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3章 这是一个秘密
    方希悠和姬云期也没有再客气,便和沈家楠说了,沈家楠就很礼貌地离开,去给方希悠和姬云期端饮品了。

    姬云期拉着方希悠转过身,低声道:“妈呀,这就是绅士的感觉吗?我没有看错吧?”

    方希悠看着姬云期的样子,不禁笑了,道:“你没看错也没说错,沈先生是位真正的绅士,他以前救过我。”

    “真的?不会吧?那我真的要好好谢谢他了。”姬云期说着,就转身朝着沈家楠去了,方希悠已经没有机会拉住她了。

    看着沈家楠面带微笑同姬云期说话,方希悠的心里,好像萦绕在心头的那些不快,慢慢疏散开了。

    不知道姬云期和沈家楠在说什么,方希悠看着他们两个的表情好像都很轻松,不禁好奇地走了过去。

    “你们在聊什么?”方希悠微笑问道。

    沈家楠便把方希悠之前要的饮品递给了她,道:“刚才顾夫人和我说了一些趣事,没有其他。”

    方希悠不信,看着姬云期。

    姬云期忙说:“哎呀,你放心,我不会卖了你的。”

    “你这丫头怎么——”方希悠不禁道。

    沈家楠笑了,看着眼前这两个性格迥异却又都很有趣的女人,对方希悠道:“方小姐别误会,我们——”

    方希悠微笑着摇头,沈家楠不解地看着她,却见姬云期揽着方希悠的胳膊,对沈家楠道:“沈先生别见怪,我和希悠姐一直都是这样的,我们不会吵架,是不是,希悠姐?”

    “我也吵不过你啊!”方希悠对姬云期道。

    姬云期笑眯眯看着方希悠。

    “就你这张嘴,家里老老小小都没有一个能掰扯过的,真真儿的玲珑嘴。”方希悠道。

    “得得得,我啊,就继续保持不败纪录吧!”姬云期笑着道,“你们聊吧,我去那边看看。”

    说完,姬云期就端着杯子离开了。

    正好看到了一件顾长清喜欢的类型的物件,走了过去细细端详。

    “顾夫人很有趣。”沈家楠对方希悠道。

    “是啊,她是个孩子性格,可是,额,很不错。”方希悠道。

    “你们姑嫂两个关系很好。”沈家楠道。

    方希悠微笑点头,看向姬云期的方向,道:“我哥,我,很疼她,她值得那份爱。”

    沈家楠看着她,她却依旧望向前方。

    “我最近在策划一个活动,可是别人给我的方案我都不满意,沈先生能给我提点建议吗?”方希悠侧着身,看着他。

    “建议?”沈家楠问。

    方希悠点头。

    “额,什么类型的?我不知道能不能——”沈家楠道。

    方希悠笑了下,道:“额,如果您不方便的话,抱歉,我,不该这样麻烦您——”

    “没事没事,请说,我会尽力。”沈家楠道。

    方希悠便和沈家楠说了起来,把她的想法大概描述了一下,沈家楠认真听着。

    也许,不该和他说,毕竟他不是艺术行业的。方希悠心想。

    她这么做,有点太孟浪了。

    可是,沈家楠听的很认真,还邀请她走到一旁角落的一个无人坐的沙发上,静静聆听。等她说完了,他点头回应道:“你这样的设计,额,还是有一点比较程式化。”

    方希悠点头道:“是啊,我也这么觉得,可是现在,还找不到更好的——”

    “你有没有试着从这个方面入手呢?比方说——”沈家楠道。

    方希悠看着他,看着他两只手比划着,那么认真地跟她提建议。

    他不是没有听,而是很认真在听在思考。

    方希悠的心里,不免感激。

    两个人坐在角落里仔细商谈着,时而思考,时而交谈,别人看过去,他们也没有任何的暧昧举动,就算是说话,也没有任何出轨的表情。看他们在这样的场合交流,虽然没有人刻意走过去听他们说什么,可是应该也没有什么暧昧内容。如果有的话,他们也不可能在这样的场合交谈。

    只是,他们在聊什么呢?

    姬云期注意到了,她没想到方希悠会和沈家楠聊天,而且还是单独面对面?只是,有叶黎的前车之鉴在那里,姬云期不敢再有任何对方希悠不利的传言冒出来,而且还是从她的眼皮底下。要不然她怎么面对顾长清的嘱托?

    于是,姬云期走向了方希悠和顾长清,坐在方希悠身边。

    “你们在聊什么?”姬云期微笑问道。

    “刚刚沈先生给了我一些建议,额,很好的建议,我有思路了,等会儿就可以回去开会准备计划了。”方希悠微笑道。

    “不是吧,这么晚了你还要回去开会?”姬云期道。

    方希悠笑了,道:“工作没有完成,怎么能偷懒?”

