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7章 你没有权利过问
    听霍漱清这么说,曾泉微微笑了。

    其实,他也不该意外的,不是吗?苏凡她本来就是可以做出这种事的人,从当初跟着她用自行车推着救灾物资去受灾村庄的时候开始,他就知道她是这样的。不管她能做的事有多么小,她都会遵循正确的方向去做。能力小的时候,就做小的事,等她有了更强大的资源,她就会用这些资源做出更强大的事,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百姓。事实上,从当初她就在利用自己可以利用的资源了,不是吗?利用自己和霍漱清的关系,为那些村民提供了更多的救灾物资,这不都是她做的吗?只是她这次帮助的不是几个村的百姓,而是整个回疆的人民。

    挂了电话,曾泉坐在沙发上无声笑着摇摇头。

    “你在笑什么?”叶敏慧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把曾泉吓了一跳。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曾泉问。

    “就刚才啊!”

    叶敏慧道,说着,就坐在他身边,“一进来就看见你坐在这里傻笑。”

    曾泉没回答,看着叶敏慧那一脸不安的表情,问:“出什么事了?”

    叶敏慧微微摇头。

    曾泉看着她。

    “哥,逸飞他,向我求婚了。”叶敏慧道。

    曾泉,愣住了,盯着叶敏慧。

    “求婚?”曾泉道。

    叶敏慧点头。

    “你,不高兴?”曾泉看着叶敏慧的表情,问。

    “我,高兴不起来。”叶敏慧道。

    “你怕他又——”曾泉问。

    叶敏慧摇头。

    “还是说,你觉得他的身体不好,后悔了?”曾泉又问。

    “我是那样的人吗?我怎么会嫌弃他?不管他变成生么样子,我都——”叶敏慧反驳道。

    “那你有什么不高兴的?”曾泉问,“你一直想嫁给他,你为他做了那么多,不就是为了和他结婚吗?现在他向你求婚了,你怎么还——”

    叶敏慧看着曾泉,不说话。

    曾泉便认真注视着她,道:“你和小舅他们说了吗?”

    叶敏慧摇头。

    “以珩呢?”曾泉又问。

    叶敏慧又摇头,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哥。”

    “这有什么不知道的?他求婚,你又想嫁,那就答应了,准备婚礼不就好了吗?”曾泉道。

    叶敏慧沉默不语。

    曾泉虽然一直都不支持覃逸飞和叶敏慧没有感情还要绑在一起,可是现在木已成舟,他还能说什么?

    “敏慧,你觉得他不够爱你,所以担心,是吗?”曾泉问。

    叶敏慧点头,却又摇头,道:“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就是,心里,很不踏实。”

    “那你,怎么和他说的?”曾泉问,“你答应了?”

    叶敏慧点头,道:“我肯定答应了,万一,万一我不答应的话,他再也不提了怎么办?不就再也没机会了吗?”

    曾泉叹了口气,道:“你这个样子怎么行?这山看着那山高,做好一个决定就不能再改变了,这一点,你不明白吗?”

    “我明白,就是——”叶敏慧说着,顿了下,望着曾泉,道,“哥,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你,能如实告诉我吗?”

    “你要问什么?”曾泉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口水,问道。

    “哥,你是不是到现在都没有忘记那个女人?你和希悠姐结婚这么多年了,你都没有忘记那个女人,是不是?”叶敏慧问。

    曾泉盯着叶敏慧,良久不语。

    “哥,你要多久才能忘记她?要多久才能爱上希悠姐?要多久才——”叶敏慧道。

    “谁跟你说的这些?”曾泉打断叶敏慧的话,反问道。

    叶敏慧努努嘴,道:“没谁,你——”

    可是,曾泉生气了。

    那个女人是谁?来来去去说的不都是苏凡吗?为什么到现在还要这样揪着这件事不放?

    “敏慧,我的事,你没有权利问。”曾泉道。

    叶敏慧张大嘴巴,看着曾泉。

    曾泉一直都很疼她的,所以她才在曾泉面前这样肆无忌惮,根本不去想自己说的话会让曾泉怎么难堪,而曾泉向来都不会因为小事生气翻脸,即便叶敏慧做错事说错话,他也不会发火,连重话都不说。而今晚,这句话,的确是很严重了。

    叶敏慧听得出来。

    “哥,我——”叶敏慧道。

    “敏慧,你要想问我的意见,我可以告诉你。这件事,是你自己的选择,你想嫁给逸飞,你明知道他心里是迦因,可你还是想嫁给他,那么,结婚以后,不管是好是坏,幸福还是不幸福,没有人可以替你承担,只有你自己。而且,如果你想问我的建议,我只给你一句话,既然选择了和他在一起,既然你明知他爱着别人还要嫁给他,那么,在结婚以后,不要总是抓着这一点不放,你如果总是把迦因扯进你们的生活,最终只会有一个结果,那就是逸飞会离你越来越远。”曾泉道。

    叶敏慧低下头。

    “如果不能放下,就不要答应他,既然答应了,就要重新开始。”曾泉顿了下,道,“敏慧,你们幸福与否,主动权在你,而不是逸飞。你要记住这一点!”

