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6章 过去并不重要
    是的,我明白,有什么不明白的呢?世间的事,历来都是如此。你可以依靠一个人提携你,可是,不能永远依靠这个人。毕竟,在你没有做更多选择的能力的时候,你只能是一个被选择的人,决定权在对方,而不是你。唯一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就是提高自己的实力,修炼内力,让自己成为可以做选择的那一个人。至少,可以摆脱对别人的依赖。

    对于现实,霍漱清很清楚。而在这样的现实里,他也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那就好,那就好。”覃春明叹道,“这次沪城出了那么多事,叶家肯定要准备新的计划反扑的。我们也得做好准备,不能再让曾泉出任何危险。”

    “您觉得怎么做比较好?”霍漱清问。

    覃春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霍漱清静静听着,和他交流着。

    在和首长谈过之后,霍漱清对于未来,并不再像之前那样感到虚无了。不管他的位置在哪里,他必须脚踏实地走好每一步路,如此才可以不辜负首长的信任和期待。也许,对于他来说,最大的依靠,就是首长!哪怕,他不是作为继承人的候选者。

    夜色,越来越深。

    霍漱清回到了曾家,洗漱完毕躺在自己的床上,合上了双眼。

    手机,响了起来。

    他拿起来一看,是苏凡,便接听了。

    “怎么还没睡?”他问。

    “刚刚才开完会到家。”苏凡道,“你呢?今天累不累?”

    “还好。”他躺在床上,望着那漆黑的房顶,道,“怎么开会这么晚?孩子们呢?”

    “他们早就睡着了,我回来的时候已经睡着了。”苏凡道,“你在我爸那边吗?”

    “嗯。”霍漱清道。

    苏凡“哦”了一声,也没有再说什么。

    她听得出他有心事,没办法,去京里开会,肯定是一堆事情的。也由不得他!

    “那你早点休息,我就不吵你了。”苏凡道。

    说完,她就准备挂电话了。

    “等等。”他说。

    “怎么了?”她问。

    霍漱清坐起身,道:“我明天开完会要去一趟沪城。”

    “去沪城?出什么事了吗?”苏凡问。

    原本约好的是元旦一起去的,现在距离元旦没多久了,他突然决定要去,肯定是有特别的事情发生了。

    霍漱清本来是可以隐瞒她的,让她什么都不要知道。可是,这件事,迟早有一天她会知道的。

    “小飞不小心摔倒了,又住进医院了,我去看看他。”霍漱清道。

    苏凡愣住了。

    上次和覃逸飞打电话的时候,覃逸飞还说公司要开业了,等她去沪城的时候,邀请她去看看。怎么突然又——

    “严重吗?”苏凡问。

    “不算太严重,住院会安心一点。”霍漱清道。

    “那,就好。”苏凡道。

    逸飞应该没事,既然霍漱清都这么说了。

    可是,她没有继续说下去,让霍漱清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

    “怎么了?”他问。

    “没事,没事,我只是在想。”苏凡顿了下,没说下去。

    “什么?”他问。

    “逸飞受了那么重的伤,这么短短的时间里就开始工作,他的身体可能会扛不住。”苏凡说道。

    “是啊!的确。”霍漱清道。

    “不光是身体,其实,更痛苦的是心理。”苏凡道。

    霍漱清“嗯”了一声。

    “他还那么年轻,那么阳光的一个人,突然之间连站立都成了困难,更不用说像过去那样运动了,再加上周围人看待他的眼光,肯定都是很同情他可怜他的,就像我住院的时候一样,家里人都不敢和我说不好的事,那种怪异的感觉,那种好像觉得我很没用,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去看待问题思考问题的眼光,真的,很难受。”苏凡道。

    霍漱清没想到她还有这样的经历,他真的,没有想到。

    “周围人肯定都是好意,都是想要保护他,可是,越是这样小心翼翼地保护,会让病人内心承受相当大的压力,最主要的一点,就是会觉得自己不是个正常人,觉得自己没有办法拥有正常的生活。”苏凡道。

    “你,当初也是这样想的吗?”他问。

    苏凡苦笑了下,道:“都过去了,我只是——”

    “你也觉得自己不是个正常人吗,当初?”可是,他没有打算让她停止这个话题。

    苏凡,沉默了,眼眶湿润了。

    何止觉得自己不是正常人?甚至要逼迫自己去重新审视所有的感情生活,逼迫自己放弃最爱的人,逼迫自己躲在一个黑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那样的孤独,那样的无助,那样的自卑,正常人怎么会理解呢?

    泪水,从她的眼里涌了出来,无声的。

    她没有回答他,而这样的无声,其实告诉了他更多。

    “对不起,丫头,我,不知道这些——”他是真的觉得对不起她。

    身为她身边最亲近的人,却没有体会到她的心情,他的内心,是内疚。

    “没事,你别这么说,都过去了,都——”苏凡擦去眼泪,道。

    是啊,都过去了,只要看着现在就好,过去,都不重要了。

    霍漱清,沉默了,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霍漱清——”她叫了他一声。

    “嗯。”

    “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真的,你别内疚。我不能强迫你明白我的心境,如果不是你,我不会像现在这样找到自信,找到自己想要去做的事,真的,所以,你不要想太多了,好吗?那些事都过去了,我们没必要再去计较了。谁对谁错,都过去了。”苏凡道。

    霍漱清“嗯”了一声。

    “逸飞受伤后那么快就开始工作,那样很危险,对于他的康复很不好。”苏凡道,“可是,作为他来说,如果不在工作中寻找自信,他会失去自己,他会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不知道,不知道未来的人生该——”

    霍漱清的眼前,猛地闪过了一道亮光。

    “相比较身体的痛苦,心理的痛苦和无助,才是最有杀伤力的。”苏凡接着说。

    “丫头,你明天坐飞机直接来沪城吧!”他突然说。

    苏凡愣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