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3章 就是大小姐脾气
    苏凡感觉到了自己充实的生活,可是,想要安定的生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比如这两天,她的办公室每天都会收到一封匿名信,只是她根本没有看到,信送过来,都被孙敏珺给拦下了,那些信,都在孙敏珺的抽屉里。

    从苏凡的办公室出来,做好了日常安排,孙敏珺来到自己的办公室,打开那个锁着的抽屉,取出那几封信,打开来看。

    里面都是霍漱清的照片,霍漱清和江采囡的。从照片里看,只有霍漱清和江采囡两个人,可是看不出拍摄时间。孙敏珺的眉头紧锁,她能猜得出寄信的是什么人,目的是什么。该怎么办呢?那些人想要什么?还是要打江采囡这张牌吗?江采囡这张牌,能有多大的用处?苏凡早就不理会江采囡了,现在——

    孙敏珺看着照片,陷入了深思,把照片和信都装进了自己的包包,给苏以珩派过来保护苏凡的那个女保镖打了个电话。

    “是我,你可以做指纹采集吗?”孙敏珺问。

    “可以。”女保镖道。

    “你现在到我办公室来一趟,不要让人发现了,把你的工具带上,我这边有个东西要检查一下。”孙敏珺道。

    “嗯,好的,我一个人可以吗?”女保镖问。

    “就你一个人来。”孙敏珺道,“到门口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我让门卫放你进来。”

    “好的,孙小姐。”女保镖说完就挂了电话。

    孙敏珺坐在椅子上,想了想,把信件取了出来,重新放回了抽屉。

    好在她拿到信件的时候一直是用纸巾帮着抓着的,减少了指纹污染。可是,像这种信件,从寄过来到收到,肯定是经过了好些人的手的。想要调查寄信人的具体身份,虽然不简单,可是,应该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找到具体的寄信人,追踪下去,抓到他们安插在回疆的人马——只有抓到那些人,才能真正保护苏凡的安全,保护霍漱清!

    孙敏珺这么想着。

    苏以珩公司在回疆有分部,他派来保护苏凡的人,也就在这个回疆分部里安插着。原本这边没有安全方面的人员,而且,苏凡刚来的时候,苏以珩只是派了几个人过来保护她。可是,在上次孙敏珺把苏凡服用的药物送给苏以珩去检测之后,苏以珩便让闵敬言往回疆分部派遣了一个专业小组。

    就在苏凡在办公室接见下属的时候,安娜来到了孙敏珺的办公室,小心地提取了信件上的指纹。

    “什么时候可以给我结果?”孙敏珺问。

    “下午我再联络您。”安娜道。

    “好吧。”孙敏珺道,“还有,这个照片的拍摄时间,能查出来吗?”

    “我能拿走一张吗?”安娜问。

    “可以,这两封信,你各拿一张,尽快给我查出来时间。”孙敏珺道。

    “好的。”安娜道。

    必须查出来这是什么时候拍的照片,要知道霍漱清和江采囡什么时候——尽管孙敏珺知道这么做不对,她不能这样私下调查霍漱清,可是,为了苏凡的安全,她必须查清楚。

    苏凡并不知道这些,霍漱清也不知道,孙敏珺也没有把事情报告给罗文因,在查清楚之后她才能报告,现在什么都不知道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流逝着。

    为了保护苏凡,孙敏珺在悄悄努力着。为了保护曾泉,苏以珩也在努力着。

    难得来到沪城一趟,苏以珩便在下午抽出时间叫了妹妹过来公司,和妹妹谈一谈。

    叶敏慧接到哥哥的电话,虽然很不情愿,却还是去了哥哥公司。

    “把电话给小飞,我和小飞说两句。”苏以珩道。

    叶敏慧便对覃逸飞说:“我哥的电话。”

    覃逸飞接过电话,道:“以珩哥,你好。”

    “小飞,抱歉,我今天过来时间有点紧张,不能过去看你了。我下午在陆家嘴这边处理一些公事,你和敏慧过来一下,咱们三个坐会儿?”苏以珩道。

    “好啊,以珩哥,正好我还有事要向你请教。”覃逸飞道。

    “别客气,有什么事,过来再说。”苏以珩道。

    于是,在下午三点半的时候,叶敏慧和覃逸飞一起来到了京通公司的下属银行总部,苏以珩的助理接到电话,就赶紧去了门口迎接。

    “覃总、小姐,请进,珩少正在开会,还有一刻钟就结束了。”助理道。

    “没事,麻烦了。”覃逸飞道。

    叶敏慧便推着覃逸飞的轮椅往电梯走,苏以珩的助理跟在一旁。

    “以珩哥什么时候过来的?”覃逸飞问。

    “今天上午来的,这边有点事,中午去了曾市长家里吃了个饭就来了。”助理答道。

    “早上文姨去家里了,那她中午就是去我哥那边的啊?”叶敏慧道。

    “是的,曾夫人中午也在的。”助理答道。

    覃逸飞一言不发,他虽然不知道早上罗文因和母亲谈了什么,但是估计可能没什么结果吧!

