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2章 心里的一根刺
    “这件事,我们两个来协调。舅舅家这边,我来说。敏慧和覃书记那边,我觉得你或者小舅去谈会比较好一点。”曾泉道。

    苏以珩微微点头,道:“好的,我知道了,就这么办吧!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们也只能让这件事结束了。”说着,苏以珩看着曾泉,“希悠并不同意这么做。”

    “我知道,她也是为了我才支持这桩婚事的。”曾泉道,“为了我,也为了敏慧。可是,我不想这样下去了。尽管我用自己的力量证明自己很难,可是,比起依赖这些关系来支撑起来的力量,我情愿自己来试试。”

    “嗯,没问题。”苏以珩道,“逸飞现在的情况,霍书记知道吗?”

    “他知道,我和他说了,逸秋应该也和他说过了。等会儿他回家了,我们要商量一下怎么处置这件事。”曾泉道。

    “你的意思是,不让迦因知道吗?”苏以珩问。

    曾泉点头,道:“要是现在迦因去见了逸飞,那就麻烦了。”

    “但愿逸飞可以早点走出这样的局面吧!谁都帮不了他,也只有靠他自己了。”苏以珩道。

    “是啊!”曾泉点头,叹了口气。

    苏以珩便和他碰了下杯子,两个人轻啄一下酒杯。

    “我很担心他,阿泉。”苏以珩幽幽地说。

    “我也是。”曾泉道,看着苏以珩,“靠他一个人,他没有办法走出这样的境地。再加上公司就要开张——”

    “开张的事,可以先开了,然后就江津盯着,逸飞只要决定大事就可以了。”苏以珩道,“到时候我也可以帮帮忙,先让他把身体缓过来最重要。其他的事,都可以拖,只有这件事不能拖。看看迦因的情况就知道了。”

    “逸飞的用药方面,你追查过吗?”曾泉问。

    苏以珩知道曾泉想问的是用药是否安全,便说:“这一点你放心,这方面一直在盯着,没有问题。”

    “那就好,不能让迦因的事重演。”曾泉点头道。

    两人正聊着,顾希和方希悠就来了。

    “吃饭了吗?”曾泉问妻子道。

    “嗯,在办公室吃了点,我已经给家里打电话说了给我煲了汤,等会儿到家喝点就可以了。”方希悠说着,就坐在了曾泉的身边。苏以珩倒了一杯酒递给她,方希悠接了过来。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有什么事儿吗?”方希悠问。

    几个人聊着天,没多久,曾泉就接到父亲的电话,让他回家了。

    于是,曾泉和方希悠便和苏以珩夫妇告辞了。

    夫妇两人到家没多久,霍漱清也回来了。

    回家的路上,方希悠看着曾泉坐在车上拿着手机看什么新闻,便说:“我听说逸飞住院了,严重吗?”

    “敏慧和你说的吗?”曾泉反问道。

    “嗯,敏慧回来了。她说她不想回家,就在她自己那边住着。”方希悠道,“我今天下午抽空看了她一下,她的心情,很不好。”

    “你这两天去劝劝她。”曾泉道。

    “劝?劝什么?”方希悠问,“劝她去照顾逸飞——”

    “相反。”曾泉说着,看着方希悠,“敏慧一直都很相信你,我希望你能帮忙劝她放弃逸飞。”

    方希悠愣住了,盯着他。

    “你,怎么——”方希悠道。

    “这件事,我和以珩已经商量好了,不能让逸飞和敏慧结婚。我们大家分头来做工作,让他们两个分开吧!”曾泉道。

    “你,你怎么还要这样?逸飞既然求婚了,就应该——”方希悠道。

    曾泉看着方希悠,方希悠便没有说下去,道:“你非要这么做吗?”

    “是的,我和覃书记已经达成了共识,他已经决定要支持我了,所以,我们不需要联姻来巩固关系。”曾泉道。

    方希悠盯着他,不可置信。

    到了家里,两个人才听曾元进的秘书说“部长和霍书记在谈事情,你们等会儿再过去”。

    “漱清刚来吗?”曾泉问。

    “是的,才回来一会儿。”秘书说。

    于是,夫妻两人便回去了自己的房间,没有注意到妹妹曾雨并不在家里。

    此时,在曾元进的书房里,霍漱清把今晚和江采囡父亲见面的情形报告给了岳父,曾元进陷入了深思。

    “你觉得他们可以信任吗,漱清?”曾元进道,“我们两家这么多的恩怨,你让我怎么相信江家?”

    “只要他们能做到承诺的事,那就可以相信。您觉得呢,爸?”霍漱清道,“现在是他们需要我们这边的帮助,所以,他们要提供足以让我们相信他们的东西,主动权在我们这边,而不是他们。”

    “可是我们也要有两手准备,不能全都把宝押在江家。”曾元进道。

    “是,我明白。”霍漱清道,“但是,现在我们要把那个人给拉下来,这样曾泉的位置在几年之内不会受到威胁。”

    曾元进点头,道:“是这样没错。他们要再找个人,也不是容易的事。只是,这么一来,泉儿的安全,就得更加小心了。”

    翁婿两个人聊着,曾元进就让秘书去把曾泉叫过来,曾泉很快就来了。

    曾元进便把今晚这件事告诉了儿子,曾泉看着父亲和霍漱清。

    “这件事,交给漱清来处理,你不用分心。你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多多学习,在沪城干出一番事业,这样首长那里也好看,别人也才会信任你。”曾元进对曾泉道。

    “我明白,爸,您放心。”曾泉道,说着,他看着霍漱清,道,“谢谢你,漱清!”

    “别这么说。”霍漱清道。

    “有件事,我想和你们商量一下,爸。”曾泉道。

    “什么事?”父亲问。

    曾泉便把今晚和苏以珩商量的事告诉了父亲和霍漱清,霍漱清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默默喝茶,倒是曾元进,完全不同意。

    事情牵扯到覃春明,霍漱清觉得自己最好什么都不要说,以免岳父误会什么,他便坐在一旁听着。听着曾泉的解释,霍漱清不禁想起了之前他听到的那个密报,关于覃春明秘密答应了曾泉的密报。

    那件事,在霍漱清的心里,扎下了一根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