    姬云期连连摇头,道:“你们这些当头儿的都是这样,想什么时候开会就什么时候开会,想怎么加班就怎么加班,还有没有人性啊?你们不为员工考虑的吗?”

    沈家楠看着姬云期,笑了,看向方希悠。

    “你这话啊,跟你老公说去,最爱加班的就是他了。有他排在前面,我还不敢说没人性这三个字。”方希悠笑着道。

    姬云期叹道:“我不说了不说了,实在是没有语言了。”

    “顾夫人的性格真是好!”沈家楠笑着说。

    “我?”姬云期指着自己,沈家楠点头。

    “沈先生,您这话说出来,没人信的!”姬云期道,“我不是针对您啊,沈先生,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

    沈家楠微笑着摇头,道:“顾夫人很有亲和力。”

    姬云期听他这么说,笑了,道:“这么夸我,我都不好意思了。”

    方希悠看着姬云期,又看看沈家楠,微微笑了。

    心情,轻松了许多。是因为自己在沈家楠的启发下有了思路呢,还是和他还有姬云期这样聊天很放松呢?她说不清,可是,她喜欢这样的感觉,喜欢这样不用去伪装的感觉。喜欢这样清新的感觉,就好像不化妆也不用担心别人看到不够好看的自己一样。

    就在这时,一直在不远处聊天观察等候的沈家楠的朋友也走过来了,沈家楠便起身介绍。对方没等沈家楠开口,就忙问候方希悠。方希悠是红墙里炙手可热的红人,又是身份显赫的红色公主,和她熟识,好处还会少吗?只是,方希悠一直都是个不容易亲近的人,没有几个人敢在她面前放松随便,更别说和她结交了,现在有了沈家楠这层关系,还不好好利用?而且,看今晚这情势,方希悠和沈家楠很熟了已经。不过也不奇怪,方希悠的丈夫现在是沪城的市长,而沈家又是沪城名家,熟识也很正常。这就是你在什么层次了,你结识的人也就在什么层次了。

    原本是打算带着沈家楠来结识岑夫人的圈子,却没想到被沈家楠带进了更近的一个圈子。这位朋友也算是有了意外收获了。可是,在他看来,沈家楠似乎收获更多。

    事实上,也是如此。

    既然是艺术沙龙,还是有不少艺术品交流的。今晚的主题是比较前卫的,设计师和作品也都是如今国际上颇有好评的,即便其中有一些并不那么有名,却也是值得投资和鉴赏的。

    对沪城情势一无所知的方希悠,也在今晚的沙龙里收获了一些灵感。回家的路上,依旧是她和姬云期两个人。

    “你真的要回去办公室吗?”姬云期问。

    “不了,我听你的,做个有人性的领导,不让员工加太多班了。所以,我自己回家写一下,然后明天开会讨论。”方希悠道。

    “这就对了嘛!”姬云期揽住方希悠的脖子,道,“女人要少熬夜,要不然就不美了。”

    “你这丫头,真是服了你这张嘴了。”方希悠笑道。

    “我这是为了你好嘛!”姬云期道。

    那么,今晚就算是完成任务了吗?姬云期想。

    看着方希悠一言不发,姬云期道:“那位沈先生,好像在哪里见过,你说呢?”

    “见过吗?你见过他?”方希悠看着她。

    “是啊,好像在哪里见过,就是记不清了。”姬云期道。

    方希悠笑了下,没说话。

    她第一次见到沈家楠的时候,就是和姬云期一起,在那个餐厅里,她在洗手间里流泪了,看见了他。

    沈家楠说的对,姬云期的性格很好,有一个好处就是,姬云期太活跃,不会记住很多东西,尽管她年轻。

    有些事,还是不要让人知道的好,不是因为别的,只是不想多一点麻烦。她再也不想要解决这些绯闻之类的事情了,再也不要。

    “我想,额,你还是应该回家去测一下。”方希悠对姬云期道。

    姬云期愣了下,笑着道:“我知道啦,姐姐!”

    如果姬云期有了孩子,那么长清哥就会很开心了。而如果她有了孩子,曾泉,会开心吗?

    方希悠不知道。

    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着。

    从曾泉那里得知了关于沈家楠堂弟的事,霍漱清也是不敢放松。他知道沈家投靠了曾泉,这对曾泉来说是一件重要的事。所以,现在名单上出现了沈家的人,曾泉也难免会投鼠忌器。

    所以,现在霍漱清要确定沈家楠堂弟是真的参与了,还是说误入名单。毕竟传递消息的人,也未必可以完全确定,尽管他已经尽了全力。可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搞清楚这件事,霍漱清并没有非常好的办法。

    该怎么办?

    从接到曾泉的电话,他就开始想办法了。

    直到一个人的名字跃出他的脑海,他的脑子里,亮了。

    让那个人去,绝对没有问题!

    于是,霍漱清拨通了叶慕辰的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