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5章 哪有这样的交易?
    苏以珩的双手放在妹妹的肩上,注视着她的双眸,道:“你很清楚眼下的情况,还有你未来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指望小飞爱上你,那是很困难的。他是个很专情的人,你也看到了,他这辈子,除非失忆了,否则他是不会忘记迦因的。而你,你能得到最好的结局,就是让他感激你,你只能得到他的感激,让他感激,让他觉得他娶你没有错,让他觉得你是最适合做他妻子的人,这一点,就足够了,别的,你,不要再去强求了。”

    叶敏慧闭上眼,泪水在眼里打转。

    “难道,我所有的付出就只能,只能——”叶敏慧道。

    “你比我更清楚这一点,敏慧。”苏以珩道。

    叶敏慧睁开眼,泪水就流了出来。

    “想好了吗?要和他在一起,还是分开?”苏以珩问道。

    叶敏慧抬手,擦去脸上的泪,道:“与其看着他和别的女人结婚,不如,不如和我在一起,哪怕,哪怕他一直忘不了迦因,哪怕——”

    苏以珩叹了口气,道:“这些话,不是光动动嘴就可以了的。”

    “我会,我会做到的,我,一定会!”叶敏慧道。

    苏以珩也是觉得妹妹这样很难过,心里舍不得,可是,没办法,妹妹就这么杠上了,除了接受还能做什么呢?

    “别太逼着自己了,慢慢来。”苏以珩道。

    叶敏慧点头。

    “你要记住,你和小飞的感情要好,关键在迦因身上,你对迦因好一点,哪怕不能好,该做的面子工作要好好做到位。小飞他看得见,他也很清楚你的处境,他会感激你的。”苏以珩道。

    “你也是这么对我嫂子的吗?”叶敏慧道。

    苏以珩愣住了,看着叶敏慧。

    “我又不是傻子,我什么都知道,哥。”叶敏慧道,“你别担心,嫂子能做到的,我也能。”

    能吗?苏以珩很怀疑。

    顾希的性格和敏慧完全不同,生长环境也是天差地别。尽管敏慧年纪还比顾希大一点,可是顾希比敏慧成熟懂事的多——

    苏以珩叹了口气,道:“敏慧,我有一件事,希望你能做到。”

    “什么,哥?”叶敏慧道,“除了你让我不要忌恨苏凡,其他的事,我都能做到。”

    “缓解覃家和曾家的关系!”苏以珩道。

    叶敏慧愣住了,看着哥哥。

    “缓解他们的关系?”叶敏慧道,“这个,我,怎么能——”

    “徐阿姨对迦因和曾家的怨恨,已经在影响两家的关系,而且让那些真正害小飞的人趁机钻了空子。这件事,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你应该很清楚这件事的后果,一旦覃家和曾家交恶,霍书记和阿泉的前程,都会受到影响。我们绝对不能看着事情这样发展下去,你明白吗?”苏以珩道。

    “这个,我明白,哥。可是,我能做什么?”叶敏慧道。

    “文姨已经在想办法做了,你的任务,就是配合文姨,一起把眼前的这个结解开,让大家的关系恢复正常,让大家可以一起使劲儿去支持阿泉和霍书记。这才是大事,阿泉,和霍书记,才是真正的大事,最重要的事!”苏以珩道。

    叶敏慧低头,陷入了深思。

    “只要你能做到这件事,完成这个任务,我虽然不敢保证小飞会因此爱上你,可是,他绝对会对你另眼相看。”苏以珩道。

    叶敏慧看着哥哥,道:“真的吗?他会吗?”

    苏以珩点头,道:“他现在或许不一定看得到你身上的闪光点,看不到你值得他爱的地方,所以,你要用你自己的努力去赢得他的爱,让他看到你是个聪明的、识大体的女孩子。你要是能放下你和迦因之间的私怨,以大事为重,以大局为重,小飞他会对你改观的。”

    “可是,这些年,我在他身边坐了那么多,和他一起经营公司,难道这些还不够吗?”叶敏慧道。

    “他知道你是个工作能力很强的人,可是,工作能力强,这是合作伙伴的特质,而不是妻子,不是伴侣,明白吗?”苏以珩道,“男人,不一定会爱上一个合作伙伴,他可能会欣赏,但是,爱,不一定。”

    叶敏慧叹了口气,道:“可他恰恰是爱上了迦因。”

    “他爱迦因,是因为迦因身上有些特质吸引到了他,打动了他。这些特质,你没有。你要想打动他吸引他,就要做其他的事。哪怕,哪怕你的目的不是为了让他爱上你,曾家和覃家这件事,也是重中之重,是你可以去做的。”苏以珩道。

    叶敏慧抿抿嘴唇,不语。

    “让他覃逸飞看看叶家的女孩子是什么样儿的,怎么样,敏慧?”苏以珩道。

    叶家的,女孩儿?

