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1章 早就无计可施了
    霍漱清一进门,就看见桌边坐着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男人,那是江采囡的父亲,他认识。毕竟同朝为官,即便再怎么有矛盾,彼此还是熟悉的。

    这一场会面,秘密进行着。

    曾泉到家的时候,霍漱清正在和江采囡父亲密谈,而曾泉尚且不知。

    家里,父亲和继母都不在,曾泉连车子都没有下,就直接乘车,给苏以珩打电话去吃饭了。

    苏以珩只要没什么特别的安排,只要在京,就一定会在家里陪着家人的,妻子孩子还有母亲。曾泉便让车子开到了小舅家里,直奔小舅妈家的饭桌。

    去小舅家里吃饭,曾泉并不轻松,叶敏慧回来了,可是她没有回家,而是去了自己的住处,并没有告诉家里人。

    曾泉来到小舅家里,一起坐着吃了晚餐,谁都没有提叶敏慧的事。晚饭后,苏静便带着两个孙子离开了,一起去玩儿了,让儿子、媳妇和曾泉坐着聊会儿。

    到了这个时候,曾泉才说了覃逸飞的事。

    苏以珩一言不发,顾希却是惊呆了。

    “逸飞怎么——现在怎么办?”顾希问道。

    可是,苏以珩和曾泉都没有说话。

    “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顾希看着丈夫和表兄,问道。

    “关于订婚的事,还是暂缓吧!你说呢?”曾泉看着苏以珩,道。

    苏以珩点头,道:“我还没开始准备,暂缓也就暂缓了。关键是这事儿这样一次次折腾,这样就算是结婚了,还有什么意思?”说着,苏以珩看着曾泉和妻子。

    “我们还是劝劝敏慧吧,老公。”顾希道。

    “劝什么?劝她放弃吗?”苏以珩问。

    “那当然了,要不然是什么?这样结婚了,真的一点意思都没有。根本不相爱的两个人,在一起能有什么好?他们将来是什么日子,难道还不清楚吗?”顾希道,“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走进火坑啊!”

    “现在的问题的关键,并非在敏慧。”曾泉端起杯子,摇晃着酒杯,喝了口,道。

    苏以珩和顾希看着他。

    “你说的是逸飞妈妈?”苏以珩道。

    曾泉点头,道:“这件事现在是两头热,可是热的不对劲,只有逸飞这边是冷冰冰的。而且,逸飞之所以和敏慧订婚,为了什么,咱们都清楚。”

    苏以珩陷入了深思。

    顾希沉默了。

    这时,曾泉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看,是方希悠打来的。

    “你忙完了吗?”他问。

    “嗯,准备回家了,你已经到了吗?”方希悠问。

    “在小舅家呢,正和以珩他们喝酒,你也过来吧!”曾泉道。

    “好的,你们等会儿,我很快就到。”说完,方希悠挂了电话。

    结束了和方希悠的通话,曾泉把手机放在茶几上。

    “我一直都不明白逸飞妈妈为什么这么执着要让敏慧和逸飞结婚,既然逸飞退婚了,那就说明他不喜欢敏慧,天下女孩子那么多,怎么她就偏偏盯着敏慧了?她有那么喜欢敏慧吗?真是不理解啊!她不喜欢迦因姐是事实,可是何必非要——”顾希道。

    “她看上的,并非完全是敏慧,还有叶家。”曾泉道,“她需要叶家来稳固覃家的势力,这是她想要的。”

    说着,曾泉抿了口酒。

    “就算是叶家有力量,可是并非只有叶家有他们想要的力量,别人家里也——”顾希道。

    “你觉得还能有谁呢?既要在一条阵线,又有和叶家同等的背景和力量,还能有谁?”曾泉道。

    “哥说的对,覃家的选择的确不多。如果不是她不喜欢迦因姐,小雨倒是个选择。”顾希道。

    “逸飞妈妈不是因为喜欢敏慧而支持这桩婚事,她看中的是叶家。春明书记和进叔以前有些过节,这些事大家都知道。逸飞妈妈也很清楚,所以,不管迦因怎么做,或者说迦因和逸飞就算是什么事都没有了,覃家也不会说选择小雨联姻,绝对还是敏慧。”苏以珩道。

    顾希长长地叹了口气,道:“你说的有道理,选来选去,覃家要联姻的话,叶家是最好的选择。再加上敏慧那么爱逸飞,他们就更加——可是,这么一来,敏慧和逸飞不就可怜了吗?他们的一生,就被家人拿来当做——”

    曾泉和苏以珩都端着酒杯喝酒。

    “可是,这样的话,我们还能阻止这件事吗?劝敏慧也不管用啊!”顾希道。

    “要联姻的话,他们会找叶家来商量。敏慧这边,也许,就算是她放弃,也未必真的管用。”曾泉道。

    “叶家一定不会答应的。”顾希道。

    “未必。”苏以珩道。

    顾希看着丈夫,道:“为什么?大家都那么疼敏慧的,不会——”

    “覃家是政坛新贵,和覃家联姻,是很多名门都在想的事。可是,覃家能做的最好选择就是敏慧,而对于叶家来说,联姻覃家,也是利大于弊。所以,即便小舅和小舅妈不同意,其他人也会同意。”曾泉道。

    “也许,我们真的无计可施。”苏以珩叹了口气,对妻子道,“叶家要考虑家族的利益,他们会要权衡利弊。所以,这桩婚事,早就不是逸飞和敏慧自己能控制,也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了。”

    顾希沉默了,什么都说不出来。

    “何况现在还有阿泉的事在这里,叶家也是想要为阿泉争取到最大限度的支持力量,怎么会愿意因为敏慧而失去覃家?”苏以珩补充道。

    “我不想利用这份联姻而得到覃家的支持!”曾泉道。

    苏以珩和顾希看着他。

    “如果要靠联姻才能得到覃家的支持,那我还有什么用呢?也没有人会愿意信任我支持我,是不是?”曾泉道。

    苏以珩没说话,顾希却说:“哥,你说的对!依靠别人才得到的力量,并不真正属于自己。我支持你,哥!”

    “你去看看希悠来了没,看时间快到了。”苏以珩忙支开了妻子,道。

    顾希不明所以,不过也觉得丈夫说的对,方希悠应该快到了,便拉开门出去了。

    “这件事,你觉得该怎么办?”苏以珩问曾泉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