    “我明白了,哥。”叶敏慧道。

    曾泉喝了口茶,静静坐着。

    叶敏慧和覃逸飞,终究还是走上了这条路,同他和方希悠一样的路吗?

    “哥,你,为什么会爱那个女人,而不是希悠姐?”叶敏慧问。

    曾泉看着她。

    “我没有指责你的意思,我只是,我想知道希悠姐那么好,她那么爱你,为什么你还要爱别人——”叶敏慧道。

    “是她告诉你的,是吗?”曾泉问叶敏慧,“是希悠和你说的,是吗?”

    叶敏慧没有回答,却说:“我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我对逸飞那么好,我那么爱他,我把一切都给了他,可他怎么就是,就是没有办法放下迦因姐,为什么就——”说着,叶敏慧不禁掩面而泣,“哥,我真的不明白啊!我真的——”

    曾泉没说话,只是递给叶敏慧两张纸巾。

    叶敏慧接过纸巾,擦着眼泪。

    “过去的事已经发生了,你就算再怎么不明白,也没有办法改变。既然决定要结婚了,那就好好过。你再去追究,已经没有意义了,而且只会让你们两个人更加难堪,更加没有办法面对彼此。”曾泉道。

    叶敏慧不语。

    未来,到底会是什么样呢?

    曾泉叹了口气。

    “你上楼休息去吧!别想多了,接下来该怎么做,就按部就班来。你多关心逸飞一点,帮帮他走过现在的低谷,你们的关系,也未尝不会好转。”曾泉道。

    “会吗?”叶敏慧问。

    “事在人为!”曾泉道,“只要你摆正心态,不要总是把迦因扯进你们的生活,我想,逸飞他会明白的。”

    “我不喜欢迦因姐!”叶敏慧道。

    “敏慧,我想我和你之前讨论过这个问题,你应该知道我的态度!”曾泉道。

    “是是是,我知道,她是你的亲妹妹,我不是,你偏袒她是应该的。”叶敏慧不服气地说。

    “我偏袒她了吗?我这是实事求是。”曾泉道,“你把她扯进你们的生活,你忌恨她,根本不会让你和逸飞的感情好转,反而会恶化。既然这样,你又何必呢?迦因有她自己的生活,她是不会去干涉你们的,只要你别再提,这件事,迟早会过去。”

    又也许会永远都过不去。

    逸飞怎么会那么容易就忘了迦因呢?这辈子恐怕都忘不了啊!

    叶敏慧望着曾泉,却也没有再说下去,只说“哥,那我上楼了,你早点休息”就走了。

    她不想再问曾泉了,问下去也没有意思,曾泉的事是曾泉的事,她的事是她的事,没有可比性。而且,自己的生活,总得自己过,没有人可以代替。

    看着叶敏慧离开,曾泉拿起手机,给苏以珩拨了过去。

    而这时,苏以珩正和方希悠在一起。

    方希悠得知了回疆的事,感觉到很意外,正好和苏以珩有其他的事要谈,就约了在自己家这边见面了。

    “是阿泉!”苏以珩拿起手机,对方希悠道。

    方希悠“哦”了一声,道:“我今天还没和他通话。”

    “可能他有什么事。”苏以珩说着,就接通了电话。

    本来,苏以珩也是叫了妻子一起来方希悠这边,可是顾希不想过来。她知道苏以珩是因为她抗议过方希悠只是忌恨苏凡影响了自己的生活,却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行为也在影响苏以珩的夫妻生活。那次说过之后,苏以珩就开始注意这一点,要是和方希悠单独做什么,就会给顾希打电话,问她要不要一起见方希悠。可是顾希基本都没有出现的,偶尔出现过一两次在一起喝茶喝咖啡什么的。

    “怎么了,阿泉?”苏以珩问。

    “敏慧刚刚和我说逸飞向她求婚了,她答应了。”曾泉道。

    “哦,是这件事啊!”苏以珩道。

    “你早就知道了?”曾泉问。

    “嗯,上次我去沪城的时候,逸飞和我谈过。”苏以珩道。

    “哦,这样啊!”曾泉道。

    “逸飞和我说,如果他不和敏慧结婚的话,他母亲就会一直盯着迦因不放,迦因的名声也就会一直都——”苏以珩道,“他说他是为了迦因才那么做。”

    曾泉愣住了,方希悠也是。

    “他这么和你说了,你居然能答应他们结婚?”曾泉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