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9章 这是最后的机会
    “你要去看他?”曾泉愣住了。

    “嗯,霍漱清和我约好明天一起过去。”苏凡道。

    霍漱清让她去?

    曾泉“哦”了一声,便说:“他没什么大事,你们去看看也可以。免得你们都担心。”

    “嗯,我想见见他。”苏凡道。

    曾泉没说话。

    “哥——”苏凡叫了他一声。

    “什么?”曾泉问。

    “你觉得我,我该不该去见他?”苏凡问。

    “该不该的,”曾泉顿了下,道,“见一下比较好点,就不要问什么该不该的了。只管去见,把要说的话说出来——”

    苏凡不语。

    “你可以去见他,和他好好谈谈,可是——”曾泉补充道,“可是,你们的生活都需要新的开始,特别是他的。”

    苏凡,一言不发。

    “迦因,这是最后的机会,漱清没有和你明说,可是,你要明白,这是最后的机会,最后一次。他是不会再看着逸飞这样糊涂下去,不会看着你们的绯闻满天飞的,不要再让他受伤了,迦因!”曾泉道。

    坐在一旁的方希悠,听着曾泉说的话,静静不语。

    而苏凡,同样的说不出话。

    “和逸飞好好谈谈,他还年轻,人生还很长,而霍漱清,也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这一点,你明白吗?”曾泉道。

    “你觉得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吗?”苏凡问。

    “世上的事,没有绝对的谁对谁错,特别是感情的事,是大家的行为将整件事推到了现在的局面,不是你一个人的错。”曾泉道。

    “是吗?”苏凡苦笑着,长长地叹了口气,“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说着,她顿了下,“很多时候,我都在恨自己为什么要让他帮我那么多,如果,如果当初我可以更加独立一些,就不会让事情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害了他,也害了霍漱清。”

    “你别这样自责了。既然霍漱清约你一起去看逸飞,你们就一起去,想做什么,想和逸飞说什么,你自己决定,不要考虑别人的想法。只有你做了你认为应该做的事,以后你才不会自责。”曾泉道。

    “嗯,我知道了。”苏凡道。

    曾泉微微点点头,就听苏凡说:“你休息吧,我不打扰你了。”

    “没事,你也早点休息。”曾泉道。

    说了“晚安”,苏凡就挂了电话。

    “迦因要去看逸飞?”方希悠坐在曾泉身边,问道。

    “嗯,霍漱清叫她明天一起去,看来是要做个了断了。”曾泉起身,端着杯子去给自己倒水喝,道。

    “你这么和她说,没关系吗?”方希悠道。

    曾泉回头看了她一眼,道:“有什么关系吗?”

    “逸飞明明是因为她才摔倒的,你这么瞒着她,等他们见了面——”方希悠道。

    曾泉没说话,坐在沙发上。

    “算了,我也不多嘴了。这件事,要是真的能就此打住就好了。”方希悠起身,走向卧室里间。

    “敏慧和你说了什么吗?”曾泉问道。

    “没有,我也希望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如果可能的话。”说着,方希悠一步没停,就走进了卧室。

    曾泉坐在沙发上,慢慢喝着水,却是久久不动。

    这时,手机响了。

    曾泉愣了下,拿起来一看,是父亲的秘书打过来的。

    “什么事?”曾泉问。

    “首长休息了。”秘书道。

    “哦,我现在就过来。”曾泉说完,就挂了电话。

    方希悠坐在床上,看着他起身要走,也没有问,就直接拉开被子躺下了。

    “不用等我了,你先睡吧!”说完,曾泉就关了屋里的灯,离开了。

    过了几分钟,曾泉来到后院的一个房间,敲了两下门,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请进。”父亲的秘书说,曾泉朝身后看了眼,就走进了门里,秘书赶紧关了门。

    “出了什么事了吗?”曾泉走进房间里面,低声问。

    “你没发现家里有点怪吗?”秘书道。

    “怪?”曾泉问,“没有啊,怎么了?”

    “今天中午,霍书记给首长打了个电话,是关于,关于娇娇的。”秘书道。

    曾泉看着父亲的秘书。

    “娇娇?”曾泉没明白。

    “不知道怎么了,部长让我把娇娇送走了。”秘书道。

    “是在漱清打完电话后?”曾泉问。

    秘书点头,道:“我怀疑娇娇可能做了什么让霍书记不舒服的事,要不然部长也不会——”

    “娇娇一直在针对迦因,这一点,我们都知道,特别是上次的事。可是,上次的事过了这么久了,漱清——”曾泉道。

    “是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部长脸色很不好,只说让我派人把娇娇送到海南去待着,那边的人在盯着她。”秘书道。

    把曾雨送到海南,然后派人看管?

