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4章 不能留下后患
    覃逸秋拿起手机,一看是霍漱清的电话,便擦去眼泪,清了清嗓子,接通了电话。

    “漱清,怎么了?”覃逸秋问。

    即便覃逸秋做了掩饰,可是霍漱清还是听出了她声音里的异样。

    现在覃家出了这样的事,覃逸秋的心情怎么会好呢?霍漱清也理解。

    于是,他便没有再问,只是说“你在家吗?”

    “嗯,你怎么样?在京里吗?”覃逸秋道。

    “在曾家。”霍漱清一边走着,一边讲着电话,“小飞情况怎么样?”

    “身体上不是很严重,他之前在康健的时候也摔倒过,所以这次伤的也不算重,休养就好了。他用的其他的药,也停了。”覃逸秋道。

    “疼痛呢?”霍漱清问。

    “止疼药减量了,所以他觉得疼。”覃逸秋道。

    霍漱清叹了口气,覃逸秋的泪水,就涌了出来。

    “公司的事呢?也停了吗?”霍漱清问。

    “他不想停,我们也觉得不要停,让他注意力放在工作上,可能会对身体恢复比较好点。”覃逸秋道。

    “他的精力能顾得上吗?”霍漱清问道。

    “也不是说所有的事都要他亲自处理,所以也不算太忙,好歹也是有点事来分散精力。”覃逸秋说着,不禁叹了口气。

    “小秋——”霍漱清叫了她一声。

    “什么?”听到他这么叫自己,覃逸秋的泪水,不禁流了出来。

    “很多事不是你可以控制的,别太强迫自己了。”霍漱清道。

    覃逸秋流着泪苦笑了,道:“我就算是强迫自己,也没办法改变现状。所有的人,都觉得自己痛苦,我再不能——”

    “徐阿姨呢?她还是——”霍漱清问。

    “是啊,敏慧走了,她对小飞是不理不睬了,好像这儿子不是她的一样了。你说这都什么事儿?”覃逸秋道。

    霍漱清没说话,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我妈说,除非小飞亲自去把敏慧接回来,要不然就别回家了。”覃逸秋道。

    “小飞自己呢?他对敏慧的态度——”霍漱清坐在沙发上,问。

    “还是那个样子,敏慧走了这么几天,他也不问一句。”覃逸秋说着,又叹了口气。

    霍漱清“哦”了一声,没说话。

    “他没有和迦因联络,你放心。”覃逸秋忙补充道。

    “没事,小秋,我开完会就去沪城看看小飞再说。”霍漱清道。

    “你有时间吗?”覃逸秋问。

    “时间总是有的,没那么忙。”霍漱清道。

    “漱清,我想你劝劝小飞。现在家里这个样子,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覃逸秋道。

    “你想我劝他什么?”霍漱清问。

    “其实,我也不知道让你劝他什么,我自己也,什么都不知道。”覃逸秋道。

    霍漱清很理解覃逸秋的处境,现在家里这个样子,谁都可以选择坚持自己的想法,固执地,可是唯独覃逸秋没办法坚持。

    听着手机听筒里传来的低声的啜泣,霍漱清也是不禁唏嘘一声。

    覃逸秋的处境啊!

    “你见我爸了吗?”覃逸秋问。

    “嗯,开会的时候见了。今晚他有事,就没再聊了。”霍漱清道。

    “漱清,你能帮帮我吗?”覃逸秋开口道。

    “你说,小秋,什么事。”霍漱清道。

    “我知道现在和你说这些很不合适,本来我家的事已经让你很,很为难了,可现在——”覃逸秋擦着脸上的泪,道。

    霍漱清也知道覃逸秋的意思,可是他没有让覃逸秋继续说下去,覃逸秋的处境,更让他可怜。

    “我们之间还用得着说这些客套话吗,小秋?”霍漱清打断她的话,道。

    覃逸秋不语,无声哽咽着。

    “你想让我帮你什么?”霍漱清问。

    听覃逸秋说完,霍漱清便答应了,想都没有再想。

    “可以吗,漱清?”覃逸秋问。

    “嗯,我现在给覃叔叔打电话,时间还早,看他回家了没有,我去见他。”霍漱清道。

    “谢谢你,漱清,谢谢你。”覃逸秋忙说。

    正好霍漱清自己也要找覃春明谈些事情,覃逸秋拜托他了,他就过去和覃春明见个面好好坐一会儿。

    挂了电话,霍漱清坐在沙发上,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曾家想要让覃逸飞的消息屏蔽,不让苏凡知道,而覃家也是同样的想法,不过,覃家想要的更多,不光要屏蔽覃逸飞受伤的消息,更加想让覃逸飞和苏凡断绝联系,这一辈子断绝联系。

    可是,在这个现代社会,两家人来往如此密切,都在一个圈子一个阵营,哪有那么容易就说断了联系的?

    即便很难,也要这么做啊!

