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0章 风雪夜归人
    是江采囡打来的。

    “漱清,你好。”江采囡问候道。

    “嗯,有什么事吗?”霍漱清问。

    “我到沪城了。”江采囡道,“今天办了入职手续。”

    霍漱清“哦”了一声。

    这是他和曾泉说过的,让曾泉想办法把江采囡弄到沪城,这样江采囡可以有机会为他做点什么。尽管现在霍漱清也没指望江采囡会做什么,可是曾泉还是把这件事给办了。虽然这件事对于曾泉来说不是难事,可是江采囡还是很感激霍漱清这么做的,毕竟,把她贬到偏僻的省份,她是不乐意的。

    “谢谢你,漱清!”江采囡道。

    “不客气。”霍漱清道。

    限制江采囡也没什么话可以说了,她给霍漱清提供的信息,似乎根本没有用处,因为霍漱清用了雷霆手段处理他的困境。他不需要那种柔和的妥协!

    “那我就挂了,打扰你了。”江采囡道。

    “采囡——”霍漱清叫了她一声。

    “是。”江采囡的心头一颤。

    “我明天要进京,你能给我和你父亲安排一个见面吗?”霍漱清道。

    江采囡愣住了,问:“你,要见他吗?”

    “嗯,我想要和他亲自谈一谈。”霍漱清道。

    江采囡想了想,道:“好,我马上去办。安排好了就给你消息。”

    “麻烦你了。”霍漱清道。

    “我明白。”江采囡道,“谢谢你,漱清。”

    “不客气。”霍漱清挂了电话。

    江采囡听得出来他的声音很冷静,应该说,他好像是成竹在胸一样。

    而江采囡说“谢谢”,不是说调职这件事,而是,她感谢霍漱清还是给了他们江家一个机会。她应该感谢霍漱清!

    现在霍漱清提出了直接见面,她不能让父亲拒绝,哪怕父亲真的拒绝,她也要拼尽全部的努力,保住江家,让江家可以得到这个机会,最后的,生机!

    江采囡想了想,立刻查了下航班,赶紧订了一张机票,马上去机场。

    霍漱清并没有去想江采囡会怎么做,他明天要去京里开会,要见首长,报告这次回疆的事件,以及人代会的情况。除此之外,他还要和岳父见面谈曾泉的事。沪城事件对于曾泉,乃至整个团队来说都是一个警醒,他们不能继续再执行之前的方针了。要保护曾泉,必须用其他的办法,更加有效的办法。这是两件事。第三件事,就是和江家见面,给江家最后一个机会。也许,他出面会比江采囡更加有效果,如果江家还有犹豫的话,他去见江采囡父亲,可能会得到他想要的结果。

    太多的事,在霍漱清的脑子里纠缠着。太多,太多。过去的,现在的,还有未来。眼前的,远方的。头,突然有点疼。

    他闭上眼睛,静静地揉着自己的头皮。

    是因为太累了吗?

    他以为自己早就习惯这一切了呢!可是没想到还是,会累啊!

    明明他现在才四十多岁,四十三了吗?过了年,就四十四了啊!苏凡也就要三十岁了。

    霍漱清睁开眼,看着车窗外。

    漆黑的夜里,有一些小颗粒在风中飘洒着。

    下雪了。

    他见到她的那一天,也是个下雪天。

    车玻璃上,突然映出了初见她的模样,那个系着红色围巾、穿着白色羽绒服的女孩。那乌黑的头发,那白皙的面容,还有那,柔柔的眼神。

    那个时候,他就在想,是不是她的眼睫毛和她的眼神一样柔软呢?那时候虽然没有喝几杯酒,可是居然有了那种醉了之后才会有的想法。

    雪初啊!

    想到此,霍漱清不禁笑了。

    一晃多少年过去了,那个看着他会怯怯的女孩,已经成为了他的妻子,为他生了两个孩子,守在他的身边,和他一起走这一条艰难的路。

    怎么会想起她了呢?明明天天都在一个家里,都在一张床上,怎么会想起来?是因为看见雪了吗?

    雪初——

    想起这个名字,霍漱清又有点头疼了。

    这个名字,连着的,还有小飞,在他不在的那三年里,守在她身边的小飞。

    霍漱清闭上眼睛,太阳穴“突突”跳着。

    小飞啊,过几天元旦就去沪城看看他,听说他现在整天就忙着公司的事,除了康复训练就是公司的事。这小子,就那么着急吗?不能等身体好了再去忙工作吗?

