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9章 低下骄傲的头
    到了沪城,苏以珩就立刻给曾泉电话。

    虽然已经知道自己身处危险,可曾泉没有改变既定的行程,依旧在郊区检查工作。这个城市,有太多的人,不光是住在城市里面,还有很大的郊区。他的服务对象,就是在这城市里的每一个人。了解大家的生存现状,解决大家的生存发展需求,让所有人可以发挥最大的主观能动性,在实现自己梦想的同时,也实现城市的繁荣发展,这是他的任务。

    曾泉听秘书在耳边说了几句,便让秘书告诉苏以珩,他会在中午赶回沪城,到时候再和苏以珩见面。

    秘书便把曾泉的话转告给了苏以珩,苏以珩心里也是着急,可是没办法,曾泉工作很多很忙,这个,他是可以理解的。而且现在,要是突然改变行程,取消既定的安排,势必会打草惊蛇,让对方取消行动。如果那样的话,就没办法抓到那些人了。

    于是,苏以珩便从机场直接去了京通公司在沪城的分部,位于陆家嘴的一幢银行大楼——京通有金融业务,而这家银行就是京通的下属公司——至于和苏以珩同机到达的闵敬言,则直接召集了沪城这边护卫曾泉安全的小队,将现在的情况通报,并开始制定新的护卫计划。

    此时,罗文因在覃家也是挺不舒服的,好在她对这样的场景早就习以为常、熟练应对了。所谓的塑料社交,就是这样吧!看着很热络,大家都好的不得了,可是所有的笑容和欢声笑语,都是装出来的。

    许夫人毕竟也是上流社会混迹的人,关于苏凡和覃逸飞的那些谣言,不是没有听说。徐梦华的种种行为,许夫人也是有所耳闻的。今天被徐梦华邀请来一起和罗文因喝茶,许夫人也觉得自己是个什么角色,那就是让场面不那么尴尬的一个任务。可是,罗文因来覃家,也必定也是有话要和徐梦华说的。三个女人假惺惺地热络了两个小时,许夫人觉得自己应该适时消失一下,免得被罗文因忌恨。

    于是,许夫人便歉意地去了洗手间,覃逸秋过来给罗文因和徐梦华倒茶。

    见许夫人离开,罗文因才对徐梦华说:“徐大姐,有些话,我说了,您可别不高兴。”

    覃逸秋一愣,徐梦华看着罗文因,笑了,道:“你看你这话说的,我能有什么不高兴呢?”

    可是,罗文因刚要开口,徐梦华就说:“迦因为我家小飞做了那么多事,我要感激还感激不来呢,不高兴什么?”

    罗文因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凝固了,却在瞬间又化开了。

    “徐大姐您能记着这事儿,倒是我要感激您了。这件事,思前想后,我们迦因也是挺不容易的,身为嫂子,也不管那些风言风语去照顾小飞,苦累都背了,可是还连一句好都没有落下——”罗文因道。

    “你这么说,倒是我们的不是了?”徐梦华打断罗文因的话,道。

    “妈,小姑,你们——”覃逸秋在一旁赶紧说和,可是,两个长辈似乎并没有想让她掺和的意思。

    “小秋,你先去和许夫人在院子里走走。”徐梦华对女儿道。

    覃逸秋没办法,只得离开了。

    茶室里,就只剩下徐梦华和罗文因两个人。

    “如果不是迦因,小飞能出这样的事吗?”徐梦华看着罗文因,道。

    “是迦因派人去撞了小飞吗?”罗文因道。

    “你不用和我在这里扯这些,到底怎么回事,你我心知肚明。小飞就是为了去见迦因才出事的,如果不是迦因,他会——”徐梦华道。

    “那好,是迦因让小飞去的吗?我就问你这句,徐大姐,是迦因让他去的吗?”罗文因道。

    “怎么,你是想说我儿子活该,是吗?是他自己对嫂子心存非分之想,所以才遭到这样的报应,你就是这个意思,对吧?”徐梦华道。

    “我从来都不觉得这是报应,小飞是个好孩子,他出了这样的事,我也很难过。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你我也很清楚。我唯一不明白的是,徐大姐你明知道是什么人对小飞下的手,是什么人要要了小飞的命,让你们覃家绝后,可你还是和他们眉来眼去,却对我们曾家这样冷眼相对。徐大姐,这,到底是为了什么?”罗文因道。

    徐梦华看着罗文因,沉默片刻,道:“你今天来,是和我吵架吗?”

