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8章 撩人不成反被撩
    可是,覃东阳失败了,失败了之后,他才知道苏凡在霍漱清心里就是不可替代的,霍漱清宁可一个人等她三年,宁可苦守她三年,也不会用其他女人来填补空虚寂寞。

    这就是命运!霍漱清相信,这就是他的命运!而苏凡,就是他的劫,注定的劫数!

    “哎,丫头——”他叫了她一声。

    “什么?”苏凡问。

    “要不,干脆你给我当秘书好了,我走到哪里就把你带到哪里,怎么样?”霍漱清笑着说道。

    “秘书?”苏凡愣住了。

    还随身携带?

    苏凡听见手机里传来的笑声,才明白了他的意思,一张脸又红又烫,这个男人,脑子里再想什么啊?

    “秘书?”苏凡愣住了。

    还随身携带?

    苏凡听见手机里传来的笑声,才明白了他的意思,一张脸又红又烫,这个男人,脑子里在想什么啊?

    虽然心里又羞又喜,可是苏凡还是说了句“你干嘛不说把我变成你的什么东西,绑在身上好了”。

    霍漱清笑了,他好像可以看得到她此刻的表情一般,道:“这是个好主意,这样的话,我们就会一直都在一起了。只是,好像没有人有这样的法术吧?”

    苏凡都无语了,不是吧,这个男人,还真是,真是没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霍漱清同志!”她叫了句。

    “怎么了?霍夫人?”他笑道。

    苏凡的脸简直烫极了,她感觉自己连舌头都要打结了。

    本来她在他面前就没有丝毫的语言优势,本来她的语言水平就不如他,当然,这不是语言的问题,这是,根源在脑子里,苏凡的大脑,怎么就是转不过他。

    尽管如此,尽管自己在他面前有这么明显的劣势,可是,苏凡还是没有退让。

    “霍漱清同志,请问有哪一位领导干部是带着自己的老婆工作的?你这样怎么为人民服务?怎么——”苏凡也开始怼他了。

    可是,她这点水平,在霍漱清面前,真的只能是叹气了。

    霍漱清笑了,道:“带着老婆在身边可以随时调换心情,保持愉悦,才能更好的为人民服务。你说是不是,老婆大人?”

    苏凡真是要被他给气死了,气他呢还是气自己呢?气自己脑子不如他吧,也只能这样了!

    此时的苏凡,真是满心的欲哭无泪啊!

    可是她有什么办法呢?在他面前就是占不到半点便宜啊!

    越想越气。

    苏凡一言不发,静静拿着手机坐着。

    霍漱清听着手机里一点声音都没有了,愣了会儿,他才反应过来这丫头是生气了,是不高兴了。

    他不禁笑了,道:“老婆大人怎么不说话了?”

    “我有什么好说的?反正都说不过你的,你说吧!”苏凡说着,噘着嘴。

    “你啊,真是个孩子!”他叹了口气,笑道。

    “胡说,我哪里是孩子了?明明我是两个孩子的妈了,好不好?”苏凡道。

    “只有孩子才会这么孩子气!”霍漱清道。

    “我哪有孩子气了?明明是你自己在那里胡扯的,我扯不过你——”苏凡依旧噘着嘴。

    “我觉得你已经扯得过我了。”霍漱清道。

    “怎么可能?”苏凡道。

    “你现在那张噘着的小嘴巴,就已经扯的很长了,我是扯不过你的,这一点来说。”霍漱清道。

    苏凡刚想反驳他,可是一摸自己的嘴巴,还真是被他给说中了。

    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了解他呢?

    看来自己输给他,不是因为脑子转不过他,而是因为,他太了解她了,不管是她的想法,还是她的习惯性的行为动作,他都太了解她了,所谓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就是这个意思。

    于是,苏凡不说话了,静静坐着。

    “怎么,不高兴了?”霍漱清问道。

    “没有,我才没有呢!”她说。

    “等我回来,好好亲亲你那张喜欢噘着的小嘴!”他说道。

    苏凡的脸,更加红了,她感觉自己的脖子都红了。

    这个男人,还真是肉麻!而且,关键是,他说起这种肉麻的话,简直是一点都不需要铺垫,信手拈来啊!

    “你还真是有当流氓的天赋。”苏凡道。

    霍漱清笑了,道:“我怎么就流氓了?我干什么了吗?”

    “你什么都不用干,就你那张嘴巴,就已经够打马赛克了。”苏凡道。

    “难道你不想吗?”他笑问。

    “想什么?”她问道。

    “想我亲你!”他回答的真的很,直接,又,坚定,又,流氓!

    “我才没有!”她噘着嘴,反驳道。

    她才不要跟他一样,简直是——

    “真的没有吗?”他问,“哦,或者说,你是想要其他地方——”

    “打住,你别说了!”苏凡赶紧阻止他道。

    霍漱清无声笑了。

    他就喜欢这么捉弄她,可惜她没有在自己面前,要是在前面,肯定这会儿就扒光了她,直接——

    这么一想,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调整自己的情绪。

    可千万别说他在嘴上得了先机,赢了她,结果最后把自己给撩的难受了。这大半夜的,她又不在身边,在几百公里以外,要是他难受的睡不着了怎么办?

    撩人不成反被撩,指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这样寂静的夜晚,远离妻子,远离家人,撩到了这种地步了,就算明知道自己会很难受,可还是会忍不住要撩下去。

    “丫头——”他叫了声。

    “干嘛?”苏凡的耐心到了这会儿已经是被他给逼没了逼疯了。

    “叫我一声。”他说。

    “叫你?叫你什么?”苏凡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本来嘛,她怎么可能明白他的想法呢?怎么可能知道他此刻想要干什么呢?

    “就用你在床上的声音,叫我一声。”他说。

    苏凡的嘴巴张开,可是她不知道自己要和他说什么了。

    他,怎么,这么——

    “叫吧,丫头!”他说着,可她听见了他的呼吸急促。

    可是——

    “苏凡——”

    他的声音,从黑夜里传来,从那遥远的时空传来,即便是这一声,这简单的两个字,都足以让她的心跳失去原本的节奏。

    苏凡,紧紧咬着嘴唇。

    “我想你了,你呢?”他说。

    我,想你!霍漱清!我想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