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5章 第一次碰杯
    “时间呢?你决定好了吗?”霍漱清问。

    “决定了。”曾泉道。

    “嗯,我知道了。注意安全。”霍漱清道。

    “你放心,我没事。”曾泉道。

    于是,就在曾泉站在台上做报告的时候,赶回沪城的沈家楠,约见了自己的那位堂弟。

    沈家楠接到了电话,是苏以珩打给他的。

    和苏以珩之间,沈家楠并没有多少接触,只是在一些商务场合见面,私交并没有。苏以珩一直都觉得奇怪,沈家楠以前没有和他们这一边有多少接触,沈家的关系一直是另一方,不是曾家这边,也不是叶家那边。而现在,沈家楠决定和曾泉站在一起,愿意为曾泉效劳。这件事有些突然,可是又不算突兀。上次叶家抓了沈家楠的事,对于沈家来说不得不是个巨大的警醒。他们必须寻找一个强大的靠山,旧主虽然在如今的政坛仍有影响力,可是比不上曾家。曾家既有历史上的影响力,这些年更加强大。而且,沈家楠很清楚的一点是,曾泉和叶家不对付,那么,投靠曾泉不但可以保住沈家,也许还可以报那一箭之仇。

    只是,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曾泉对沈家产生了怀疑,而沈家也需要证实给曾泉看。

    从曾泉那里得知了具体的做法,苏以珩总觉得有点太过冒险。如果沈家楠并不是真心投靠,而是脚踩两只船的话,一旦他得知了这次的暗杀事件而告密的话,那么曾泉就没有机会行动了。

    “没关系,如果他泄密,一切就都清楚了。而且,咱们手上不是还有那份名单吗?之后再行动也没问题。”曾泉道。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苏以珩便说。

    于是,苏以珩便直接给沈家楠打了电话,和他在京城见了面。

    见了面,苏以珩也没有说什么废话,直接把沈家楠堂弟参与暗杀曾泉的事告诉了沈家楠。沈家楠,彻底愣住了。

    “看来沈总也不知道这件事?”苏以珩问道。

    “苏总,这件事,”沈家楠沉默片刻,道,“很抱歉,我的确是不知情。至于我堂弟,自从我当家之后,他就对我很有意见,只是大家并没有撕破脸,可我没想到他怎么会——”

    “沈总不用解释了,我相信你的话。曾市长也相信你没有参与!”苏以珩道。

    沈家楠微微点头,道:“谢谢苏总!”

    苏以珩和曾泉的关系,没有人不知道。苏以珩坐在这里说这件事,那基本就是代表了曾泉的意思。毕竟曾泉不能亲自出面。

    看着沈家楠双手交叉坐在自己面前,苏以珩默不作声。

    “我们无意你们沈家内部的争斗,可是,既然沈总和沈阿姨都决定了要协助曾市长,那就请解决了这件事。毕竟,不用我说,沈总也应该知道这件事会影响到曾市长这边对你的观感和信任。”苏以珩道。

    “是,我明白!谢谢苏总。”沈家楠道,“我马上返回榕城去见他。”

    说完,沈家楠起身,苏以珩看着他。

    “我会给曾市长一个交待!”沈家楠道。

    等沈家楠离开,苏以珩点了一支烟,静静坐在那里,给曾泉拨了个电话。

    “他走了。”苏以珩道。

    “那就等他的消息。”曾泉道。

    没有人知道沈家那一晚发生了什么,只是沈家楠的那位堂弟,从当晚的公开活动就没有出现,一直请了病假在家休息,直到三天后。

    三天后的沪城,传来一个震惊全国的消息,多名市级单位领导干部,涉嫌严重违纪,已经全部被纪委约谈。新闻里甚至出现了所有人的名字和职位,身为市委书记的覃春明在新闻播发之前,召开了市委特别会议,在会议上公布了这件事,从纪委的调查许可,一直到目前已经得到的结果,再到被调查人员的信息,一一作了公开。会议的结尾部分被电视直播了,覃春明面对着摄像机,向全市人民保证,“一定会将反腐进行到底,彻底查处隐藏在干部队伍中的蛀虫,让权力运行在阳光之下。不管**问题涉及到什么人,涉及到什么级别,全部都要查处,没有任何人在法律面前可以特殊化。请全市人民监督!”

    不得不说,这次突如其来的行动,在全国官场引起的震动,并不比沪城小多少。

    当然,霍漱清也看到了这个新闻,看完覃春明的讲话,他只是默默地关掉了办公室墙上的电视,对秘书说了句“安排下去,今晚八点,全部省委常委的组织生活会,所有人必须到场”!

    “是,我马上去安排,霍书记。”秘书李聪道。

    沪城的炮已经打响,一下子抓了那么多人,叶首长那边要说是没有动静那才是假的。而回疆的人代会召开在即,关于一些职位的人选还在讨论之中,霍漱清不想再拖下去了。借着曾泉放的这把火,趁着叶首长那边首尾难顾的当口,把回疆的问题一举解决!

    苏凡也从新闻上看到了沪城的事,她没有想到沪城居然会有这样大的问题。一下子曝光那么多干部的违纪行为,不是一般的小事。虽然这件事是覃春明在电视上宣布的,可是想必曾泉的压力也是很大的,毕竟他是二把手。

    只是,苏凡不知道的是,在新闻发布后的当晚,曾泉在苏以珩安置在沪城的一所秘密住宅,和苏以珩一起见了沈家楠。

    “谢谢你让你堂弟交待了那么多问题,如果不是他的口供,事情不会有这么大进展。”曾泉对沈家楠道。

    的确如此,沈家楠让他的堂弟交待了这次的事件的安排,可以说,因为他的反水,那些参与的官员全都在看到他的口供后放弃了辩护。人证物证齐全,哪有机会抵赖?

    “曾市长别这么说,是我们沈家应该感谢曾市长给了我们这个机会!”沈家楠道。

    苏以珩笑了,道:“来吧,我们三个碰一杯。”

    曾泉端起酒杯,沈家楠才端了起来。

    三个男人碰了下酒杯,杯子里的红酒,轻轻晃动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