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8章 满满的骄傲和自豪
    苏以珩叹了口气,道:“不答应还能怎么办?你说这事儿是我能说答应或者拒绝的事吗?敏慧想嫁,只要逸飞开了口说结婚,那这婚,你觉得谁能拦得住?”

    坐在一旁的方希悠听着苏以珩这么说,心里不禁诧异,难道曾泉不同意?曾泉怎么到现在还这么执着地反对?他怎么会这么糊涂呢?难道敏慧和逸飞结婚了不好吗?

    心里这么怀疑,可方希悠没有说出来,只是静静坐着听着。

    “我想过去找逸飞问问情况。”曾泉道。

    “你如果想去的话就去吧!不过,我觉得这件事,阿泉,就这样吧,咱们谁都不要再管了,他们两个人的选择,他们自己——”苏以珩叹气道。

    “这种事谁能管得了呢?只是,唉!”曾泉叹了口气,道,“那就这样,我挂了。”

    “哦,对了,阿泉,霍书记那边的事你知道吗?”苏以珩忙问。

    “什么事?”曾泉问。

    “我看到新闻说,他们减免学费什么的,还要补贴——”苏以珩道。

    “哦,你说这件事啊!我刚才和漱清打电话聊了。”曾泉说着,不禁来了精神,上半身往后一靠,嘴角溢出了笑容,“你知道那事儿是谁提的吗?”

    “谁?”苏以珩问。

    “迦因!”曾泉的语气里,不无骄傲和自豪的感觉。

    苏以珩听出来了,光是这两个字,也是有满满的骄傲的,苏以珩听的清清楚楚,曾泉是十分自豪地说出了苏凡的名字的。

    是的,曾泉为苏凡感到自豪。

    苏以珩不自觉地看了眼对面的方希悠,不知道什么心理。

    “是吗?迦因真是,不简单啊!”苏以珩道。

    “是啊,不过她做这种事很正常,我早就该猜到是她的。她会为老百姓着想,解决他们的切身困难。”曾泉说着,嘴角的笑容,始终不减。

    这种自豪和骄傲,真是一点都不掩饰,满满的,浓浓的。

    苏以珩有点不自然地笑了,不自然地看了眼方希悠的方向,笑着道:“是啊,她的确是可以。”

    曾泉微微笑着。

    “那我知道了,额,阿泉,希悠在这边,你要不要和她说什么?”苏以珩道。

    毕竟方希悠在啊,要是不说就有点过分了,他不想隐瞒曾泉。

    “哦,她在你那边?”曾泉问。

    “没有,我在你家。”苏以珩道,说着,就把手机给了方希悠。

    曾泉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消失了。

    只不过,这一切,没有人看得见而已。

    “阿泉——”方希悠叫了声。

    “嗯,你,怎么样?”曾泉问。

    “还好。”方希悠道,“有点事想和以珩商量一下。”

    “哦,那你们聊吧,我先挂了。”曾泉道。

    “好吧,回头我再给你打过来。”说完,方希悠就挂了电话,把手机给了苏以珩。

    “你们,不聊了?”苏以珩问。

    “嗯,回头再说。”方希悠道,“刚才你们在说什么?回疆那件事,是迦因做的?”

    “阿泉是这么说的,他说是霍书记告诉他的。”苏以珩道。

    方希悠良久不语,陷入了深思。

    “怎么了,希悠?”苏以珩问。

    方希悠叹了口气,道:“当初我爸和我说,迦因可能会在民生方面帮到漱清,而且可能会是非常关键的民生政策。因为迦因从小生活在农村,家境贫寒,对普通百姓的需求和心情会更有切身的感受,所以她去了回疆,可能会在这些方面帮助漱清,改善民生状况。”

    “白叔说的没错,看来真的是这样。”苏以珩道。

    “我以为她不会做什么,只会过去照顾漱清的生活起居,没想到,没想到她这么短的时间就做了这样的事。”方希悠道。

    “她之前不是在调研吗?是不是就那段时间做出来的计划?”苏以珩道。

    方希悠点头,道:“应该是吧!那阵子听说她很拼啊!我只是没想到她在调研之后会做出这样的计划,毕竟,这个,额,很,不一般。”

    “是啊,我很佩服迦因这一点。也许她做这件事和她从小生活的环境有关,但是,我想,更多的还是她对问题的思考吧!她思考事情的角度和深度,和很多人都不一样,不止是和她一样出身底层的人,即便是我们,也未必想得到这一点。”说着,苏以珩就笑了,道,“我想不到。”

    方希悠微微点头,道:“她这么做,会给漱清加分很多的。今天晚上我回来之前,夫人还和我说起来,她说漱清的这个举措,可能会对缓和回疆的关系起到很大的作用。”

    “这样也是好事,毕竟霍书记的处境并不太乐观。迦因的这个建议如果真的能起到预期的作用,那对霍书记后期工作的开展是很有帮助的。”苏以珩道。

    方希悠点头,长长地叹了口气,道:“迦因,是个很难对付的对手!”

