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4章 不能成为罪人
    车子,远离了机场,霍漱清闭上了双眼。

    昨晚江采囡紧急回京去见她父亲,企图促成霍漱清和她父亲的这次见面,可是,直到现在,直到霍漱清的飞机降落在首都机场,也没有回复。是她父亲依旧不同意呢?还是江采囡被限制了自由,而她父亲将这件事密报了叶首长?

    霍漱清陷入了深思。

    要见江采囡父亲,这不是霍漱清的心血来潮。上次江采囡从中斡旋失败之后,霍漱清就一直没有放弃这个念头。江家是叶首长的重要支柱,虽然不是嫡系,可是江家在叶家集团内部也是有着非同一般的影响力的。然而,江家和曾家之间这么多年的恩怨,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化干戈为玉帛的。别说江家不相信曾家,曾家也是不相信江家的,毕竟有苏凡和江启正的命案在那里,信任谈何容易?

    即便是霍漱清和曾元进提出来,可曾元进也不怎么支持。曾元进担心霍漱清太过着急结盟,反倒容易被对手利用。在这个关头,还是小心一些。

    只是,对于霍漱清来说,和江家结盟是他桌上的一个重要的备选。如果说之前还不迫切的话,在曾泉发生这件事之后,情势似乎变得急切了起来。

    保护曾泉,该怎么保护?这是个问题,很重要的问题。

    这次曾泉的事,不光是让霍漱清,还有曾元进也意识到了在叶首长内部有自己人的重要性。

    只是,这个问题,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特别是要在关键的位置培植自己人——

    霍漱清认为,江家可能是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途径。江家是老资历的家族,虽然势头不比新贵叶首长,逼不得已才投靠了叶首长这一边,可是,即便如此,就像老话说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江家的力量,不容小觑。也许正是如此,江采囡父亲才没有对霍漱清的提议动心吧!

    那么,江采囡这边,情况又是如何呢?

    霍漱清并不知道。

    江采囡连夜赶到了江家,父亲已经入睡,可她等不及,硬是恳请父亲的秘书把父亲叫了醒来,其实是哄骗起床的。结果父亲一看见江采囡,就大概猜到怎么回事了,折身就要回去卧室。

    “爸——”江采囡一把拉住父亲的胳膊。

    “你现在怎么一点分寸都没有了?居然帮助她——”父亲没有理江采囡,呵斥秘书道。

    “对不起,首长,是——”秘书忙解释。

    “爸,您别骂他,是我逼着他干的,您要骂就只管骂我一个人。”江采囡道。

    “骂你一个人?你以为我不会吗?”父亲道。

    江采囡松开父亲的手,秘书赶紧关门离开了,书房里只留下江采囡和父亲。

    “你回来干什么?”父亲问道。

    语气还是很不高兴的。

    “爸,沪城的事,您知道了吧?”江采囡问。

    “你说的是哪一件?”父亲坐在沙发上,看着江采囡。

    “针对曾泉的暗杀事件。您知道,是吗?”江采囡道。

    “哦,这事儿啊,听说了。”父亲似乎并不怎么在意,翘着腿坐在那里,视线也不在她身上。

    “您很早就知道了,是吗?”江采囡走向父亲,问。

    父亲没说话,扬扬眉。

    “您知道这件事有多么严重吗?您——”江采囡逼问道。

    “我知道又怎么样?你以为我会告诉你,然后让你告诉霍漱清,是吗?”父亲盯着她,道。

    “爸,您怎么,您怎么可以这么糊涂?”江采囡道。

    “我糊涂?我看是你糊涂!你被霍漱清迷的已经不知道青红皂白,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是不是?”父亲道。

    “爸——”

    “我问你,谭静是不是被你给卖了?是不是你跟霍漱清都把底兜出去了?”父亲质问道。

    “这,这还用得着我和他说吗?霍漱清他要是连这个都看不出来,不是老早就被你们给——”江采囡道。

    “现在谭静那边,一点进展都没有,别说是霍漱清了,就是苏凡,她都没办法接近,简直就是,功亏一篑!”父亲道。

    “爸,停手吧!”江采囡坐在父亲身边,道。

    父亲盯着她,道:“我跟你说过了,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起霍漱清。我不想让别人以为我女儿背叛了江家之后,我也背叛了——”

    “如果我真的可以背叛江家就好了,我就不会,不会夹在您和霍漱清中间这样,这样——”江采囡低下头,道。

    父亲看着她。

    “爸,曾泉,是首长选中的人,曾家和方家一定会拼劲全力把他推上去。抛开这个不说,单说霍漱清。您公正看一下,看一下现在全国的官员,您觉得,有多少人能像霍漱清一样优秀?有多少人能有霍漱清的年纪和资历?不管曾泉能不能上的去,霍漱清肯定能的。霍漱清的工作能力,还有他的想法,都是会让这个国家发生天翻地覆变化的,他会让我们这个国家变得更好,他会让老百姓生活更好。爸,难道您不想看着那一天的到来吗?难道您就要让叶首长他们继续把这个国家祸害下去吗?”江采囡蹲在父亲面前,抬头望着父亲,眼中含泪,道。

    父亲不语,看着她。

    “爸,难道我们江家真的要做这个国家和民族的罪人吗?”江采囡道,“我们江家,当年为了这个国家流了多少血,死了那么多人,为什么到了现在,我们要沦落到和那些奸臣逆子为伍,让我们的祖先蒙羞?”

    父亲转过头,叹了口气。

    “爸,就算是不为国家想,我们也得为江家的子孙后代着想啊!为了我们的祖先着想!不能再错下去了。叶家他们可以不在乎,可是我们不能不在乎啊,爸!”江采囡劝道。

    “你要我做什么?你觉得到了现在,我还能回头吗?”父亲看着江采囡,道。

    “可以的,爸,霍漱清他——”江采囡道。

    父亲摇头。

    “已经没有机会了,囡囡,没机会了。霍漱清,是不会放过我们的,我们,早就没机会了。”父亲道。

    “爸,不会的,我相信霍漱清,也,也请您相信他,他和别人不一样,他不是那种背信弃义的人,只要他答应了,他一定会——”江采囡握着父亲的手,道。

    “你以为,霍漱清他能做得了主吗?他,不能!”父亲打断江采囡的话,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