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7章 她是我的雪初
    良久的,霍漱清一言不发。

    覃逸秋的话,不是没有道理,而他,也不是没有想过。

    他明白,怎么会不明白呢?可是,他能做什么?

    “小秋,我,舍不得。”他沉默良久,才说。

    覃逸秋不禁笑了,道:“你啊,还一天到晚说我家老罗是老婆奴,你才是真正的老婆奴。”

    霍漱清笑了,不语。

    “我今天多嘴了,你别生气。”覃逸秋道。

    霍漱清摇头,道:“也就只有你才会和我说这些话,我干嘛要生气?要是生气了,以后我做了什么错事,连你都不说,不就完了吗?”

    覃逸秋笑了,道:“得得得,你少给我戴高帽了,知道你心里憋着气呢!”

    “我是那样的人?”霍漱清微微笑了下,喝了口咖啡,道。

    “你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覃逸秋笑道,“不过呢,迦因还年轻,你又这么宠的,心思还没沉下来。”

    “是啊,我老婆很年轻。”霍漱清笑着道。

    “美吧你?”覃逸秋道,“怪不得你们这些男人到了一定程度就要换个年轻小姑娘呢,果然还是年轻点刺激吧?”

    “你啊,说着说着就跑偏了。”霍漱清道,“放心,你家老罗不是那样的人,你在他心里就是年轻小姑娘。”

    “得了吧,你就这么哄我,我知道自己是黄脸婆,不用你提醒了。”覃逸秋道。

    “谁敢说你黄脸婆?我替你去揍。”霍漱清笑道。

    覃逸秋无奈笑着摇头了。

    “关于苏凡的事呢,你不用担心,我会慢慢安排的。”霍漱清道。

    覃逸秋看着他。

    “给她一些机会,多锻炼锻炼,其实她还是很让人意外的。”霍漱清说道。

    覃逸秋笑了,道:“小飞在你面前,就算是下辈子,他也没机会把迦因抢走。有你这么贴心的男人在,迦因还会找别人吗?”

    霍漱清微微笑了,道:“下辈子啊,好像也不是很远了啊!”

    “你啊,想的还真好。这辈子的事儿都没完呢,就别想下辈子了。”覃逸秋道。

    霍漱清含笑不语。

    “哎,漱清——”覃逸秋问。

    “什么?”

    “要是迦因这次没办法和小飞——”覃逸秋问道。

    “她会处理好的。”霍漱清道。

    覃逸秋想说,你这么相信她吗?她要是能处理好,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可是,她还是没说出来。既然霍漱清相信,那就,相信吧!

    两个人正聊着,突然覃逸飞的秘书跑来了。

    “不好了,夫人来了。覃夫人来了!”秘书喘着气,道。

    “在病房吗?”覃逸秋忙起身,问。

    “是的。”秘书道。

    霍漱清和覃逸秋对视一眼,立刻走出了咖啡店。

    “你给我们结账。”覃逸秋对弟弟的秘书喊了一声。

    然而,等两个人赶到病房的时候,病房里面——

    徐梦华并没有和苏凡争吵,病房里也很平静,三个人,谁都没有吵。

    “妈——”覃逸秋推开门,快步走到母亲身边,一脸担忧。

    徐梦华并没有理女儿,只是微笑着对霍漱清道:“漱清来了啊!你怎么不提前和徐阿姨说一声呢?”

    “我们来一趟就回去,没打算打扰您。”霍漱清道。

    “什么打扰不打扰的?你第一次来沪城,怎么都要去家里坐坐,吃顿便饭,要不然你春明叔和我心里怎么过意的去?”徐梦华微笑道。

    说着,徐梦华便让跟着自己的那个保姆进来了,安排了今天的晚饭,让保姆赶紧打电话给家里去准备。

    “我给你春明叔打个电话,让他今晚别安排别的事了——”徐梦华道。

    “谢谢徐阿姨,我们和曾泉约好了,今晚去他那边。就不打扰您和覃叔叔了。”霍漱清道。

    “这样啊!”徐梦华自言自语道。

    苏凡起身,站在霍漱清身边。

    徐梦华笑了下,看着霍漱清和苏凡,道:“漱清啊,你别怪我说话不好听,让自己的老婆和另一个男人坐在一起单独聊天,万一传出去什么不好的事,你的脸上不是也不好看吗?你工作忙,可是家里的人,家里的事,也该好好管管,别太放纵了。免得有的人不知道检点,做出什么不好的事,到时候伤了的是你的脸面。”

    苏凡听着徐梦华这么说,也注意到徐梦华说话的时候余光一直在她身上,下意识地抱紧了霍漱清的胳膊。

    “妈——”覃逸飞叫了声。

    霍漱清笑了下,道:“徐阿姨,谢谢您提醒。因为我和小秋有些话要单独说,就离开了一下。再说了,小飞是我弟,能有什么不好的传言呢?嫂子和小叔子坐在一起说几句家常,来来去去都是咱们自家的事,和别人有什么关系?有什么好传的呢?”

