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1章 没有什么是确定的
    孙颖之,一言不发,久久地坐在那里。

    母亲坐在她身边,轻轻握着她的手。

    到底,都是怎么回事啊?

    难道她所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了吗?难道她的牺牲,就这样,这样,没有意义吗?

    那是她爱了一辈子的阿泉啊!是她——

    “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爸他怎么可以——”孙颖之拉着母亲的手,追问道。

    “没有什么是可以百分百肯定的,要保护阿泉平安走到那一步,现在只能这样。”母亲道。

    “可是,我爸明明说过——”孙颖之道。

    “颖之,你听妈妈说,你要明白一件事,自古以来,储君都是最危险的。一旦一个人被定为太子,那么这个人的一路,都是在无数的明枪暗箭里走着。你父亲要把阿泉选出来,一来是表明他的一个态度,二来是为了稳定军心。可是,要把阿泉平平安安送到那一步,根本不是你父亲可以控制的。你从小就在读历史,这一点,你应该很明白。光是近代的,有哪个人是顺顺利利走到了最后?哪一个人不是一身鲜血、一身伤口走上了那个位置?”母亲注视着孙颖之的双眸,道,“即便是你父亲,他那些年遭的还少吗?这一点,不用我跟你说吧?”

    孙颖之,点头。

    “并不是你的付出没有意义,而是,现在,要想好好的保护阿泉,只有暂时隐退他的光芒,让霍漱清出来。你父亲信任霍漱清,上上下下对霍漱清的风评也好。现在,也只有这样,只有霍漱清才可以替阿泉挡住刀剑。这一点,你要明白你父亲的苦心。”母亲道。

    “可是,这样对霍书记,不是很不公平吗?他——”孙颖之道。

    “不要为这些担心,你父亲自有考虑。而你,就是做你想做的。如果你想和阿泉见面,就去见他——”母亲道。

    孙颖之愣住了,盯着母亲。

    “可是,你要记住一点,你,只能是阿泉的朋友,仅仅是他信赖的朋友,是他除了希悠之外,感情上最亲近的女性,仅此而已,记住,是朋友。作为朋友和他相处,仅此而已!”母亲道。

    孙颖之低头,沉默片刻,才说:“妈,您知道吗?阿泉他爱的是迦因,要说感情上的亲近,和他最近的,是迦因!”

    “那又怎么样呢?”母亲道。

    孙颖之望着母亲。

    “很多事,早就不可更改了,特别是这件。阿泉比谁都清楚,不管他是怎么看待这件事,你也不该和希悠一样抓着不放。”母亲道,“你和阿泉也是同样的现状,朋友,只能是朋友,你要永远记得这一点。一旦你越了界,阿泉就再也没有希望了。那么一来,你所有的牺牲,才是真正的付诸东流。”

    孙颖之点头。

    “你要知道,不管到何时,阿泉都会被人盯着。为了他,也为了你,你要保持清醒。”母亲道。

    “我明白,妈!”孙颖之道。

    “好了,我还有事要回去了。”母亲起身,“你不要去找你父亲闹!”

    说完,母亲就离开了。

    送走了母亲,孙颖之却也睡意全无了。

    母亲的提醒,很中肯,也很及时。等苏凡来京,开始作为母亲的一个帮手来负责一些事务,那么,舆论自然就会看到这件事里传达而来的动向。就如同当初方希悠入阁为母亲做秘书一样。而母亲也很清楚,她也是看得懂这些动向的。而她一旦看见,自然会去找父母闹。可是,有时候,该闹还得闹,还得看好时机,看准时机。

    孙颖之,静静坐着。

    就在曾泉到达沪城,前往办公室的时候,手机响了。

    “是孙小姐的电话。”秘书赶紧把手机给了曾泉。

    孙小姐?

    颖之?

    曾泉微微愣了下,接过了手机。

    “颖之?”他叫了声。

    孙颖之的胸口,重重被击打了一下,却努力保持着平静,挤出一丝笑容,道:“你干嘛呢?”

