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7章 这才是我的种
    和孩子们玩到气喘吁吁,霍漱清才被两个孩子饶了,坐在苏凡旁边,拿起她的水杯子就直接喝水了。

    “陪孩子玩是这个世上最累的活儿,我打俩小时球都没这么累。”他说。

    苏凡笑了,道:“那是你的女儿和儿子都精力太旺盛了,也没办法啊!”

    “这样挺好,孩子嘛,就要这个样子才好。”他说。

    “你啊!”苏凡叹道。

    “我去上楼洗个澡,全身都是汗。”他说着,就起身了,“快到时间了。”

    “哦,那我去给你帮忙好了。”苏凡也赶紧起来。

    他笑了下,在她耳边轻轻说了句话,苏凡的脸就红了,抬手捶了他一下,道:“不害臊!”

    “走吧!”他揽着她的腰,就强拉着她上楼了。

    到了二楼卧室的浴室,他直接把她压在莲蓬头下,水从头顶冲了下来,热热的水流,湿了两人的衣服。

    浴室里,一声声呜咽喘息声响起,潮湿了这个清晨。

    看着他神清气爽的从更衣室出来,苏凡的眼皮无力地抬了下。

    “今天早上要是没事儿的话,你就在家休息好了。”他说。

    “你这是给我放假吗,大领导?”苏凡道。

    “我老婆辛苦了,当然应该休息。”他坐在她身边,笑着说。

    苏凡白了他一眼,真是恨不得一眼皮夹死他。

    真是的,还好意思说“老婆辛苦了理应休息”?要不是你,能这样吗?

    “今天还有一堆事儿。”苏凡挣扎着起来,推开身上的被子。

    “哦,我今晚可能回不来了,你别等我了。”他说。

    “要去哪儿吗?”苏凡问。

    “嗯。”霍漱清道,“你再躺会儿,我跟小孙说一声,让她给你那边打电话说一下,等等你。”

    “不用了,太不好意思了。”苏凡道。

    “没事。”霍漱清亲了下她的唇角,注视着她的面颊,“明天晚上我会尽量回家吃饭,你安排好小孙家里的派对,别忘了。”

    “嗯,我知道了,你也别太累了。”苏凡望着他,道。

    他“嗯”了声,就起身离开了。

    苏凡躺在床上,静静地躺了几秒钟,想起昨晚逸飞的电话,赶紧起身套了一件睡衣就喊他——

    “等一下——”她拉开门,在门口喊道。

    霍漱清刚走到楼梯口,看见一楼客厅里等待苏凡的孙敏珺刚要说话,就听见苏凡在喊,转身上楼,走进了卧室。

    “怎么了?”他问。

    “昨晚,念卿睡觉前给逸飞打了个电话。”苏凡说着,抬头望着他。

    霍漱清“哦”了声,说了句“念卿还是很喜欢小飞啊!”

    “她——”苏凡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如果是事实说的话,就是她习惯了,可是,苏凡不能这么说,她不想再把大家的关系变得尴尬了。

    “我会让她慢慢改过来的,不给逸飞添麻烦了。”苏凡道。

    “嗯,以后还是不要再这样了。毕竟小飞还是要结婚成家的,要是念卿继续这样做的话,会让小飞困扰的。”霍漱清道。

    “嗯,我明白。”苏凡道。

    “还有什么吗?”霍漱清问。

    特意叫他回来说,肯定还有别的吧!不止念卿这个吧!霍漱清心想。

    “逸飞和我说他的公司元月份正式开始。咱们元旦是不是可以过去看看他?”苏凡问,“之前你说会抽出时间过去——”

    “嗯,我会把时间安排好,到时候带上孩子们一起过去吧!这几天你爸妈都在沪城,你知道吗?”霍漱清道。

    “他们都在吗?我不知道。这两天没和我哥打电话。”苏凡道。

    “你爸是过去检查工作了,你妈是过去看看曾泉的家里,帮忙安排一下吧!”霍漱清道。

    “哦,那我今天打电话问一下好了。”苏凡道。

    霍漱清看着她,顿了片刻,还是拥着她,轻轻亲了下她的额头,道:“我走了,明天见。”

