片。

    苏凡坐在餐厅,看着客厅里这疯狂的情形,不禁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