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6章 他是最重要的
    覃逸飞望着母亲,母亲眼里泪花闪闪。

    “妈,我只要您的一句承诺,仅此而已。”覃逸飞道。

    徐梦华擦去眼泪,苦笑了,道:“当初她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我就应该狠点心把她赶走的。如果当时让她走了,今天何至于到这样的地步。”

    看着儿子,徐梦华良久不语。

    覃逸飞也是一言不发。

    “我一直都不明白,她到底有什么让你着迷的?到底有什么好?到底——”徐梦华看着儿子,问道。

    “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我只要您的一个承诺。只要您答应了我,我明天就跟敏慧求婚!”覃逸飞道。

    “你——”徐梦华真是气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妈——”覃逸飞道。

    “苏凡她有什么值得你这样为她牺牲?小飞?你是傻了吗?”母亲道,“你怎么就,就能拿你的一生的幸福为那个女人做赌注?你怎么就——”

    “妈,请您,回答我!”覃逸飞道。

    徐梦华生气的不行,一个字都不说。

    覃逸飞只是看着母亲,等待着母亲开口。

    徐梦华看着儿子。

    苏凡不知道覃家发生的事,罗文因也不知道。

    当叶敏慧回到家的时候,罗文因刚从外面喝下午茶回来,听家里的保姆说叶敏慧回来了,就上楼去敲门,却没有人回应。

    可能敏慧是累了吧!

    罗文因心想,就回去了自己的房间换衣服。

    更衣的时候,罗文因接到了苏凡的电话。

    “明天你爸就离开沪城了,我要去榕城看看你舅妈,还有漱清妈妈,在榕城待几天再回家。”罗文因和苏凡说起自己的行程,道。

    “我爸身体还好吗?”苏凡问。

    “没事,你爸好的很。”罗文因道。

    “那就好。”苏凡说着,笑了,道,“妈,我们元旦假期会带着两个孩子回沪城一趟。”

    “到沪城?干什么?”罗文因不解地问。

    “和逸飞约好了,去看看他的新公司筹备情况,看看他恢复的状况。”苏凡道。

    逸飞——

    罗文因叹了口气,道:“漱清一起来吗?”

    “嗯,一起。他说元旦的时候可以抽出两天。”苏凡道。

    罗文因想和女儿说,别见逸飞了,要是让徐梦华知道,又是一堆事儿,而且,逸飞那边——

    想起逸飞,罗文因心里深深叹了口气。

    可怜的孩子啊!

    “妈,怎么了?”苏凡没有听到母亲的声音,问了句。

    “哦,没事没事。”罗文因道,“我,见了逸飞。”

    “您,见他了?他的身体怎么样?能站起来了吗?”苏凡问。

    “没有,还坐的轮椅。我问过敏慧了,医生只说现在就这样训练,什么时候站起来,还,不知道。”罗文因道。

    苏凡,沉默了。

    “别担心,他这事儿还时间短,伤筋动骨都要一百天呢,何况他那是受过大伤的,哪有那么快?”罗文因安慰女儿道。

    “妈——”苏凡叫了声。

    “怎么了?”罗文因问。

    “我和逸飞通过话,我,我觉得他好像,有,心里——”苏凡道。

    “他怎么了?”罗文因紧张起来了。

    不会那个傻小子又和迦因说什么了吧?可千万别再横生枝节了。

    “妈,他和敏慧在一起好吗?”苏凡没有回答母亲,却是问道。

    “还,还行吧,还行。”罗文因道,“敏慧一直在身边照顾他,还,不错,挺好的,两个人。”

    “那就好,那就好。”苏凡道。

    虽然苏凡这么说,可罗文因的心里哪能安定?

    “他怎么了?和你说什么了?”罗文因问。

    “他说他好多了,然后就是公司的事什么的,没别的。”苏凡道。

    苏凡想和母亲说,逸飞的心理医生不知道治疗的怎么样,可是,她没说,母亲会觉得她多管闲事——

    她,是管闲事了吗?

    “那就挺好的,你别担心了,我见他了,他的精神啊气色啊,都挺好的。你啊,就好好在那边带孩子、照顾漱清,其他的事,就别问了,知道吗?”罗文因道。

    “嗯,我知道了,妈。”苏凡道。

    “还有,记住,前往不要和别人打听逸飞的事,和逸飞也尽量不要打电话了,就算是打电话,也不要说太过关心他的话,明白没有?”罗文因道。

    “我知道了,妈。”苏凡应声。

    “知道就好,你就放心吧,一切都会好的。”罗文因道。

    苏凡“嗯”了一声。

    “漱清工作很忙,有空了,你就多给他按摩一下,哦,对了,赶紧去回疆那边找个按摩技术好的医生学一学,早点开始吧!”罗文因道。

    “妈,我还要工作呢!”苏凡道。

    是啊,还要工作呢!下班回家就要陪两个孩子,哪有时间去学什么按摩?别说学按摩给霍漱清服务了,就是她自己,也都没有时间去享受一下按摩服务。

    虽说母亲是好心,苏凡自己也想好好照顾霍漱清,让霍漱清可以身体不要那么累,可是,母亲这么说,感觉好像她就只是照顾霍漱清就可以了,其他什么都不要做了一样。唉!

