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6章 你们都这样自以为是
    站在病房门口的霍漱清和覃逸秋,默默地看着这一幕。

    良久之后,覃逸秋才对霍漱清道:“这样,可以吗?”

    霍漱清淡淡笑了下,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叹道:“我也不知道,我,真的,挺没有把握的,在小飞的事情上,总是没有把握,好像自己随时会失去苏凡,好像——”

    “你,不相信她,是吗?”覃逸秋道。

    “与其说是不相信她,不如说是不相信我自己。”霍漱清道。

    覃逸秋看着他。

    “和她分开的那三年,或许是我这一生,永远都无法弥补的缺憾。”霍漱清叹道。

    那三年,不止失去了她,还失去了自己的父亲。

    “走吧,我们去喝点东西?”覃逸秋道。

    霍漱清点点头,便和覃逸秋一起折身离开。

    “你,怨过迦因吗?漱清?”覃逸秋问。

    霍漱清看了她一眼。

    “就是她和小飞这件事,你,怨过她吗?”覃逸秋道。

    没等霍漱清开口,覃逸秋就说:“你可别再把什么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你这样很不负责任,漱清。”

    “我这样就是不负责任吗?”霍漱清不明白。

    覃逸秋点头,道:“作为一般的丈夫,妻子发生这样的事,正常的反应是会生气吧,就算不吵闹,生气也是有的吧!你呢,倒不是说我指责你什么,我也没有资格指责你,只是,你总是这样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然后让迦因站在那里无所适从——”

    霍漱清停下脚步,看着覃逸秋。

    覃逸秋看了他一眼,走进了小咖啡店,道:“想喝点什么?”

    霍漱清便点了一杯美式咖啡,覃逸秋点了另外一种。

    两个人坐在一个靠窗户的位置。

    这个时间点,人也不是很多。再加上两个人说话声音都很轻,完全没有任何人可以听到他们在说什么。

    “漱清,你不觉得事情发展到现在,是你一直在纵容迦因吗?”覃逸秋道。

    霍漱清不语。

    “你总是说,是你对她关心的缺失,才造成了如今的局面。当然,你没有足够的时间关心她,这是有客观原因的,你工作很忙,你没有时间。可是,你平心来说,迦因在你的眼里,是你的妻子,还是女儿,抑或是,女朋友?”覃逸秋问道。

    “什么话?”霍漱清道,“什么女儿,女朋友?你也真能说的出来。”

    如果换做是别人说这样的话,霍漱清肯定就翻脸了。可他也明白,同样的,这个世上也没人和他说这样的话,除了覃逸秋!

    所以,他没有和她生气,没有翻脸。

    “迦因是个成年人,她应该有她独立的空间,有她独立的人格,而你,始终把她当做小孩子一样,庇护着她,她犯了错,你也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你这样,你觉得是在对待妻子,还是女儿?”覃逸秋盯着他,压低声音,道。

    霍漱清看着她,没有说话。

    “我知道你疼她,可是,有些责任,该她承担的,你要交给她承担,她犯了错,你不该这样包庇她。”覃逸秋道。

    霍漱清没说话。

    服务员端来咖啡,霍漱清便拿着勺子轻轻搅动着杯子里的液体。

    “抱歉,我不该对你们夫妻的相处方式发表意见,只是,我想告诉你,你不能庇护她一辈子,你不可能的,漱清。你这样做,什么事都大包大揽,最终你只会害了她。你会让她失去思考的能力,失去做决定的能力,她只会越来越依赖你——”覃逸秋道,“当然,这件事,和小飞的这件事,发展到现在,小飞是要负主要责任。而迦因也是有责任的,她的责任就该她承担,不是你不停地——”