    曾泉也是觉得很奇怪。

    上次曾雨做了那件事,父亲都没有如此严厉处置曾雨,今天到底怎么了,父亲——

    “阿泉——”秘书道。

    “什么?”曾泉看着秘书,问。

    “霍书记现在——”秘书道,“有些事,你还是要当心一些。”

    “我知道,你不用担心。”曾泉道,“倒是江家那边的情况,漱清未必和我讲,你要盯着点。”

    “是,我明白。”秘书道。

    “还有别的吗?”曾泉问。

    秘书便继续和他聊。

    夜色,越来越深。

    而这样深深的夜色,很快就将世界推到了黎明的掌控。

    苏凡一大早就起来了,和保姆一起给孩子们准备早餐。做好了早餐,她和张阿姨一起先吃了,然后才到了孩子们起床的时间。苏凡和张阿姨说,自己下午要和霍漱清一起去沪城,到时候应该和霍漱清一起回来。

    “别担心孩子们,我会看着他们的。”张阿姨说。

    把孩子们叫起来,苏凡照顾他们穿衣洗漱吃饭,然后就到了上班的时间了。孙敏珺和司机就过来了,苏凡便和孩子们说了下午出差,可能晚上不能回来的事,就离开了。

    念卿长大了,还是有点想和妈妈在一起,黏着妈妈。可嘉漱太小,只要有吃有喝有玩,也就无所谓妈妈在不在了。

    “妈妈——”念卿追着苏凡跑了出去。

    苏凡刚要上车,就赶紧回头了,走到女儿身边,道:“怎么了?”

    “妈妈,我能给小飞叔叔打个电话吗?”念卿问。

    苏凡一愣,道:“为什么想给小飞叔叔打电话了?”

    “就是想他了,不知道他现在能不能走路,不知道——”念卿道。

    苏凡本来可以告诉女儿,今天下午她就要去沪城看小飞叔叔,可是,她不想让女儿知道,要是念卿知道了,肯定要跟着过去的。而今天,她不能让念卿过去。正如曾泉所说,今天是让这件事彻底结束的最后机会。为了大家,为了所有人,今天必须,结束!

    “想打的话,就让张奶奶帮你打一个。”苏凡蹲下身,轻轻抚摸着女儿的头,道。

    念卿亲了下妈妈的脸,笑着就跑进了楼里。

    苏凡站起身,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走吧!”苏凡转过身,上车,对孙敏珺道。

    车子,缓缓开动了,离开了苏凡和霍漱清的家。

    而念卿,正开开心心地在家里,和她的小飞叔叔通电话。

    覃逸飞并没有告诉念卿,此时自己正躺在医院的床上。面对着这枯燥单调的环境,他的内心,有多么的煎熬。

    “我给你的信箱写了一封信,你看到了吗?”念卿问覃逸飞道。

    “还没有呢,你写了什么吗?念念现在都会写信了啊!”覃逸飞说着,让秘书赶紧打开他的信箱。

    “你看看就知道了,小飞叔叔。”念卿笑着说。

    覃逸飞也不禁笑了,道:“好吧,我看看——”

    秘书给覃逸飞打开信箱,居然是一幅画。

    覃逸飞的眼睛润湿了。

    那是念卿用蜡笔画的一幅画,画完了之后,找保姆给她拍了照,然后上传到了电脑里,然后就发给了覃逸飞。画面上,是小小的念卿,还有覃逸飞,覃逸飞牵着她小小的手走在沙滩上。

    “你看到了吗?”念卿问。

    “嗯,看到了,画的,额,很不错,非常好。”覃逸飞说道,不禁有点鼻音。

    “等你病好了,我带你去以前你带我和妈妈去过的海边,好吗,小飞叔叔?”念卿说。

    “嗯,好,好。”覃逸飞的双眼,完完全全被液体充满着。

    和总是忙于工作,永远都见不到面的爸爸相比,带着自己玩的小飞叔叔,还是很让念卿舍不得,只要想起玩,就会想起小飞叔叔。小孩子就是这样,谁陪的时间多,就会想着谁玩。

    “小飞叔叔,还有,你知道吗,弟弟昨天——”念卿趴在沙发上开始叽叽喳喳和覃逸飞说自己和弟弟的趣事,说着她自己笑,逗得电话那边的覃逸飞也不禁笑了。

    苏凡和霍漱清都不知道念卿在和覃逸飞说什么,在车上,苏凡和孙敏珺说了下午要去沪城的事,让孙敏珺把她的工作安排都推到明天。

    “要不要我陪您去?”孙敏珺问。

    “不用了,我自己坐飞机去就行了。”苏凡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