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3章 都是心知肚明
    康复训练中心,正式伤病患者练习的时候,病人还是不少。尽管覃逸飞来的这里是专供高干病区的,可是,还是有好几个人在的。

    苏凡远远地看见了那个双手扶着双杠缓慢行走的背影,停住了脚步。

    霍漱清和覃春明的秘书在前面走着,他根本没有注意到苏凡的异常,只是继续往前走,而苏凡是和覃逸秋的后面跟着的。覃逸秋知道苏凡停下了脚步,看着苏凡。

    “霍漱清说逸飞这次是因为服用药物导致的副作用,是吗?”苏凡问覃逸秋。

    覃逸秋点点头。

    怎么能跟苏凡说,其实并非完全是药物的副作用,而是药物的副作用让覃逸飞看见了她,所以才摔倒了?

    覃逸秋不想让事情再恶化下去了,霍漱清在电话里也和她说了,不能让苏凡知道逸飞最近的内情,不能让苏凡心软。霍漱清的意思就是要在这次解决问题,不再让苏凡和逸飞有不正常的接触,这是最后一次,不能再把这件事拖下去了。覃逸秋也是赞成这个决定的,如果拖下去,自己弟弟这一辈子可怎么办?

    于是,苏凡这么问的时候,覃逸秋便说:“那种药物本来就是有副作用的,他疼的没办法——”

    “现在呢?是不是不再吃那些药了?”苏凡问。

    “嗯。”覃逸秋道,“我已经把他的药都收了,也跟江津和小齐说了不要给他给药,应该不会再有问题了。”

    苏凡望向前方,覃逸飞已经转过了身。

    他抬头,汗水从头发上滴下来,不经意间,视线穿过了眼前的玻璃,落在了她的身上。

    即便是在人群中,他也能一眼就看见她。

    心,快速跃动着。

    她来了!

    可是,他这个样子,这个样子——之前在电话里,他还和她说,等见面的时候,他会努力从轮椅上起来,可现在,他的情况,更加严重了。他怎么面对她?她又会怎么看待他啊!

    覃逸飞闭上眼,心,撕裂着。

    雪初——

    “小飞?”霍漱清的声音,首先传入了覃逸飞的耳朵。

    覃逸飞猛地睁开眼,看着朝着自己走来的霍漱清。

    “哥?”他叫了声。

    霍漱清笑着看着覃逸飞,道:“歇会儿吧!你看你的汗!”

    覃逸飞点点头,他的秘书便赶紧和护工一起扶着他坐在轮椅上。

    “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说元旦吗?”覃逸飞问霍漱清。

    “正好有点空,过来看看你。”霍漱清道,说着,霍漱清回头看向苏凡,看见苏凡和覃逸秋也来了,于是,霍漱清便对覃逸飞道,“咱们找个地方聊聊?”

    “好啊,走吧。”覃逸飞道。

    “霍书记,是去病房,还是这边的咖啡厅?”覃逸飞的秘书小齐问道。

    “就去病房吧!”霍漱清道。

    于是,霍漱清便推着覃逸飞的轮椅,和覃春明的秘书一起走向了出口,走向了苏凡。

    苏凡和覃逸秋站在门口看着他们,覃逸飞看着苏凡,等到走近的时候,却别过了脸。

    “逸飞,你好!”苏凡首先向他打招呼。

    “你好!”覃逸飞望着她。

    自从他醒来,还从没见过她。他不知道她怎么样了,是不是太累了又瘦了什么的。除了上网看看和她有关的新闻,他根本看不到她的现状。

    现在看着她——

    苏凡对他笑了下,又抬头对霍漱清道:“回病房吗?”

    霍漱清“嗯”了一声,覃春明的秘书忙说:“去病房方便点、方便点!”

    于是,一行人,朝着病房而去。依旧是霍漱清推着覃逸飞的轮椅和覃春明的秘书走在前面,而苏凡和覃逸秋跟在后面。

    覃逸飞的脸色,比她想象的要好,也许是因为刚刚运动了,面颊有了些红色。

    苏凡一言不发,只是跟着霍漱清等人,朝着电梯而去。

    覃逸秋想和苏凡说话,可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想说的,又不能说。能说的,她又不想说。

    真是尴尬的要死!

    幸好走向电梯的这一路并不长,没几步就到了。

    电梯里,没有别人,就他们这一行人。

    而电梯里,也就是霍漱清和覃春明的秘书聊,覃逸飞没说话,其他人也都没有声音。

    安静中,虽然有秩序,可是,有种奇怪的感觉。

    覃逸飞沉默不语,隐隐的,他觉得霍漱清和苏凡一起来,肯定有什么事。似乎,是很重要的事,非常非常重要。

    雪初——

    她很好,正如他在网上新闻里还有邵瑞雪的口中听到那样,她脸色红润,嘴角的微笑更加明艳,就连她的眼里,都是闪烁着的光彩。尽管她没和他说什么,可是,他能感觉到她很开心,她和之前不一样了。她现在整个人都散发着力量,温柔的强大的力量。

    这样,很好,不是吗?只要她开心就好了,而现在,她很开心,很幸福,他看得出来!

