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2章 只是因为看见了她
    离开了覃逸飞的办公大楼,曾泉回头,看着那稀稀落落的灯光,上了车子。

    覃逸飞会怎么做呢?曾泉并不知道,可是,他希望覃逸飞会幸福,找到属于他自己的幸福,也,让敏慧得到她应得的幸福。

    那么,他自己呢?

    曾泉看着车窗外,往事一幕幕浮上心头。

    他和方希悠之间,到底该,如何相处?他已经没有机会找到自己想要的爱情了吗?或者说,现在的他,爱情之于他根本就是个奢侈的不得了的东西,再,也没有机会了吗?

    或许吧,自从他选择了这条路的时候,自从他和方希悠从离婚的边缘走回来的时候,他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不是吗?因为,他已经失去了自己最珍视的东西,失去了那个最本真的曾泉,失去了他想要的自由。

    可是,人生不就是这样吗?总是在得失之间转换,总是会在某个瞬间,去回忆往昔的美好,让这些美好的回忆,支持着自己走上那条艰辛无比的道路。所谓的艰辛,所有的艰辛,都是为了守护曾经拥有的美好,为了那些美好可以延续下去,哪怕不是在自己的身上。

    曾泉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车窗户上就出现了一层薄薄的雾气,那一瞬,他仿佛看见了记忆中定格着的那张照片,他和苏凡灿烂笑容的照片。那样灿烂的笑容,让现在的他看见了也会不禁露出微笑。可是,再一次看去,车窗上,却什么都没有,没有他的影子,只有窗外的霓虹。

    只有那一瞬,也足够了。

    足够了!

    此时的覃逸飞,坐在轮椅上望着窗外这不夜城的璀璨。在这样的都市里,每个人都在来来去去。正如这个世界,每个人都在自己的轨道上走着,那些看不见的轨道,交错纵横。只是,这样的世界,他又得到了什么呢?就连他自以为正确的事,自以为的解脱,也会让自己最珍视的那个人受到伤害的时候,他又如何这样做下去?说到底,他只是自私而已,自私地爱她,自私地为她好,却,最终,只是让她成为自己逃避现实的一个借口。

    他的双手,贴在窗玻璃上,却又攥成了拳头。

    如果这一切,如果这一切都是他自私的逃避的话,那么,他的未来,他,又该如何选择?他,又该怎么做?

    夜色,深深的降临在这座城市。

    玻璃上,流下了一道道密密的水柱。

    覃逸飞抬头。

    周围楼上的霓虹,照在这些水柱上,反射着彩色的光,彩色的,却让他看不到未来。

    他不想再去伤害她,他不能伤害她,绝对,不能!他又怎么忍心呢?她根本不能承受这一切,不是吗?

    “逸飞?”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这寂静的空间里想起。

    他回头,是苏凡?

    覃逸飞愣住了,看着她,看着她走向自己,可是,她的脸上,没有笑容。

    “雪初?”他叫了她一声。

    可是,她没有回答,只是站在他面前,静静站着,一动不动。

    “雪初?你怎么了?”他问。

    她没说话。

    “雪初,对不起,对不起!”他说着,伸手想要去牵她的手,可是,手一伸出去,什么都没有。

    眼前,明明什么都没有。

    雪初——

    “小飞,小飞?”耳畔,突然传来姐姐的声音。

    覃逸飞猛地睁眼,一脸茫然看着周围。

    周围有什么人?只有姐姐。

    “姐?”他的声音沙哑,叫了一声。

    “你醒了就好。”覃逸秋眼里含泪,道。

    “我,怎么了吗?我在哪里?”覃逸飞朝着四周望去,却是在医院。

    “你昏迷了一夜了。”覃逸秋擦着泪,道。

    “我,昏迷?”覃逸飞没明白。

    覃逸秋点头,道:“昨晚小乔打电话给我,说你在办公室突然,受伤了——”

    “受伤?”覃逸飞完全没有印象了,可是,身体一动,的确是感觉到了疼,骨头里传来的疼。

    “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覃逸秋问。

    “没事,没什么。”覃逸飞道。

    从覃逸飞秘书那里,覃逸秋得知昨晚曾泉去见了覃逸飞,两个人谈了什么,谁都不知道。可是,在曾泉离开后,覃逸飞就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不知道在想什么。秘书说,他去跟覃逸飞说已经十点半了,是不是该回家休息了什么的,结果看见覃逸飞撑着轮椅站起来,扶着窗玻璃走了两步就倒在地上了。秘书赶紧跑进去,就看见覃逸飞的头撞在了窗边的花盆边上,流了不少的血,整个人已经昏迷了。

    “你看见他站起来了?”覃逸秋问秘书小乔。

    “是的,我当时愣住了,不知道覃总怎么了,他就那么突然朝着一片黑暗走了过去,结果——”秘书小乔说。

    简直就是灵异事件啊!