    霍漱清知道,叶敏慧一直在覃逸飞身边,两人几乎是形影不离。这是覃逸秋告诉他的。覃逸秋还告诉他,她母亲是希望小飞和叶敏慧结婚的,可是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情况。

    回家的路,漫长又短暂。

    霍漱清的车子,开进了家属院,开进了自家的院子。

    他下了车,抬头就看见了客厅亮着的灯。

    眼前,风雪依旧在飞舞着,可是,客厅里的灯,那么的温暖。

    曾经多少年,他一直渴望着的就是这样的场景,站在家门口可以看到那温暖的灯光,等着他回去的灯光。他从未和别人说起这件事,因为没有多少人会理解他的这种渴望,对家的渴望,对心灵安定的渴望。这个世上,也只有苏凡给了他这份温暖,给了他内心平静,给了他依靠。

    雪花,越来越密集了。

    霍漱清抬头,雪花就落在了他的脸上。

    漆黑的夜空,这么大的雪,但愿不要再有牧民受灾了。

    自从上次那个地方发生雪灾后,省里就发文让基层政府安置本地的牧民,保持通讯畅通,为牧民提供保暖设施,为畜群提供草料,尽量避免大雪造成过大的灾难。可是,回疆太大了,民族有太多,牧民也太多了,想要彻底安置他们,真的很难。毕竟没办法让那么多的人都搬迁走,还有他们的牲畜呢!

    慢慢来吧,等到春暖花开,就开始解决这个问题。虽然没办法调控下雪的量,可是可以在调整牧民和牲畜的生存状况,让他们在冬天可以远离危险的地方。

    “霍书记?”秘书不明白领导为什么到了门口还不进去,便小心地提醒,“夜深了,您别着凉了。”

    “哦,没事。”霍漱清这才反应过来,走向了家门口。

    他刚伸手去开门,门就开了,露出了苏凡的脸。

    雪花被一阵风吹过,霍漱清微微愣了下,却见她对自己笑了。

    风雪夜归人,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我看见你在外面。”苏凡微笑道,让开门,他就进来了。

    帮他脱去外衣,轻轻拍着衣服上的雪,苏凡便说:“你站在外面干什么?怎么不进来啊?”

    “额,没什么,就是,想了点事情。”霍漱清道。

    秘书便告辞离开了。

    “想事情?”苏凡不解。

    霍漱清看着她,想了想,道:“走,跟我出去。”

    说着,他就拉着她的手往外走。

    “穿个衣服再走啊!”苏凡道。

    “没事儿,就一会儿。”他说着,紧紧拉着她的手走出了家门。

    “怎么了吗?”她问。

    “你看——”他指着天空,道。

    “雪?”她问道。

    “嗯,仔细想想,咱们两个也认识很多年了啊!从云城下雪的那一天——”霍漱清道。

    苏凡微微笑了,靠在他的胸口。

    “你记得吗?当初在云城的时候,额,就是我第一次坐的你车的时候。”苏凡道。

    “嗯,我记得,那是个下雪的夜晚。”他说。

    苏凡看着他,愣住了。

    “怎么了?”他不禁笑了下,问。

    “没什么,只是——”苏凡道。

    “只是我怎么会记得,是吗?”他问。

    苏凡点头,道:“我以为只有我记得——”

    “关于我们的一切,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他说着,轻轻亲了下她的额头。

    他没有告诉她,在她离开的那三年里,他曾经在下雪的日子里,不止一次把那一晚的路线走了一遍又一遍,不止一次看着那闪烁着圣诞节灯饰的路边,坐在车里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希冀她的出现。

    “云城下雪的时候不多,乌市经常下雪啊!”苏凡道。

    “是啊!”霍漱清道。

    两个人看着眼前的飞雪,霍漱清歪着头看着她。

    “怎么了?”苏凡看着他,问。

    他微微摇头,道:“只是觉得时间过的很快,一眨眼就——”

    “一眨眼就老夫老妻了。”苏凡笑着说。

    “你这丫头——”他也不禁笑了,从她背后抱住她,下巴抵在她的肩上,“好在以后不会再分开了。”

    “你不会嫌我太吵吗?”她笑问。

    “你应该换个词,是聒噪。”他说。

    “讨厌,你才聒噪,我没有聒噪。”苏凡道。

    霍漱清笑了,他的笑声,在她的耳畔。

    她转过脸,亲了下他的鼻尖。

    可是,她刚要转过头,却被他卡住了下巴,让她没办法转过去。

    就在她愣神的工夫,他的唇就袭了过来。

    唇齿纠缠,在这飞雪的天地间。

    与此同时,沪城是另外一番天地。

    虽然同样是冬日,却丝毫看不到回疆的飞雪。

    站在覃逸飞的办公室落地窗前,曾泉望着外面那璀璨的沪城的夜色。

    “哥,你的咖啡。”覃逸飞道。

    曾泉转身,接过覃逸飞端的咖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