    “你那工作有什么要紧的?安排给别人去干就行了。让你去回疆,不是让你去建功立业的,是让你去照顾漱清的,让漱清回到家里可以有个家的样子,让孩子们开开心心长大。其他的事,都不重要。”罗文因道。

    苏凡“哦”了声。

    “你别在这儿敷衍我了,你听妈说,迦因,什么都不如家重要,不如漱清和孩子们重要,你记住没有?”母亲道。

    “嗯,我知道了。”苏凡只好这么应声。

    “知道就好。那你就忙去吧!我还有个客人过来,不说了。”说完,罗文因就直接挂了电话。

    苏凡听着手机里传来的急促鸣音,长长地叹了口气。

    也许母亲是对的吧!霍漱清是最重要的,孩子们健康快乐成长是最重要的,那么她呢?女人一旦结婚有了孩子,自己就一点都不重要了,就不用有梦想了吧!

    苏凡叹了口气。

    放下手机,门上传来敲门声。

    “进来——”苏凡道。

    “苏主任,刘处长来了。”是孙敏珺领着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进来了。

    “刘处长,请坐——”苏凡起身道。

    孙敏珺便让外面办公室的秘书进来给刘处长泡茶,苏凡坐在沙发上,和刘处长布置起工作来。

    刘处长和苏凡报告了这一周的工作,两个人谈了会儿,刘处长就离开了。

    苏凡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在办公室里慢慢踱步伸展胳膊。

    “您怎么了吗?”孙敏珺问。

    苏凡摇摇头,把刚刚和母亲通话的事告诉了孙敏珺。

    “唉,为什么我妈这样呢?我也知道她是为我好,她说的也有道理,可是,可是,我也有我的人生啊!难道什么都给家庭奉献了就好了吗?”苏凡叹道。

    孙敏珺不禁笑了,安慰道:“曾夫人为了部长放弃了自己的一切梦想和爱好,把自己完完全全给了曾家和曾部长,所以她觉得你也应该像她一样。”

    “我妈她太爱我爸了。”苏凡道。

    “难道您不爱霍书记吗?”孙敏珺问道。

    苏凡笑了下,没说话。

    即便是母女,也不一定会有完全相同的人生观和人生规划吧!罗文因觉得丈夫是一切,是最重要的一切,是她放弃梦想也值得的一切,而她苏凡——

    她不想成为霍漱清的影子,难道她就没有别的选择吗?

    “是我想太多了吧!”苏凡道。

    孙敏珺没说话,看了她一眼,便说:“我去看看您的报告写好了没。”

    苏凡点点头,孙敏珺便离开了。

    苏凡和曾夫人的想法不同,也许,说不上谁对谁错吧!

    到了晚上,苏凡下班回家,可是霍漱清没有回来,他已经提前说过了,他今天去检查工作了,晚上不会赶回家,因为在乌市以外的城市,有些远,而且明天也有工作安排。

    看着两个孩子在家里跑来跑去,一会儿亲热的不行,一会儿就打的不可开交,苏凡也是看着笑了。

    母亲说的对,这就是家,让霍漱清回来的时候,感觉到这就是家。而不是让他夜深人静回来面对着空荡荡的房子,和四面墙。那样就太残忍了!

    好不容易把两个孩子各自哄睡着,苏凡回到自己的卧室,躺在床上,也是累的连动都不想动了,别说去洗漱了。

    手机,响了。

    她拿起来一看,是霍漱清!

    基本上就是他了,这个点打电话过来的,基本就是他了。

    “你不忙了吗?”苏凡先开口问道。

    “嗯,总算是可以歇着了。不过等会儿李聪要拿个报告过来给我看,还不能休息。”霍漱清道。

    “辛苦了。”她说。

    “没事,你呢?今天怎么样?两个孩子呢?有没有惹你生气?”霍漱清笑着问。

    “还说呢!那两个家伙,分开一会儿就要黏着,黏在一起没两分钟就开始打闹。唉,姐弟好像都是这样的吧!”苏凡道。

    霍漱清笑了,道:“你小时候也那样吗?”

    “还好吧!那时候我爸妈要去地里干活儿,奶奶也要干活儿,我就在家里带弟弟了,不管走到哪里,都要带着他,跟拖油瓶一样的。”苏凡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