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9章 跟我们一起走
    病房里的霍漱清和覃逸飞,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苏凡和覃逸秋之间怎么了,两个人只是愣愣地看着这一幕。

    “霍漱清,你会支持我,是吗?”苏凡望着他,问道。

    霍漱清点头。

    “这一次,我们一起帮助逸飞走过去,好吗?你会同意我这么做吗?”苏凡继续问。

    霍漱清没有明白她要做什么,却点头了,而苏凡身后的覃逸秋却摇头叹息起来。

    苏凡松开霍漱清的手,走到覃逸飞面前,蹲在他面前,道:“逸飞,你愿意和我们在一起吗?”

    覃逸飞愣住了,没明白,看着苏凡,又看向霍漱清。

    霍漱清这才懂了苏凡的意思,原来苏凡是要接覃逸飞去回疆吗?和他们在一起吗?不是她一个人离开他和孩子,而是让小飞和他们一家在一起?

    “我们一起去回疆,我们和念卿,还有嘉漱在一起,还有霍漱清,我们大家在一起,我们可以去天山,可以一起去走古丝路,可以去看古代遗址,可以——”苏凡道。

    覃逸飞的眼里,眼珠里似乎慢慢地溢出了光芒,他盯着苏凡,嘴唇颤抖着。

    “是啊,小飞,要不我们一起去回疆吧!”霍漱清也走过来,对覃逸飞道,“你愿意和我们去吗?我和苏凡一起照顾你,我们大家一起。”

    “漱清——”覃逸秋愣住了,道。

    “小秋,请你帮我跟覃叔叔和徐阿姨说一说,我和苏凡带小飞一起走。”霍漱清对覃逸秋道。

    “漱清你——”覃逸秋完全不可理解,道。

    覃逸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事情到了这样的地步,苏凡和霍漱清还愿意来帮他,这样——

    “逸飞?”苏凡望着覃逸飞,道。

    她眼里在渴望他的回答,可是,覃逸飞,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良久地,他沉默着,闭着眼。

    他的双眼,湿润了,可是,他不想流泪。尽管她的所作所为,让他,感动,让他,愧疚。他想见她,想和她在一起,可是,他现在怎么能——

    “谢谢你,雪初。”覃逸飞睁开双眼,望着苏凡,道。

    苏凡也望着他。

    “谢谢你,哥。谢谢你们的好意,可是,我,不能,不能给你们添麻烦。”覃逸飞抬头望着霍漱清,也看着苏凡。

    “逸飞——”苏凡叫了他一声。

    覃逸飞对她露出了微笑,道:“我没事,雪初,真的,我没那么脆弱,我会好起来的。你别担心,我会好的。”

    苏凡慢慢站起身,道:“逸飞,我们——”

    霍漱清轻轻按住苏凡的手臂,苏凡看着他,就见他对覃逸飞说:“别跟我们客气,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你就只管跟我们说就好,好吗,小飞?”

    覃逸飞点头,道:“我明白,哥。”说着,覃逸飞看了一眼苏凡身后的姐姐,便对霍漱清道,“哥,你们去忙你们的吧,我想睡一会儿,刚才有点累了。”

    苏凡愣了下,霍漱清便对覃逸飞道:“那你就休息,我们先走了。额,我们晚上去曾泉那边吃个饭,住在他那里,要是你有什么事的话,可以随时给我电话。”

    “好的,哥,那我就不送你们了,一路当心。”覃逸飞道。

    霍漱清拉住苏凡的手,对覃逸飞笑了下,便拉着苏凡往门口走了,和覃逸秋说了声,便离开了。

    覃逸秋赶紧跟了出去,去送霍漱清和苏凡。

    “漱清,谢谢你们过来。”覃逸秋道。

    “没事,你去照顾小飞吧!不用送了。”霍漱清道。

    覃逸秋点点头。

    回去霍漱清看了苏凡一眼,道:“你稍微等一下,我和小秋说句话。”

    苏凡便站在电梯边等着,霍漱清拉着覃逸秋的胳膊,走到了一旁。

    “苏凡她的想法,我很理解,如果小飞能够离开一下熟悉的环境,换个地方,也许会对他的康复更好一些。你考虑考虑,和医生谈谈。”霍漱清道。

    “你想让他去你们家?”覃逸秋道。

    “如果小飞能够快点康复的话,没有什么不可以的。”霍漱清道。

    “可是——”覃逸秋盯着他。

    霍漱清轻轻拍了下她的肩,轻轻摇头。

    覃逸秋长长地叹了口气。

    等霍漱清和苏凡进了电梯,覃逸秋才折身回了弟弟的病房。

    到了病房里,覃逸秋看着弟弟一个人坐在轮椅上,在窗前看着窗外。

    “你真的不想去回疆吗?”覃逸秋问。

    覃逸飞不语。

    覃逸秋站在弟弟身后,良久,她才说了句“如果你真的想走,那就去吧!”

    “姐——”覃逸飞叫了她一声。

    “什么?”覃逸秋问。

    “在这个世上,只有她才是最懂我!”覃逸飞幽幽地说。

    “那又怎样呢?”覃逸秋道。

    覃逸飞微微摇头,道:“没有怎样,我很开心,听到她和我说那些话,她和我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很开心,真的。”顿了下,覃逸飞轻轻转过轮椅,看着姐姐,“我知道该怎么做,今天的事,关于回疆的事,你,就当没有发生过吧!”

    “为什么?”覃逸秋问,“难道你不想去?”

    “我不能让她再因为我背负骂名了,她是为我好,我不能害她。”覃逸飞道。

    覃逸秋看着弟弟。

    “今天的事,就这样吧!”说完,覃逸飞就坐着轮椅进了病房里间。

    覃逸秋看着弟弟的背影,一颗心,却是根本放不下来。

    他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离开医院的车上,苏凡良久不语。

    霍漱清看了下时间,又看着她,跟司机说了个地址,苏凡并没有注意去哪里,她一直在看着车窗外,脑子里却在想覃逸飞的事。

    这一路,霍漱清的电话响了好几次,有一次是覃春明打来的,跟他说晚上到家里来吃饭什么的,霍漱清却说“我们和曾泉约好了,去曾泉那边一下,就不打扰您和徐阿姨休息了”。还有几个是工作相关的电话,还有就是覃东阳打来的,说霍漱清来了沪城,怎么都要好好招待他一下什么的,都被霍漱清拒绝了。而苏凡并没有仔细去关注这些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