    “刚从京里回来,要去办公室了。你呢?现在在哪儿?”曾泉问。

    “哦,我明天去你那边,不知道曾市长能不能接见一下啊?”孙颖之并没有把自己的所在地告诉他。

    “好啊,没问题,你来这边做什么?要不要我派人接待你一下?”曾泉道。

    “不用那么麻烦,怪别扭的。”孙颖之道,“就是过来见几个设计师的同行,一个小型的交流活动而已。你不用麻烦了,要是需要你曾市长,我会给你打电话。”

    “好,你随时打就行。”曾泉道。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阿泉。”孙颖之道。

    “别这么说,应该的。”曾泉道。

    孙颖之苦笑了下,没说话。

    曾泉也没有说什么,一直沉默着。

    “阿泉——”

    “颖之——”

    两人同时开口,却又同时沉默了。

    “你说吧!”曾泉道。

    “突然又忘了。”孙颖之笑了下,道,“都怪你打断我。”

    “对不起——”曾泉道。

    “没事啦,跟你开玩笑的。”孙颖之笑着说。

    曾泉没说话。

    “说吧,你有什么事儿?我反正已经忘了要说什么了,你说吧,我听你说。”孙颖之道。

    “没别的,就是,额,你什么时候忙完,给我打电话说一下,咱们一起吃个饭。”曾泉道。

    孙颖之笑了,道:“你就不怕希悠知道了不高兴?”

    “没事。”曾泉道。

    “好吧,那我到时候给你电话。”孙颖之道。

    “嗯,我等你电话。”曾泉道。

    “那,你忙去吧,回见!”孙颖之说完就挂了电话。

    曾泉听着手机里传来的鸣音,也挂了。

    有些事,好像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变了。

    中午的时候,苏凡乘飞机开始飞往沪城,而霍漱清也结束了会议,还有一些商谈,乘飞机前往沪城。

    曾泉和苏凡提前联系了下,在苏凡下飞机的时候,亲自派了他的秘书去机场接苏凡,把苏凡接到了自己家里。苏凡要等霍漱清一起来了去见覃逸飞,所以也就没有说什么,在曾泉家里等着。

    虽然苏凡来了,可曾泉没有时间和她一起吃午饭,就给她打了个电话,让她在家里吃饭休息,等着霍漱清。

    等着他的时候,苏凡却是根本没办法静心休息的。

    她知道覃逸飞的家人就在距离曾泉家不远的小楼里住着的,要是覃逸飞的妈妈看见她,估计撕了她的心都有。

    不过,这一点倒是没事,她不出门的话,也就撞不到逸飞妈妈。而且,去医院——医院那边——

    想到徐梦华,苏凡就深深叹了口气。

    徐梦华要是真想撕了她,她也只能,只能是认了。这个,不是她要担心的问题,关键是,她和逸飞怎么说?这个问题,她从昨晚想到了现在,还是——

    一点头绪都没有!

    沪城的天空,阴沉着。

    站在曾泉二楼的阳台上,潮湿的风,吹拂着她的脸庞。和回疆完全不同,没有那种干涩的冷,而是有些温润。可是,天空阴沉,让人的心情也跟着阴沉。

    逸飞——

    眼前的树木,依旧是挂着绿色的叶子。

    和榕城的冬天一样,沉沉的。

    苏凡趴在栏杆上,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等霍漱清到达沪城,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他一下飞机就给苏凡打电话,然后直接在曾泉家里接了苏凡就赶去了医院。

    “你不休息一会儿吗?”苏凡上了车,问他。

    “不了,时间不多,还是早点去看他吧!”霍漱清道。

    苏凡“哦”了一声,没说话。

    霍漱清看着她,道:“夫人给你打电话了?”

    “嗯,早上打的,我答应了。”苏凡道,“她倒是没说让我什么时候过去,让我等电话就行。”

    “没关系,你别紧张。下边儿有一帮人呢,不用你辛苦的。”霍漱清道。

    苏凡点点头,道:“这些我知道,不过还是会担心。”

    “担心什么?”霍漱清问。

    “就是会担心,额,比如说,万一我说错话了什么的,会被人笑话怎么办?”苏凡道。

    霍漱清笑了,轻轻抚摸着她的头顶,道:“不可能会那样的。”

    “为什么?你怎么这么肯定?”她反问道。

    “因为你是他们的领导,他们不敢笑话你,不管你说的是对还是错,也没人敢笑话你。”霍漱清道。

    “不至于吧!”苏凡道。

    “虽然这样很不好,可是,现实就是如此。”霍漱清道,“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的。”

    苏凡微微点头,道:“的确是这样,以前工作的时候就有这样的感觉了。局长说什么,低下一堆都是附和的,明明局长说的是错的。”

    “所以呢,你有什么好怕的?只管去做就是了,不会有人笑话你的。”霍漱清道。

    “可是,不能因为没有人提出质疑,就可以随心所欲了吧?”苏凡道。

    说着,她看着霍漱清。

    “明明知道是错的,却不能说,不能质疑就因为对方是上级,就因为对方手里掌握着权利,就什么都不能说,只有盲从吗?”苏凡道。

    “我也很不喜欢这一点。”霍漱清道,“没有质疑,这个社会就不会有生机,也就没有进步的希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