    银行的高楼,即便是在群楼林立的陆家嘴,也是很引人注目的。身为集团总裁的苏以珩,在这银行里当然是有一层办公室的。那一层里,整个都是为他服务的,毕竟沪城这么重要的城市,苏以珩经常要飞来飞去检查工作什么的。

    到了苏以珩那一层,助理便领着叶敏慧和覃逸飞去了苏以珩办公室,尽管这两人很清楚办公室的位置。

    “您是坐沙发,还是——”到了苏以珩办公室,苏以珩助理礼貌地问覃逸飞。

    “没事,就这样吧!谢谢!”覃逸飞道。

    “您喝点什么,覃总?”助理微微笑了下,礼貌地问。

    “我要咖啡,敏慧呢?”覃逸飞问。

    “我也一样。”叶敏慧站在窗户边上,看着外面。

    那彻地的落地窗,完全就是一扇巨大的观景窗。站在窗边,黄浦江好像就在脚下流过一样,江上的船舶,如同一个个玩具小船。

    “好像还是我哥办公室的风景更好啊!”叶敏慧说着,回头对覃逸飞笑了。

    覃逸飞淡淡笑了下,没说话。

    “早知道我们就应该直接在这幢楼里要几层的。”叶敏慧道。

    覃逸飞没说话。

    当初确定公司办公地址的时候,叶敏慧就想直接在京通的这家银行大楼里租几层——尽管这幢大楼没有对外出租,除了银行的办公区,就是京通公司的沪城分部办公地点,可叶敏慧想要的话,那还是随便几层都没有问题——却被覃逸飞给拒绝了。他会接受苏以珩的投资,共同合作,可是,直接用京通的大楼当办公室,他,还是算了吧!

    覃逸飞直接拒绝了,可叶敏慧心里还是不甘的。时常在苏以珩面前推销覃逸飞的公司,结果搞得最后苏以珩无语说了句“你还觉得他缺什么,你哥这里有的全都给他拿走”,叶敏慧就不说了。可是,再次见面还是会忍不住说。

    这就是叶敏慧的大小姐脾气,她尽量在覃逸飞面前克制着自己,可是那种脾气,再怎么忍,都会忍不住在不经意之间表现出来。苏以珩也是注意到这一点的,便劝妹妹说“你以后别这么做主张,逸飞是个男人,特别是关于他事业的事,你要是再这么多嘴,不管你说的是对是错,不管你是怎么对他好的,他都不会舒服的。男人啊,得给他留点尊严,知道吗?别老是用‘我对你好’、‘我爱你’这些借口去代替他决定,这是男人很讨厌的事。”

    即便苏以珩这么规劝,叶敏慧,还是会,忍不住!

    在苏以珩办公室里坐了会儿,两人就听见苏以珩推门进来了。

    “抱歉抱歉,小飞,等久了吧?”苏以珩笑着说。

    “没事,以珩哥。你的会开完了吗?”覃逸飞问。

    好像时间还不到啊!

    “没关系,已经差不多了,我就出来了。”苏以珩道。

    说着,苏以珩就坐在覃逸飞对面,微笑道:“怎么样?筹备的差不多了吧?”

    “嗯!”覃逸飞道,“还要谢谢以珩哥帮忙,要不然不会这么顺。”

    苏以珩摆手,道:“别这么见外,都是自己人。”

    “哥,你这次过来,是有什么事吗?怎么去泉哥那了?”叶敏慧问。

    “你在阿泉家里住了那么久,我就不能去和文姨说个谢谢?”苏以珩对妹妹道。

    “文姨才来的——”叶敏慧道。

    “你啊,真是!”苏以珩没说下去。

    “以珩哥,你找我们过来,是有什么事吗?”覃逸飞转了话题,道。

    “还真是有事儿。”苏以珩道,“我看了你之前转给我的那份计划书,我感觉很不错,我很看好,我想追加投资,你觉得呢?”

    覃逸飞愣住了,看着苏以珩。

    叶敏慧很激动,快步走到哥哥身边坐下,道:“哥,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我怎么会骗你们?一大笔钱,又不是空气,我怎么会跟你们开玩笑?”苏以珩道。

    覃逸飞看着苏以珩,沉默片刻,才说:“以珩哥,我想,单独和你聊聊,可以吗?”

    叶敏慧愣住了,看着覃逸飞,却赶紧起身,道:“我去外面走走,你们聊!”

    说着,叶敏慧就在苏以珩助理的引领下走出了苏以珩的办公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