    苏凡点点头,再看去,他已经离开了。

    到了一楼,霍漱清和孙敏珺聊了几句,说起派对的事,孙敏珺向他道谢,还说“不好意思麻烦您,霍书记”。

    “没事,大家一起过去热闹热闹,你要是需要什么的话,就跟苏凡或者我说,不用客气。”霍漱清道。

    “嗯,我知道,谢谢您!”孙敏珺微笑道。

    这时,嘉漱和念卿两个过来,霍漱清抱起两个孩子,亲了两下,就穿上外套,离开了。

    上班的时间快要到了。

    霍漱清还有一堆事在等着他处理。

    他走了一会儿,苏凡就收拾好了下楼了,和孙敏珺一起离开。

    两个人都是各自忙着自己的事。

    可苏凡并不知道,昨天夜里,江采囡已经到达了乌市,秘密的。

    苏凡更加不知道的是,江采囡给霍漱清带来了什么,而霍漱清昨夜晚归的原因,也是因为江采囡。

    想要通过江采囡来达到对江家的拉拢和软化的策略,似乎并没有成功,这是江采囡回来告诉霍漱清的。尽管霍漱清深知这件事的难度,可是,这样的失败,也难免让霍漱清感觉到压力。

    事实上,江采囡并没有直接说她父亲拒绝,而是和他说,她父亲似乎并不信任他。

    两家之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怎么可能是轻易之间就一笑泯恩仇呢?而霍漱清也不是完全可以放弃和江家的仇怨,毕竟,苏凡的生死,不是可以忘记的事。

    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让彼此坐下来谈,根本不容易达成。

    “抱歉,漱清,我想,我爸可能,没有办法让他——”江采囡是充满了歉意的。

    说到挫败感,也许江采囡是最深的一个人,她也是最想要促成这个合作的人。

    是为了救赎自己,还是成全自己,抑或是让霍漱清达成他的愿望,江采囡并不清楚,只是,现在,她,好像没有办法成功!

    “他怎么回答的?”霍漱清问。

    于是,江采囡便把自己和父亲的谈话告诉了霍漱清,霍漱清陷入了深思。

    江家究竟能不能拉拢过来,这件事是还有余地,抑或完全不可能,霍漱清要好好考虑。他需要把江家拉过来!

    叶首长势力太强大,如果不能逐个击破,他们是很难保证曾泉顺利上位的。叶首长会想尽办法来破坏,会让他们自己的人上去,而不是曾泉!

    可是,把江家拉过来,不光能帮助霍漱清达成一些事,还能让叶首长集团内部产生动摇——

    这样,真的行不通了吗?

    即便是此时,坐在去上班的车上,霍漱清还是在想这件事。

    直到一个电话打来,彻底打断了他的思绪!

    打来电话的是一位驻守沪城的下属,即便到了此刻,这位下属依旧是叶首长那边不知道的“卧底”,是沪城市前任书记的二秘。在前任书记荣升中央之后,大秘跟去京城,二秘就作为功臣被犒赏,留在了沪城。留下来了,事实上是作为了在沪城的一个眼线,负责一些上下联络,甚至是监视曾泉!

    且不说霍漱清是如何争取到了这样的人,此刻电话是用安全线路打过来的,电话里的内容也是绝密。霍漱清静静接听了电话,久久不语。

    “去昆仑居!”霍漱清挂了电话,对秘书李聪道。

    “昆仑居?”李聪愣了下,却来不及多想,赶紧让司机调转车头。

    昆仑居是adam在乌市的那家私房菜宅院,霍漱清昨晚和江采囡在那里见的面,江采囡昨晚就在那里住的,现在这大早上,霍书记怎么——

    车队被拆开,只有霍漱清乘坐的车子拐道去了昆仑居,留下一辆车子警戒。

    adam向来早起,可是即便是早起,在早上这个点接到霍漱清电话,听到霍漱清要过来,也是很意外的。

    等霍漱清车子到达昆仑居的时候,adam在院子里等着他。

    车子开进院子,一停稳,霍漱清就下了车,不等李聪为他拉开车门。

    “你跟我来。”霍漱清对adam说着,大步走向里院。

    adam紧紧尾随着他,直到进了屋,霍漱清关了门。

    “手机给我,我要给以珩打个电话。”霍漱清道。

    adam赶紧把那支和苏以珩专用的联络电话给了霍漱清,就看着霍漱清开始拨号。

    “你马上准备一下去沪城。”霍漱清一边拨打电话,一边对adam道。

    “是。”adam应声。

    可霍漱清还没和他交待任务,苏以珩那边的电话就接通了。

    “以珩,有件事——”霍漱清道。

    苏以珩也是很奇怪,霍漱清怎么用这支手机打电话给他?

    “是,霍书记,您说——”苏以珩道。

    “我刚刚接到消息,曾泉那边——”霍漱清把电话里的消息告诉了苏以珩,苏以珩,惊呆了。

    “消息应该是确定的,你,立刻派人过去,二十四小时保护曾泉,绝对不能有闪失!”霍漱清道。

    “是,我知道了,我马上安排!”苏以珩的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我会派人过去跟那边的人接头,具体的情况,等他们见面以后我再通知你。”霍漱清道。

    “是,霍书记!”苏以珩说着,立刻起身走到办公室墙边,对着外面敲了下墙壁。

    外面走廊里的助理马上就走了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