    霍漱清一想到自己回去回疆要和苏凡谈这些事,就忍不住头大。

    他并没有直接给覃春明打电话联系,而是坐在沙发上,静静地闭着眼睛坐着,一动不动。

    手机铃声,却打破了这一片安静。

    霍漱清睁开眼看了下,微微愣住了。

    这个号码,怎么——

    不知道是谁的号码?

    可是,他手机的这个号码是个秘密的号码,只有个别人知道的,知道这个号码的人,都不是现在来电的——

    霍漱清愣了下,却还是接听了电话,一个女声传了出来。

    “霍书记,您好,夫人要和您通话。”里面的女人说道。

    夫人?

    霍漱清这下是惊呆了。

    很快的,一个和善的女声传进了霍漱清的耳朵——

    “漱清,你好。”

    “夫人,您好!”霍漱清忙说。

    电话那边的女人温柔地笑了,道:“抱歉这么晚给你打电话,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没有没有,夫人。”霍漱清道。

    “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夫人道。

    “是,您请讲。”霍漱清应声。

    “本来我应该早点见你和你面谈的,只是拖到了现在。”夫人说着,就微微笑了,“我想请迦因到我这边来负责一个教育方面的项目,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想法?”

    霍漱清没明白,便说:“我没有意见,夫人。谢谢您!”

    “可能会让迦因到京里来一段时间,你没有问题吧?”夫人问。

    “没有没有,夫人,当然没有问题。”霍漱清道。

    “好,既然你同意了,那我就明天和迦因联系,让她尽早过来。”夫人道。

    “谢谢您,夫人。”霍漱清道。

    “别客气,麻烦迦因过来,让你们夫妻刚团聚又分开,我还是有点过意不去。”夫人道。

    “没有,夫人,我们没关系。”霍漱清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你早点休息。”夫人说完,就挂了电话。

    霍漱清听着手机里急促的鸣音,却是一头雾水。

    夫人怎么突然让苏凡来京呢?教育方面的项目?

    他是完全没有听说的。

    与此同时,电话那边,挂了电话,把手机交给勤务人员的夫人,看着身边坐着看书的丈夫道:“这样安排,可以吧?”

    “就这样吧!暂时让迦因过来,以后的话,以后再说。”首长道。

    “迦因在回疆工作还是挺不错的,我看了他们的那个项目,真是很让人意外。她能想到那一点,的确是比很多人要更让人感觉到希望。”夫人道。

    首长点头,道:“关于她和希悠的关系如何处理,这一点就交给你了。”

    “我知道。”夫人道,“迦因需要更多的机会来锻炼,我原来也以为她做不到,不过看她在回疆的表现,还是应该多给她一点机会。也许,她的思维,会改变一些事。”

    “迦因她对老百姓的需求和感受更有直接的体会,她比希悠更能理解老百姓。有她在漱清身边,漱清才不会跑偏。”首长道。

    话毕,夫人看着丈夫,问了句:“关于泉儿和漱清,你——”

    “慢慢走着看。”首长说着,合上书,站起身。

    是吗?慢慢走着看吗?

    “还有,覃家的事,你回头也注意一下,和徐梦华谈谈,不能再这样下去了。”首长对妻子道。

    “嗯,我明天就给她打电话。”夫人道。

    门关上,夜色,也越来越深。

    霍漱清不知道苏凡为什么会被夫人借用到京里,不过,既然是教育方面的项目,多半可能是和回疆的免费教育有关。可他现在得和覃春明联系,去见覃春明了。

    覃春明的电话打通了,他刚刚到家,让秘书告诉霍漱清等会儿就过来。霍漱清便没有再更衣,直接安排车子上车离开了。

    逸飞的事,这次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了吗?

    霍漱清并没有把握。可是,不管能不能解决,他都得尽全力了。

    不能再把后患留下去,不管用什么手段。

    霍漱清的车子,朝着覃家而去,覃春明换上便服,来到书房等待霍漱清。

    就在霍漱清到来之前,覃春明给儿子打了个电话,可是覃逸飞已经睡着,他的秘书接了电话,向覃春明报告了覃逸飞今天的活动。

    看来,一切都,挺正常的。

    覃春明刚挂了电话,门口警卫就打电话报告说,霍书记已经到了,覃春明的秘书就赶紧去迎接了霍漱清。

    “覃叔叔——”霍漱清见了覃春明,问候道。

    “你过来看这个——”覃春明坐在书桌边,对霍漱清道。

    霍漱清走过去,原来是一本书。

    “这是——”霍漱清问。

    “今晚别人送给我的,你还记得这本书吗?”覃春明说着,把书递给霍漱清。

    一本古书善本,霍漱清看见书名的时候就愣了下。

    “你爸爸以前就和我说,他想要收集到这本书的明本,可是一直都没有得到。正好今晚有人送给我了,你看,是不是和你家以前的那本很像?”覃春明摘下眼镜,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