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9章 夸老公就是日常
    此时,苏以珩的脑子里突然有个想法。关于逸飞和敏慧结婚的可能性,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可是,他不愿意那么想,不想——

    如果真的是那样,那么这段纠缠不清的感情,该由谁来负责呢?

    苏以珩一言不发。

    就在苏以珩和方希悠在说沪城事件的时候,曾泉想了想,还是给覃逸飞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泉哥,你好。”覃逸飞道。

    “逸飞,你好,还没休息吗?”曾泉缓步走向门口,走向院子。

    “嗯,还没有,在工作。”覃逸飞道,“你有事儿吗,泉哥?”

    “我想见你一下,想和你谈谈。你在家吗?”曾泉问。

    “没有,我还在公司这边。”覃逸飞道。

    “哦,那你把地址给我发一下,我没去过你那边。”曾泉道。

    “好的。”覃逸飞说完,曾泉就挂了电话。

    原以为叶敏慧回来了,覃逸飞也是回家了,曾泉就准备直接走过去了,却没想到他还在公司里面。

    上楼换了件衣服,曾泉也没有和叶敏慧说,碰见叶敏慧就只说“有事出去一趟”,叶敏慧也没有追问。本来就是哥哥,也不该是她追问的。

    夜晚的城市,依旧是喧嚣不止。

    曾泉看着车窗外那浓烈的夜色,那川流不息的车流,不禁叹了口气。

    逸飞,他为了迦因——

    拿出手机,曾泉给苏凡拨了过去。

    苏凡刚把孩子们哄睡着,腰酸不已,准备楼下喝点东西歇会儿,手机就响了。

    “你回家了?”苏凡问曾泉道。

    “没有,有点事出去一下,在外面儿。你呢,漱清还没回来吗?”曾泉问。

    “是啊,他还在忙。明天要去京里,今晚他回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了。”苏凡道。

    “我看见你们的新闻了,漱清说免费教育是你提的?”曾泉道。

    苏凡笑了,道:“也不能完全说是我,霍漱清支持我的,是他先给我说的,然后我才去调研做报告什么的。”

    曾泉听她这么说,不禁摇头叹气了。

    苏凡听见了他的叹气声,笑问:“你怎么叹气了?是不是觉得我们这么做太仓促?”

    “没有没有,这件事本来没有任何问题,一点问题都没有,非但没有问题,反倒是很好,应该会有很好的效果。”曾泉道,“我完全没想到你们会这么做,很意外,也,额,很佩服。”

    苏凡笑了,道:“那你还叹什么气?”

    “还不是因为你动不动就夸霍漱清?什么好的都是霍漱清。”曾泉道。

    苏凡听他这么说,不禁笑了,没说话。

    “哎,我说,曾迦因,你能不能稍微矜持一点,不要把夸老公当成你的日常?”曾泉道。

    苏凡笑着,道:“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得得得,我这一点说不过你。你啊,就是撒狗粮专业户了。”曾泉道。

    “好吧,那我不撒了,免得你抗议。”苏凡笑道。

    曾泉也不禁笑了,却说:“额,这件事,我还是,想夸奖你一下,你做的非常非常好,迦因。”

    “还有吗?继续夸。”苏凡笑着说道。

    “好吧,那我就继续了。等会儿你可别嫌我说太多啊!”曾泉道。

    “才不会呢!这世上没人嫌弃表扬多的。”苏凡道,“说吧,我坐着听。”

    “干嘛坐着?怕我说的你太心虚,摔倒了?”曾泉笑着道。

    “我有什么心虚的啊?本来我就很多的优点,多的数不清。”苏凡道。

    说着,苏凡还是忍不住笑了。

    “你的优点有多少,我可是不知道,不过我现在可知道你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了。还能不能稍微矜持一点、谦虚一点,苏凡同志?”曾泉道。

    苏凡笑了,道:“我这不是要配合你表演吗?老让你一个人腆着厚脸皮,多难堪啊!怎么说都要陪你演一下。”

    曾泉无奈地笑了,道:“好吧,那看来我还得谢谢你才行,这么配合我。”

    “不用客气,好歹你是我亲哥,不帮你就说不过去了。”苏凡笑着说道。

    曾泉无声笑着。

    “其实,这件事,还是我应该谢谢你的,是你启发了我的。”苏凡道。

    “我吗?我居然什么时候做了这么伟大的事?赶紧说出来,让我为自己骄傲一下。”曾泉坐正身体,笑问。

    苏凡笑着,道:“你还记得当初在云城的时候,咱们两个一起去莲花乡救灾那次?”

