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4章 我不想这样
    苏凡知道霍漱清这么做是什么意思,毕竟他在场会比较尴尬。而他这么一走,苏凡的心里——

    是该解决了啊!

    她微微笑了下,望着覃逸飞,道:“你看起来恢复的挺好的。”

    望着她的笑容,覃逸飞也笑了笑,道:“嗯,就是还不能自己站起来。”

    “别太勉强自己,慢慢来。”苏凡道。

    “嗯,我知道。”覃逸飞说着,低下头。

    苏凡的双手抓着杯子,也低下头。

    病房里,一片安静。

    “雪初——”覃逸飞先开口了。

    苏凡望着他。

    他望着她,想了想,道:“我一直都想,想见你。”

    苏凡的脊椎都直了,看着他。

    “我也是。”她说。

    覃逸飞的心头,暖暖的,暖暖的热流涌动着。尽管他知道今天见过她,和她聊过之后,可能就是最后一次用“雪初”来称呼她了。

    “我想亲自向你道谢,真的,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在我昏迷的时候,你和我说的话,虽然我不记得,可是,我听到了你的声音,很多很多,你说的话——”覃逸飞道,“如果不是你,我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所以,谢谢你,雪初。”

    苏凡摇头,道:“只要你能醒来就好。”顿了下,她注视着他,“我中枪昏迷的时候,你不是也做过同样的事吗?”

    覃逸飞的鼻腔里,一股液体充斥着,他笑了下,点点头。

    “我那时候没想到终有一天,你也会和我说那么多话。而我却一个字都不记得。”覃逸飞说着,

    苏凡望着覃逸飞,道:“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希望一辈子都别有机会和你说那些。”

    覃逸飞懂得她的意思,苦笑了下,道:“我倒是很,很感谢这次的事。”说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腿上,“虽然我失去了一些,和过去不一样了,可是,我也得到了很多,明白了一些事。”

    “逸飞,你,有没有和你的心理医生好好谈过?”苏凡问。

    “你觉得你的心理医生帮了你多少?”覃逸飞反问道。

    “也并不是完全没用——”苏凡道,顿了下,她说,“虽然心理医生不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可是,有个人可以聊聊,心里,会舒服一些,会——”

    “我不太想和别人说话。”覃逸飞打断她的话,道。

    苏凡看着他。

    “感觉,感觉自己就是个可怜虫,大家都想安慰我——”覃逸飞道。

    “逸飞,有些东西,的确变了。”苏凡打断了他的话,道。

    覃逸飞望着她。

    “我昏迷醒来之后,我也是和你现在一样的感觉。”苏凡道。

    覃逸飞不语,只是静静注视着她。

    “不知道是自己觉得自己可怜呢,还是感觉别人觉得自己可怜。好像身边的人说话都小心翼翼的,都怕惹我难过或者其他的什么心情波动。”苏凡道。

    覃逸飞点头。

    “其实大家都是好心,不管是家人还是朋友,他们这样做,都是因为关心我。可是,这样做,让我更加感觉自己没用,感觉自己是个废物。”苏凡道。

    覃逸飞一言不发。

    苏凡笑了下,道:“真的,那个时候,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自己是个废物,一无是处,毫无用处,不配做霍漱清的妻子,不配做念卿的母亲。我觉得我在拖累他们,觉得自己成为了家人的负担,更加是霍漱清的负担。他是那么好的一个人,那么优秀,却要守着我这样的一个废物,一个,没用的废物——”说和,苏凡的眼里,不禁涌出了泪花。

    覃逸飞递给她一张纸巾。

    她接过纸巾,擦了下眼角的泪。

    “你说的对,心理医生的确是帮不了太多,真正的问题,只有自己解决,自己去克服,没有人可以帮你。就算是别人帮你,也只能是给你一个方法,一个通道,让你找到,找到疏解内心痛苦和自卑的办法。”苏凡望着覃逸飞,认真地说,“逸飞,你一定能找到你的办法。如果你需要的话,我,愿意帮你。”

    覃逸飞愣住了,盯着她。

    “我会帮你,霍漱清也会,我们大家都会帮助你,我们都会站在你的身边,不管到什么时候!”苏凡说道。

    覃逸飞苦笑了,抬头,沉默片刻,才望着她,道:“你说的对,我的确是感到自己很没用,我努力想去证明自己和过去一样,证明自己其实没有什么变化,可是,不管我做什么,周围的人,都是那么小心翼翼,生怕我会受伤,生怕我——其实这样,会让我感觉自己非常非常的,没用。”