    幸福就好啊!

    电梯,停在了覃逸飞住的那个楼层,一行人便次第进了病房。

    “姐,你先陪清哥坐会儿,我等会儿过来。”覃逸飞对覃逸秋道。

    覃逸秋微微愣了下,便反应过来覃逸飞可能是要去冲澡,毕竟他刚刚做运动已经出了很多汗了,就这样接待霍漱清和苏凡就太没礼貌了。

    “好,我们先聊。”覃逸秋应声,又对小齐说,“你去给小飞帮帮忙。”

    覃逸飞便和霍漱清道别,被秘书推着进了病房里间,在护工的帮忙下去换衣服冲澡了。

    苏凡和霍漱清坐在沙发上,覃春明的秘书刚要陪一下霍漱清,就接到了电话。

    “对不起,霍书记,我先回去一趟——”秘书道。

    “没事,你去忙吧!不用管我们了。”霍漱清道。

    秘书便道别离开了。

    客厅里,就剩下了覃逸秋和霍漱清、苏凡。

    “嘉漱怎么样?”覃逸秋聊起了孩子,这是个大家都很喜欢的话题,聊孩子,特别是在没话可说的时候。

    三个人聊了几句,又陷入了尴尬。

    每个人都很清楚今天要干什么,于是就越发的——特别是苏凡和覃逸秋。

    只是,霍漱清在这一会儿就接了好几个电话,全都是工作的事,于是也没有多少心思放在几个人的聊天上面,还算是没那么不自在。苏凡觉得自己都没办法坐着,感觉覃逸秋看向自己的眼神都,怪怪的。

    也许,是她想太多了吧!覃逸秋并没有像徐梦华那么讨厌她、针对她。

    “老罗呢?什么时候回来?还是到年后了?”霍漱清问覃逸秋。

    “好几天没打电话了,上次也没说什么时候。”覃逸秋道。

    “你们两个老这样分开,也不是个事儿啊!跟老罗说说,让他不要出外勤了吧!”霍漱清道。

    覃逸秋苦笑着摇头,道:“说又不听的。我们分开倒是小事,就是他那个身体,一忙起来就根本不管自己了,吃饭睡觉什么都是问题。”

    “你和他秘书没说吗?”苏凡问。

    “说了有什么用?你哥那个倔脾气,又不是谁都能劝的来的。”覃逸秋道。

    罗正刚倔吗?苏凡不觉得。她一直都认为自己的表哥是个老婆奴!

    “是他太爱他的工作了吧!”苏凡为表哥开脱道,“一工作起来,就什么都顾不上了。”

    “他就是个工作狂,没办法!”覃逸秋道。

    “回头我劝劝他,现在军改,有那么多位置可以让他选,不要总是跑外勤了。他那个身体,本来就不怎么样,再折腾下去——”霍漱清道。

    说什么军改有位置,就算是没有改,罗正刚还怕找不到位置吗?只是大家都清楚罗正刚是个很正直的人,一如他的名字。做事认认真真,还喜欢冲到一线去,拦都拦不住。别人一劝他,他就用他爷爷的家训来说。

    在这个年头,多少人想借着祖宗封荫逍遥混日子,罗正刚就偏偏怕别人说他这样,就一心拼命工作,用自己的努力来弱化他头顶的光环。

    坐在这里聊天,也是闲聊。毕竟今天来的主要目的,就是覃逸飞。霍漱清和苏凡两个人从那么远的地方来,不是为了和覃逸秋闲话家常的。

    而覃逸飞的速度也很快,毕竟霍漱清和苏凡在外面,他不能让他们等太久的。

    赶紧冲了个澡,随便擦了下头发,覃逸飞换了一身干净整洁的衣服就出来了,虽然他的头发还没干。

    “哥,对不起,我太慢了。”覃逸飞来到客厅,道。

    “没事儿,我们不急。”霍漱清道。

    小齐便赶紧给覃逸飞倒了杯茶,然后就退出了。

    “看着很帅嘛!”霍漱清看着覃逸飞,笑着说。

    覃逸飞笑了笑,没说话。

    他的笑容,再也不像过去那样的清爽,那样的阳光了。

    苏凡和霍漱清都是一样的感觉。

    “公司的事就先别管了,好好休息养伤,也不急在这一时。”霍漱清对覃逸飞道。

    “在医院里待不住,还是找点事做,要不然真就闷死了。”覃逸飞笑着说。

    霍漱清笑了下,看了苏凡一眼,道:“额,小秋,你陪我出去走走,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好啊!咱们,额,这一楼有个咖啡厅,咱们过去喝个咖啡好了。”覃逸秋明白霍漱清的意思,便起身道。

    霍漱清也起身了,对苏凡点点头。

    “今天我请,你别急。”覃逸秋对霍漱清道。

    “好好好,给你一个机会!”霍漱清笑着道。

    看着两个人离开,苏凡不禁笑了下。

    病房里,只剩下苏凡和覃逸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