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6章 很有她的风格
    沪城的硝烟,让身在北方的霍漱清也得到了机会。

    正如霍漱清所预判的一样,沪城出了这么大的事,再加上叶家老二还在接受调查,叶家方面已经顾及不到回疆了,毕竟,回疆那么远,而且又不是什么特别特别重要的地方——至少从目前的经济地位来说是如此。所谓有远见的执政者,看见的都是未来的几十年,而不是眼前。

    当然,首当其冲的,霍漱清向中央提请改换了省长。他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他必须抓紧时间。自然这位新省长,也是方慕白挑选的人。

    这件事,在上层还是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尽管任免决议通过了,可是,争议一直都没有停止。霍漱清专权擅权的消息,开始散播开来。

    这不是专权擅权还是什么?

    “霍漱清要把回疆变成他霍漱清的回疆吗?”这是一位顾问团的老领导拍桌子提出的问题。

    可是,再怎么抗议,怎么质疑都没有用。

    事情就这么决定了,新任省长,和组织部的领导一起到达了回疆,在回疆省省委常委会上宣布了这个任命。

    于是,在新年元旦到来前的这一周,一东一西,一南一北,发生了这么两件震惊官场的行动。

    沪城事件的内幕,没有几个人知道。而回疆的事件,绝对不是只换了一个省长那么简单,也不是终结。在马上到来的人代会上,之前反对霍漱清决议的重要官员,一个个不是被换掉,就是被纪委约谈。

    回疆省的人代会,就这么召开了。霍漱清在大会上做了动员报告,号召全省领导干部,还有全体百姓,一起为了回疆经济实现飞跃性发展而努力奋斗。除了动员,他提出了一份详尽的发展计划,省委省政府做好政策性引导,“把全省人民早日脱贫和奔小康作为工作的重点,让回疆各族人民和全国人民一道走向富裕”。

    苏凡也在代表区,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翻阅着霍漱清的报告,耳边是她熟悉的声音,熟悉,却又陌生。

    她抬头,远远望向讲台上站着的他。

    曾经,她也是远远地望着他,望着他走向成功,走向人生的顶点。而现在看来,他远远未到顶点,他要走的路还很长,而她要注视的时间,还很久。

    她很清楚,这份报告,他是花了多少的时间,即便是回到家里也要在书房里修改书写的,那么多个日夜。这是他的心血,是他的梦想,让回疆的人民生活富裕,让这片土地变得安全和睦,为整个国家的腾飞贡献力量,这是他的职责。

    霍漱清,一定会成功的,一定!

    她这么想着,嘴角不禁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他一直都是那个霍漱清,从未改变,就是她梦里的那个人,是她生命里的挚爱。他或许有一些改变,那是他变得更加成熟稳健,变得更加,自信!

    回疆的事件,曾泉也是知道了的。

    霍漱清的手段,比他要老辣果决多了,曾泉这么想。虽然两个人都化解了各自面临的困境,迎来了一个相对平静又宽松的环境来工作,可是,谁都知道,平静过后,会有更加猛烈的暴风雨。而且,这次他们连出两招,打的叶家不能还手,可叶首长,不是那么容易就罢手的人,是不会罢手的人。

    他们都清楚,对于叶首长来说,沪城是重点布防的城市,这次曾泉清扫了叶首长的布局。沪城,才是叶首长的痛。而回疆,如果不是霍漱清在那里,叶首长的心里不会把那个偏僻省份放多少关注点的。毕竟,在叶首长认为,那个省份,不管放不放精力,都掀不起什么浪。影响全局,还是要看沪城这样的关键点,而不是一个gdp倒数十名之内的回疆。防范回疆,布防回疆,在回疆搞事,就是要祸害霍漱清,让霍漱清不能做事,这是唯一的目的,而不是说回疆真的可以重要到影响全国的政局,没那么重要。

    所以,现在叶首长心痛的是失去了沪城!

    痛心了,那就会采取行动了。

    现在叶首长的精力被曾泉这边吸引了过去,那么,霍漱清就会感觉到轻松了,特别是和自己搭档的省长,也是自己人。这么一来,整个回疆的事情,就顺利太多了。

    可是,霍漱清不会因为自己压力减轻,就开始懈怠下来。不能让曾泉一个人在那里迎接炮火,那么,就到了调整思路,来为曾泉解围的时候。所谓的围魏救赵,或者说其他的什么办法。

    霍漱清决定在人代会结束后,在元旦假期时,和曾元进商量这个办法的可行性。

    时间,飞速流逝着。

    很快,回疆省的人代会结束了。

    让苏凡最感到激动的是,在会议上,全体代表以全票通过了在新一年里在全省推广从幼儿园到高中的免费教育。除了免费教育,还通过了对贫困家庭的学生提供免费食宿的决议。决议一经媒体播出,立刻震惊了全国。

    对于回疆这样一个经济落后的省份来说,做出这样的决议,意味着财政要增加额外的更多的开支。这对回疆省的财政而言,是一份巨大的压力。可是,正如霍漱清在报告中所说的一样“只有教育才可以改变国家的面貌、改变一个家庭的面貌,给予一个家庭希望和信心,而希望和信心,是我们战胜困难的最强大的精神武器”。

    方希悠和曾泉都得知了回疆省的决议,他们也是惊呆了。

    即便是在沪城这样经济发达的省份,即便是沪城这样gdp赶超发达国家的一个省份,都没有实施覆盖了整个大学教育之前的全部的免费教育,更别说还有贫困生的免费食宿,可回疆居然就——

    当然,在沪城并不能感觉到太多的贫困生的意义,可是,在回疆,贫困家庭的数目广大,贫困生太多。学生的食宿,那是每一天都要花钱的,这是非常大的开销。

    霍漱清啊霍漱清,你这样做,能承受的了吗?

    曾泉立刻打电话给霍漱清,询问详情。

    “你这样做,财政可以承受吗?”曾泉问。

    毕竟,这批钱,要地方政府来出,而不是像基建一样,可以向国家申请项目的。就回疆目前的财力——

    “我们已经讨论过了,还是可以的,虽然其他的开支就得压缩了。”霍漱清道,“我们会压缩不必要的政府开支,把挤出来的钱投到孩子们的身上去,应该不会有问题。”

    “漱清,这件事,我绝对支持你。如果你的财政有压力,我会在这边想办法,通过省际合作来负担一部分。”曾泉道。

    “谢谢你,曾泉,你这句话我先收着。过年前各级就会把需要的资金数目报到省里,到时候如果不够,我再找你。”霍漱清笑着说。

    “放心。”曾泉道。

    霍漱清笑了。

    “你这个想法,简直,太厉害了。你怎么想到的呢?”曾泉笑着问。

    “我要是和你说,这是苏凡想到的,是她提的建议,你怎么说?”霍漱清笑着说。

    曾泉张大嘴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苏凡?苏凡的建议?

    她——

    很快的,曾泉就倏然而笑,点头道:“这倒是很有她的风格啊!”

    “是啊,她刚入职的时候到处走访学校幼儿园托儿所什么的,就和我提这件事。她和我说,教育是唯一可以改变人精神的东西,只有让所有的孩子接受到正常的教育,不但会让他们远离极端思想的侵蚀,也会为回疆未来的发展储备人才,改变家庭面貌。毕竟我们中国人,是这个地球上最重视教育的民族,是不是?”

    曾泉点头,道:“她说的很对,很对。这样做,也会直接让老百姓感受到政府的关心,也是稳定民心的一个强有力的举措。”

    “是的,所以我们就打算这么做了。”霍漱清道,“她啊,总是会做出一些让人意外的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