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1章 没有人可以代替你
    曾泉不语,看着苏以珩。

    苏以珩收回手,对他笑了下,道:“你知道我第一次开枪杀的人,是一个什么人吗?”

    “你以前说过,是一个恐袭——”曾泉道。

    苏以珩摇头,道:“不是,那个,只是,后来的。第一个,不是。”

    曾泉看着他。

    “我第一个杀的,是一个小孩!”苏以珩双手插兜,抬头,道。

    曾泉愣住了,盯着他。

    “我直到现在还会记得那个小孩最后的眼神,完全是仇恨。”苏以珩说着,看着曾泉,“如果我当时没有一枪就杀死他的话,他肯定会给我一枪要我的命的,这就是那个眼神告诉我的事。”

    “为什么?”曾泉问。

    “那个孩子,是个人肉炸弹。他们被洗脑成为一个个行走着的杀人武器,因为是孩子,所以我们不会提高警惕。我们只会注意那些大人,对于孩子,我们,根本不会在意。可很多时候,都是那些孩子去袭击——”苏以珩道。

    曾泉,说不出话来。

    “那次我在巡逻嘛,那是我刚过去的第三天,结果就——那个孩子是去袭击一所学校的。是我发现的他,等我开枪杀了他,你知道吗,我身边跑过去的小孩,学校里的小孩,是和那个孩子一样大的。”苏以珩道。

    曾泉,低下头。

    “我从没想过,自己开枪杀的第一个人,会是个孩子,个子才到我腰这里的一个瘦弱的孩子。那件事之后好几天,我都没办法睡觉。我一闭上眼睛,就会看到那个孩子的眼神。他在恨我,我知道。”苏以珩道。

    “后来呢?”曾泉问。

    “后来,额,队里的一位前辈带我去了前一年收复的一个地方,那是一所学校,也是学校,可是,那所学校的墙上画的,”苏以珩说着,叹了口气,“全部都是怎么仇恨这个现实世界的图画,还有就是各种武器的使用方法。教室的废墟里,你能找到的全部的纸张,都是极端主义的教义,还有杀人的方法。那位前辈告诉我,如果我们不能保护那里的普通百姓,不能让他们平平安安在街上走来走去,那么,他们的孩子,就会成为这样的教室里教育出来的杀人机器。”

    曾泉,什么都没有说。

    苏以珩说的这些,曾泉都是从新闻里看过的。可是苏以珩,是亲身去经历过的。看过听过,和亲身经历,那是不一样的。

    “很多时候,不是我们自己可以去选择想要的人生,而是环境逼着我们去选择。如果我们不去保护那些需要保护的人,他们就会受伤。为了保护他们,让自己变成魔鬼,我想,并不是什么不可以接受的事。”苏以珩道。

    “这是那位前辈对你说的吗?”曾泉问。

    苏以珩点头。

    “我知道你想用清白的灵魂活在这世上,用清白的灵魂死去,可是,很多时候,没有办法,不是吗?”苏以珩道。

    曾泉,不语。

    “你不想知道我对叶黎做了什么吗?”苏以珩问。

    “本来应该是我做的事,却让你再一次变成了魔鬼。”曾泉道。

    “我本来就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早就是魔鬼了,还用得着变吗?”苏以珩笑着说。

    曾泉看着苏以珩这样好像很轻松的笑,可是,苏以珩内心经历的那么多煎熬,根本不轻松。

    “说吧,那个人渣怎么了?”曾泉问。

    “过几天,他就会收到他的艾滋病检测结果报告,而且,那个报告上,写着阳性!”苏以珩道。

    曾泉盯着他。

    “我不是歧视艾滋病患者,可是,像叶黎那种畜生,如果不让他用最羞耻最痛苦的方法死去,怎么可以呢?”苏以珩道。

    “以珩——”曾泉道。

    苏以珩摇头,道:“阿泉,我可以代替你做的事,我会去做,不管是什么事,不管我的手上沾上多少鲜血,我都不会在乎,就算是我苏以珩明天走在街上被人崩了脑门儿,我也不会后悔。可是,有些事,我不能代替你做,没有人可以代替你做。那些决定,必须你自己去做,扳机,要你去扣,没人可以代替你。所谓的皇位,自古以来都是在无数的鲜血和尸体上立起来的,你,不能太仁慈。不管是我,还是霍书记,还是进叔,还是希悠,我们所有人,都不能代替你。你,必须自己下定决心。”

    曾泉一言不发,心情凝重,看着苏以珩。

    苏以珩拉起他的手,道:“你的手,可以让万里江山染血,也可以让亿万黎民享福,翻手覆手,到底是什么样的结果,要你自己来决定。我苏以珩既然决定跟你走这条路了,不管是粉身碎骨,还是挫骨扬灰,我都不会眨眼。我只希望,你,可以做好你该做的那件事,担好你应该担的责。仁慈,是给亿万老百姓的,不是给你的敌人的。”

    良久,苏以珩盯着曾泉。

    曾泉,沉默不语,只是看着他。

    苏以珩放开曾泉的手,一言不发,转身离开。

    曾泉低头,看着刚刚被苏以珩抓起来的那只手,久久不语。

    他想要的清白的人生,早就,没办法留住了,不是吗?

    当曾泉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听见楼下苏以珩的笑声,还有罗文因的,是苏以珩和曾元进、罗文因在聊天。

    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走下了楼梯。

    “阿泉下来了啊!正好,饭做好了,来洗手吃饭吧!”罗文因起身笑着说。

    “谢谢文姨。”曾泉道。

    “快去吧,我去厨房看看。”罗文因道,说着就走进了厨房。

    而曾元进和苏以珩,远远看着曾泉,也都起身了。

    “爸,以珩,你们先坐吧,我去洗个手。”曾泉说完,走进了一楼的洗手间。

    洗手间的镜子里,是曾泉熟悉的那张脸,那是他的脸。

    水声哗哗,他好像听见了苏凡的笑声,而镜子里,是他和苏凡曾经一起玩闹的情形。

    是她遇见了最美好的他,是她留住了最美好的他,也许,在这个世上,许多年以后,曾经那个最美好的曾泉,就只有在她的记忆里了吧!也许,就这样,也就足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