    “你觉得我能怎么做,小秋?你觉得我该怎么做?”霍漱清打断她的话,反问道。

    覃逸秋没明白,看着他。

    “那三年里,是小飞在照顾她帮助她,是小飞在照顾念卿——”霍漱清道。

    “难道只有小飞吗?我什么都没有做吗,漱清?我婆婆什么都没有做吗?”覃逸秋也打断了霍漱清的话,道。

    霍漱清张着嘴巴,话被卡住了。

    “漱清,平心而论,那三年,我和我婆婆,都为迦因做了很多,我不是在和你表功,我做了我该做的事,我婆婆也很开心,她觉得迦因来到她身边,是上天给了她机会赎罪,所以,她很开心照顾迦因。所以,那三年里,帮助迦因度过那三年的艰辛的,不止是小飞,还有我和我婆婆。你不该只是强调小飞的作用,迦因也不该,你们这样做,只会让小飞自己也搞不清楚状况,只会让这件事没完没了。小飞他帮助过迦因,他爱迦因!而迦因,也因为那三年的事,对小飞心怀感激,心怀歉疚。这些,才是这件事一直都无法结束的根源。而你,漱清,你站在旁边,你没有阻止这件事,你没有很清楚地表明自己的立场和态度,反而认为是自己的过错造成了这样的现状!你是迦因的丈夫,你是这个世上最有资格站出来敲打小飞,让他清醒过来,让他清楚自己位置的人,你也是唯一有资格对迦因提出批评,让她明白自己究竟错在哪里的人,而不是一味地纵容,让事情变成这样的无可挽回,让所有人都这样的尴尬!”覃逸秋道。

    霍漱清,沉默了。

    “迦因是个善良的人,小飞也是,你也是,可是,善良的人,往往因为太过善良而犯错,犯下无法挽回的错,也因为此而互相伤害,伤害却无法面对。所以,到了现在,漱清,你该拿出你的态度,而不是这样逃避,维护你这个好丈夫好哥哥的形象。你已经不能再这样维护下去了,你再这样做,只会让我们两家变成笑话,让你失去你的尊严,漱清,这些,你明白吗?”覃逸秋道。

    霍漱清,一言不发。

    “你们三个人,都是这样自以为是地为对方好,为对方考虑,连一句狠话都说不出来。这样不行,漱清,真的不行。你既然带着迦因一起回来解决问题,那就不要再留余地。这次,哪怕你和小飞绝交了,小飞将来也会明白你的苦心,这不是为了你自己,也是为了小飞。你们的机会不多了,漱清。”覃逸秋劝道。

    霍漱清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覃逸秋看着他,道:“漱清,我理解你对迦因的感情,你想要保护她,你爱她,所以你什么都顺着她,可是,你这样过度的保护,只会让迦因处于无所适从的境地。她会越来越离不开你,这样其实也挺好的,夫妻嘛,彼此牵恋着,挺好的。比起你之前和孙蔓那样彼此不理不睬的样子,现在挺好的。只是,没有什么是完美的,你过去的做法,还有现在的做法,都不是最好的处理婚姻关系的办法。”顿了下,覃逸秋接着说,“对不起,我说的也不一定对,我,只是,你可以不用听我的——”

    霍漱清微微摇头,道:“你说的这些,我也想过。可是,小秋,我有什么办法?苏凡为了我受了那么多的苦,差点连命都没了,你觉得我还有什么理由跟她发火、指责她呢?我宠着她惯着她,只是,因为我亏欠她太多了。”

    听着霍漱清这么说,覃逸秋叹了口气。

    “漱清,我理解你的苦心。可是,你想过没有,为什么你对迦因这么疼,她还是会放不下小飞?绝对不仅仅是因为当初小飞帮过她——”覃逸秋道。

    “难道不是这样吗?”霍漱清问。

    覃逸秋微微摇头,道:“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他们两个会走到这样的地步,明知道这样不对,可为什么会这样。”顿了下,覃逸秋看着霍漱清,“你知道小飞出事前,跟我爸说了什么吗?”

    “什么?”霍漱清问。

    “他说,为什么大家只说迦因应该做什么,却不去考虑迦因到底想要什么。”覃逸秋道。

    霍漱清看着覃逸秋,不语。

    “其实,作为女人,有个像你这样的丈夫疼着宠着,真的很幸福。可是,毕竟,迦因是个独立的人,她一直都不是那种喜欢依靠别人的人,这一点,我们都很清楚。她和你在云城的时候,是不是也没有依靠你为她做什么?她到了榕城,那么艰难的情境下,也没有讹诈我。她是个独立的人,她有独立的思想,你这样过度保护她,把她保护在你的羽翼之下,可是,你越是这样做,她就越是想要逃离你的保护。而小飞,他一直都对迦因说迦因应该有自己的梦想,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不能放弃梦想,他一直都帮着迦因去实现迦因独立的梦想。你有想过为什么吗?迦因,她想要独立,她不想成为你的影子,不想只是做霍漱清的夫人,她也想作为她自己活着。”覃逸秋道。

    霍漱清,陷入了深思。

    “她并非不清楚自己应该和小飞划清界限,可是,为什么她做不到?如果你让她独立,给她一个喘息的空间,她会这样一直纠结摇摆吗?”覃逸秋道,“漱清,不止她想要独立,而你,也需要她独立。未来你的路上,需要一个独立的曾迦因和你一起承担。你们两个人一起努力,一起赢得你们的未来,这样你们才会幸福!真正的,幸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