    苏凡愣住了,看着霍漱清。

    覃逸秋和覃逸飞也都是,望着满脸笑容的霍漱清,好像他们母亲的提醒,在霍漱清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动静。

    徐梦华淡淡一笑,起身,道:“是啊,都是一家人,一家人才麻烦呢!好了,我还有点事先走了,你们几个坐着聊吧!”

    “好的,谢谢徐阿姨。”霍漱清道。

    徐梦华便离开了。

    屋里的四个人都听得出来,徐梦华这话是什么意思。一时之间,病房里,有些安静。

    “漱清,迦因,坐,坐吧!”覃逸秋忙说,打破了这一片尴尬。

    “谢谢嫂子。”苏凡道。

    覃逸秋看了霍漱清一眼,见霍漱清看着覃逸飞,便忙说:“漱清,要不,我和迦因出去一下聊会儿我们的话题?他们在这儿不方便说。”

    “好啊,那你们去吧!”霍漱清道。

    苏凡看向霍漱清和覃逸飞,什么都没说,便跟着覃逸秋一起离开了。

    等病房里只有自己和覃逸飞,霍漱清拉了把椅子,坐在覃逸飞对面,看着覃逸飞。

    “哥?”覃逸飞不解,道。

    霍漱清淡淡笑了下,道:“苏凡她一直想来看你,可是一直都没有来,你知道为什么吗?”

    覃逸飞摇头。

    “她说她觉得自己能做的已经全都做完了,她觉得你醒来了,就不再应该让她来插手你的生活,她想要放手。”霍漱清道。

    覃逸飞望着霍漱清,道:“那她,为什么又来?”

    “因为你受伤了,而且,”霍漱清顿了下,道,“她说她想安慰你,想要让你知道,你的身边有人理解你所遭受的痛苦,她不想看着你那样逼迫自己,逼迫自己去康复。”

    覃逸飞愣住了,盯着霍漱清。

    “她就是这样的人,对不对?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为别人考虑,根本不管自己身处怎样的尴尬,是不是?明知道她去医院照顾你会带来怎么样的非议,可是,她还是去了。”霍漱清道,他停了下,继续说,“小飞,我们都希望你可以康复,可是,正如她所说的,康复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你不能逼迫自己。你知道我现在不能原谅自己的是什么事吗?”

    “什么?”覃逸飞问。

    “就是在她最需要我的时候,我没能站在她的身边,我没能和她在一起共同面对,我没能体谅她的痛苦,反而让她更加孤立无援,更加痛苦。”霍漱清道,“现在,我不想自己在你的身上再体验这样的感觉,再做一遍不能原谅自己的事。”

    覃逸飞,愣住了。

    “我想,很多话,她都已经和你说过了,尽管我不知道她究竟会和你说什么,但是,我知道她会很体谅你的感受,她会感同身受,对于别人的痛苦,她总是会感同身受。这就是她,就是苏凡。这是她的优点,无人可以替代。所以,我不想再和你多说了。你明白的,对不对?”霍漱清道。

    覃逸飞,不语。

    “可是,小飞,别人再怎么感同身受,都无法替代你去承受你的痛苦,替代你去走这一趟。这一条路,现在只有你自己走,我们会在旁边帮助你。”霍漱清道。

    覃逸飞重重点头。

    “可是,我的路,要和她一起走!”霍漱清说道。

    覃逸飞抬头望着他。

    “她是我的妻子,不管过去我和她发生了怎么样的误会,未来的路,只有她和我走,只要我们两个人活在这世上,我是不会放开她的,这一点,你,明白吗?”霍漱清道。

    覃逸飞,不语。

    “她是雪初,可是,她是我的雪初!在你面前,她是你的朋友,可你也要记住,她,是你的嫂子!”霍漱清盯着覃逸飞的双眼,道。

    他的语气果决,没有留下丝毫的余地。

    覃逸飞听得出来。

    他,苦笑了。

    仰起头,眼眶润湿了,覃逸飞良久不语。

    霍漱清也是一动不动,静静坐着,看着覃逸飞。

    “哥,你不会原谅我的,是吗?”覃逸飞道。

    “是的。”霍漱清道。

    覃逸飞苦笑了,看着霍漱清,道:“这是我的报应,这次的事,是我的报应,我知道。”

    “你做过什么需要我原谅的事吗?”霍漱清反问道。

    覃逸飞,惊呆了,看着他。

    霍漱清笑了下,道:“小飞,我是你哥,忘了吗?弟弟怎么会做那些需要哥哥原谅的事呢?对不对?”

    覃逸飞,闭上眼,泪水,噙满眼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