    “他看见了什么吗?”覃逸秋问,“当时除了你,还有谁在?”

    “没人了,那时候曾市长已经走了半小时了。”秘书道。

    覃逸秋陷入了深思和不安。

    父母都不在家,父亲昨晚就去了京城,母亲也去了榕城探亲,叶敏慧在曾泉那边住着,覃逸秋没有和任何人说,她怕大家担心。

    “他口袋里的那个药少了。”秘书低声告诉覃逸秋。

    覃逸秋盯着小乔。

    那个药?

    “你,给江津打电话。”覃逸秋道。

    秘书赶紧起身去给江津打电话说了。

    这是昨夜覃逸飞被送来医院的时候发生的事,而覃逸飞不知道。

    医生跟覃逸秋说,止痛药不会让人产生幻觉,可是不知道覃逸飞有没有再服用其他的药物,毕竟他的身体在康复训练的时候会产生巨大的痛苦,这样巨大的身体痛苦,也会带来人精神上的痛苦。有些病人会服用其他的一些精神类的药物来缓解疼痛,而精神类的药物,往往会产生幻觉,特别是在人精神极度痛苦的时候过量服用的话。覃逸秋是知道的,覃逸飞在服用一些精神类的辅助药物,那些药物都是江津给他弄的。覃逸飞一般极少服用,可是小乔告诉覃逸秋,最近,特别是自从叶敏慧来了之后,覃逸飞服用那种药物的次数明显变多了,药物变的少了。

    覃逸秋不知道是不是那种药物让弟弟产生了幻觉,然后让自己受伤,她必须把江津找来问。

    此时,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姐姐,覃逸飞也觉得于心不忍,便说:“姐,我没事,你回家吧!”

    “你别说话了,我让小乔叫一下医生过来给你检查。”覃逸秋说着,就起身了。

    走到病房外间,覃逸秋让江津进去了,又派小乔去请医生。

    江津看着覃逸秋那疲惫的表情,道:“逸秋姐,你别担心,会好的。”

    “以后,不要再给他那些东西了,江津。”覃逸秋道。

    江津点头道:“我知道了。”

    “他是不是感觉自己看见了迦因?”覃逸秋背对着江津,低声道。

    江津愣住了,不语。

    “刚才他喊着迦因的名字醒过来的,你说,他是不是觉得自己看见了迦因,才出了这样的意外?”覃逸秋道。

    “逸飞他,他已经向叶小姐求婚了,这是事实。其他的,不管他觉得自己看见了谁,都是,都是我们的猜测。”江津道。

    覃逸秋愣住了,回头,看着江津。

    江津没说话,走进了病房,走到了覃逸飞的病床边。

    “还没有通知叶小姐。”江津对覃逸飞道。

    “我想安静一会儿,不要让她来了。”覃逸飞道。

    “嗯,要不,你去我那边住几天?”江津道。

    “我姐把我的药都收了,是吗?”覃逸飞问。

    “嗯。”江津应声。

    “那我就哪儿都去不了了。”覃逸飞道,“没事。”

    “逸飞,你——”江津刚开口,覃逸飞看着他,医生就进来了,江津便闪到了一旁。

    覃逸秋站在旁边,看着医生给弟弟检查,听着弟弟和医生说话,一颗心,却悬在半空,空空的。

    怎么会这样?

    检查结果,一切都好,除了头皮被擦破,脑ct结果也没问题,至于他的双腿,也是擦破了皮。

    “一周之内暂时不要再进行康复训练了,要不然他的腿会承受不来。”医生对覃逸秋说。

    “那些药,”覃逸秋问,“会怎么样?现在不让他吃了的话,他会不会疼的受不了,或者,会出现上瘾的症状?”

    “您说的这些情况都会出现,我给他替换一下止疼剂,可是,止疼的药物都是不能多吃的,很容易产生药物依赖。至于他之前服用的那个药,”医生顿了下,道,“戒断期间,用其他的办法来替代——”

    覃逸秋点头。

    “覃小姐——”医生叫了她一声。

    “您说。”覃逸秋道。

    “病人是不是很久都没有和心理医生聊过了?”医生问。

    “他每次都会去,只是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聊。”覃逸秋道。

    “让他舒缓内心的压力,积极面对生活,才会让他解除对药物的依赖性。如果他的内心一直不能纾解的话,以后——”医生没说下去,覃逸秋点点头。

    “我明白,我明白。”覃逸秋道。

    可是,走出了医生办公室,覃逸秋冲进了洗手间反锁了门,哭了起来。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