    苏以珩,听见她说这句话,愣了几秒钟。

    迦因是个难对付的对手?

    什么时候变成对手了?难道希悠还是——

    “希悠,你还是觉得霍书记会对阿泉造成挑战吗?”苏以珩道。

    方希悠看着他。

    苏以珩摇头,道:“怎么到了现在你还能这么想呢?希悠,你怎么可以——”

    “我没有办法不——”方希悠道。

    “你知道沪城这次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吗?你知道是谁帮了阿泉吗?我告诉你,如果不是霍书记,如果不是他早就在沪城埋下了线,如果不是他的全力协助,阿泉,现在早就没命打电话过来。你怎么可以把霍书记当做阿泉的对手?怎么可以把迦因当做对手来提防?”苏以珩认真地说道。

    “你说什么?阿泉什么没命了?到底,怎么——”方希悠问道。

    “我原本不应该和你说的,不应该让你担心,可是,希悠,你这样看待霍书记迦因,我没办法接受,我也不能让你继续这样做。”苏以珩道。

    “以珩,到底怎么回事?你告诉我,到底怎么——”方希悠追问道。

    苏以珩看着她。

    当方希悠听到沪城的那件事,完全,震惊了,好一会儿都反应不过来。

    曾泉,那个她最爱的男人,差一点就——

    “希悠,是霍书记的人通知了这件事,给了名单,要不然,阿泉怎么会脱险,怎么会这么顺利地解决这些问题?”苏以珩道。

    方希悠,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希悠,以后,不要再那么看待霍书记和迦因了。他们两个干的好,霍书记的声望好,对于阿泉只是好事不会是坏事。这一点,你要记清楚。你要是再把他们当做竞争对手,只会是一件亲者痛仇者快的事。你明白吗?”苏以珩道。

    方希悠,一言不发。

    她怎么会不明白呢?霍漱清帮助曾泉,她要感激。霍漱清一直都在帮助曾泉,或者说他妈两个是在互相帮助,总是在互相帮助,好像很有默契。

    “你知道吗,以珩,这些年,漱清和阿泉两个人,真的是,心有灵犀的那种,你知道吗?”方希悠说着,看着苏以珩,“他们两个人互相帮助,互相配合,很多事都是这样。”

    “这样,不是很好吗?”苏以珩道。

    这一点,苏以珩是知道的。

    “是啊,很好。很好啊!”方希悠叹道,“可是,你知道吗?他们的心有灵犀是因为什么吗?是来源于哪里吗?是因为迦因,因为迦因,他们——”

    “希悠,这件事,再想了。”苏以珩道。

    “我不应该去想,可是,事实就摆在那里。阿泉对漱清在感情上很亲近,他们关系很好,都是因为迦因!”方希悠道。

    “就算是这样,又有什么关系呢?”苏以珩道。

    “什么关系?你怎么能这么说?”方希悠道。

    苏以珩叹了口气,道:“好,我不说了,你说吧,我听你说。”

    方希悠摇头道:“我不想说了,就这样儿吧!你说的对,我是要改变自己的态度了。”

    苏以珩看着她。

    “敏慧和逸飞要结婚了,是吗?”方希悠问。

    苏以珩点头,道:“逸飞说这次不订婚了,直接结婚,我觉得还是订婚办一下,我也不想敏慧就那么嫁过去。”

    “你不怕再出岔子吗?”方希悠问,没等苏以珩回答,她就说,“迦因是不是还不知道?”

    “额,应该是不知道。你怕她和逸飞说什么吗?”苏以珩问。

    “上次就发生了那样的事,这次,还是——”方希悠道。

    “我想这次应该不会了。迦因在回疆那边那么忙的,哪有精力管这边的事?而且,逸飞应该不会再那么草率了。”苏以珩道。

    “应该吧!”方希悠道,“逸飞很清楚目前的处境,为了迦因,他必须这么做。”

    苏以珩看着方希悠,沉思良久,才说:“希悠,你,是不是和逸飞说过什么?”

    方希悠看着他,端起酒杯喝了口,道:“我和他说过,如果他要让迦因不再被怨恨,就只有远离迦因。看来他也的确那么做了,只是他妈妈好像根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