    “你说的是推着自行车送救灾物资的那次?”曾泉问她。

    苏凡“嗯”了一声,结果曾泉的嘴角,溢出深深的笑意。

    果然,他们都想到一起去了。

    “你和我说,爱国就是爱每一个国民,去帮助每一个国民。我一直都没有忘记你说的话,虽然,额,没有什么机会去做事——”苏凡道。

    “看来我一不小心就变人生导师了啊!这可得好好庆祝才行。”曾泉笑着说。

    “你就贫吧!我是不该和你说这话,让你嘚瑟的。”苏凡道。

    “别别别,好歹是亲兄妹啊,你不得让你哥嘚瑟一下?”曾泉笑道。

    司机坐在前面,对曾泉的话听的一清二楚。

    难得市长会这么,这么轻松开心地说话啊!

    “好好好,让你嘚瑟,你先继续嘚瑟啊,我就不打扰你了。”苏凡道。

    “别别别,我开玩笑的。”曾泉道,顿了片刻,曾泉便说,“其实没什么别的事,就是想跟你说,我为你骄傲,迦因!”

    “谢谢你,我也,一直为你骄傲,哥!”苏凡微笑道。

    一声“哥”,让曾泉的心头,重重地颤抖了。

    是啊,哥!

    “好吧,我就接受了你的感谢。你早点休息吧,我要去忙了。”曾泉道。

    “嗯,晚安。”苏凡道。

    说完,苏凡就挂了电话。

    曾泉的车子,停在了覃逸飞公司的大楼下面。

    秘书赶紧给他拉开车门,曾泉走下车子。

    他抬头,看着那高耸的大楼,抬步走向了楼门口。

    得知曾泉要来,覃逸飞亲自在楼门口等着。

    “你怎么下来了?”曾泉看见覃逸飞,赶紧加快步伐走向他。

    “市长来指导工作,要是不迎接就太过分了,我还想在这上海滩混呢!”覃逸飞笑着说。

    曾泉笑了,拍了下覃逸飞的胳膊,道:“走吧,上去看看你的公司。”

    说着,曾泉就推着覃逸飞的轮椅,往楼里走,保安赶紧站在门口行礼。

    到了这个点,大楼里依旧是有不少人在工作的。这座大楼是出租给了很多公司使用的写字楼,覃逸飞和江津只是租下了其中的五层。

    和覃逸飞一起上了电梯,曾泉才说:“人家做生意都要弄个大门面,你怎么就把自己藏在这楼里了?”

    “我现在还没赚钱,搞那么大排场,我压力很大的。”覃逸飞笑着说。

    “回头给你一个特批,前提是你干好了才有。”曾泉笑道。

    “特批?”覃逸飞的轮椅被曾泉推出了电梯。

    “嗯,你好好干,我心里有数,早给你预备着呢!”曾泉道。

    覃逸飞愣住了。

    “敏慧和我说过你们的一些规划和项目,我觉得,很不错,真的,即便你不是我妹夫,我也会这么说。”曾泉道。

    妹夫——

    “你,知道了?”覃逸飞问。

    “嗯,敏慧刚在家里和我说了,所以,我过来恭喜你。”曾泉道。

    两人走进了覃逸飞的办公层——

    “这是你的办公区?”曾泉看着眼前这有些不太那么传统的办公区,问道。

    “嗯,是不是很特别?”覃逸飞让助理打开了所有的灯,含笑抬头看着曾泉。

    “是啊,额,有种很现代活泼的感觉,和你们的理念,很搭配。”曾泉环抱双臂,看着眼前这一切,道。

    “你要是喜欢这种风格,也可以改造一下你的办公室。”覃逸飞笑着道。

    “我那里是变不了了,不过,额,我倒是很想来你这里体验一下。”曾泉笑了,道。

    “欢迎你随时来体验,不过,我可付不起你的工资啊!”覃逸飞道。

    “你不收我体验费就行了。”曾泉笑道。

    这是年轻人的世界,是崭新的环境。

    曾泉看着这一点都不传统的办公环境,心想。

    “如果我失业的话,还真想跟你一起干!”曾泉道。

    即便是看着这环境,曾泉也可以想象在不久以后这里会有一批朝气蓬勃、充满干劲却又有思想和抱负的年轻人在这里实现他们的梦想,大家的梦想。

    “那我求之不得啊!”覃逸飞笑着说道。

    曾泉笑了,道:“不过,我是没机会在这里和你一起工作了,只能为你们做后勤,这就够了。”

    “来,这边走,泉哥,我的办公室在这边,我们去里面坐着谈吧!”覃逸飞道。

    曾泉便推着覃逸飞往办公室而去。

    就在曾泉来到覃逸飞办公室的时候,霍漱清也从办公室出来了,准备回家。

    大楼里,却没有多少灯在亮了。

    他上了车,车子便朝着大门口开了出去。

    一路上,车子很平稳,而周遭的环境,霍漱清也很熟悉。

    这个熟悉的环境下面,有很多东西,在这些日子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在不久的将来,变化会更多更深远。

    手机,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