    叶敏慧望着哥哥。

    “你对他的体贴,对他的付出,还有一天到晚黏着他,这些都不一定会赢得他的侧目。一个女人,只有用自己的努力,让男人看到自己的闪光点,才会让男人心动。刻意的讨好,不会让你得到这些,感情的事,往往是无心插柳柳成荫!”苏以珩对妹妹道。

    叶敏慧,一言不发。

    这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苏以珩走过去接了起来。

    讲了几句,他走过来对妹妹道:“我还有事,你和小飞先回去吧!什么时候要回家,跟我说一声。”

    叶敏慧点头,看着哥哥离开。

    让他看到叶家女孩的能力吗?叶敏慧却叹了口气。

    叶家的女儿啊!

    说起来,她真的是给叶家丢了太多脸了。

    叶敏慧抬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两人离开苏以珩这里,便直接去了公司的地点。

    身为沪城老大的儿子,想在这地方租个非常好的办公区,简直不要太容易了。

    等两人结束工作回到覃家,徐梦华正好和她的表弟媳妇儿以及表外甥女聊天,叶敏慧便寒暄了两句,离开了。

    “晚上一起吃饭吧!”徐梦华对叶敏慧道。

    “不了,谢谢伯母,我去我哥那边有点事儿,就不过来了。”叶敏慧道。

    等叶敏慧离开,覃逸秋从外面回来了,和表舅妈、表妹坐着聊着,覃逸飞就来了。

    “妈,我和您有些事要说,能不能过来一下。”覃逸飞道。

    徐梦华便离开了,跟着儿子来到了他的书房。

    “怎么了?你们两个去以珩那里了?”母亲问道。

    “嗯,以珩哥打电话让我们过去的,谈了点生意的事。”覃逸飞道。

    母亲“哦”了声,坐在了沙发上,看着儿子。

    即便是覃逸飞还没有开口,可是徐梦华已经约莫猜到了儿子要说什么了。

    多半是苏凡。

    苏凡,苏凡,怎么来来去去都是苏凡?

    越是这么想,徐梦华的心里就是生气,越是无法原谅苏凡!

    而罗文因早上和她说的那些,此时也完全,消失了。

    无法原谅苏凡,绝对,不能原谅!

    “妈——”覃逸飞叫了声。

    “什么?”徐梦华面容镇静,看着儿子。

    “有件事,我希望您可以答应我,作为交换,我也会达成您的一桩心愿!”覃逸飞道。

    徐梦华盯着儿子,说不出话来。

    有件事?

    不是苏凡的事,还能是什么事?

    绝对是苏凡!

    为了苏凡,又要和她说什么吗?

    “你说吧,我听着。”徐梦华道。

    “我希望您能和文姨,还有迦因,好好见面,替我们家谢谢迦因,还有曾家!”覃逸飞道。

    是啊,她是迦因,大家都认为她是迦因,而不是他的,雪初!

    谢?

    徐梦华愣住了,看着儿子。

    “只要您做了这件事,并且保证以后和曾家一道,支持清哥,支持曾泉,我会答应您,和敏慧结婚!”覃逸飞盯着母亲,语气平静,道。

    他是考虑很久了,这件事,考虑了太久。

    和敏慧结婚,这是没有办法再改变的事情了,可是,即便是让他做这件事,让他把一生的幸福都埋葬,他也要让自己的牺牲有所价值,至少,至少能让雪初摆脱非议,让清哥得到他应得的政治资源。这些,就是那座写着“覃逸飞”的坟墓应该得到的供奉。

    他没有再说下去,只是盯着母亲。

    从他的眼里,徐梦华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波澜,看不到一点温度,甚至,看不到一点的生机。

    书房里,长久,一点声音都没有。

    母子两人,四目相对。

    “这,是我唯一的要求!”覃逸飞开口道。

    “要求?”徐梦华苦笑了,看着他,道:“你觉得我是为了什么才这样?我是为了你,我是心疼你,我没指望你会理解我,可是,为什么到了今天,到了现在,你居然,居然用结婚来威胁我?”

    “我没有威胁,我只是在和您做交易。”覃逸飞道。

    “交易?有儿子和母亲做交易的吗?”徐梦华道。

    “对不起,妈,您觉得我还有别的选择吗?”覃逸飞道,“我和您说过多少次,我的这件事,和迦因没有关系,如果不是她,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醒来,我们要感激曾家,感谢迦因。这些话,我和您说了多少遍。您什么时候把我的话那么认真地放在心里想过一会儿?”

    “你这意思,就是我逼你了吗?今天这一切,是我逼着你走到这一步的,是吗?我是活该,是吗?”徐梦华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