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5章 虎毒不食子
    和霍漱清聊了几句关于书的事,覃春明便一起坐在沙发上,谈及今天开会的一些事情。

    “中午你和首长一起吃午饭了?”覃春明问霍漱清。

    “嗯,首长问了下关于回疆的事。”霍漱清道。

    覃春明点点头,道:“已经传开了,这件事。”

    “有什么风评吗?”霍漱清问。

    覃春明笑了,道:“怎么会没有?什么声音都有。你在回疆干的越出色,京里的议论就越多。这样也好,好过一点响动都没有的。”

    霍漱清微微点点头。

    “曾泉回家了?”覃春明问。

    “嗯,晚上到的,刚才一起聊了几句。”霍漱清道。

    “那你这会儿过来,是为了小飞的事吗?”覃春明是何等人物,怎么会猜不出霍漱清的来意?这么晚了,霍漱清登门,肯定不是什么小事情。

    “不止是小飞的事。还有另外一件。”霍漱清道。

    “另外一件?”覃春明问。

    “嗯,江家那件事。”霍漱清道,“今晚和他们见面了,谈了一下。”

    “哦,那边怎么说?”覃春明端起茶杯,喝了口,问。

    霍漱清便把谈话的大致内容概括了一下告诉了覃春明,和他告诉曾元进的同样的内容。

    而覃春明的回答,和曾元进也是一样的,四个字:静观其变!

    “我和小秋通过电话了,她和我说了小飞的情况。”霍漱清说完江家的事,就开始和覃春明聊覃逸飞的事,也就是他今晚来覃家最重要的目的。

    “你怎么想的?”覃春明问霍漱清。

    “小飞的情况,眼下要说让他正常工作,是不可能的。可是,让他去养病,恐怕也是不容易实现的。”霍漱清道。

    “那你的意见呢?”覃春明问。

    “我的意见和小秋的一样,让小飞一边疗养一边工作,也许他会恢复的快一些。”霍漱清道。

    覃春明点头。

    “覃叔叔——”霍漱清叫了声。

    “什么?”覃春明问。

    “小飞的事,他和叶小姐的婚事,和苏凡没有关系。”霍漱清道。

    “你说这个——”覃春明看着霍漱清。

    “小飞对苏凡有感情,这一点我们都很清楚,我也,也不怪他。过去的事,已经都发生了,谁都无能为力去改变。可是,事情发展到今天的地步,我们如果再不动手去干预,会失去小飞的。”霍漱清道。

    失去小飞。

    这四个字指的什么,覃春明也很清楚。覃逸飞现在留在他们身边,也未必永远会是这样愿意成为一家人。毕竟覃家对苏凡的态度有点太,而且,正如霍漱清所说,覃逸飞对苏凡是有感情的。这个感情,就足以让覃逸飞为了苏凡而离开覃家!而身为父亲的覃春明,是不想看着这样的结果的,不想失去自己的儿子的。

    覃春明闭上眼,沉默良久,才对霍漱清说:“他出事那天,和我说,我们都没有考虑迦因的处境,没有考虑迦因的感受,我们只是根据自己的需求来决定迦因的前途。所以,他就走了,去见迦因了。我不想让他见到迦因,我担心他会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

    说着,覃春明长长地叹了口气。

    霍漱清,沉默不语。

    “可是,不可挽回的事,最终还是发生了。”覃春明道叹道。

    “有些话,他说的是对的。”霍漱清道。

    覃春明看了霍漱清一眼,端起茶杯。

    “即便他说的对,也不能让他这样错下去了。他做了不该做的事!有今天这样的结果,也许就是报应吧!”覃春明这么说着,霍漱清望着他。

    报应?这样的词,覃春明怎么能用在自己唯一的儿子身上?霍漱清没说话。

    “可是,说是报应,也没让他清醒。非但没有清醒,反而越来越——”覃春明长长叹了口气,看着霍漱清,“漱清,这件事,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我不会再让他有机会和迦因联系或者见面什么的了,这一点,覃叔叔向你保证!”

    霍漱清望着覃春明。

    “不管用什么办法,都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了!”覃春明道。

    虽然覃春明没有说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可是,霍漱清已经从覃春明的话里听到了一丝风声。覃春明很可能用曾元进打算处理苏凡的办法来——

    都说虎毒不食子,可是到了现在——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断臂自救吗?只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就这样——

    “覃叔叔,小飞他,有错,可是,我不想看着他就这样发展下去。”霍漱清道。

    “你的意思是什么?”覃春明问。

    “我明天去沪城见小飞一次,我和他好好谈谈。等我和他谈完了,您再说,怎么样?”霍漱清道。

    覃春明深思片刻,点点头,道:“可以,你先和他谈谈吧,看他要怎么办。”

    霍漱清知道,虽然覃春明对他谈及覃逸飞的时候态度很坚决,可是,未必覃春明会用什么极端的手段。毕竟,那是亲儿子,唯一的儿子。

    “不过——”霍漱清开口道。

    覃春明看着他。

    “现在徐阿姨那边,”霍漱清顿了下,接着说,“徐阿姨对苏凡有很深的成见,而这个成见,影响到了和曾家的关系,甚至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覃叔叔,我们和曾家的关系,是不能恶化的,这一点,您和清楚。我知道,劝说徐阿姨放弃成见很难,可是,时机紧迫——”

    覃春明点点头,打断了霍漱清的话,道:“我知道,这件事,你放心,我会处理。”

    “辛苦您了。”霍漱清道。

    覃春明摆摆手,道:“这件事,真是,唉,惹出这么多乱子,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霍漱清不语,端起茶杯。

    “漱清——”覃春明叫了他一声。

    霍漱清望着他。

    覃春明欲言又止,却还是说了出来。

    “我和曾泉说,我会尽力支持他。我也希望我可以做到,支持他走到那一步。”覃春明道。

    霍漱清没说话,只是看着覃春明。

    “这一点,我希望,你能理解,漱清。”覃春明道。

    “我明白。”霍漱清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