    “徐大姐,我从来都不想和你吵。我只是想澄清我们之间的问题,我也,”罗文因顿了下,道,“我也想和徐大姐说一句,对不起!”

    徐梦华,愣住了,看着罗文因。

    对不起?

    罗文因,说对不起?

    那个骄傲的罗文因,居然说对不起?

    徐梦华盯着罗文因,久久不语。

    而罗文因,心里也是难以平复。

    她不会想和徐梦华说这三个字的,什么对不起,他们曾家,有什么对不起覃家的?小飞出事,虽然是和苏凡有关,可是,一来不是苏凡让小飞去见她,二来不是苏凡派人撞他。曾家,没有对不起覃家的,可这些日子——

    罗文因是不能坐视两家继续这样僵持下去,让对手钻空子得利,让霍漱清为难损失。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绝对,不行!

    “徐大姐您说的对,小飞和迦因的事,这些年,也的确是,我们迦因有错。”罗文因道。

    罗文因的表情,有些,为难,徐梦华看的出来。

    是罗文因真的为难,还是故意做出来的这样的表情,徐梦华却不清楚。在这方面,罗文因秒杀她好几条街,徐梦华很清楚。

    “小飞当初为迦因和念卿做的那些事,我们曾家也很感激他,漱清也是,我们从没忘记过那些。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我也承认,迦因做事有些没有分寸,她没有把握好分寸,让她和漱清、小飞三个人都处在尴尬的境地,这,是迦因的错。也的确因为她的存在,影响了小飞的感情生活。”罗文因道。

    徐梦华没说话,可是,罗文因每一句话都是实话,都是说在心坎上的,再怎么怨恨苏凡,怨恨罗文因,徐梦华也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可是,大姐,这有些事儿,不是这么做的。孩子们之间的恩怨,小飞到底要和谁结婚,这是他们的事,让他们自己去解决,我们做长辈的掺和在里面,您说,是让孩子听我们的呢,还是不听呢?小飞是个好孩子,他虽然看着调皮,可是他从心底里是不想让您和春明哥操心的,不想伤你们的心的。难道您非要用您的心情和好恶去决定他的人生吗?他长大了,他对事情有自己的看法,不管是他和迦因的事,还是车祸,还是其他的事。现在您这样对迦因不满,让那些真正害了小飞的人钻空子在您面前说谗言,挑拨我们两家的关系,这样下去,真正害了的人,是小飞,是我们的孩子们,大姐!”罗文因道。

    “你觉得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吗?”徐梦华道,“换做是你,你觉得你能乐滋滋看着一个毁了你儿子生活的女人——”

    “我理解您,大姐,所以,我才来跟您道歉,为迦因这些年的错,向您道歉。可是,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允许我们两家再为了这些小事在这里争来斗去。春明大哥的前程,漱清的前程,还有泉儿的前程,我们曾家和你们覃家的未来,现在这是最要紧的,我们不能再出任何的差错了,您说是不是,大姐?”罗文因道。

    徐梦华看着罗文因。

    “这些年,咱们两家,出了那么多的事,迦因和小飞,都是差一点要被他们害死的,差一点,他们都是从鬼门关上被拉回来的。要是我们继续斗下去,我们怎么对得起他们两个?”罗文因道。

    徐梦华,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覃逸秋远远看着茶室,透过玻璃看着里面的母亲和罗文因。

    她们,怎么样了?没事了吗?还是吵起来了?

    看着她们现在的样子,应该不是在吵吧!

    “逸秋?”身边的许夫人轻轻叫了覃逸秋一声。

    覃逸秋的注意力被拉了回来,笑了下,道:“不好意思。”

    “没事,我今天没见逸飞,他是出去忙了吗?”许夫人问。

    于是,覃逸秋和许夫人慢慢散步聊着,而楼里,罗文因和徐梦华也在聊。

    时间,就这么流逝着,很快的,就到了午饭时间。

    覃逸秋留罗文因一起吃午饭,罗文因却起身离开了。

    “不了,今天中午泉儿回来,家里还有点事儿,我就不打扰你们了。”罗文因笑着说。

    “哦,那,那改天我们再请你们过来——”徐梦华道。

    “前几天元进来你们家打扰过了,下次请你们到泉儿那边去。”罗文因笑着道。

    寒暄了几句,罗文因就离开了。

    而曾泉,也回来了,还有苏以珩,还有,曾元进!

    罗文因并不知道怎么他们全都回来了,可是,看着他们都在家里,罗文因心头也有种不妙的感觉。

    肯定,出了什么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