    “我理解。”苏凡道。

    “他们都是好心,什么都顺着我,就连我说话,都没有人会反驳。”覃逸飞道,顿了下,他才说,“雪初,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真的,我不知道自己是谁,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

    这是第一次,覃逸飞车祸清醒后第一次这样和另一个人说出自己内心的感受,第一次,却让他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苏凡不语,静静听着他说。

    “我不该和你说这些话,我一直,我一直想,我想让你不再为我担心,”他说着,注视着她,“我害怕你担心我,我想用自己最好的一面来面对你,可是,可是我根本没有做到,我什么,都没有做到,我什么都——”

    苏凡起身,坐在他身边的椅子上。

    覃逸飞望着她,她的手,轻轻放在他的手上。

    他的眼眶,润湿了。

    “你不需要为我做什么,逸飞,真的,你不需要为别人负责,不需要为了让别人不担心而去强迫自己。”苏凡注视着他,认真地说。

    覃逸飞闭上眼,轻轻摇头。

    “我不想在你面前这个样子,让你看着这样的我。我不想让你自责,不想让你背负那些你不该去背负的压力。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做到,我——”他说。

    “不要这样说,逸飞,好吗?”苏凡道。

    他睁开眼,注视着她。

    “应该我来承担的,必须由我自己来承担。我不想你背负这么多东西活着,你只要为你自己活着就好,逸飞,其他的,都不要去想。我已经不需要别人来保护我,我要自己保护自己,而我相信我可以做到,你相信我吗,逸飞?”苏凡的眼里,泪花闪闪,道。

    “雪初——”覃逸飞叫了她一声。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逸飞,真的,已经,非常好了。可是,你不该这样强迫自己去做现在还不能做到的事。你受了伤,所以,你现在只有一个身份,就是伤员。其他的事,就不要去费心去想,不要费力去做。身为伤员,唯一做的事就是让自己尽快康复。而且,”苏凡擦去眼角的泪,对他微笑了下,道,“身为伤员,还可以动不动跟身边的人发个脾气什么的,心里不舒服了就发个火,大不了发完火了就跟人道歉好了。可是,千万别在心里憋着。这是我们的特权。”

    覃逸飞不禁笑了。

    “其实,我知道我自己在康复的过程中做了很多的傻事错事。现在想起来,也是,很后悔。”苏凡道。

    覃逸飞看着她。

    “就比如说你和敏慧的婚事——”苏凡的神情很认真,道。

    覃逸飞愣住了,看着她。

    “那件事,其实,是我,我太自私,太自以为是。”苏凡道。

    “雪初——”他叫了她一声,苏凡微微摇头。

    “我不该用自己的想法去干涉你的决定,去影响你的人生,是我的错。对不起,逸飞,我,不该那么做,我——”苏凡道。

    “那件事不怪你,相反的,我应该谢谢你当时和我那么说。”覃逸飞道。

    “谢我?”苏凡不解。

    “我还没有做好准备步入另一种生活之前,的确是应该好好思考一下再做决定,我,不该那么草率,结果,因为我的草率决定,让家里人都很被动,让敏慧很——”覃逸飞道。

    “敏慧她很爱你。”苏凡道。

    “我知道。她,为我做了很多,而我,却一直都——”覃逸飞道,说着,他顿了下,“我想,我应该跟敏慧道歉。”

    苏凡静静望着他。

    苏凡静静望着他。

    “想想自己,真的是,很自私。自以为是地做着对你好的事,却让你的处境那么尴尬。自以为是地接受着敏慧对我的好,却,却不能给她一个承诺。”覃逸飞说着,低下头。

    “没事,你现在只要想着把身体养好,其他的事,额,都不要去想。不管是对的还是错的,都不要放在心上。”苏凡道。

    覃逸飞看着她。

    “大不了就把原因推到药上面去,都是药害的。”苏凡笑着说。

    覃逸飞也不禁笑了。

    “逸飞——”苏凡叫了他一声。

    覃逸飞望着她。

    “多和别人聊聊天,和信赖的朋友家人聊聊,不要把自己锁在屋子里,好吗?”苏凡道。

    覃逸飞点头。

    “如果,如果你想说的话,我可以听你说。”苏凡道。

    覃逸飞笑了。

    “和你聊聊,很轻松,真的。”他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